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昨天因为点儿有事儿就耽误了,所以断更了一天,连说也没说,确实是对不住大家。不过今天吧,尽量补上昨天的,谢谢各位支持!

    -----------------------------------------------------

    对黄叙来说,这么重要的一场战斗,输赢另说,只是第一次,就足以显现这防御战的珍贵。所以他最在乎的不是胜败,而是自己表现得如何。如果自己表现能让自己满意、让自己父亲满意、甚至让自己主公都满意的话,那么结果可真就不那么重要了,不是吗。

    再说了,他还不知道吗,就凭己方如今在湘南的人马,能挡住兖州军还有江东军多少日?是一日?两日?还是三日、四日呢?这自己心里确实是没底啊,自己当然是希望越久越好,不过那连做梦都做不到吧。

    而此时牛金身后,兖州军那边儿。这时候鲁肃虽说是没出兵不错,但是他和张辽带着几十亲卫,就在曹仁旁边,因为这虽说他不出兵了不假,可这他还得跟着曹仁,一起看兖州军和凉州军的攻城战。而且鲁肃也算是做到一个很好的了解吧,所以虽说名为给曹仁观敌,可实际如何,谁都明白,心照不宣了。

    -----------------------------------------------------

    鲁肃对旁边的曹仁笑道:“这牛将军倒是勇猛非常啊!”

    曹仁看了眼鲁肃,心说,你鲁子敬嘴上虽然是这么说不假。可实际怎么想的,谁知道了。也许你心里就在说。什么勇猛?还是破不了人家凉州军的城池!

    其实鲁肃还真是没这么想,也许他确实是有些言不由衷。这个没错,可心里也不至于是那么想。毕竟这如今双方都算是盟友,这兖州军早日破了湘南,其实对江东军来说,自然也是有好处的。因此,鲁肃话有水分,可绝对没像曹仁那么想。说起来曹仁倒是有点儿“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不过就算鲁肃知道曹仁的想法,他也不过就一笑而已,毕竟对他来说。这如今的情况也没什么大不了。其实曹仁的性格,鲁肃多少还知道一点儿的,毕竟也算是接触好些时日了,所以对这个,他就算是知道了,也没什么。

    -----------------------------------------------------

    而此时此刻,牛金已经带着兖州军士卒,架上云梯车,开始对湘南展开激烈进攻了。对他来说。这两位将军器重自己,让自己带兵,其实也是没其他人了,总不可能郭淮和曹仁他们亲自上吧。能不开玩笑吗,可这在牛金看来,确实也是器重。所以这自己还能不好好表现吗。表现不好,那对不起自己两位将军啊。

    因此。别看就是第一次试探进攻,可是牛金也是尽力了。结果他这么一来。让城头的黄叙,是压力大增,额头都见了汗了。毕竟他哪有什么守城经验,以前倒是跟自己父亲打过仗,不过这守城,就没什么经验了。因此,在面对牛金带着兖州军如此激烈进攻,他刚开始确实是有些手忙脚乱,毕竟新人没经验,没有经历过这战火,所以只能是慢慢来,一步步来啊。

    而后方观战的曹仁他们,看得清清楚楚,鲁肃笑着对曹仁说道:“恭喜曹将军,这不出三日,贵军定能夺取湘南!”

    -----------------------------------------------------

    至于鲁肃为什么这么说呢,他当然不是随口一说,而是真心话。在他看来,这黄叙虽然是黄忠的儿子不错,可这虽说不至于是虎父犬子,但是黄叙确实是不能和他父亲相提并论的。因此,如果换城是长沙的守将黄忠,鲁肃自然是不会这么说,可黄叙吗,那也真是,三日,以牛金的本事,兖州军的强横,足以破了这城池了。

    鲁肃绝对不是武断,而是仔细分析之后,他才得出了结论。对此,曹仁其实也差不多是如此想法,在他看来,牛金可比那个黄叙强多了。至少临战的经验,他就不行,好歹牛金也算是跟着自己很多年了,攻城也不是没攻过,也不少次了。可那个黄叙呢,看起来好像就是跟没守过城一样儿,这还真被他给想对了,黄叙可不就是没守过城吗。

    所以曹仁赞同鲁肃的话,而且此时他是点了点头,“承蒙先生吉言,这我军定要向此目标努力!”

    -----------------------------------------------------

    鲁肃一笑,没再多言,这曹仁在他看来,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啊。不过对此,他也不好说什么,人家愿意如何就如何,自己根本就管不到啊。而曹仁呢,他自然也看到了鲁肃的笑容,可对他来说,这虽然鲁肃笑好像不是什么好意,但是自己也不能说什么,毕竟人家什么意思,你知道了?所以也确实不好说什么,因此,他只能是沉默以对了。

    场上的战斗依旧是激烈非常,这凉州军人马是不多,但是却胜在战力强大。而黄叙也确实是经验不够,不足,但是这慢慢和牛金带着的兖州军进行攻守战的时候,这他经验都在增加着。不管怎么说,这从熟悉到不熟悉,从之前的陌生,到如今稍微熟悉了一些,这就算得上是一个巨大的进步。至少对黄叙来说,确实是如此。

    所以慢慢慢慢。他也不像之前那么生疏了,也可以有效组织起士卒。对城下的兖州军进行顽强抵抗了。

    -----------------------------------------------------

    而城头的凉州军士卒,当他们看到自己将军终于算是“步入正轨”。他们心情自然是非常不错的,也是很高兴。毕竟他们中人不少还是知道的,这自己将军之前可没有什么守城经验。虽说让他来守城,不至于说是“赶鸭子上架”,可也差不多了。但是如今呢,这将军已经慢慢熟悉了,这就是好事儿,至少不至于第一日,就让人家给破了城池啊。

    黄叙带着己方士卒。在城头是越战越勇,毕竟他可是黄忠的儿子,虽说他也没有遗传到黄忠所有的东西,而且他本事确实是不如其父,这都没错。但是有些东西,其实还都差不多的,因此,哪怕黄叙身体不好,也确实是第一次守城。可他天生就好像是为沙场而生的,所以这自然是比一般般的第一次守城的将领,要好多了,这算是他的一个优势吧。

    牛金眼看就要登上城头。可是却被凉州军被逼退,他心里是这个不爽。在云梯车旁,他恨恨地骂道:“他娘的。一个没什么经验的小子,居然也把老子给逼退了?”

    -----------------------------------------------------

    不过还没等他再次登上云梯车。就听到己方鸣金声,牛金心里叹了口气。心说这将军要收兵了,自己也只能回去了。因此他是无奈对己方兖州军士卒大喊了一声,“全军撤退!”

    结果兖州军士卒便如潮水般地退了下来,这他们都知道是第一次试探性进攻,不过这一次倒是挺久的。所以对士卒来说,他们其实也想早退下来了,因为这如今己方的目的可都达到了,所以自然是要撤退。

    可这己方没鸣金,那么也只能是往前冲,不过这时候好了,大帅鸣金收兵了,这自己这些人也不用前赴后继去攻城了。

    因为之前己方表现不错,所有曹仁让牛金攻城的时间久了点儿,不过郭淮之前提醒道,那意思将军该收兵了,适可而止吧。曹仁心里明白,所以是赶紧让士卒收兵了。他都知道,这就算再让士卒一直进攻湘南,其实也不会有什么建树了,因此,当然是早收兵早好。

    -----------------------------------------------------

    牛金带兵回到了本队,曹仁看到他之后,便笑道,“牛金勇猛可嘉,还望再接再厉!”

    “诺!”

    牛金听了曹仁的夸奖,他就跟打了鸡血似的,确实是心里很激动。毕竟跟着自己将军那么些年了,自己还不知道吗,其实自己这将军,确实不是那么轻易就会去夸别人的。至少自己知道,这自己将军夸人的时候,屈指可数啊。不过没想到,这今日因为攻城的事儿,他是夸了自己,所以这还能不让他受宠若惊吗。

    而曹仁确实是真心话,他认为牛金表现真算得上是可圈可点了,如果按照这样儿下去,其实就和鲁肃所说,还有自己所想一样儿,三日内,必破湘南!那样儿的话,对己方如今这缺粮的情况,一定是有所缓解的,如此的话,才是自己的目的。毕竟缺少粮草,真是不行啊,那三军未动,还粮草先行呢,这没有了粮,都吃什么啊。

    -----------------------------------------------------

    所以对曹仁来说,他是必须要在己方粮草耗尽之前,补充足够的粮草。而从其他地方来运,哪怕是襄阳,其实也来不及了。因此,就和鲁肃他们之前所想一样儿,为何曹仁非要占据这湘南,就因为湘南粮草不少,毕竟是黄忠唯一儿子驻守的城池,所以他还能不给湘南调拨足够多的粮吗。因此曹仁和郭淮他们心里都清楚,这湘南就算是救他们命的城池。

    所以当然不能和江东军去分享,只能是己方独占。而鲁肃他早就看出来曹仁他们的心思了,不过他却没多说。毕竟他江东军也不缺粮,而且真要说起来,他江东军要想运粮的话,可绝对比兖州军快多了。兖州军距离这儿最近的地方,那还只是襄阳,可江东军呢,那地盘可都是挨着长沙的地方啊。

    可曹仁他们也不是没想过,其实除了占据这湘南之外,也不是不能向江东军借粮,但是经过他们的商讨过后,他和郭淮是一致认为,不能向江东军借粮。

    -----------------------------------------------------

    至于说为什么,其实也并不难想到。第一,就是曹仁和郭淮,他们确实是不想让鲁肃还有张辽知道,己方的粮草如今已经是捉襟见肘了,这样的事儿,他们是没认为鲁肃就一定不会知道,可他们自己知道是一回事儿,要是从自己两人口中知道,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所以曹仁和郭淮都认为,一定不能让鲁肃从自己两人的口中知道这个。

    说白了就是,自己两人不能亲口承认,说己方缺粮了,这肯定不成的。

    那么第二就是,这借粮,不说人家能不能借,这还是两说。可要是借了,那么这人情就欠大发了,这曹仁和郭淮都算是深得曹操的教诲,这人情能不欠,就尽量别欠,因为实在是不好还啊。所以两人还不知道吗,这人家把粮借给你了,那么你拿什么去还人家人情呢?人家肯定不会让你此时此刻就还,还得拖到关键的时候,所以到时候就由不得你了。

    人家说该你还人情的时候了,你还能不还?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