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我还就要兵进临湘了!”

    “那么恕我军不能奉陪了,还请将军见谅才是!”

    曹仁听鲁肃的话,他是怎么听怎么觉得对方是在嘲笑自己,嘲笑自己对付不了黄忠,最后兵败。他这时候怎么想,怎么是这回事儿。要说这也不能全怪曹仁,实在是鲁肃如今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儿,确实是让他不可能不这么想。本来就先入为主,让他认为这鲁肃是不给自己面子,所以之后的那些事儿,就更都不用说了。

    曹仁也知道,自己不该生气,不好生气,而且这时候就算自己再生气,其实也是没有什么大用。因此他是平缓了一下自己的心情,深呼吸了几口气,然后这才对鲁肃说道:“先生为何就不能搏一把呢?”

    他当然不认为鲁肃所说就一点儿道理都没有,只是……

    -----------------------------------------------------

    鲁肃回应曹仁的依旧是缓缓摇头,曹仁心说,你这真是“江湖越老,胆量越小”啊,不过你鲁肃鲁子敬好像还没那么老吧。结果这还没那么老,这胆子已经是变得这么小了?真是让曹仁腹诽不已,他发现自己好像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去劝说鲁肃了,让他能改变主意,改变初衷了。可这个鲁子敬就是油盐不进,自己还有什么办法?

    曹仁对此是特别无奈,他心说这鲁肃真就对两方联合去对付临湘没有什么信心?要不然的话。肯定不会如此啊。可如今这情况……

    而鲁肃此时则对曹仁解释道:“搏?如果曹将军如此认为,那么我倒是要说说了。这我军可不是贵军啊。贵军可是天下第一大势力,乃是天下人公认的。而我军呢。说起来可确实是不如贵军,所以贵军算是能消耗得起,可我军却真是不行!”

    曹仁一听鲁肃这话,他明白,对方就是说,你们兖州军就算是全军覆没了,那么也不至于如何,反正什么伤筋动骨的,肯定都没有。

    -----------------------------------------------------

    可自己江东军这边儿呢。肯定是不行啊,也不成。所以你们兖州军能损失得起,可己方江东军这儿,却是损失不起。

    鲁肃就这意思,曹仁都懂,所以他此时直接说道:“子敬先生,如果真是有如此顾虑的话,我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这贵军的情况。我还算知道的。可这如今,难道先生都不认为,去进攻临湘,就是最好的办法吗?”

    曹仁那意思。你鲁肃还能想到比这更好的办法?不过鲁肃却是说道:“我也承认曹将军所说是有一定道理,可是那好,也是能轻易拿下那临湘。如此,我自然认为是好。可要是一旦真拿不下。或者最后拿下也得不偿失的话,试问到时候。曹将军当如何是好?”

    曹仁一听,你说这鲁肃啊,纯粹就是给自己难堪,让自己下不来台,和自己抬杠啊!可自己还不能去说他什么,因为人家的话,也不是没道理的,是不。

    -----------------------------------------------------

    曹仁是没话说了,确实,他不擅长这个。所以此时他心说,要说郭淮在这儿就好了,他肯定比自己强啊。不过他却是没想想,这要是郭淮真在这儿的话,他就一定能同意你曹仁的意思吗?郭淮虽说在大多数的情况下,确实都听你曹仁曹子孝的没错,可其人毕竟是曹操亲自任命的副主帅,所以在这个事儿上,如果他不同意,那么还真是不好说了。

    毕竟郭淮可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人,即便是鲁肃,也是比较赞赏其人的。说起来,这样儿的人才,江东就没有那么多,但是兖州军那边儿却是不少,凉州军那边儿也不少啊。所以鲁肃确实和周瑜也差不多,有些羡慕嫉妒恨啊。

    周瑜是比较在意这个事儿的,在他看来,这天下人才要是都在江东军可就好了。不过真是遗憾啊,可惜啊,就说兖州军和江东军的人才吧,就一个比一个多,这真是没处去说啊。不过周瑜当然也什么都明白,这天底下要是所有人才都在己方这儿,那还要不要别人活了?

    -----------------------------------------------------

    结果还没等曹仁说什么,便有江东军士卒来报,“报先生,营外有人求见,自称是兖州军郭淮!”

    鲁肃一听,心说这位终于是来了,所以他是忙说道:“快,请进大营!”

    “诺!”

    而曹仁一听,是郭淮来了,他第一反应就是,伯济来的正好,有他当说客,肯定是比自己强啊,没准就能说服鲁肃呢。结果他却是没好好想想,这郭淮到底为什么而来,难道他真就能听了你曹仁的话,然后去说服鲁肃吗?还是……

    其实郭淮之所以来这儿,确实是准备当说客来的,但却不是来说服鲁肃,是来说服曹仁。当他发现曹仁没了踪影的时候,一问士卒,知道他去了江东军大营,郭淮心里就知道不好,所以是赶紧赶来了。

    -----------------------------------------------------

    结果没一会儿,郭淮便进了鲁肃的中军大帐,他看到了鲁肃和曹仁,然后给鲁肃问好。“见过先生!”

    鲁肃对郭淮笑了笑,“郭将军。请坐!”“多谢先生!”

    郭淮坐了下来,至于说曹仁。都自己人,当然不用特意去打招呼,所以之前郭淮只是对曹仁微微点了点头,曹仁也对他颔首,算是打过招呼了。

    而还没等鲁肃说话,郭淮也没说话呢,此时就听曹仁说话了,“伯济,你来的正好。这我正劝说子敬先生和我军一起出兵,他不同意,你也来劝劝?”

    郭淮一听,心说果然是这个事儿,不过将军啊将军,您这出兵……

    他此时问道:“敢问将军,要出兵何处?”

    曹仁一笑,“自然是临湘!”

    -----------------------------------------------------

    虽说郭淮早就料到了,可此时真听到曹仁所说后。他还是微微皱眉,然后说道:“将军,如果是出兵临湘,那么请恕我不能答应将军!”

    郭淮的态度是斩钉截铁。而鲁肃一听郭淮的话,他是微微点头,心说这兖州军可还有明白人啊。这郭淮郭伯济,果然就是!

    所以鲁肃都知道了具体情况。他就不着急去说什么了。说起来之前他确实已经是想到了,郭淮会来。而且还觉得不会赞成曹仁。但是说实话,这事儿毕竟是没有发生的,所以这种未发生的事物,哪怕鲁肃认为没有什么太大问题,可他也依旧是不敢是十成十肯定。所以他之前没说什么,而是想多观察一下,结果曹仁是迫不及待蹦了出来,如此是正合他意。

    最后郭淮的话,更是让鲁肃都明白了,所以这个时候,他知道,自己除非他们问自己,要不自己就不该去说什么,就听曹仁他们两人说就好了。

    -----------------------------------------------------

    对于曹仁的性格,鲁肃还能不知道吗,应该说他多少都是知道一点儿的。所以鲁肃心里清楚,这与其自己去劝说他什么,还真是不如郭淮去劝说他。毕竟郭淮说起来和曹仁是同僚,是自己人,而自己呢,虽说己方江东军和他们兖州军是同盟,可自己终究是外人。因此在曹仁的想法中,未必就不会认为,自己的话,都是为了自己江东军着想。

    而不会为他们兖州军想,所以曹仁未必不会有这样儿的想法,那么他当然就不那么容易能听自己的,甚至是会很抵触。但是有这个郭淮在,那可就不一样儿了。至少自己还不知道吗,在他曹仁的眼里,这郭淮所说,肯定是先为他们兖州军自己好啊,为他们最好,总不可能是为自己这江东军、甚至刘备军更好吧。

    因此鲁肃就知道,其实郭淮是比自己更有说服力,至少对曹仁来说,就是这样儿。所以他此时是一言不发,就那么看着两人要如何去说。

    -----------------------------------------------------

    曹仁一听郭淮的话,这确实是出乎他所料。本来他以为,这郭淮的到来,是知道自己要劝说鲁肃,和己方一同出兵临湘,于是他也来游说鲁肃了。可结果呢,这和自己想法是相反的啊,所以他还微愣了一下。

    然后曹仁才在心里说着,这个郭淮郭伯济啊,这就因为我了解其人,也算是知道不少,呀要不然的话,我还以为他被那鲁子敬给收买了呢。

    可不是吗,这在曹仁看来,就是为对方也就是为江东军说话,这好歹你郭淮是兖州军的人啊,怎么能为对方说话呢?不过曹仁终究是个有头脑也算是有谋略的人,至少他知道,鲁肃那么说,也许还会有其他愿意,可如今连郭淮都这么说了,那么自己是不是……

    当然他没觉得一下就应该改变主意什么的,但是自己也应该听听郭淮的意见,不是吗?之前说进兵临湘,自己确实没和他说什么,直接就走了,以为是不用他,可如今这情况……

    -----------------------------------------------------

    因此曹仁是尽量不让自己情绪过于激动,不让自己生气,平淡问了郭淮一句,“伯济因何如何说?是有何道理?”

    曹仁那意思简单啊,就说你郭淮既然都这么说了,那么说说你的想法吧,也好让自己知道知道。曹仁不是那种就一句话都听不得别人说的人,因此他确实是想听听郭淮的想法,因此是有此一问。

    郭淮一听自己将军问话,他是忙说道:“敢问将军,那临湘守将是何人?”

    曹仁一笑,说道:“这个你我都知道,是凉州军的黄忠黄汉升!”

    郭淮点头,“那么再问将军,这湘南之前的守将是谁?”

    曹仁听后,还是一笑,“伯济这还用问,是黄叙!”

    “那么将军以为,那黄忠和黄叙,他们相比如何?”

    -----------------------------------------------------

    曹仁此时说道:“这黄忠其人,虽说我没有见过,不过根据情报来看,其人自然不是那个黄叙所能比的。哪怕黄叙是其人的儿子,不过如今看来,也许就是虎父犬子啊!”

    显然曹仁确实没认为黄叙如何如何了得,但是对于黄忠,他的评价还是很客观的。至少他不会去大意轻敌,这个基本不是曹仁的作风。

    黄叙点头,然后说道:“那么将军觉得,这我军之前战湘南的时候,是很容易?”

    这,曹仁说道:“当然不是那么容易,毕竟黄叙其人也是有些本事的嘛!”

    曹仁还是比较客观,他当然没认为己方拿下这个湘南很容易,虽说看起来,最后好像是没几日这城池就到手了,可己方的伤亡,还有人家的伤亡,这可都得考虑其中才行啊。

    “那么将军请想,这一个湘南,就已经不是那么容易,我军才拿下,可要换成是临湘,这却又是如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