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30475;&35498;&26368;&24555;&30340;&32178;&31449;&22312;&21738;&35023;&65311;&35531;&30331;&37636;&47;&65292;&25110;&32773;&30334;&24230;&25628;&32034;&38642;&20358;&38307;

    马超在后观战,他轻叹了口气,然后自言自语,也像是对郭嘉说:“我军到底何时才能拿下此城?”

    郭嘉闻言苦笑,他确实是不想回答,不过他此时此刻却还不能不说什么,因此他说道:“难!主公,强取江陵,难啊!”

    听了郭嘉的话,马超他是同意的,但是他却没有多说。☆→如今的情况,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要不然的话,还有什么。马超一直也知道夺取江陵的困难,可是己方却是不得不走这么一步,难道还绕过江陵去进攻别地方去?那样儿只能给刘备喘息的机会,毕竟他此时此刻,可就在江陵呢。而且如此的话,己方还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柄。

    所以马超不会那么去做,困难从来都是会有的,无非就是大小的问题,要是因为种种原因,自己就不带兵进攻江陵了,那就不是自己了!

    -----------------------------------------------------

    霍峻防守有如铁桶一般,说是密不透风,也许有些夸张,但也确实是差不多少了。毕竟他这人的本事在那儿摆着,而且还有那么多士卒,再加上江陵这么一个高大的坚城,说起来他是如虎添翼。如果说他们汉军占据了这么多的优势,再抵挡不住凉州军的几次进攻,那么他这守城大将,也太名不副实了,那不可能。

    所以有了这么多的对他和汉军有利的条件。如今不占优的是马岱还有凉州军,却不是他们。

    马岱心里确实也没底。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自己才能拿下这江陵。别的不说。就看这么高大的城池,这从云梯车上爬上去,都得费些时辰,这就更别说人家可能让你那么轻易就登上城头吗?对此已经不是第一次和霍峻打交道的他,确实是很清楚,这个守城的霍峻霍仲邈,真是只有你想不到的,却是没有他做不出来的。

    说其人为了守住城池,他“无所不用其极”。其实也并不为过啊。

    -----------------------------------------------------

    霍峻看到马岱登上云梯,然后向城头而来,他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对士卒喝道:“快,给敌将看看我军的厉害!”

    于是马岱倒霉了,这虽说没有被滚木檑石给砸到,但是他却不得不退下来。是啊,不下来就该受伤了,伤了的话。以自己主公那性格,之后的战事可就没有自己什么事儿了。所以马岱心里当然是清楚,自己就算是死了,也不能受伤!所以宁可直接跳下去。也不能被这些零碎给砸到。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霍峻的厉害,这自己还没上两步呢。就被逼退了。

    后面观战的马超一看,微微皱了下眉。对旁边的郭嘉言道:“奉孝,这江陵有霍峻霍仲邈如此守城大将在。也不知道应该说是我军的荣幸还是我军的不幸!”

    郭嘉一听,是苦笑了一下,“主公,凡是皆有利有弊,这所谓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

    马超一听也是,所以听了郭嘉的话后,他是微微点头。其实有些事儿,确实,你以为是好事儿,但未必就是好事儿。可你认为是不好,但未必就一定是不好。要不然怎么就有那话呢,“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如今己方在江陵再一次碰上了霍峻,而且这城池比以前的都高大坚固,这人马更是多。

    你觉得这不是好事儿吧,可也不全是,毕竟只有强大的对手,才能让己方的士卒更加进步。当然不仅仅是己方的士卒,就是将领,比如说马岱,他也是一样儿。

    但是你要说这是好事儿,显然这己方在江陵这儿,不说能不能拿下城池,或者什么时候拿下这江陵。就说这一次战事,己方要损失多少人马,要伤亡多少,可以说是不计其数,这都是肯定没错的。所以真说起来,这算是什么好事儿?

    -----------------------------------------------------

    马岱是再一次登上了云梯车,这次他也是咬牙,一定要登上城头才行。但这事儿显然是没有那么简单,要不然的话,这己方也不至于是这么费劲了。

    不过这次确实是比上一次进步了,结果马岱在躲过了几波滚木和檑石之后,正自得呢,却是被霍峻直接扔下来的檑石差点儿砸到。所以他是无奈,再一次退了下来。

    此时他心说,这他娘的霍峻霍仲邈,还是人吗?这么厉害,之前的对手真没有这么厉害的啊,而自己遇到这霍峻之后,终于是碰到了。所以对于霍峻的本事,就连是敌对的马岱,他也是不得不佩服,毕竟人家本事都在那儿摆着呢,不是吗。

    如果不是他霍峻这么厉害的话,这己方也不是望着江陵城兴叹啊,是这么困难也感觉不到己方的胜算在哪儿。这个城池确实是高大坚固不假,这守城的士卒也比以往的人多,但是更重要的,还是有这么一个守将,一个武将,他叫霍峻!

    -----------------------------------------------------

    不过马岱还不忘对地下攻城门的士卒大喊:“弟兄们,冲车给我狠狠冲击城门,撞木给我撞啊。破了城门,主公重重有赏!”

    马岱这都已经把希望寄托在城门上了。说实话,要真是直接破了江陵城门的话。那么哪怕己方要都冲进江陵和汉军短兵相接,而城内刘备手下多少将领可都在呢。但是即便如此,也比这强攻江陵伤亡的少啊,这是必然的。就说人家靠着城池的优势,靠着人马的数量,靠着守将的本事,至少此时此刻,这个时候就能压住己方,还是死死压住。己方都破不了局!

    因此连马岱他也寄托在了城门这儿,只要能破开城门,这就绝对是第一大功。不过看人家这守御的情况,城门是防守得死死的,根本就不给己方一点儿机会啊。至少短时日内,己方是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建树了,所以指望城门的话,基本上是没有什么太大用。所以哪怕马岱也不是不知道,可却还是抱着意思侥幸的心理。去喊了。

    -----------------------------------------------------

    听着马岱的大喊,霍峻是微微一笑,心说,要是城门那么轻易就被攻破的话。我霍峻霍仲邈也不用混了。不是他自大自狂,更不是小看马岱和凉州军,实在是马岱虽说是抱着侥幸心理。这个没错,霍峻也知道。不过这事儿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真要是这么轻易就把江陵城城门给破了,那么霍峻直接就可以回家种田了。也别当什么守将了。

    下面负责攻城门的士卒,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儿,但却依旧没能撼动这江陵城门分毫,这不得不说,是给他们一个不小的打击。毕竟这江陵城内的防守就太强了,这这么多人进攻城门,都没能撼动人家城门半点儿。这就和之前对付南蛮那三江城那样儿,不过人家那大门可是天外陨铁做成的,这江陵城可不是啊。

    不过哪怕不是,但是事实摆在眼前,你接受也得接手,是不接受也得接受,那就是破开江陵城门,却是比登上城头还要困难。

    -----------------------------------------------------

    对此霍峻是很清楚,所以他是微微一笑,更准确来说,他这是不屑的笑,是嘲笑。但是他也知道,这时候也不好对马岱太过撩拨,要不然的话,对方要是真爆发了,可对己方没有什么好相处。

    显然在他看来,这马岱还有更进一步的可能,但这个时候还差点儿。霍峻也不得不承认,马岱的本事不错,不过比起自己来,还要差点儿。当然马岱是攻城的本事,自己是守城的本事,这虽说算是相邻的吧,但却终究不是一样儿的。

    马岱是咬着牙登着云梯,他自然是希望能上到城头,可事实和他所想,确实是有差距的。这次比之前两次上得更高,不过霍峻直接让士卒倒下热油,他是无奈退下去了。对于这滚烫的热油,马岱基本是躲不开的,所以对方这么准,本着他来,他没有办法,就只能是挑落云梯一途了。

    -----------------------------------------------------

    郭嘉对旁边的自己主公言道:“主公,战况于我军不利,还是尽早收兵吧!”

    马超一听,这正和自己所想一样儿,因此他说道:“奉孝之言和我所想相同,看来也只好如此了!鸣金!”

    “诺!”连普通的士卒都听得出来自己主公口中的无奈。

    确实,马超真就是无奈,他也更加清楚,对付江陵,自己就得带着人马在这儿鏖战了。可以说这江陵比自己之前所遇到的所有城池都难以攻下。这应该说没有最难攻取的,只有更难攻下来的!

    以前在雒县,当初的战事就让自己认为是最难的,甚至自己都得亲自上了,才破了张任的防线。之后还有几场战事就更不必多说了,可这如今碰到了江陵,还是霍峻守御的,这何止是比当初张任所守的雒县更艰难几倍啊。

    -----------------------------------------------------

    是,马超确实不会怕什么,但是麻烦这东西,当然还是越少越好,不是吗。

    听到了己方鸣金,马岱心里叹了口气,然后带兵撤退了。但是他还没忘,给城头的霍峻放下句狠话,对他来说,这自己要是什么都不说,那不是怂了?所以马岱认为,非但自己不能认怂,还得让己方士卒腰板儿都挺直了才行。所以他是给霍峻放下句狠话,那意思别看你们占优,可己方一样儿是不怕不惧你们!

    而霍峻听后,是讽刺马岱道:“马伯瞻,你除了会在嘴上说几句狠话之外,还会什么?有本事你来进攻,我霍仲邈是奉陪到底!”

    这话给马岱气的,不过他却找不出什么来反驳来,难道自己真不听自己主公的军令,再掉过头来进攻?那不可能,所以他也只能是大喊:“今日我军鸣金,明日再战!”

    霍峻闻言一笑,“求之不得,就怕你不来!”

    -----------------------------------------------------

    马岱则是冷哼了一声,“怕了你?哼!咱们走着瞧!”

    说完,他是头也不回,直接带士卒撤退了。对马岱来说,他怕看到霍峻,听到他说什么,自己又忍不住去和他对骂,所以他是赶紧带兵离开了。是非之地,自己还是别在这儿了。

    对他来说,赶紧回去休息才是王道,至于说其他的东西,还是明日再说吧。自己就不信那个邪,这一日两日破不了江陵,十日,二十日呢,难道还破不了?真要那样儿的话,就至只能说明,这江陵己方确实是拿不下了,那样儿也没有办法。

    但是马岱相信己方,相信自己主公,也相信自己,应该能行,江陵终究还会是己方的囊中之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