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曹仁和郭淮他们还不明白吗,这人情债,可是最难还,除非你不还了,不过这事儿,可能吗?因此,他们就一致决定,不能和鲁肃说缺粮的事儿,更不能管他们借粮。因此,之前就有了他们和鲁肃谈判,想要独占这个湘南,结果也说了。

    而对鲁肃来说呢,湘南确实是可有可无,至少对江东军一方来说,确实如此。所以用一个可有可无的城池,换来三百匹战马,无论是他还是张辽,乃至于所有的江东军士卒,他们可都认为,这笔买卖,那是很合适的。

    当然了,在曹仁和郭淮他们看来,这如果就看己方拿出了三百匹战马,这说来,对如今的己方来说,也不算少。可仔细再一想呢,如果不是因为拿出了这三百匹战马,己方也换不来一个能独自占据湘南的机会。所以一想那能补充己方的粮草后,曹仁和郭淮也不觉得这三百匹战马很多了,说起来,这相比之下,还不算太多呢。

    -----------------------------------------------------

    可不是吗,这当务之急,对己方来说,那就是粮草,对己方来说,粮草就是爹,就是娘,就是大爷啊。其他的什么战马,什么什么什么什么的,那都是没有用。试问那些东西能当饭吃吗,当然要说战马也能杀了吃肉,这个不假。可那能和粮草比吗,那己方这些人。得杀多少战马来吃能够?而且那是在没有多少人,而且还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能杀战马的。

    其他时候,能不杀。尽量就别杀,那不是什么好事儿,都已经要到穷途末路了,那没办法了,才能如此。

    就像当年曹操走华容道的时候,身边儿就剩下那么点儿人了,没吃的,就只能杀战马。这都是没有办法,但凡有其他的办法。曹操也不想这样儿。不过凭他那奸雄的性格,就能自己负别人,不能别人负自己,别说是杀几匹马了,就是杀几个人,只要能解决问题,那么他也是在所不辞。毕竟他曹操曹孟德是什么人,都不用多说了吧。

    -----------------------------------------------------

    看到兖州军退去,黄叙擦了擦满脸的汗水。这汗水在手上都滴滴答答落了下来,可见真是不少啊。而黄叙此时没有紧张,只有压力,也有动力。他确实没认为自己就能守住这兖州军多少时日。可自己既然身为湘南的主将,那么就必须要尽力而为。不止是为了自己,更是为自己父亲、为自己主公、为了整个凉州军!

    可以为黄叙把凉州军的面子。看的比什么都重要,要不他的想法中。也不会把凉州军放在了最后,显然这越往后。对他的影响就越大。哪怕是自己主公也不够,其实也还是凉州军在黄叙眼里心中,更为重要。所以为了整个凉州军的荣誉,自己必须要死守湘南,就算最后守不住,那也没办法,只要自己尽力了就好。

    毕竟这兖州军的实力,黄叙多少都是看到了,他也不傻,还能不知道。所以他虽说是有不少战心,可确实也没太多底儿,因此,他就如今也就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

    曹仁和鲁肃他们算是分道扬镳了,毕竟鲁肃和张辽不可能和曹仁他们一起去兖州军大营。除非曹仁请他们去,要不就是鲁肃有事儿找他,所以平时这事儿不可能。因此,几人打了个招呼后,便各自回了自己大营。

    曹仁在自己中军大帐和郭淮还有牛金说什么,不用细说,就说张辽跟着鲁肃回到了己方大营后,在鲁肃的中军大帐内,张辽对他说道:“先生,这看兖州军曹子孝他们是如此紧张湘南,看他们是不破湘南誓不罢休,这咱们才要了他兖州军三百匹战马,是不是,是不是有些少了?”

    鲁肃听了张辽的话后,便是一笑,随即说道:“文远坐,坐下我再和你说!”

    “诺!”

    敢情张辽还挺着急,这一进大帐,还没等坐下来呢,就直接问鲁肃这个事儿了。

    -----------------------------------------------------

    等张辽坐下后,便看着鲁肃,他倒是真想听听,这子敬先生,如何给自己说,看来这先生不太同意自己的话啊。

    此时就听鲁肃问道:“文远请想,如今曹子孝他们兖州军一方,到底还有多少战马了?”

    鲁肃当然是知道张辽的本事,无论是武艺还是其他方面,那可以说都算得上是首屈一指的,因此,张辽其实是个人才,还是个帅才,统兵十几万,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但是即便如此,有些东西,也不是他一下就能看得出来,就能想到的,鲁肃此时心说。

    确实,哪怕张辽再有本事,可他说起来,是个智将,但是鲁肃确实一个真正的智谋之士,还是那顶级的谋士,所以这二者差距可大了去了。所以张辽可能一下想不到,没有看出来的东西,鲁肃却是能看到,能想到,这就是差距。

    -----------------------------------------------------

    而此时听了鲁肃的话后,张辽稍微想了一下,然后回道:“先生。如果辽所料不错的话,经过这之前兖州军和江东军的两场战事。他们如今多说有一千一二匹战马了吧?”

    鲁肃听后一笑,“然也!确实如此啊!所以其实也不用我多说了吧。想来文远都已经明白了!”

    张辽听后,是眼前一亮,然后说道:“先生的意思是说,这如今兖州军本来战马就已经没有太多,所以我军自然也不好大开口管他们要太多。如果真要这样儿的话,确实是问题!”

    鲁肃点头,“不错,最后就算他曹子孝和郭伯济能答应,可是这梁子也结下了。如今的情况。虽说我军确实不怕他们兖州军什么,可这个时候,也确实是不能让双方有什么太大的过节啊!”

    听了鲁肃的话后,张辽算是都明白了,说起来这子敬先生也算是为大局着想,当然也是为了江东军想。毕竟双方是联合在了一起不假,所以这真要大开口管曹仁他们要东西,哪怕最后曹仁忍痛割肉了,可最后呢。这终究是要影响双方的联合的。

    -----------------------------------------------------

    所以听了鲁肃的话后,张辽赶紧说道:“听了先生的话,确实是让辽懂了更多,之前辽确实是没有想到这些啊!”

    “哈哈哈!文远这是没有想到而已。只要让文远多想想,想来这些自然是不在话下!”

    说完,两人是相视大笑。鲁肃确实是看重张辽,这是一点儿都不假。而张辽自然也知道。这子敬先生,还是很器重自己的。要不也真就不至于和自己说这么多,不是吗?所以投桃报李,别看张辽对孙策是那么个样儿,但是对鲁肃,那绝对是另一个样儿。尊敬有足够的尊敬,佩服也有足够的佩服,这在孙策那儿,可是半点儿都没有。

    如果让孙策看到张辽这样儿的话,不知道他是不是要对自己属下“羡慕嫉妒恨”啊。这个都不好说啊,并不是没有可能的,不是吗。真是,孙策这人呢,他要是知道这个,估计他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了。

    -----------------------------------------------------

    一日后,兖州军再次进攻,还是牛金带兵,依旧是鲁肃和张辽陪着曹仁和郭淮在后方观战。

    黄叙一看牛金来了,他马上便组织起了有效的防御,这可比昨日强多了。毕竟昨天是他第一次,所以自然是没经验,但是这已经经历过一次了,虽说如今还是没经验不错,可总比昨日是强啊。也是,要是还不如昨日的话,那么他黄叙也别当这个湘南的主将了,直接回老家种田去吧,真是这样儿。

    牛金对己方士卒大喊,一定要拿下城池,兖州军士卒算是士气涨了一点儿人,然后悍不畏死地冲向了城头。对他们来说,好不容易碰到一个没什么经验的守将,也没有多少人马的凉州军的城池,这不正是自己这些人表现的时候吗。就连普通士卒都明白,这如今可正是他们的大好机会,可真是“错过这个村儿,就没这个店儿了”,所以他们是凶悍异常。

    因此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城头的凉州军士卒了。

    -----------------------------------------------------

    这他们身上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本来城头就没有多少人,而且再加上一个没有什么经验的士卒。这凉州军士卒就算是发挥出十二成的水准,这一日两日能守住,可三日四日呢,他们也不认为能守得住。毕竟兖州军哪怕是战力不如自己,可也差不多少,这个也是事实啊。

    所以他们可以说是倍感压力,没几个认为能守住太多时日。而那真正特别坚定的,认为凉州军是无所不能的,算是被洗脑了的吧,说是凉州军的脑残粉,其实也并不为过。

    黄叙根本就来不及去擦脸上的汗,这有不少都流进了眼睛里,可他也没去管,只能任由汗水混合着泪水,一起再流下来。此时的他确实是有些狼狈,毕竟看起来这兖州军士卒都像疯了似的,正常人能和疯子死拼吗?死拼的结果,肯定是你要吃亏,除非你的实力超过对方很多,不过如今这……

    -----------------------------------------------------

    此时此刻的黄叙是大喊道:“弟兄们,给砸啊!给我狠狠招呼着!”

    说着,黄叙是直接扔下了一块儿檑石,本着牛金就去了。他知道,这所谓是“擒贼先擒王”,对于曹仁郭淮那那边儿,他是没办法了,毕竟这隔着太远了。那么就只能是对付牛金,只要他身死,或者伤了,那么对己方好处就很多。哪怕就算不如此,只要他被打退,那么也就算是不错了。

    所以他自然也是让士卒跟着自己一起,往牛金那儿招呼,不过他这水平确实是不行,这檑石是扔下去了,不过人家都没躲,直接是没碰到人家。说起来这也确实是有够丢人的,这堂堂一城的主将,就这点儿准头都没有?可见他平时确实没怎么练过,也没经验什么的。

    这也确实不能怪黄叙,本来黄忠也没指望着给自己儿子培养成一个武将。毕竟对他来说,他自己武艺倒是不错,但是黄忠算是有自知之明,和自己一样儿,一辈子就当个武夫,说起来,真是没有什么大发展。

    -----------------------------------------------------

    所以黄忠的意思,更期望自己儿子能做一个“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谋士。就算不是一个天下顶级的谋士,可差不多就行了。至少他认为,这谋士不比武将强多了,所以他可没指望着他儿子继承自己的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