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终于来了,等你们好久了!”严颜自言自语道。

    他认为自己确实是等兖州军攻城很久了,不过对方一直也没有动静,所以他就那么干看着。当然了,其实他说等的时间,并不能说是太久,只是他有点儿着急,所以就认为是时间挺长罢了。但是在曹操他们看来,其实也就是一会儿的工夫而已。但是对严颜来说,确实不短的时辰了。

    而此时,严颜终于是看到了乐进带兵过来,所以他心里当然是高兴。至于说乐进,他当然知道,对方就和己方的马岱一样儿,都是主公所委派的攻城大将。不过严颜也听过,比起马岱来,这个乐进还差点儿,论起来,马岱其人的综合实力,那是绝对要超过这个乐进乐文谦的,这己方人可都知道。

    “弟兄们,敌军来了,莫要让他们看扁咱们,给我砸!”

    -----------------------------------------------------

    凉州军士卒听到自己将军的命令后,就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开始对城下开始登上云梯的兖州军士卒展开了反击。对他们来说,这在雒阳也守了好些年,可真是很久都没有这么和敌军对战过了。说起来不少人也都被憋得不行,不过如今好了,兖州军来犯。说这不是好事儿,毕竟有人来进攻,这当然是不好。

    但是要说起来,这也是有好处,至少让雒阳的凉州军士卒感觉,这好久没和敌军一战,确实是手痒痒了,这兵器都要锈了,所以这兖州军过来,当然是好事儿了。平时想碰到这事儿,都碰不到。这如今倒是如愿以偿了。而且他们也知道,其实自己将军也是如此,除了之前被自己主公给召走了之外,这么多个月。就没有看过自己将军如何真心笑过。

    不过当他知道兖州军来雒阳后,看到了大军兵临城下的时候,自己将军确实是笑了,是发自内心的笑,这些士卒都跟着严颜多少年了。他们还不知道他那个性格吗。

    -----------------------------------------------------

    所以哪怕是普通士卒,可却也看得出来,自己将军是真心笑。所以这就是因为碰到了兖州军来犯,所以才这样儿的,要不然的话,当然不会如此。

    乐进也挺长时间没带兵攻城了,所以自己主公让他出马,他心里自然是高兴,所以哪怕是第一次的试探性进攻,可他也带着己方士卒。悍不畏死地登上了云梯。他虽说没指望着能登上城头,这雒阳城乃天下有名的坚城,而且城头的守卒还那么多,这一次试探性进攻,当然是上不去。并且他也不是没听说过,这守将严颜,也算得上是益州名将,因此,不可小觑!

    不过即便是如此,对于乐进来说。他没有什么惧怕的,心里只有兴奋,毕竟对他这样儿的将领来说,只有遇到更厉害的对手。更难攻破的城池,这才能让自己在攻城方面有所进步。因此,遇到雒阳这样儿的城池,碰到严颜这样儿的对手,说起来还真是,他是求之不得啊。这样儿的话,自己才能进步,不是吗?

    -----------------------------------------------------

    看到兖州军杀奔城头,哪怕严颜作为他们的对手,对方是敌军是敌对,他心里也是点了点头。毕竟对他来说,这兖州军虽说和司隶都挨着,相距更是不远,这是一点儿没错。可说实在的,对严颜来说,这兖州军确实还算是比较陌生的。所以这次兖州军来犯,他是非常重视,而且严颜也知道,这也算是自己了解他们的一次机会吧。

    确实,这绝对是机会难得。如果说平时,自己主公也没有说要进犯豫州或者兖州的意思,这自己和兖州军,哪怕距离挺近,但是却没有打过什么太多的交道,所以说起来兖州军对严颜来说,算是听着很熟悉,但是实际却是有点儿陌生的这么一个种类。

    不过如今好了,兖州军就在城下,这个时候更是来攻城了,对严颜来说,这就是再好不过的事儿了。所以不单单是对乐进,他觉得是好事儿,就是对严颜,他也自认为是好事儿。之前也提到了,毕竟这个时候,也确实不是谁都能遇到的,不是吗。

    -----------------------------------------------------

    城头上的士卒在严颜的带领下,扔滚木、檑石,热油也往下倒,这确实是给兖州军士卒带来了不小的阻碍。毕竟这雒阳这么些年都没有什么战事,可这却让他们的城防,积攒了不少,毕竟这滚木檑石算得上是一时的消耗品,所以扔出去之后,肯定暂时没办法再捡回来,所以自然也是得慢慢累积,越来越多。所以在这上,雒阳城是不缺少的。

    至于说守城的人马,去也有八千人,虽说不到一万,可也没差太多,而且这可是凉州军的正规军,不是什么郡国兵,那些人只会守御在小城池而已,所以可见马超对雒阳的看重了。

    守将严颜就不用多说了,这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将,凉州军当然知道,就是敌对兖州军众人,也同样儿知道。

    最后就是城内的粮草,也许雒阳并不是说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粮草,但是却绝对够他们一个多月天天大吃也不会断粮的了。

    -----------------------------------------------------

    “那儿,放!”

    “快,顶住!”

    “弟兄们,杀啊!”

    这都是严颜在城头所喊,他确实是不知道多久都没有这样儿过了。确实是不得不说,这之前的那些年,他可都没有守过城。不过如今是好了,一直以来的愿望,终于是要达成了。对他来说,这就是最好的。至于说能不能守得住雒阳。他确实没想太多,毕竟曹孟德如今大军压境,足有五万人马,可己方这儿呢。也不是吃素的,也有八千。

    如果守御不错的话,那当然是能抵挡得住,不过对方五万人马,可也真是给他了不小的压力啊。毕竟那不是随随便便拉出来的五万人马。而是人家兖州军的人马。在天下来说,那兖州军是仅次于己方凉州军的,这严颜还能不知道吗。

    -----------------------------------------------------

    因为毕竟只是试探,所以兖州军的攻城,确实还没拼死拼活,但是在城头守御的凉州军,确实是卖力了。所以当乐进被热油被逼退了之后,曹操就听了荀攸的话,直接鸣金收兵了。

    听到己方鸣金声,乐进是有些遗憾地带着兖州军士卒退了下去。以他的想法。当然是希望再多一会儿,如此也好。至于说己方损失,那也没有办法。别说是一个试探,就算是全力和对方死拼,这死伤只能是更多,只要打仗,就得伤亡,这是肯定的,至于说多少,在乐进看来。其实并不是那么太重要。

    乐进带兵回去了,见到曹操,曹操则一摆手,让众人跟着自己回了大营。显然他是要在大帐内。对众人说几句,这也是“江湖规矩”吧。无论是谁,不光是他曹孟德,就是马超也好,是刘备、孙策他们也罢,都是这样儿。

    -----------------------------------------------------

    这第一日第一次的试探性进攻。到了曹操下令鸣金收兵,乐进带兵撤退,和自己主公还有众将一起回大营,这就算是告一段落了。哪怕兖州军有五万大军来这儿,但是在严颜守御的雒阳城面前,这却还是没有占到什么优势,这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不必多说。

    严颜下了城头,不过还是没忘了嘱咐士卒几句,这要密切注意兖州军的动向,他们一旦有所异动,务必要早禀报给自己所知。他总觉得好像要有什么事发生,但是严颜确实也想不到什么。毕竟如今自己守城,兖州军攻城,这他们还能怎么样?难道说能一下就破了雒阳?这可能吗?不是他不相信,关键是这事儿……

    曹操在中军大帐和众将说了几句,然后是吩咐士卒,务必要时刻注意雒阳城内的动向,这己方到底能不能破了雒阳,就看这几日的了。也许是今夜,也许是明日,也许……

    曹操也不知道到底会是什么时候,不过他有信心,就这么几日,所谓是夜长梦多,都知道。

    -----------------------------------------------------

    雒阳城西一处非常比起眼的府邸中,有三十多人在此秘密聚会。虽说府邸不大,但是装个几十人,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三十多人此时正看着正中一人,听其人说话,就见正中的人对众人说道:“各位,今日我已确定,主公终于是派大军来了雒阳!”

    众人一听,个个都是激动非常,要说他们这几年,可就是等着这一日的到来,而如今,终于是等到了!

    这些人说起来是兖州军的人,而且绝对是死忠曹操的人!为首的名叫吕虔,这人名声不显,但是绝对是非常忠于曹操,而且本事也还不错。当初曹操就留下了一万人马还有关羽在雒阳,之后就让他看到马超带兵过来,就撤退。不过后手,他是留下了,就是吕虔这三十多人,就是为了今日。详情请见第四卷、第五卷,五六〇章前后

    -----------------------------------------------------

    不过当年马超以为曹操是不想和自己在司隶大战,所以是暂避其锋,直接让关羽带兵撤退了。但是显然,他当初的想法是错误了,而曹操是听了谋士的话,最后才让吕虔和三十记号人埋伏在了雒阳城,直到如今。

    这么些年,可以说这三十多人,就一直待在雒阳,没几个人出过太远的地方,就是为了什么时候己方的人马来攻城,他们好在城内策应。说实话,他们有的人,在雒阳都成家了。有的人要不是因为己方的人马如今来攻城,他们都差点儿忘了自己的使命了。

    这不是笑话,而是事实,不是说他们忘了自己是做什么,而是时间太久,他们确实是忽略了很多东西。至少这些年以来,所有在雒阳的凉州军也好,是其他人,什么世家大族、豪强地主、富商巨贾,包括那些普通的百姓,也包括严颜在内,都不知道曹操还有这么一手。

    谁也不知道,可能街头摆摊的商贩,酒馆里的小厮,甚至在凉州军郡国兵里的士卒,居然就是兖州军的人!

    -----------------------------------------------------

    当然了,平时他们可都装作谁也不认识谁,不过看到了熟人就会想起,这自己的使命到底是做什么。要是没看到熟人,还真是不一定就一下能想起来什么,反正他们早已都是融入到了雒阳城中,他们就是雒阳城的百姓,当然还有另一层身份,就是兖州军的士卒,还是那些死忠的,这么些年了,也都没有变过!xh118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