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最后曹仁说道:“好了,这事儿就依先生所言,咱们明日再休息一日,后日攻城!”

    “诺!”

    郭淮他们都点头应诺,至于鲁肃和张辽两人,他们不是兖州军的人,更不是曹仁的属下,所以他们自然是没多说,就只是点点头而已。这就算不错了,毕竟这也是鲁肃最早提议的,所以曹仁给他面子,他们自然也是给了曹仁面子。有些东西就是这样儿,面子也是相互的,曹仁既然算是给了鲁肃面子,那么鲁肃和张辽,当然也是给他面子。

    而对于鲁肃的提议,众人此时算是达成了一致,所以明日兖州军和江东军还得再休息一日,然后后日再攻城。对于郭淮、寇封还有张辽他们,这个当然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无非就是晚一日攻城罢了。唯独就是牛金,他确实是有些不太情愿,但是曹仁都发话了,显然他也不可能不听就是了。但是他心里还有些不甘,不过也就是那么一想就过去了。

    -----------------------------------------------------

    于是到了第二日,兖州军和江东军都是任何动静都没有,这让甘宁他倒是有些意外。在城头上看了一会儿对方两座大营后,他便对士卒吩咐道:“密切注意敌军动向,但有所动,务必通知于我!”

    “诺!”

    看到兖州军和江东军都没有什么动静后,甘宁吩咐了士卒一声,他便下了城头。对他来说,这他们两方都没有什么动静,那么自己巴不得在城内好好休息一下。其实这对方按兵不动,对己方的好处更多,不是吗。所以甘宁他也不着急,更是不担心什么。因为他都知道,对方觉得休息够了,那么自然会来攻城。而自己作为守城一方,有什么可着急的呢。

    要是真算起来的话,着急的应该是他曹仁、是鲁肃,而不是自己。这事儿着急的怎么也轮不到自己吧。哪怕甘宁也知道自己是个好战分子,但是还真不至于像崔安那样儿。

    -----------------------------------------------------

    不过说起来崔安那厮,他其实倒是真不喜欢什么攻城战之类的,他就喜欢带兵在外征战,要不就是带兵杀进城内。在城内交战,就这些。

    甘宁肯定不会把时间都浪费在城头上,看兖州军和江东军,与其那样儿的话,在他看来,还不如回去休息。真是,至少回去休息,便于之后迎战,至于这个时候在城头上,他认为真是没有什么大用。如果说兖州军和江东军一会儿就过来攻城了。那么自己在城头待一会儿还行,可人家看着样儿,今日都不能动了,那么自己在城头也没有什么用啊。

    所以甘宁嘱咐了士卒几句后,他就下去了。对他来说,还是之后的战事更重要,而不是自己浪费在城头这儿。要说起来城头,自己也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而远眺兖州军和江东军的大营,自己确实是看不出来什么。所以还是早去休息早好。

    就这样儿,甘宁离开了城头,回去休息了,他就等着兖州军和江东军前来进攻。

    -----------------------------------------------------

    一日之后。兖州军和江东军终于是进兵了。不过和之前去进攻益阳还不一样儿的是,这次虽说还是牛金带兵,不过却临时加了一个寇封。可这绝对不是曹仁指定的,或者更准确来说,不是他第一个提议的,而是鲁肃第一个提议的。他让寇封带着江东军,和牛金带着的兖州军一起,进攻罗县。

    对于鲁肃的意思,曹仁和郭淮都不太明白,不知道为何那么精明的一个人,居然是让寇封带着他们江东军。不过两人谁也没有拒绝,就算是牛金这么个老人儿,他也没有什么不满的地方。毕竟这带着己方士卒和江东军,那感觉可是不一样儿的。毕竟兖州军士卒是自己人,自己能对他们大喊大叫,甚至去骂娘,那都无所谓了。

    可是江东军能成吗,所以牛金在带着江东军的时候,他是不得不去克制自己,他也觉得有点儿憋屈,可却没有什么办法啊。

    -----------------------------------------------------

    不过这次好了,没有江东军了,自己自然就是可以随便了,所以牛金对这个事儿,他其实是举双手赞成的。至于什么嫉妒之类的,他可真是半点儿都没有。毕竟在牛金看来,这鲁肃给自己减轻负担,自己可还得感谢他呢。

    并且他可不傻,牛金还不知道吗,自己在兖州军中混,这么些年了,只要自己让自己将军满意了,让自己主公满意了,那么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说起来其他人,尤其是一个外人,就是鲁肃他那人,还真是对己方对自己主公影响不大。

    至少他心里很清楚,也比较明白,自己是什么样儿,自己主公能听他鲁肃去说什么吗。所以他鲁肃鲁子敬看重谁,看不上谁,其实和自己的关系都不大。因此,牛金真是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反而还认为,这事儿是好事儿,没有了江东军的掣肘,自己可真算得上是自由多了啊。

    -----------------------------------------------------

    而曹仁和郭淮呢,他们虽说是不明白鲁肃到底要做什么,但是他们觉得,这对己方好像真没有什么不好,所以也真是“何乐而不为”呢。在两人看来,要说寇封是个什么有本事的人,那么鲁肃的作为,还有点儿道理。可不是两人觉得自己眼光不行,他们实在是没感觉出来寇封有多大本事,最厉害也不过就是比三流武将强吧。

    但是像这样儿的人。别说是己方和凉州军了,就是他刘备军那儿,还有他江东军,难道就不是一抓一大把的?所以寇封这样儿的人。不知道鲁肃到底看重其人什么。当然了,两人也没认为,就说鲁肃一定是看重其人,只是这个事儿,确实是有些不太。说不太正常吧,也差不多,反正就是有点儿反常。

    但对两人来说,鲁肃既然都这么说了,那么自己这边儿也没没有推脱的道理,所以曹仁是直接就点头同意了。

    -----------------------------------------------------

    于是就这样儿,牛金带着兖州军士卒,而寇封则带着江东军士卒,同时向罗县奔去。

    对甘宁来说,这牛金毕竟加入兖州军也好几年了。所以他当然是从情报早已得知了其人的一些情况。可是对于寇封,这个带着江东军的将领,还别说,甘宁连对方的名儿都不知道。

    他刚看到其人的时候,还纳闷呢,心说鲁肃、张辽他们再没人,也不可能随便就让个什么副将之类的带兵来攻城吧?那样儿的话,不仅仅是对他们江东军和兖州军不负责,对己方凉州军一方,他们同样儿是没看得起啊。

    但是转念又一想。甘宁觉得还不会这样儿。毕竟他也是听自己主公说过鲁肃其人的,要说自己主公对鲁肃,确实算是比较推崇了,所以对于这样儿的人物。甘宁心里清楚,就算他要辱你,也不至于用这样儿连他们都可能要掉价跌份儿,甚至会损失利益的手段。

    因此,甘宁相信,这个不知名的将领。可绝对不是随随便便就派来的。

    -----------------------------------------------------

    而且甘宁从寇封的穿着打扮上,也看得出来,对方好像确实是个将领,不过那样儿是兖州军的?这个也让他纳闷,心说江东军是真没有人了,让一个兖州军的,自己还不知道的将领带兵?莫非其人有什么大本事,或者……

    不能怪甘宁这么想,要说江东军带兵将领是兖州军的,这他就算是用屁股想,也知道,肯定是鲁肃拍板儿同意了的,要不然,就凭他曹仁,能做得了江东军的主儿?而且鲁肃、张辽那都是什么人,张辽又不是不知道。所以他这个时候确实是挺疑惑,如果真是对方一个什么厉害的人物,自己还不知道的,那么自己可得小心了。

    结果还不知道寇封的本事,甘宁就已经是上心了。结果却是让他失望了,也不可能不这样儿,实在是这位自己也没看出来有什么本事啊。这真论起来,好像还不如牛金呢。

    -----------------------------------------------------

    其实不止是他一个人有这么个想法,就是曹仁他们,其实也有大致差不多的想法。就比如说现在,此时此刻曹仁心里所想就是,这个鲁肃到底搞什么,这让那个寇封上,好像还不如牛金带着他们一起吧?这……

    确实是让曹仁都不知道了,但是之前他也不明白,所以干脆想了一下就不去多想了。而旁边的郭淮,其实也差不多一样儿的想法。毕竟郭淮这人的头脑还是有的,但是在鲁肃的面前,他确实是要差。但是他虽说觉得这其中好像是好事儿不假,可哪个地方又不是那么太对,这个他也说不好了。

    所以曹仁和他说的时候,他也没去反对,反而是同意了。毕竟这里还有不少东西,就比如说鲁肃的面子,江东军的面子,还真是,这点儿不能不给啊。

    而张辽同样儿是不明白,但是自己先生如此,就肯定有其人的到底,所以他也没多问。

    -----------------------------------------------------

    不过当事人寇封可没有那么多想法,他就想着,这算是自己第一次带兵,所以不能怂了,要不拿出来真本事来,估计以后就得让人看扁了。哪怕这个时候就只有曹仁他们几个看到,还有就是两军士卒,不,三军的,还有凉州军他们。但是即便如此,寇封也是看得无比重要,毕竟对他来说,这可是第一次啊。

    牛金和寇封带兵攻城,哪怕只是个试探,但是甘宁依旧是没敢大意,没敢轻松。这边儿攻着城,那边儿同样儿也是展开了顽强地抵挡。

    不过在曹仁他们看来,还是己方不怎么占优啊,人家守军占优!而且从如今形势来看,这个甘宁,确实是“盛名之下无虚士”,这人家出名儿可不是吹出来的。

    以前听其人的名儿,不过是长江水贼,确实是有那么一号。可如今再看,人家在陆上的指挥能力,也不差啊。

    -----------------------------------------------------

    可不是吗,曹仁鲁肃他们也心说,怪不得这马孟起把甘宁放大这儿了,这人家确实是有两下啊。人家本事在那儿摆着呢,真是,要是自己是马超的话,也得这么干!

    以前就知道甘宁是水军大将,不过这时候再一看,人家是水陆双全的大将啊,这可没掺假啊,这是曹仁和鲁肃亲眼所见,亲自认定的。当然也包括在他们旁边也同样儿观战的郭淮和张辽,他们也一样儿。

    不过甘宁是不知道他们心中所想,要是知道的话,估计他也得飘。xh118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