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旁边的鲁肃一听,心下一笑,心说这曹仁啊,不是那么简单好面子,也为了不欠己方欠自己的人情,所以他能不张嘴,那就不会张嘴和自己说什么的。要不然的话,看他这几日,虽说兖州军粮草是够了,但是如今只能是维持几日而已,如果曹真不来呢?或者来得更晚,那么他曹仁要如何?

    此时他对曹仁说道:“原来是子丹将军过来了,不知道曹将军是否要出营迎接一下?”

    鲁肃算是给曹仁面子了,要说以曹真那样儿,确实不可能让鲁肃去迎接他什么。不过因为如今和兖州军都是盟军,所以鲁肃那意思,只要你曹仁说去,你一句话,我也跟着你去了。曹仁都懂,不过他真是不会让鲁肃去,就是自己,他也不准备去,直接就让郭淮带着寇封去吧,算是自己的代表了。

    毕竟以公事来说,曹仁是主帅,曹真算起来就是个襄阳的守将。以私来说,曹仁是曹真的长辈,算起来是他的叔父,所以曹仁不出大营,那是没什么问题的。

    -----------------------------------------------------

    曹仁此时对鲁肃一笑,然后说道:“子敬先生,子丹来了,就让伯济和寇封出去一下就可以了,你我还有牛金、文远,就在大帐等着他吧!”

    鲁肃一听就明白了曹仁的意思,其实一想他这样儿,也算是未可厚非。毕竟曹仁的身份地位在那儿摆着你,你曹真不但官职没他大。更是其人的晚辈,又暂时没有立什么大功。所以还当不得他曹子孝亲自出营去迎啊!

    所以鲁肃也是笑道:“好,如此就依曹将军!”

    人家都这么说了,鲁肃还能说什么,毕竟是他兖州军的人,可不是己方江东军的人啊。如果是自己一方的人,那么鲁肃自然是做得了主,是出不出大营,但是人家兖州军的人,总不可能曹仁不出去。而自己出大营了吧,那不开玩笑吗。

    曹仁点头,然后对郭淮和寇封说道:“伯济、寇封,你们出营,代我迎接子丹一下!”

    “诺!”两人是齐声应道。

    -----------------------------------------------------

    这自己大帅都说话了,他们当然不会视而不见,所以在应诺后,郭淮和寇封两人便和曹仁还有鲁肃他们告辞了,退出了大帐。去点兵迎接曹真。当然曹仁的意思,郭淮和寇封,就是他的代表,代替他出营迎接一下曹真。也算是自己对他押送粮草来到了罗县的一种褒奖吧。曹仁那意思也简单,就是虽说我不能亲自出去,但是郭、寇两人。就算代表自己了。

    也确实是这样儿,寇封倒是没什么说的。但是郭淮其人,确实。曹仁说他能代替自己,那么他就能代替自己。哪怕他加入兖州军不是那么久,可就算曹真见了他,那也得是客客气气的。谁不知道,自己主公看重郭淮其人,别的不说,就说让他跟着曹仁带兵来了,这就不必再多说了吧。如果不重视他的话,何必是派他来呢?

    这兖州军也许是缺少粮草,但是却绝对算不上是缺少人才,尤其是兖州军中人,谁不知道啊,所以……

    -----------------------------------------------------

    郭淮和寇封两人是领命而去,带着几十亲卫,就出了大营。当然因为曹仁在罗县的西门,而曹真从襄阳而来,也正是从西边过来,所以他们都是一个方向的,要不兖州军探马也不会一下就发现他们了。

    郭淮和寇封两人是带着人走了三里多,终于是迎面碰上了曹真的押粮人马。没等曹真那边儿说话,郭淮是先喊上了,“来人可是曹真曹子丹将军!”

    曹真在马上一听,赶紧喊道:“正是曹某!对面可是郭淮郭伯济将军?”

    郭淮点头,“不错!正是!我奉大帅之命,来迎接将军!”

    说着,没一会儿,两人已经是碰面了。之前他们算是打过了招呼,而寇封还没说话,此时郭淮则介绍道:“旁边这位是新投靠我军的寇封!”

    曹真一听,心说怪不得不认识,原来是新人啊!然后他们是彼此见礼,就算是认识了。

    -----------------------------------------------------

    曹真此时则问道:“既然大帅让二位将军来此,那么咱们这便回营吧?”

    郭淮闻言点头,“此言甚是,曹将军请!”

    “二位请!”

    说着,三人算是并肩而行,带着所有人,是回了大营。其实曹仁的做法,还是在曹真所料之中的,他确实,还算是了解自己这个叔父。说起来,他肯定不会自己亲自来迎接,除非自己有什么天大的功劳,那是另当别论了,但是没有,就只能是这样儿。

    不过对于郭淮和寇封能来,曹真心情还算是不错的。至少他清楚,也更明白,自己那叔父虽说没亲自出来,但是派了两人当代表,这就算是给自己天大的面子了。也可以说,这其实是因为自己押送粮草来这儿,算是立了个小功吧,也让自己叔父高兴了,所以才会如此。要不然的话,曹真也明白,自己叔父能给自己多大面子?

    -----------------------------------------------------

    别看这还得押粮,但是他们返回大营还挺快的,至少比之前去还要快点儿。

    到了兖州军大营后。曹真让士卒搬运粮草,郭淮同时也让大营的兖州军士卒来帮忙。大家一起搬运粮草。至于说曹真,则是跟着郭淮和寇封一起进了曹仁的中军大帐。

    进到大帐后。曹真发现不仅是曹仁和牛金在,帐内还有两人呢。一个不认识,文士打扮,应该就是江东军的主帅,鲁肃鲁子敬。而另一个,还算是见过,就是当初在吕布帐下的张辽张文远。

    看到几人后,曹真是赶紧施礼道:“见过将军!”

    然后曹真是对着鲁肃、张辽还有牛金三人是点了点头,那意思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而曹仁此时一笑。暂时还没说粮草的事儿,不过他却言道:“来来子丹,给你介绍一下,这位便是江东的鲁肃鲁子敬,子敬先生!另一位不用多说了,你都认得,正是张辽张文远将军!”

    -----------------------------------------------------

    曹仁都这么说了,曹真当然是得赶紧给鲁肃两人见礼,“见过子敬先生。张将军!”

    两人也是赶紧还礼,毕竟也没什么深仇大恨的,这人家主动打招呼,你也不好失礼不是。

    都见过后。曹仁让曹真坐了下来,曹真赶紧谢过,然后曹仁这才说道:“子丹一路辛苦了!”

    曹真一笑。“同为主公做事,这是我等的职责所在!”

    曹仁笑着点了点头。“好,子丹说得好。好啊!不知道如今襄阳的情况?”

    曹仁先问了问襄阳的情况,而还没等曹真说话,鲁肃和张辽便和曹仁他们告辞了。他们两人还不知道,还不清楚吗,这有自己两人在这儿,人家自己人有些话可能就不那么好说。就看曹仁到了此时,他也没问过一句粮草的事儿,就可见一斑了。而上次那样儿的情况,显然是让曹仁小心了不少,也防范着自己两人吧,鲁肃心说。

    -----------------------------------------------------

    可不是吗,自从上次的事儿过后,曹仁就知道,自己还是有些太大意。所以有外人在场的时候,自己还是别去问那些比较隐秘的东西。当然自己不怕鲁肃他们知道什么,可这个终究不是什么好事儿啊。

    曹仁看鲁肃他们站起来和自己告辞,他和郭淮他们四个,此时也是赶紧站起,就听他说道:“这先生这就要走了?再坐坐吧!”

    这当然是客套话来了,曹仁总不可能去说,你们走吧,太好了。所以鲁肃两人自然都明白,他和张辽也确实是没准备就这么一直待在人家的中军大帐。。

    所以他说道:“不了,不了,各位,告辞了!”

    曹仁没再多说,只能对两人言道:“我送送二位!”

    鲁肃一笑,“留步,留步!”

    -----------------------------------------------------

    曹仁这才没再动,不过却还是说了,“伯济和子丹代我送送先生!”

    “诺!”

    曹仁没亲自出去,但是让郭淮和曹真代替自己了,毕竟这礼貌还是得有的。他如果说不出去也就算了,但是却还得让人代替他送送,这个少不了。

    曹真看着几人的背影,他心里想着,鲁肃他们终于是走了,要不然自己还真是不好去问子丹什么啊。曹仁确实也不是怕什么,但是像上次那么大意,那么丢人的事儿,他确实也不想再来一次了。所以这次他是倍加小心,不能让鲁肃他们知道什么,难道上次还不够丢人吗?

    没一会儿郭淮和曹真两人回来了,他们也不可能把鲁肃两人送出大营,直接出了大帐,然后走几步,说句话,就算可以了。这事儿差不多就行,多了也不是什么好的。所以两人很快就回来坐下,等着曹仁说什么。

    -----------------------------------------------------

    这时候曹真是接着之前曹仁的问题说,“将军,这襄阳城此时的情况是……”

    曹真简单和曹仁说了一下襄阳的情况,就是他押送粮草之前的那些。而曹仁他们听着,是不住点头。对于朱赞和曹真两人,他们还是相信的。也许朱赞不是那么特别有本事,但是他和曹真两人加在一起,还真是不能给小看了。所以曹仁他们确实是相信,两人能把襄阳给经营好。自己主公看人的眼光还是可以的,所以他们相信曹操。

    之后曹仁才问道:“不知此次前来,子丹带来了多少粮草?”

    曹真一听,心说这问到最关键的地方了,他赶紧是正色道:“回将军,此次带来……”

    曹仁听后,点了点头,显然他是满意的,于是便笑道:“子丹可真是及时雨啊,有了这么一批粮草,至少这近一个月,都是没有问题了!哈哈哈!”

    看着曹仁笑了,郭淮、牛金还有寇封也都跟着笑了,他们谁不知道己方缺粮呢,所以……

    -----------------------------------------------------

    之后曹真也问了曹仁一下如今在罗县的战事,之前他印象中,看着几人也没有什么太过高兴得意的表情,所以在察言观色下,曹真就觉得,这己方是作战不力啊。当然了,鲁肃他们倒是没有什么表情,不过给自己的感觉,也差不多是这样儿。

    曹仁一听,是先叹了口气,然后对曹真说道:“子丹不知,如今我军在罗县鏖战,整整三日多了,连人家城头可都没登上!”

    曹真一听,心说果然,这甘宁真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啊!所以他说道:“将军,这甘宁看来是个劲敌啊!”

    曹仁几人点头,“谁说不是,我们皆是如此想法!甘宁其人,确实是不容小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