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此时的曹仁和鲁肃两人就像商量好了一样儿,对视了一眼,鲁肃此时在心里一叹,然后说道:“曹将军,收兵吧,罗县的战事还要从长计议!”

    曹仁一听鲁肃的话,他何尝不是如此想法呢,只好无奈说道:“只能如此了!鸣金,收兵!”

    就连士卒都听得出来,自己大帅的无奈。∮不过曹仁心里的想法就和鲁肃一样儿,知道还得好好商量一下才行,这牛金和曹真加一起都不是人家甘宁的对手,那么是不是……此时的曹仁是看了旁边的郭淮一眼,貌似想到了什么。而鲁肃看到曹仁的动作,他心里苦笑,心说难道真要如此不成?真拿不下罗县,也许,就只能这样儿了!要不然的话,还有什么好办法?

    兖州军和江东军这边儿鸣金收兵了,牛金和曹真两人带兵撤退。甘宁此时看到他们撤退,他心说,这曹仁跑得倒是快。不过这不快的话,久了肯定对它们没好处啊。要是自己是他曹子孝的话,也得是这样儿!

    -----------------------------------------------------

    牛金两人带兵回去,牛金倒是没说话,而曹真则是开口,“将军……”

    没让他说完,曹仁一摆手,对其说道:“回营,从长计议!”

    “诺!”

    他们自然是看得出来,自己大帅是有些急,反而鲁肃好像是看不出他有什么想法。不过曹真也都明白。说起来自己将军是有什么这个时候是表现出来了,但是他鲁子敬就是隐藏起来了而已。

    跟着曹仁回营。进了他的中军大帐,众人分宾主落座后。曹仁这才说道:“各位,如今的情况各位都清楚,如果咱们要是一直这么鏖战下去,对我们可是殊为不利啊!”这曹仁的话,众人都懂,可此时此刻,确实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了,要不然也不会如此啊。所以众人一听,暂时却都没说什么。关键是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去说。

    -----------------------------------------------------

    结果曹仁一看众人是鸦雀无声,他有些尴尬,心说这不至于这样儿吧,谁都没有话说?还是……

    还得是自己来说啊,“这个各位,如今战事不利,我看咱们确实是要从长计议了!各位觉得呢?”

    这时候郭淮则说道:“将军所说不错,这如今的情况,咱们自当是要好好相商才行!对付甘宁和凉州军不成。显然咱们是要好好考虑一下!”

    听了郭淮的话后,曹仁点头,“各位认为这问题出在哪里?”

    这一听曹仁所说,下面又没动静了。而此时鲁肃则是说话了,“曹将军,要我来看。虽说我军人马是要超过罗县守军,可是这甘宁确实是厉害非常。而且凉州军战力确实要超过我军,所以如果不能从士卒这儿改变。那么也就只有……”

    -----------------------------------------------------

    之后的话,鲁肃没直说,因为他知道,众人都明白。先说甘宁厉害,然后己方的士卒战力还超不过人家,可士卒这改变不了,那么所能改变的……

    这话让牛金和曹真有些惭愧,可他们就算再不承认,可心里也都明白,甘宁确实是要比自己还厉害,这个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曹真此时说道:“将军,我认为我确实不适合再带兵攻城,请求将军换人!”

    这个时候还能换谁,只有两个,要不就是郭淮,要不就是张辽,没有其他人了。而曹真那意思也明显,就是说我不如那个甘宁,你还是换个人吧。要说这话从曹真口中说出来,确实是千难万难,不过即便如此,为了己方胜利,他也是豁出去了。

    曹仁一听,这曹真如今是想撂挑子不干了,虽说自己也想过这个,可他这个态度,也实在是有些出乎自己所料。

    -----------------------------------------------------

    当然曹仁不认为曹真就受打击变成了这样儿,可是他却也知道,曹真真是因为甘宁的原因,所以是让他没有太大的信心了,对此,他也是没有办法。只能是曹真说如此,就答应他就是了。

    而他也看了看牛金,那意思曹真都说话了,你是不是也表一下态?果然,牛金看到了曹仁看他,他也明白自己将军的意思,哪怕他还是心有不甘,依旧是想带着己方人马去攻城,可他也知道,其实自己将军显然是有更好的人选了。而且如今连人家曹真都不说什么了,自己还能说什么?难道自己就一定比曹真还厉害?还强?身份地位超过人家?

    所以他说道:“将军,这几日过来,我想也休息一下,还请将军批准!”

    牛金当然不会在嘴上承认,说自己怎么不如甘宁,哪怕他心里是认为这样儿不假。所以他是想到了自己劳累的借口,也可以说他这个意思,就是自己如今不会在状态上,所以还是撤换自己了吧。

    -----------------------------------------------------

    曹仁鲁肃他们自然是知道牛金的小心思,他们心里也感慨,对于曹真这样儿算是第一次带兵的人来说,哪怕他也有傲气不假,但是在甘宁的打击下,他还是光棍地承认了自己不如人家。不过对于牛金这样儿的老将来说,确实是更在乎自己的脸面,哪怕就算是心里承认,可嘴上却也不会多说什么。

    而曹仁一听他所说,他便点了点头,“既然牛将军如此,那么咱们便计议一下明日带兵的人选!”

    其实已经不用再过商议了,在曹仁和鲁肃的眼里,都已经有了最为合适的人。如果说之前,因为种种原因,他们是没有这样儿的话,但是到了此时此刻,却已经是逼迫他们不得不如此了。毕竟有些东西,怎么说呢,人确实是怕被逼啊,这都有数的。

    -----------------------------------------------------

    而鲁肃此时也说道,“曹将军所言不错,不知道各位觉得如何?”

    众人是赶紧应诺,然后曹仁问道:“不知谁愿带兵和敌军一战?”

    曹仁没有直接去指派,而是问了一句,对他来说,这主动和自己所派,那确实是两样儿,因此,他能不去指派,当然还是不会那么去做。

    结果他话音刚落,就听郭淮说道:“将军,我愿往!带兵和敌军一战!”

    郭淮就知道,从之前鲁肃说从长计议开始,自己就已经是逃不掉了,当然他也没认为这个是什么不好的事儿。只是怎么说呢,只要牛金没有什么太大的意见,那么一切就是没有问题的。自己来到了荆州后,确实倒是没出手带兵攻城过,不过如今需要自己这么去做,自己当然是当仁不让了。

    所以他当然是当仁不让,自告奋勇,并且郭淮也知道曹仁的意思,此时是非自己莫属。

    -----------------------------------------------------

    曹仁听后,是满意点了点头,他就是这个意思,郭淮可比牛金强多了,自己还能不知道吗。不过毕竟其人是自己的副手,自己其实不好就直接说,你郭淮出战吧。

    如果是之前的话,曹仁肯定认为,这“杀鸡焉用宰牛刀”啊,不过如今碰到了甘宁,要是郭淮再不上,实在是,自己这边儿也没有其他人了。这寇封不用提了,如今牛金和曹真这个组合也不成,因此就只有郭淮亲自上了。如果说郭淮还不行,那曹仁基本上就只能和甘宁磨了,没有其他办法。

    所以他马上便同意了,“伯济能如此,实在是我军之幸啊!”

    说完,他看向了鲁肃,那意思我军郭淮都出阵了,你们江东军难道还没有个说法?鲁肃自然是明白曹仁的意思,因此他也直接说了,却是没像曹仁那样儿去问什么。

    -----------------------------------------------------

    “文远,如今的情况,也只能劳烦你出战了!”

    张辽一听,是正色道:“诺!定不负先生所望!”

    张辽早就知道,自己该上了,如果说之前,子敬先生,自己大帅顾及自己的想法,还不准备让自己带兵的话,可如今确实是没有其他办法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