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于甘宁的本事,曹仁他确实是从心里往外赞赏的,这个一点儿都不错。…只是他也可惜啊,遗憾,如果甘宁要是己方的人的话,那该多好。他可是知道,己方是真缺少这水军大将!而此时此刻,他当着自己人的面儿,也真是没什么不能说的。所以他没吝啬对甘宁其人的赞赏,让曹真一听,就明白了,甘宁其人确实是有真本事,有大本事,要不然曹仁不会这样儿。

    对于罗县的战事,曹真已经是都知道了。而且看曹仁比较推崇甘宁,可见甘宁确实是己方的一个劲敌啊。不过对于其人的名儿,之前曹真是听说过,可也是在荆州听过其人是长江水贼出身,但是这守城都这么厉害,这么强,岂不是说明甘宁不单单是水军的大将,一样儿是一个陆上的大将吗。

    所以曹真也明白,为什么曹仁也如此赞赏其人,己方就缺少水军的将领,所以这都不用多说,而甘宁这带兵守城也都这么厉害,真是个人才啊!

    -----------------------------------------------------

    而对于己方碰到了甘宁,就受阻在罗县城下了,这个曹真确实没觉得什么大不了的。就看甘宁其人这么厉害,凉州军士卒更是强,所以己方和江东军就算是联合到一起,也是没占到什么便宜,这也确实是很正常。

    不过他对此还是说道:“将军,要我看。我军还得一直进攻罗县,如今粮草问题是暂时解决了。我军虽说在罗县鏖战,但是一定能夺取城池!”

    曹仁闻言点头。他也是如此想法,本来吗,这以前粮草虽说还有点儿,但是也快没了,所以要说不担心,那都是假的。哪怕可以和鲁肃去交换一些,但曹仁真是,能不去求别人,尽量还是别去。对己方好处可没多少。但是如今好了,曹真带着粮草来了,可以说真是给己方解决了一大难题,这对如今己方的战事来说,是只有好处啊,所以他是很满意。

    “谁说不是,论起来持久战,如今的我军可是谁也不惧!”

    -----------------------------------------------------

    一句话,就代表了曹仁的意思和态度。而曹真听后,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将军,如今既然前线战事紧张。不如我也在这儿待几日,也算为我军尽些绵薄之力!”

    曹仁一听曹真的话,其实这是好事儿。不过他还是说道:“那襄阳那边儿?”

    曹真一笑,“有朱赞在。基本是没有太大问题。关键是无论是南阳方面,还是其他。暂时都相安无事!南阳刘备军与我军同盟,诸葛孔明其实小心谨慎,这个时候他不会做出来什么背弃盟友之事。至于马孟起凉州军被阻江陵,他们能不能夺取江陵都是问题,那么何谈到襄阳来?”

    曹仁一听,点了点头,其实也正是和曹真所想一样儿,所以他都不担心了,自己还担心什么。确实,诸葛亮不是那种背弃盟军的人,如今己方和江东军都是他刘备军的盟友,这时候更是来荆州帮他们,所以他岂能去攻襄阳?别说没有什么好机会,就算是唾手可得,估计他也不会那么做!

    -----------------------------------------------------

    至于凉州军,如今主力是在江陵和刘备军大战,能不能夺取城池都两说,甚至就算是夺了江陵,可那都什么时候了,谁也不知道,所以襄阳暂时是安全的,不必担心的。

    因此曹仁说道:“既然如此的话,那么此时便这么样儿吧,辛苦子丹了,在罗县待几日,也正需要你!”

    曹真一听,喜上眉梢,他可真是不爱在襄阳待着,因为没有什么事儿做,所以他这特意和朱赞说自己来罗县,其实也有在这儿效力的意思。他知道,如果是朱赞来这儿的话,那么他也就最多在罗县待一日,然后他就得带兵离开。但是自己和他不一样儿,襄阳没什么事儿,自己还用回去吗,至少这个时候不用自己回去的。

    并且自己只是个副手而已,他朱赞才是主将,所以主将在就可以了,至于说自己,那就随便了吗。说起来如果他朱赞不能随便,那么自己却是比他自由多了。

    -----------------------------------------------------

    哪怕这事儿让自己主公知道,他都不会说自己什么,因此,曹真和曹仁提议了一下,结果一下就通过了,曹仁同意了。当然其实曹仁的想法也简单,他知道曹真是个人才,比那什么寇封可强多了,不是一点儿半点儿啊。所以如今前线是正需要这样儿的人才,因此他既然都主动要求留下来了,那么自己还有什么不同意的。

    当然曹仁确实也想过,自己主公要是知道了,会如何。但是他却知道,就凭借自己对自己主公的了解来说,曹真不过是个副手,所以他自然是自由多了,如果是朱赞这个襄阳的主将,就算他求着自己把他给留下来,自己都不敢让他在这儿。但是曹真不一样儿,就算是他主动说,其实自己也想着,得让他留下,不一定是一直,反正至少几日是差不多吧。

    因此他们两人的想法其实是差不多的,所以曹真一提,曹仁马上就顺水推舟同意了。不过之前他还是特意问了他一下,襄阳那边儿怎么办,结果其人和所想差不多。那么都没事儿。

    -----------------------------------------------------

    曹仁此时心里是更加高兴了,他忙说道:“子丹能留在这儿。我军如今真是如虎添翼啊。如果鲁肃他们知道的话,肯定也会高兴的!”

    面对着曹仁的夸奖。曹真是赶紧说不敢当,这曹仁确实是挺夸奖他的。虽说曹真也认为自己本事还不错,但也不至于说己方没了他就不行,那不开玩笑吗。所以当不得曹仁太过夸奖他,所以他也就是一听一过,客气客气而已,没当真。

    之后几人是闲聊了几句,没有外人在,都是兖州军自己人。所以有些话,确实是没有什么顾虑。如果要是换成之前鲁肃他们还在这儿的话,那可真是,有些话就有了顾虑,肯定是不能说,或者说也不能说真话,说真话也不一定就会全说出来。但是没有了鲁肃他们,这曹仁几人,自然是没有那么多顾虑了。

    -----------------------------------------------------

    当曹真带着人马进到了兖州军大营的时候。这兖州军大营有些异动的情况,就已经被甘宁知晓了。当然因为距离的原因,就只能知道兖州军的大营有些动静,可他们都在做什么。那却没有人知道。而对此,甘宁也没上城头亲自去看,毕竟动静自己听不到。那么只能说是小动静,至于说对方是悄悄的什么。那都不可能。

    毕竟这时候不是夜晚,所以对方就算是想夜袭。可也不是这个时候啊,因此,甘宁告诉士卒,不用管他们了。要是一直这么样儿,时辰久了,再告诉自己。结果果然,没多久,兖州军大营就没什么动静了,显然甘宁没太过重视,也不能说就是不过。

    所以他是知道兖州军有些动静,但是却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做什么。他是不可能因为缺粮,所以曹仁特意送信到了襄阳,从襄阳调粮来了。如果要是连这个都知道的话,那还是人吗?那样儿估计就不是人了,成神了。

    -----------------------------------------------------

    又一日的进攻,甘宁发现寇封确实还是没上,但是这次却是换了一个人,这人就是曹真,可甘宁不是他啊。

    这也是昨日曹仁和鲁肃他们商量好的,当鲁肃得知曹仁留下了曹真,不管是对方主动要求留下的,还是曹仁直接做主留下的,这个对鲁肃来说都不重要。而重要的是,曹仁的意思,他都懂,也当然都明白。

    所以在得知了曹真留在罗县后,鲁肃也主动要求,说能让曹真带着江东军去攻城,结果曹仁是一下就同意了。本来吗,他也就是这么打算的,牛金那边儿是不能撤换,但是江东军没人啊,这不曹真来了,正好吗。

    而鲁肃自然也给曹仁面子,并且他也知道,那曹真可比寇封强太多了,甚至还要超过牛金,所以这能让他带领江东军去攻城,这又“何乐而不为”呢。

    -----------------------------------------------------

    所以这么一个对兖州军好,对江东军也有好处的事儿,一个算是双赢的东西,鲁肃确实是没有什么拒绝的,甚至还主动提出来,就是为了符合曹仁的意思。对他来说,鲁肃确实不是那么在乎面子的事儿,和孙策他们不一样儿,如果说孙策周瑜他们很在乎自己面子什么的,这都不错,可鲁肃呢,不是说他就一点儿不在乎,但确实是有限,不那么太过在乎就是了。

    所以他在这儿,就能主动提出来,让曹仁满意。如果说换成了周瑜或者孙策在这儿的话,至少他们两人绝对不会这么去做的。哪怕是张辽,基本他也不会如此,也就是他鲁肃可以。

    因此,甘宁今日看到的人,就是两个,除了牛金之外,还有个曹真。可惜他不认得曹真,所以这回一看又来一个不知名儿的将领,他这兴致又来了。不过却也心说,这可别让自己失望啊,上次那个寇封,真是没什么太大本事,更是没经验,希望这个可别那样儿没意思。

    结果,还真是没让甘宁失望,这个他发现,比那个寇封可强多了!

    -----------------------------------------------------

    甚至就比起那个牛金来说,真是不遑多让,除了经验确实是不如牛金之外,在其他方面,甘宁甚至认为曹真是要超过牛金的。

    所以碰上了他,甘宁是见猎心喜,结果曹真可倒了大霉了。毕竟甘宁这边儿一有了兴致,他就受到了城头上甘宁和凉州军士卒的十足招呼,所以他是接连被打退。没办法,都这样儿了,他还可能不退下去吗。

    曹真心说,这城头的人难道是盯上自己了?自己可是第一日来啊,这至于这么倒霉吗?

    而牛金则是因为有曹真牵制甘宁他们,他则是趁机登上了城头,不过这确实算是他有些幸运,是趁着甘宁和城头士卒大意了,他这才上来。

    不过好景不长,他都上来了,甘宁不可能再看不到,所以一看到牛金上来了,他是哈哈大笑,“哈哈哈,你给我下去吧!”

    -----------------------------------------------------

    一招,就一招,牛金想躲过去,结果是重心不稳,直接就栽倒了城下,毕竟是刚上城头,这可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儿。不过算他反应快,他掉下去的时候抓住了云梯,要不然的话,他是肯定要受伤的。

    不过即便是如此,他这汗也是滴滴答答下来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