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其实寇封在与不在,对甘宁确实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但是如果真要说起来,他也确实还是喜欢看到寇封其人,至少他觉得对方挺有意思的。不过说实话,甘宁确实也看到了,这个不知名儿的将领,其实每次都在努力,但是显然是新手,经验不足啊。

    别说和自己相比了,就是和那个牛金,也比不上。但是至少有那么一个人,甘宁觉得战事也不至于那么枯燥。不是他有什么恶趣味,实在是甘宁在罗县待久了,他确实是没觉得有什么意思。虽说这么久不至于说让他如何如何,但确实是没有什么战事,让他觉得没有意思。所以见到兖州军和江东军来了,甘宁是非常高兴、激动,看到寇封,他心情也不错。

    至于说其他的,甘宁知道,自己严防死守,未必就守不住这罗县。如果说兖州军和江东军来了好几万人,这自己可能要守不住。但是罗县不是什么小县城,他们联军更没有那么多人,己方这人马也不算太少,而且更不是吃素的,所以这未必就能让他们占到什么便宜。

    -----------------------------------------------------

    而曹仁他们自然是不知道甘宁的想法,不过就算知道了,他们也只会是一笑而过。哪怕他们承认甘宁的本事、知道凉州军的实力,可也不代表他们就认为认定了己方不如他们,就一定破不了这个罗县。

    尤其是曹仁,说起来鲁肃倒是比较冷静,但是曹仁呢,大多数的时候,他当然也是冷静的,但是有极其个别的时候,他也冲动。他是不知道一句话,叫做“冲动是魔鬼”。如果知道的话,他多少是能忍着点儿吧。

    牛金带兵攻城,临上云梯车前,他是搓了搓手。那意思,今日一定要发挥出自己的绝对实力来。他之前虽说也带兵进攻了两日没错,但是昨日他却没认为发挥正常了。虽说看着自己好像是尽力了,但是他没去找借口,就是觉得自己是有些不在状态。当然这个和寇封倒是没什么关系。牛金自然不会去怨他什么。

    -----------------------------------------------------

    他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更不是一个总去找什么借口的人。所以和寇封没有什么关系就是没有关系,因此牛金可不屑于去做什么事儿。所以这些都让他归咎为自己的原因,哪怕自己好像还可以,但确实是没在状态。这也绝对不是他找借口,而是事实。

    不过他在心里也承认,其实自己不如人家甘宁的本事,而寇封也一样儿不如自己。这个差距比自己和甘宁的差距还要大上那么一点儿点儿。当然了,牛金不是就说自己比寇封强多少多少,实在是其人没有什么经验啊。这个是硬伤!

    “弟兄们,随我攻城!”

    随着牛金一声大喊,兖州军和江东军的士卒便跟着他也登上了云梯。哪怕是前途未卜,但是连己方将军都这么卖命,他们这当小士卒的,还有什么可怕的。反正就是“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这些当兵的,从入伍的那一日开始,就知道。要不就是活,要不就是死。

    -----------------------------------------------------

    甘宁带着城头的凉州军士卒和牛金带领着的兖州军和江东军士卒进行激烈地攻防战,就是连甘宁也发现了,今日牛金和昨日还有些不太一样儿。如果说昨日确实他是有些没在状态的话。那么今日绝对是要强过昨日的。

    不过即便如此,但在甘宁看来,牛金就凭这个状态,也是不会对自己产生什么太大的威胁。毕竟自己比他强,己方士卒也比兖州军和江东军士卒强,他们没太多人。己方人却不算少,所以都这样儿了,难道己方不占优势,他们占优吗?

    所以甘宁没想自己就一定能一直守住罗县,逼得对方退兵。但是怎么说呢,至少他认为如果对方就这样儿的话,那么守住十几日,都没有什么问题。除非对方是持久战,一点儿点儿和自己耗,那最后己方因为人马没人家多,所以估计罗县还得丢。

    真要那样儿,自己也没有办法,可对方的粮草,自己认为是个问题。

    -----------------------------------------------------

    因此,甘宁也不是没想过,只要兖州军和江东军粮草不是问题,那么最后打持久战,输得肯定是己方,这不用说。但如果不是这样儿的话,那么可就不一定会如何了。甘宁不仅仅是对自己有信心,他更是对己方有信心。毕竟他加入凉州军不是一日两日了,所以……

    这次牛金认为自己应该能登上城头了,但是事实和他所想的,还是不一样儿的。这次他还没等着爬上城头边上,就已经让甘宁扔下来一块檑石给逼退了。没办法,这个甘宁掌握的角度正好是自己不好多躲过去的地方,所以自己只能是退下云梯车,再做其他打算了。

    下了云梯,牛金是心有不甘,不过他也知道,只有像甘宁这样儿的对手,那才能让自己有所提高。至于说之前的那两个,无论是黄叙也好,是糜芳也罢,可真是不能和这个甘宁甘兴霸相比。如果说自己总碰到这样儿的对手,那么没准哪一日,自己也提高了,也有所进步了,在攻城这方面,自己不单单是经验增加了,本事也会增强。

    -----------------------------------------------------

    牛金没再多想,是直接再一次登上了云梯,对他来说,这自己必须要抓紧,可不能耽误时辰。虽说自己也相信自己将军没错。但是自己可也不清楚,如果自己这边儿慢了,或者这么一迟疑,那边儿自己将军会不会鸣金收兵。

    不过牛金倒是没想到。其实鸣金不鸣金,收兵不收兵,可以不是曹仁一个人做主的。毕竟他总不可能鸣金把他们兖州军给召回来吧,那江东军呢?所以他确实每次都得看鲁肃的意思,这个是必不可少的。谁让如今这是联军在攻罗县,可不仅仅有他兖州军一家啊。

    但显然牛金是没有想到这些,对他来说,这如今就是赶紧再继续攻城,不能耽误,那就对了。其他的,自己不用多想。自己倒是也想赶紧破了城,自己将军和众人能带着人马杀进罗县去。但是这个可绝对不是按照自己所想那么去发展的,所以……

    -----------------------------------------------------

    看到牛金再一次登上了云梯后,甘宁一笑。心说你牛金还敢上来,那么我就奉陪到底!对于牛金,他还算是比较欣赏的,至少比寇封强,这是甘宁所想。而且寇封没在,那么有个牛金,确实也不让他太过寂寞了。因此甘宁看到牛金再一次上来后,他确实是心里高兴,这比什么都好。

    牛金躲开了凉州军士卒扔下来的滚木,这也是费了他不少劲。结果他心说,这次比上一次可要长久,可惜,他刚想到这儿。城头上的热油便倾倒了下来。

    这牛金可躲不过去,所以心说苦也,两腿一狠蹬云梯,直接是再一次下去了,虽说是有些狼狈样儿,但是他没有受伤什么的。就算是不错了。

    也就是他经验丰富,要不换成是寇封,没准就要伤了。要不鲁肃也不让寇封上了,其实他也是有些担心其人,怕伤了他,那就不好对曹仁交待了。

    -----------------------------------------------------

    在后观战的曹仁一看,心里是直摇头,心说如此的话,今日依旧是登不上城头!结果曹仁所想,确实是应验了,牛金是第三次被逼退,最后一次,不是什么滚木檑石,也不是热油,是直接被士卒给打退的,甘宁都没出手。

    这次还没等曹仁看鲁肃如何,旁边的郭淮已经是说道;“将军,该收兵了!”

    对于如今的形势,郭淮很清楚,不在己方,所以今日还得退,不退不行。而鲁肃此时也说话了,“曹将军,鸣金吧!”

    曹仁闻言是忙说道:“不错,我也正是此意,今日就让凉州军再猖狂一日!鸣金!”

    鲁肃听了曹仁的话后,是心里暗笑,心说你曹仁如此人物,这如今也攻城不占优,你也是嘴上痛快啊!不过这就在心里想想而已,鲁肃肯定是不会说出去的。他倒是不怕什么,但是有些话,肯定是不说比说了好啊。

    -----------------------------------------------------

    曹仁下令鸣金了,牛金只能让士卒撤下,不过临退走前,他也没忘了放下句狠话给甘宁,“甘宁,将军鸣金了,咱们来日再战!”

    城头上的甘宁听了牛金的话,他是哈哈大笑,“好,我奉陪到底!”

    他觉得牛金确实是挺有意思,不过这连续三日他都没有什么建树,如果是自己的话,也得是要郁闷了。所以更别说是他牛金了,因此自己也不是说不能理解。

    牛金带兵退了回去,和曹仁他们返回大营,而甘宁则是看着他们大军离去的背影,微笑着,不知道在那儿想着什么。

    其实对他来说,确实这几日算是过瘾了一点儿吧,至少比之前枯燥的日子强。对于甘宁来说,这真是比之前好太多,不能比啊。不过要是牛金再厉害点儿,自己可能就更满意了,不过如今也还不错。

    -----------------------------------------------------

    此时还是在长沙地界,是罗县的范围内,有一支百人的队伍,正在急速行军。仔细一看,这不正是从襄阳出来的曹真吗。他是带着一百多精锐骑兵,押送着粮草,赶去罗县的路上,确实是不远了。至于他怎么往罗县赶去,当然是曹仁信中说明的了。曹仁写得清楚,自己要从益阳带兵去罗县,所以粮草送到那儿去就可以了。

    因此,曹真自然是带着人马奔赴了罗县,还好,罗县还算是比较近的吧,所以他这个时候就快要到了。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一个时辰左右,必到。

    不过越距离罗县县城近,曹真就让己方士卒是加快行军,毕竟这曹仁那边儿粮草确实是缺啊。所以曹真也知道,能不去求江东军,尽量还是别去。求人不如求己,所以……

    在距离兖州军大营和江东军大营还有三十多里的时候,是让兖州军探马发现了,不过因为是己方的人,所以他们也不紧张。之后自然,江东军的探马也发现了他们,不过是友军,所以他们没什么紧张的。

    -----------------------------------------------------

    曹仁正在大帐中说话,就听探马来报:“报将军,我军援军来了!”

    曹仁一听援军?自己也没让什么援军过来了,不过随后探马所说:“是曹真将军领兵而来!”

    这曹仁一下就明白了,敢情是送粮来了,这太好了,果然是及时雨啊!xh118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