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是啊,虽说马超不想承认,可是事实摆在眼前啊。▲∴如果说霍峻不是己方克星的话,那么为什么只要一遇到他,那己方就这样儿了呢。是,自己也承认其人的本事,可是这不仅仅是这个的原因吧。

    但是对于这个事儿,马超肯定是半点儿都不会去说的。而且他也知道,如今己方对于泉陵的事儿,是没多说。可自己要是一说霍峻是己方克星什么的,显然众人都不会干。也许他们会一点儿都不服,然后信心爆满,直接去对付霍峻。但也可能是会适得其反,因此对于这个,马超确实是不会去赌的。

    关键是他也认为,自己不用这么去做,也一样儿会让众人早日破了这泉陵城。

    所以他此时说道:“各位,难道各位就一句话都没有吗?这莫非各位都想让兖州军、江东军还有刘玄德的汉军看我军的笑话不成?”

    -----------------------------------------------------

    马超这话一说出去,这马上就有人说话了,这第一个说话的就是马岱,就听他说道:“主公,如今我军攻城是不利,但是要属下来看,这攻城却是不能停歇!所以是还得如此,不知道主公以为如何?”

    马超一听,心说你马岱说了这话就和没说似的,这事儿难道我还不知道?但是马超还不能这么说,只能是略微点了下头,然后是再次问道:“不知道各位还有何想法?”

    众人还不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吗。有人也在心里笑话马岱,心说主公可不是让你说那些的啊。而马岱说完后。便是孟达出言说道:“主公,如今对于泉陵城。因为有霍峻的守御,所以对我军来说,确实是易守难攻。而属下则以为,我军是不是能在泉陵城内发展一个内应,让对方打开城门让我军进城?”

    马超闻言一笑,直接说道:“子敬之言是不无道理,倒是我军要是能做到这点,那么也不至于如此了!”

    -----------------------------------------------------

    孟达一听,明白了。这感情自己主公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个,不过从如今的情况来看,确实是不行,至少己方是没能发展一个内应。哪怕是当初的邓义,他也不是。

    所以孟达之后他也没多说,自己的话,自己主公是赞同的,可是却做不到这个,那么也是没有大用啊。

    之后郭嘉说道:“主公。在嘉来看,如今阻挡我军的,无非就是霍峻霍仲邈而已。其实就和上一次一样儿,所谓城池终究会久攻必失。所以嘉看来,只要我们一点儿点儿去消耗城头的汉军,那么久而久之。这破城确实是指日可待啊!”

    而众人一听郭嘉的话,都是不住点头。还别说。这奉孝先生的话,确实是不无道理啊。其实就和上一次。好像也都差不了多少。只是上一次有刘备,这一次没有而已。至于说其他的,就是徐庶和刘备的作风不同,更多的,好像就没了,不是吗。

    -----------------------------------------------------

    就在众人还在说话的空当,就听士卒来报,“报主公,营外有人求见,说是刘备帐下的将领,名叫陈就!”

    马超一听,便看向了郭嘉。还别说,陈就的名儿,他可是听说过,不过其人居然是出现在了此地?

    所以他看向了郭嘉,那意思郭嘉应该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案。果然,只见郭嘉笑道:“哈哈哈哈,主公,如果嘉所料不错的话,这陈就便是我军破泉陵的关键!”

    马超一听,也是来了精神,直接便对士卒说道:“去把来人给我请到这儿来!”

    “诺!”

    马超确实是相信了郭嘉的话,他当然也不认为陈就会无缘无故来泉陵。要知道,陈就本来就是降将,不过他之前一直在江陵,之后才被刘备给调到了零陵。

    -----------------------------------------------------

    不过其人可一直驻守在营道县,可怎么今日就出现在了泉陵,这确实不得不让人多想一些了。所以对于郭嘉的话,马超是赞同的。其人来这儿,要不就是和郭嘉所说一样儿,是来帮自己的,要不就是徐庶所派,是用计来赚自己的。不过不管是哪个,其实就和郭嘉所说一样儿,那便是,他也许就是己方破泉陵的关键所在,这倒是没错的。

    结果确实是没一会儿,士卒便带着一个人上来了。众人都不认识其人,但却是都知道,这人应该就是陈就。

    有人心里就想到了陈就的一些信息来,陈就,原荆州牧刘表帐下将领,和邓龙驻守江陵,之后投靠刘备,然后被刘备派到了零陵。所知道的,就这些,多了没有。不是其人的资料不好得到,实在是这样儿的三流小人物,确实不足以让凉州军如何如何高看他。因此,陈就他能有如此的一些信息,其实就算是不错了。

    -----------------------------------------------------

    如果换成是文丑、太史慈,那么肯定不是这样儿。哪怕就是周仓、裴元绍之流,也不这样儿。只有陈就这样儿的,那是没有办法了。像是他,还有邓龙、邓义他们,基本在凉州军这儿。那就是这点儿资料,还算是不少呢。

    看到陈就进来后。马超对士卒摆了摆手,让其下去。士卒和马超告退。然后马超才对陈就说道:“我是扶风马超马孟起,阁下便是陈就?”

    陈就一看正主都说话了,他是赶紧拱手笑道:“原来果然是将军,不错,在下正是陈就,陈就见过将军!”

    马超笑着点了点头了,“陈将军请坐!”

    “多谢将军!”

    在陈就看来,这凉州军之主马超马孟起对自己还挺客气,那么自己今日的事儿。应该是能成了。

    -----------------------------------------------------

    陈就也没客气,他直接就坐了下来。他也不是没听人说过,而且还不止一次,说马超是喜欢直来直去,不做作的人。所以该客气的时候客气,不需要如此的时候,就不用整的太虚假。

    因此,陈就是直接就做了下来,不过马超却再也没说什么了。其他人也都没说话,全都看着陈就,那意思,你是不是该说什么了。

    陈就这么一看。心里说着,这马超这么看自己,给自己如此大的压力不说。这凉州军众将也是如此啊,看来确实得是自己先说话了。

    所以他也没藏着掖着。直接说道:“将军,在下从营道来这儿。是有两件事儿要禀明将军!”

    马超一听,是眼眉微挑,然后是按照陈就所想,直接就问了出来:“不知道陈将军有何要对我说的?”

    虽说他也猜出来几分,不过终究还得是人家直接说明更好,其他的,可并不好。

    -----------------------------------------------------

    对马超来说,他当然是知道,也很清楚,陈就他想让自己问他什么,说什么。因此,自己就暂时顺着他的意思去说,这都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自己也确实,是很想听听他是要说什么,尽管自己和郭嘉还有众人都认为,他是己方能不能破了泉陵的关键,但是能从他口中说出来什么,确实也是众人很关心关注的。

    因此他就这么问了出来,结果陈就一听,他是赶紧说道:“既然马将军都如此问了,那么在下自然也不矫情。这第一,便是在下有意把营道让与将军凉州军!”

    马超一听,就笑了,只听他问道:“这陈将军如何如此想法啊?难道真是要弃暗投明不成?”

    陈就一听,是心里苦笑,不过心中也想着,虽说自己也有点儿那个意思,但是归根结底,其实不是这么回事儿。但是对于马超的话,他也没有去反驳,对此只是笑了笑而已。

    -----------------------------------------------------

    不过他却对马超说道:“将军,这在下确实是有此意思。而第二,便是在下给将军的一份礼物,这就是,在下愿意帮将军,破了这泉陵城!”

    听到陈就如此说,马超确实是能肯定,这陈就就是为了这连件事儿来的,尤其是最后的一件事儿,估计更是他此行目的,是他必须要完成的。

    马超对他一笑,“如果陈将军能如此,那么便是对我军大功一件!不过要让我如何相信将军此言呢?”

    陈就一听马超的疑惑,他在心里说着,这别说是你马超马孟起了,就算是我陈就,碰到了这事儿,也得是小心非常,务必要看对方到底是不是说了真话,要去做真事儿。否则的话,自己也只能是远离了。

    而马超所问,确实没让陈就觉得如何,反而他觉得是应该的,是必须的。

    -----------------------------------------------------

    此时就听陈就说道:“实不相瞒,想必马将军也疑惑,我陈就到底是为何要背叛了汉军,而却……”

    接着,陈就便把他所想,都和马超说了。在他看来,这马超凉州军势大啊,所以就只凭刘备那样儿,他能是凉州军对手。就算是加上援军,兖州军和江东军,他们也不是个儿。因此,最后陈就他是不得不为自己着想,为自己谋求一条退路,后路,这才是最重要的。所谓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就是陈就的想法。

    因此,他也算是考虑了三日,然后便自己独自上路了,直扑泉陵。他就是为了告诉马超,不管你是如何想法,反正我陈就,肯定是要和你们凉州合作,做我想做的,得到我想得到的。

    “那么陈将军想要的,到底是?”

    陈就听了郭嘉的话后,便是一笑,“在下想……”

    -----------------------------------------------------

    众人,包括马超这么一听,还别说,这陈就倒是挺现实啊。不过他能看开看透那么多东西,确实是不容易啊。

    而马超此时却是问道:“想来陈将军已然成家,不知道我所说可对?”

    陈就点了点头,确实如此,如果不是这样儿的话,自己真就会如此去说去做吗?这背叛汉军,自己也许还会那么去做,但是其他的……

    “在下不仅是有妻子,而且还有个五岁多的儿子!”

    马超看着陈就是点了点头,不说别的,就听陈就几句话,就不难看出来,其人对于家人,还是挺看重的。不过想想也并不难理解,不管别人如何去形容陈就,可其人也不可能说一点儿有点都没有。因此,马超相信,其人的话,都是真的。

    -----------------------------------------------------

    “如此,陈将军先下去等我们商讨片刻,如何?”

    陈就一笑,他都明白,所以也不说破,直接拱手道:“如此的话,那么在下便先告退了!”

    “来人啊,给陈将军安排地方,好哈休息一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