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黄叙这样儿,黄忠就知道,自己这儿子,确实是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失误的地方。⊙不过也难怪,他这第一次守城的将领,还能指望着他什么。

    结果果然,此时就听黄叙说道:“将军,末将愚钝,还望将军明言!”

    黄叙那意思,我还有什么错误的失误的地方,你就都说出来吧。黄忠一听,也只能是在心里叹气,“其实还有两处地方,你却是有欠考虑,如若是我来守城,至少你之前所说,这兖州军和江东军同在湘南城下,可为何最后就是兖州军单独来进攻,江东军却是没有动静,不知你可考虑这是何原因?”

    之前黄忠就听黄叙提了一嘴,黄叙他也没多说什么,所以黄忠自然就认为,自己儿子确实是没有重视这个问题。作为一城的主将,这你可以猜不到对方的意思,可你却不能忽略了这样儿的问题,毕竟这是小事儿吗,黄忠的经验告诉他,这不是个小事儿。

    -----------------------------------------------------

    但是自己这个儿子却直接给忽略了,没有足够重视,就凭这一点,黄忠认为他就不算合格。至少他知道,如果换成一个其他人守城,肯定不会忽略这个问题的。对,确实不是谁都能想明白这个事儿,可不代表谁都不会去重视。

    结果黄叙一听,心说果然,这是自己失误。虽说自己之前也确实是看到了。但也确实是没引起自己足够的重视,直接给忽略了。这……

    黄叙此时此刻,他只能说。去承认错误,因此他说道:“这确实是末将有欠考虑,没有足够重视!”

    黄忠点头,至少自己这儿子还算是虚心,这个还算可以吧。然后他再次说道:“第二,如若我守城的话,那么哪怕最后不敌对方,可最后一定要把城内粮草一烧而尽!”

    说完之后,黄忠心里叹气。这事儿自己不是没和自己儿子说过,但是显然他给忘了。

    -----------------------------------------------------

    或者更准确来说,黄叙因为当时就想着跑了,所以根本就把这事儿给跑到脑后了。如果换成是黄忠的话,肯定不会这样儿。逃跑的时候,带走粮草,那也是有限,这都不用说。但是粮草不少,那么这个时候。肯定是不能资敌的。因此,是黄忠的话,他宁可让死忠的士卒代着一点儿人,去放把火给粮草烧了。也不可能留给敌军多少。

    可黄叙经验不够,而且当时确实是忘了,因此这事儿。他确实是没做。因此,黄忠对自己儿子这样儿。他是非常不满意,此时可都写到脸上了。

    此时就只见黄叙是一脸愧疚之色。这别人可能还不知道,可自己身为黄忠的儿子,还能不知道吗。是,自己这父亲确实是没有帮自己太多,不错,可湘南虽说士卒没太多,但是粮草确确实实是很充足的。至少两千人吃上一个月,那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的。可这最后却是让自己给资敌了,这可真是不可原谅啊!

    -----------------------------------------------------

    此时黄叙知道了自己的两处失误,所以是干脆对自己父亲说道:“将军,末将知道自己的错误了!”

    这黄叙确实是真心承认错了,而黄忠则在心里叹了口气,自己这儿子这一点其实确实还是可以的,就是知道错了,那就是错,不会去太过解释什么。反正无论什么,最后都改变不了之前的结果,这一点倒是和自己一样,不去找太多的借口,也算得上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吧。可黄忠也想了,这其他自己好的方面,他怎么就不像自己呢,倒是有不好的地方像了。

    不过此时他说道:“黄叙,既然你知道自己错误在什么地方了,那么你更加知道,我军向来都是赏罚分明,所以这一次因为你的大意,直接导致湘南城失守,本将暂时还无权处置你,等一切禀明主公之后,再做定夺!”

    “诺!”

    -----------------------------------------------------

    虽说黄忠是长沙守将不错,可他能派黄叙去驻守湘南,这都没有问题,但是真正要处罚黄叙,却还得是马超亲自说,这个才更好。不是说黄忠就一点儿权力都没有,不能去处罚黄叙,但是显然,这个事儿马超去处理更好。当然了,如果此时是行军打仗,黄忠作为一军主帅,那么这样儿的事儿,自然都是他全权处理,这都没什么说的,不过这时候不是不一样儿吗。

    所以黄忠他心里很清楚,这与其自己去处置自己这儿子,还不如让自己主公去处置。所以他此时便对黄叙道:“黄叙,如今你便和本将一起驻守在临湘,先戴罪立功,至于说其他的东西,带本将禀明主公,之后便有分晓!”

    这和之前的话其实也差不多,不过黄忠却告诉黄叙此时让他跟在自己身边儿了。而自己当然要给自己主公请罪,毕竟这湘南丢了,可以说和自己也不无关系。正因为自己都知道黄叙不行,可还偏偏要用他,所以这自己还能去解释什么吗,请罪是应该的。

    -----------------------------------------------------

    毕竟这事儿对黄忠来说,他不是不可预见的,他都知道。派自己儿子去,最后可能很快城池就要丢。但是他为了更多的好处,他却是不得不如此。因此他认为也算是值得吧。

    所以,黄忠是亲笔书信一封,直接让士卒带去江陵。他这儿情报还可以,至少知道自己主公如今在什么地方,那么当然是能找到了。

    而在信中,黄忠说得清楚,把他自己的想法都和马超说了一下,不过他也说了,自己身为父亲。这么做,那确实算是无可厚非,不过自己不仅仅是个父亲那么简单,更是长沙主将,因此,自己儿子的错,自己这个做父亲的,那怎么也得承担一半。自己是明知道他不行,还故意让黄叙去守城。就冲着这么一点,主公也得处罚自己才行。

    这就是黄忠的书信中大致的意思,在他看来,这己方是赏罚分明。自己主公都了解了情况之后,自然是会有决断的。而如今自己所要做到的,自然就是守好城池。守住长沙!

    -----------------------------------------------------

    此时的马超,已经和司隶来的人马会面了。当然了。这司隶的人马,不是他们自己来的。也是有人带领,带着这些人到江陵的,正是马超钦点的人,也算是很早投靠他的一个,胡轸。

    要说这也算是马超用了一个如今不算是很重用的人吧,虽说胡轸算是很早就投靠了自己的一个不错,可一直也没怎么用其人。之前在凉州,然后又到了司隶,如今马超是让其人带兵过来了,不过却是费了不少劲,都是绕路过来的,这才到了江陵。

    胡轸见到马超众人后,跟紧给马超施礼,“属下见过主公!”

    马超是笑着点了点头,“胡将军辛苦了!”

    “为主公做事儿,乃是属下的本分!此次前来,属下带来了在司隶的我军将士,共计五万人!”

    马超说道:“好,很好!胡将军下去休息吧,有什么事儿,咱们明日再谈!”

    “诺!”

    -----------------------------------------------------

    胡轸对于自己主公的命令,他当然不会不听,而且他确实是有些累了,所以从哪儿来说,他都得下去。而他离开后,马超对郭嘉一笑,“奉孝,看来,咱们再休息一日后,便可攻城了!”

    郭嘉对自己主公点了点头,他知道,这己方的人马刚到,所以明日确实是不好进攻。而看自己主公那意思,还是明日再休息一日,后日再进攻。

    所以此时他也说道:“主公所说不错,我军还不差这一两日。并且这江陵城,确实还得从长计议才行啊!”

    说起来对这样儿的天下坚城,郭嘉其实想法也不少,这在没有能破敌城完全办法的时候,他确实是不好说太多。只能是以自己的身份来提醒自己主公几句,其实此时此刻没有办法,但是这攻城却也不能耽误啊。虽说郭嘉不认为己方就能占到什么便宜,可你不去进攻,那确实是半点儿便宜都占不到。

    -----------------------------------------------------

    马超闻言点头,他都知道郭嘉的意思,而此时,他看了眼马岱,毕竟他才是进攻的主将,不过看马岱那意思,他倒是没什么意见。确实,他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就他看来,这江陵都够呛拿下,所以也真是,他可不是那么跃跃欲试,至少此时此刻是这样儿。

    如果说真有跃跃欲试的,那还得是崔安,不过对他,马超基本就是忽略不计了。确实,他那想法,有了跟没有也没有什么太大区别。

    之后马超对众人摆了摆手,让他们都下去了,连郭嘉也是。这都在大帐中,也不是说就一定能研究出来什么。至少此时,马超知道,所有人都没有办法,那么就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如今马超可还不知道长沙的情况呢,如果他知道的话,估计还得更担心。

    -----------------------------------------------------

    曹仁来到了湘南城外江东军大营,见到了正在大帐中的鲁肃。鲁肃别看曹仁也给他在城内安排住处了,这都没错,但是他确实没住在城内。他倒是想,不过知道,自己不能啊。除非己方江东军都在湘南城内,要不然的话,自己怎么可能住在城内呢?

    看到曹仁进了大帐,鲁肃确实是没有什么意外之色,当然了,之前的士卒也都已经禀报过了,但是鲁肃却没直接去迎接什么的。

    所以此时他笑道:“曹将军此来,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曹仁是笑着摆了摆手,“先生这说的那里话,知道先生可是日理万机,所以哪有工夫去做别的呢,呵呵!”

    曹仁这可绝对不是真心话,说白了,他这是讽刺鲁肃呢。你再日理万机,还能比你主公孙伯符事儿多?别说是你鲁肃鲁子敬了,就是你主公孙策亲自在这儿,他也不可能对自己这样儿!这算是曹仁心里的一丝不满,对他来说,这如今自己来这儿,倒是好像不让人欢迎啊。

    -----------------------------------------------------

    可曹仁没事儿还真是不想到江东军大营这儿来,可是却没有办法了不是。这自己还必须要到这儿来,是亲自要过来一趟才行。他还不知道吗,鲁肃鲁子敬,别人来,不好使,就自己,还能成吧。

    他难道不知道郭淮的本事吗,他也一样儿是相信其人。可是郭淮和自己相比,他少了这个身份地位啊,说起来这如今的兖州军,在长沙,还不是自己说的算吗,不是郭淮啊。所以曹仁心里清楚,要来,不管谁来,都必须有自己一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