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到了众人的表现,吕虔显得还是很满意的。不过他还是问了众人一句,“这些年我们虽说是‘见面不相识’,但是我想,各位都没有忘记我们的使命,是也不是?”

    “是!”

    众人此时是异口同声,确实是如此,他们就是为了等这一日的到来,如今终于是等到了。这些年说起来,有人生活过得还可以,至少能混个温饱。不过有人过得也不行,当然还是能吃上口饭,不过有人确实就是忍辱负重,没办法。有人在凉州军中做事,虽说不是正规军,但是在敌军里面待着,他自然也是不爽的。可是为了主公的大计,却也没有其他的好办法。

    本来有人还以为,要等这么一日,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但是今日,他们终于是看到了曙光,终于是等来了,所以他们认为,这些年来的付出,确实是没有白费,这确实是不错的。当然,要是能帮助主公夺取了雒阳,那么就更是圆满完成任务了,这不就是当初的初衷吗。

    -----------------------------------------------------

    “好,很好!各位还没有忘记我们的使命,我们的任务!想到主公看到各位如此,他也会感到欣慰的!”

    要说吕虔作为这些人中军职最高的,他不仅仅是武艺最高,而且嘴皮子也确实是最好使,这个是一点儿都没错。而屋中的那三十几个,可以说都是在兖州军跟着他同生共死的弟兄,所以确实,那袍泽兄弟的感情,也不是一般般的人所能比的。

    兖州军可谓是人才济济,这是一点儿没错。但是为什么曹操就偏偏派吕虔,然后让他带着人进驻了雒阳,却没有让别人去呢。这也不得不说,是说明了问题。就看这过了这么些年,可这些人依旧是忠诚不见,反而看着样儿。好像还更是死忠了,所以确实,得承认曹操他们真是有眼光。要不然的话,没几年,自己人就叛变到敌军那儿去了。那可真是没地方说理了。

    应该说无论是曹操也好,还是说他手下的那些谋士武将也罢,

    -----------------------------------------------------

    到雒阳城内的人越多,那么就越容易出事儿。可不是吗,这派三个人和三十个人,那能一样儿吗?当然最后的效果、结果,也会是不同的,这是必然。但是最后曹操就敢拍板儿让吕虔带着三十多人进雒阳,不单单是因为他有魄力,更是因为曹操相信吕虔。相信其人的本事。也相信他带着这些人,不会出问题。

    就因为曹操和众人的信任,所以才一直到了如今。当然曹操他们不认为自己这些人是盲目信心,自然是商讨了很久之后,才一致得出的结论。要不然的话,就算是曹操这个主公当初同意,可手下那么些人都不同意,那么最后这事儿,也不会像如今这样儿。

    可是当初的因,和如今的果。就此是证明了,曹操他们当年的想法没错,至少在看人这方面,确实是没有什么差错。至于说最后能不能彻底成功。这还得看老天的,所谓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了。

    -----------------------------------------------------

    最后吕虔对众人说道:“各位,破城就在今夜,到时我们……不得有误!”

    “诺!一切谨遵将军之命!”

    在没有其他人在雒阳城的情况下,吕虔自然就是这些人的最高长官。当然了。他们一直以来也是跟着他混的,所以就算是有别人在这儿,除了是曹操,要不然的话,还真就不一定有吕虔这么好使,这是肯定的。哪怕是过去了那么多年,但是吕虔的话,依旧是好使。

    而在曹操的中军大帐内,帐中此时就他还有荀攸和程昱三人。曹操对两人一笑,“不知道子恪吕虔表字何时能给我们一个惊喜?说起来也已经好些年没有见过他了,这此次能成,就终于可以见到了!”

    吕虔绝对是曹操比较器重的一个将领,哪怕这些年来,他一直都潜伏在雒阳,可曹操却从来没有忘记过他。而且这么些年都没见,曹操也确实是挺想念其人的。

    -----------------------------------------------------

    哪怕吕虔一直都在雒阳城,这些年并没有给兖州军立过什么功,甚至是半点儿都没有,可这却是改变不了曹操对其人的器重、信任。而且不但他心里清楚,几个谋士心里也跟明镜似的,如果吕虔不是因为在雒阳潜伏不能出来,如今在兖州军,他多少也会立不少功劳的,毕竟其人本事不错,而且为人也都可以,这是没错的。

    曹操派一员将领在敌城潜伏好些年,这可绝对不是不看重其人,不把对方当回事儿。反而说起来,是他真正器重对方,所以才如此的。当然这事儿也就这么一件而已,多了可就没有了。要不然的话,那什么城不都被兖州军给占去了?

    荀攸此时说道:“主公,属下认为,子恪在今夜或者明早,便会行动!”

    曹操一听,微微点头,“公达之言有理,如果我是他的话,也会如此啊!”

    程昱此时说道:“不错,主公,属下也是如此想法!我军的机会来了!”

    -----------------------------------------------------

    可不是吗,只要吕虔带人把雒阳城门打开,方己方大军进城,那么最后雒阳一定是己方的,这都不用说了。凉州军确实是厉害,这个谁都承认,但是他们那不到万人,如何能和己方这五万人相比,所以……

    曹操听了两人的话后,他自然是很满意。他相信吕虔。所以确实没有担心太多,至于说问询两人,也不过是随口这么一问,毕竟他联系不上对方。就只能是凭空猜测了,到底什么时候,他们才能行动,这也好让自己有个准备不是?

    而两大谋士一致认为,不是今夜就是明早。这和自己所想一样儿,那么看来应该是差不多了,是“八/九不离十”。

    “不管何时,子恪必不会负我们所望!我军就要破了雒阳,到时候,哈哈,我倒是想看看马孟起是如何表情!”

    -----------------------------------------------------

    不是曹操太过自得,实在是这些年,也确实是没有在凉州军那儿占到太多的便宜。要真算起来的话,还是己方吃亏了。所以这如今有占据人家城池的机会。还是这天下有名的坚城,他当然是很得意了,这个自然。

    入夜,亥时已经过了很久,城头严颜还在巡视着,以防有什么意外的情况。而此时,吕虔已经带着他那三十几号人,悄悄摸到了雒阳南城门。不过他们距离城门远的时候,趁着夜色的掩护,确实是没有被凉州军发现。毕竟这夜间巡逻的人马,都让他们给避开了,这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可距离近了之后,靠近了城门。却是让守城的凉州军士卒给发现了,就听士卒喊道:“什么人?站住!”

    结果这么一嗓子,就让严颜给听到了,不过吕虔是当机立断,大喝道:“弟兄们,冲啊!夺城门!”

    -----------------------------------------------------

    凉州军在城头上那确实有不少士卒。但是守御在城门这,确实是没有多少。所以哪怕吕虔这就只有三十多人,但是也如猛虎般冲过去了。

    在雒阳这守御城门的凉州军士卒,哪见过这阵势,当然他们并不是害怕,但是看到几十人就敢冲过来夺取城门,他们也是气得不行。当然没笑对方自不量力,毕竟看对方几十人这样儿,确实不是善茬。这凉州军士卒不单单是战力非常,这眼里也不差。

    结果吕虔带着三十多人便冲了过去,而且他还喊着,“快,夺取城门,让主公进城!”

    兖州军的人其实都不用他喊,就知道该如何去做。如果严颜在城下的话,那当然是能顶住,可他这时候是刚开始下城,从城头上往下来,可吕虔已经是杀到城门口了。

    兖州军的人都疯了,真的,他们心里比谁都清楚,今夜不成,那么所有人就是个死。但是只要事成,那么不单单是立大功了,这以后在袍泽面前,也有吹的了,这就靠着三十多人,就夺取了雒阳城门。

    -----------------------------------------------------

    而这一说出去,自己也是倍儿有面子,不是吗。当然更为重要的,就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能活命,他们三十多人都豁出去了。结果显而易见,这凉州军没能保住城门,当严颜带兵下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到吕虔打开了城门,他死死堵在城门口就不让有人来关闭城门,而此时兖州军大军已经杀奔过来了。

    “杀啊!”

    “冲啊!”

    “城门打开,杀他娘的!”

    当严颜已经来到了城门口的时候,却是晚了,人家兖州军的人马已经进来不少了。他倒是想赶紧关闭城门,可惜,却是关不上了,这城门让人家兖州军死死占住,靠近就被人家杀,而且也确实是关不上了,这人家大军都来了。

    -----------------------------------------------------

    严颜这么一看,心说这难道今夜真是大势已去了?这和自己所想不一样儿啊,不是做梦?是真的!

    他此时此刻的心情,确实是无法形容,之前严颜确实没想那么多,自己到底能不能守住这雒阳。可他就算没想那么多,可实际上,这谁不认为他怎么也能守得住很多时日吧。至少和他一起守城的士卒,就是如此认为的。

    可如今来看,这结果,实在是让凉州军没办法接受。这兖州军才来多久,还没到两日,可结果……

    严颜当机立断道:“快,全军撤退,退!”

    他也知道,己方士卒战力是比兖州军强点儿,可人家有五万呢,己方可不是人家对手啊。所以是光棍不吃眼前亏,还是赶紧退吧。如今能保住己方的一点儿人马是一些。

    -----------------------------------------------------

    结果凉州军是跟着他退了,严颜是无奈非常,只能是奔着雒阳西城门去了。这不是他随便退走的,这个严颜当然也是有原因如此的了。其一就是从西边儿跑,自己好去长安,然后就是往西边儿去,要经过雒阳的粮仓,己方储备的军粮,可都在那儿。在他看来,自己就算是损失几十人,也得把粮草给烧了。

    果然,最后让严颜跑了,而粮仓也让凉州军士卒给烧了,这个兖州军来晚了,等他们发现之后,赶紧救火,火最后是被扑灭了,但是粮草确实是没剩下多少,就剩下两成多而已。真要算起来,是他们的损失。

    所以哪怕严颜败了,退出了雒阳,但是说起来其人的经验还是很丰富的。城池是丢了不错,但是粮草却真没给敌军留下多少。xh118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