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古人云“识时务者为俊杰”,显然在刘备眼里,刘琦就是这个识时务的人。∈♀而且他此时此刻,看刘琦,是怎么看怎么觉得顺眼。确实,如果刘琦没有这么一番话的话,或者装傻充愣,那么此时刘备可绝对就不是这个想法了。

    看到自己这叔父一副满意的神色,刘琦确实,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算是落地了。毕竟对他来说,他也真是有自知之明,自己这边儿人马,岂是曹操他们的对手?所以只有得到自己这个叔父的庇护,自己也许才能更好生活在荆州。至于说找别人庇护,那可能吗?刘琦是想都没想过,因为在他的想法中,只有自己叔父才能保全自己。

    毕竟除了他之外,刘琦能找到千万种理由,就是别人杀他的理由。至于刘备,不是没有杀他的理由,但终究是很少,很少。而且前面他不是没想过,只有在极其特定的情况下,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刘备才可能真杀了他,而且还是非常秘密的,不能让人知道。

    -----------------------------------------------------

    要不然,真就是没可能。除此之外,他真确实想不出自己那叔父要杀自己的理由。毕竟自己也明白,只有自己活着,才能给他刘玄德带来更多更大的利益。那么连自己都懂,都明白的事儿,自己那个叔父。他还能不知道吗。

    “这些都是小侄分内之事,分内之事!应该做的!凉州军早已入寇荆州多时。如今更是来对付叔父,小侄于情于理。都应该和凉州军死战到底!”

    这确实是刘琦的真心话,因为此时此刻,他是不得不如此。说起来自己带着不到两万的荆州军,与其说是能给自己增添点儿什么筹码,倒是还不如说,这也让自己叔父对自己有了些戒心啊。毕竟自己叔父也不像那兖州军还有凉州军那样儿,有那么多人马。所以自己这些人,还能不给他增加压力吗?

    可是自己也没有办法,总不能让这些人就地解散啊。

    -----------------------------------------------------

    那么如今最好的结果就是。让他们和马超凉州军死拼,最后伤亡无数,也算是一来给自己叔父投诚了,儿也能让自己叔父更放心了不是。

    所以刘琦之前就已经有了这么个想法,而且显然他这步棋是走对了,很对。刘备如今还就是想要他这个态度,这样儿的话。所以此时此刻,他更是喜笑颜开的,对刘琦说道:“贤侄如此待我。我定不负贤侄!”

    这句话的意思其实再简单不过了,没有其他人在场,两人可以说都是心照不宣了。刘备的话,其实就等于明着对刘琦说。只要你不背叛我,不做出来让我非要杀你不可的事儿,那么我肯定不会动你就是了。因为无论是从刘表那儿来说。还是其他的地方,我刘备都不会杀你。所以定保你平安!

    这刘备的意思,可这话他肯定不能这么去说。不过刘琦都懂,都明白,没什么难理解的。

    -----------------------------------------------------

    第二日,马超没让己方进攻,也进攻不了,毕竟江陵的守御力量太强了,说是他这些年遇到的防守力量排在前三的,其实并不为过,这个是事实。加一起都超过了三万人,所以这难道还不算是排在前三的守御力量吗。

    之后的三日,马超依旧是按兵不动,不是他不想进兵,实在是后续人马还没有跟上,所以这人不够,还怎么去进攻人家?就和之前那话一样儿,人马不足的时候,去进攻这样儿守御力量的城池,那么只能是让天下人看笑话呢。

    真是,也是真事儿,马超相信,就凭如今自己这两万多人马一去,估计不说被人家给秒了,可也差不多了。哪怕你认为你自己一方战力不错,可人家都多少人守城,说句不太好听的话,就是人家一人一口唾沫,那其实也都不少了。

    -----------------------------------------------------

    曹仁和鲁肃两人绝对没有走同一条路,但是却在长沙相遇了。碰面后,几人都是相视大笑,显然,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这就算得上是“英雄所见略同”吧。

    在长沙郡,湘南城下,左侧一方是曹仁和郭淮所带领的兖州军大营。而他们不远处,说起来就相当于是挨着,便是鲁肃和张辽所带领的江东军一方。虽说算得上是泾渭分明,可仔细一看,其实他们双方是两相呼应,只要有一方被攻击,那么另一方肯定会援助过去。

    而此时此刻,鲁肃和张辽两人正作客在兖州军大营,在曹仁的中军大帐内,曹仁、郭淮、牛金、鲁肃和张辽,他们五个是在大帐内商讨着,该如何进兵。毕竟他们两方都已经到了湘南,所以这说起来,肯定谁都想得到这城池,不过最后只能是一方占据。所以该如何进攻,最后城池到手如何分配,这个确实是一个问题。

    因此,曹仁听了郭淮的话,是让士卒请来了鲁肃两人,就是要在这之前,好好商量一下,到底该如何。而显然,他的做法,也算是正中了鲁肃两人的下怀,他们毫不犹豫就过来了。

    -----------------------------------------------------

    曹仁此时对鲁肃和张辽两人说道:“子敬先生,文远,如今的情况。是我军必须要占据这个湘南城,不知道二位觉得如何?或者说。要我军付出何等代价,肯把湘南让与我军!”

    曹仁这时候他倒是干脆。直接和鲁肃还有张辽开门见山说出来了。其实这也是郭淮对他说,让他这么去做的。因为郭淮比较清楚,无论是鲁肃还是张辽,其实都比较干脆的这么两个人,所以这时候,也别藏着掖着,或者一点儿点儿去说,那都没用。所以倒是不如这么直接“当面锣,对面鼓”。这不比什么都强吗。

    果然,鲁肃听了曹仁的话,他就是一笑,但是这笑容中,其实包含了不少。对他来说,他确实还算是比较喜欢曹仁干脆。毕竟如今这己方也好,是他兖州军也罢,可以说事儿都不少,所以与其在这儿扯皮的工夫。还不如好好研究一下,到底如何能拿下这整个的长沙郡,这才是重中之重啊。

    -----------------------------------------------------

    所以他听到曹仁如此说了之后,他还算是满意。所以鲁肃想了。曹仁既然如此和自己说的话,那么自己也别拐弯抹角了,那可真没意思。

    因此。鲁肃看了张辽一眼后,便直接说道:“曹将军。郭将军,还有这个牛将军。如今的情况,三位都已经看到了,既然我军也已经到了湘南,那么这自然也是本着此城来的。可曹将军非说要独占这个湘南,这也实在……”

    鲁肃那意思就是说,这你我双方都是同时到这儿的,那么你们要独占好处,这说得过去吗。

    但是曹仁一听,就说了:“这子敬先生,之前我不是说了吗,你们有什么要求,只要我军能做到,你们就提出来,又不是不能解决,是不是?”

    鲁肃和张辽一笑,其实他们也不是说就非要占湘南不可,但是要不从曹仁那儿整点儿好处,那确实就不太对了。

    -----------------------------------------------------

    所以就听鲁肃再次说道:“曹将军既然都如此说了,那么在下也不矫情,两个要求,只要将军应允,那么一切都没有问题!”

    曹仁点头说道:“好,愿闻其详!”

    就听鲁肃说了,“这第一嘛,就是曹将军既然想独战湘南,这没什么,不过只能是将军一方出兵。如果将军非要我军也出兵帮忙,那也不是不行,可我军士卒也不能白白牺牲吧?”

    曹仁还有郭淮他们一听,都明白了,这第一个,鲁肃说的就是,要不他们不出兵,就己方一方去进攻湘南。要不就是想让他们帮他忙也成,不过却得给他们好处。

    曹仁和郭淮对视了一眼,曹仁说道:“既然先生都把湘南让与我军了,那么自然,这就该我军独自出兵,就不劳烦先生了!”

    鲁肃闻言,是笑着点了点头,“好,如此,那么第二个条件便是……”

    -----------------------------------------------------

    第二个条件,就听鲁肃说道:“知道之前贵军已经占据了幽州,那可是产马大州,曹将军也知道,我军马不多,所以士卒都很羡慕贵军士卒啊!”

    曹仁一听,什么羡慕不羡慕的,说白了,就是要敲竹杠啊!这是要我军出血,给你们马匹!

    不过如今是有求于人,所以曹仁知道,肯定得答应才行。因此他便试探着问道:“这先生想要多少?”

    不远处的郭淮一听,是差点儿没倒了。心说我的将军啊,你这可真是不适合谈判啊,还问人家要多少,你这让自己可没在太主动地地方不是?所以郭淮忙补充道:“先生,我家将军的意思是说,先生觉得,如今的情况,先生觉得多少合适?不过我军也没多少马匹了,这个先生应该是知道!”

    -----------------------------------------------------

    郭淮倒是不怕鲁肃他们大开口,毕竟这再多也得接受现实,如果超过了己方的承受范围,那么这事儿肯定也谈不成。不过他自然也想让鲁肃别太贪心,整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最好了。如果真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话,那得扯皮到什么时候。

    鲁肃听到郭淮的话后,便对曹仁他们几个比了个手势,是一的手势。不过可不是那竖着的一,那是阿拉伯数字,而是横着的一,这古人自然是都懂。

    看到鲁肃有右手食指比了个一,还没等曹仁说话,郭淮便是一笑,赶紧说道:“先生这要一百匹,对我军来说,也不是不能拿出来,如果……”

    结果没等郭淮说完,鲁肃便是一笑,打断了其人的话道:“郭将军说笑了,这天下人可都知道,幽州乃是产马大州,就一百匹战马的话,那对得起这个名声吗?我所说,不多不少,一千匹也!”

    -----------------------------------------------------

    郭淮一听,心里是直翻白眼,心说如今己方这儿加在一起,能有个一千多匹战马,差不多了。可你鲁肃要全要去了,给都给了,己方可就再也骑兵了。当然幽州肯定有不少战马,这自己都知道,可那不是还在幽州吗,如今己方在这儿,可确实是没有多少啊。

    再说了,你鲁肃就是大开口啊,就一个不出兵,就管己方要一千匹战马,你怎么不去抢去?

    可是这话他都不能说,只能看着曹仁,给曹仁使眼色,那意思将军,您该说几句了。

    本来之前曹仁一看鲁肃比了个一,他真以为是一千匹,结果他刚想说,就被郭淮给抢先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