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看到凉州军撤退回大营了之后,邓义这才下了城头。↑他确实是不想此时此刻再在这洮阳城头待多久。真是,这地方对他来说,就是噩梦。之前是害怕,哪怕是到了城头和凉州军攻守战,他也是害怕。不过就是能稍微好点儿了,因为人家都已经来进攻了,你害怕有个什么用。

    邓义是个比较现实的人,所以还是有点儿作用的。之后凉州军终于是退了,他松了口气的同时,这也真是不想再在这儿待多久。因为邓义是非常厌恶这个地方,在他看来,这自己不在这儿,就看不到凉州军了,真是眼不见心不烦啊。

    于是,等凉州军回大营了之后,他也赶紧下去了。至于说士卒会不会想他是害怕了,这个已经不在他的考虑之中了。对如今的邓义来说,自己还是回去好好休息,那就比什么都强,反正凉州军应该是不会再来了,什么事儿都明日再说吧。

    不过他想法确实是不错,但是这一夜,他也没有睡好。

    -----------------------------------------------------

    他是没认为凉州军会再一次卷土重来,但是之前凉州军夜战洮阳的事儿,他还历历在目啊,这让他确实是没休息好。

    结果到了第二天,邓义是变成了熊猫。当然这肯定不是他的本意,不过却是让士卒在暗地里发笑了。至于说在邓义面前,还真是不敢。要不然这个将军可翻脸就不认人啊。

    自己的情况自己当然都明白,虽说表面儿上来看。士卒都没笑话自己什么的。可他们心里都是什么想法,邓义还能不知道?毕竟他当年也是从这儿过来的。士卒他又不是没当过,所以邓义自认为自己还算是比较了解这些士卒,所以别想瞒着自己了,你们什么想法,我还能不知道吗,邓义心说。

    可是士卒都没当他面儿笑,他也是没有什么办法,因此也只能是对着士卒吼了几句,要严加防范凉州军。然后就没有了下文。

    -----------------------------------------------------

    而到了巳时,洮阳迎来了凉州军的再一次进攻。当然还是马岱带兵,不过却不是在夜晚进攻,而是在白日进兵了。

    邓义在城头看着马岱带兵冲杀过来,他心说,他娘的昨夜自己是差点儿喝了你们的洗脚水,这今日自己不说是雪耻吧,但是肯定不能再丢人现眼了!

    这话便是邓义如今心里的写照,他也算是好面子的人。毕竟有几个不面子的呢,所以都不用多说了。

    当马岱带兵上来的时候,邓义也一挥手中环首刀,“弟兄们。随我杀!”

    他火儿可大了,这里面原因很多,不过哪怕邓义依旧是有些害怕。但是已经是事情临头的时候,他确实不是说像之前那么怕了。

    -----------------------------------------------------

    马岱听到邓义的话后。他确实是有些不屑。对他来说,这昨夜因为邓义来晚了。最后算是让己方占了点儿便宜。如果说这个邓义就是如此水平的话,那么真是,不出三日,自己必然破了这洮阳。

    因为在他看来,洮阳当然是不能和零陵相比,而他邓义更不是刘磐,所以刘磐是守住了四日多,他邓义可守不住。而且这洮阳的守卒人数也在那摆着呢,确实是没有零陵多啊。

    所以马岱也不甘示弱,在邓义喊完后,他也对着己方士卒大喊:“弟兄们,给我冲!”

    然后自然也是带动起了凉州军士卒的攻城的,这凉州军士卒随着马岱的大喊,他们都是增加点儿信心。毕竟看着自己将军,好像是挺有信心的样儿,所以也多少是影响了他们。

    不过即便如此,马岱依旧是快登上城头的时候被打退了,如此三日,最后马超鸣金收兵,这凉州军的第二次进攻,算是再次被人家给逼退了。

    -----------------------------------------------------

    跟着自己主公,凉州军众人回到了己方大营,进了马超的中军大帐。

    坐下后,马超对郭嘉说道:“奉孝有何办法能早些破敌?”

    那意思就是早点儿破了这个洮阳,郭嘉一听,便笑道:“主公,没有特别好的办法,不过依嘉来看,我军可以……”

    马超一听,便微微点头,然后还是问道:“不知道各位的意思如何啊?”

    “我等附议!赞同先生之言!”

    马超一笑,“如此,那么便这样儿吧!”显然他也这么个想法,在郭嘉提出来后,马超就同意了。

    对他来说,这如今想要早点儿破了洮阳,除了用计之外,好像也就只有这么个办法了,至于其他的,至少自己是没想到。所以郭嘉所说,马超不用想都同意,至于其他人也是这样儿。

    -----------------------------------------------------

    结果这第二日夜晚,还是刚过亥时,凉州军是再一次趁夜进兵了。而当邓义知道了情况之后,是在心里暗骂,这他娘的凉州军,是根本就不想让老子休息好啊!

    不过他也知道,马超如此,还不就是为了能早日攻破洮阳吗?而且按照如今的情况来看,这如此下去的话,不出两日。己方城池必定失守!

    对于这个,邓义还是明白的。心说这马超果然是要斩尽杀绝啊,不给自己什么机会。看来自己只能是见势不妙。就得赶紧跑了。

    于是再一次硬着头皮上了城头,不过这一次汉军士卒可没有那么好运,马岱是直接带着凉州军士卒便登上了城头。这可把邓义吓坏了,那真是魂不附体啊,不过好在他是带着士卒和马岱他们展开了殊死搏斗,最后终于是在一次给马岱逼退了。不过邓义也算是把他吃奶的劲儿都给使出来了,不过不这样儿也没办法啊。

    -----------------------------------------------------

    看到自己主公要喊鸣金,这时候郭嘉是连忙制止道:“主公且慢!”

    马超疑惑地问道:“奉孝何意?”

    “主公,嘉以为。不如让马将军再进攻一次,如此更好!”

    对郭嘉的眼里,马超不怀疑,所以他说再进攻一次更好,那么就再进攻一次吧。至少马超认为自己在这上面,那也确实是不如人家郭嘉,所以他自然是听了郭嘉的话了。

    因此马超没让士卒鸣金,所以马岱是在一次组织己方士卒登上了云梯。邓义一看,心说苦也。这马岱要是再在今夜来一次全力进攻,自己还真是未必能挡得住啊。本来己方这边儿士卒已经是要不行了,别看已经打退凉州军一次,可士气能增长了点儿。但是这体力战力可都不如人家啊。

    所以邓义是在心里直骂娘,但是他也知道,这都没有什么用。

    -----------------------------------------------------

    这样儿。就不如自己赶紧再抵挡凉州军一会儿,这才有用。

    结果当马岱再一次登上城头的时候。邓义是倍感压力,没办法。这对方的气势实在是太强了,这自己岂能是人家的对手。

    所以这虽说已经是开战了,但是邓义露怯,这说起来他已经是输了一大半了。所以最后的结果,其实是不言而喻的。如果说就凭邓义这样儿的选手还能守住更多时日洮阳城的话,那么天下也太没有天理了。

    邓义连刘磐都不如,所以他面对马岱这样儿强大的对手,能把他逼退一次,已经就算是很不错了。至于说想打退他第二次,他倒是想,可那可能吗。

    结果自然是,没可能了,至少邓义没再把马岱给打退,而马岱却是越战越勇。这个时候邓义明白,这己方是大势已去了,关键是人家上城头来的士卒是越来越多,可己方这边儿呢,人是越来越少,这让自己如何和人家对战?

    -----------------------------------------------------

    所以最后邓义一咬牙,他放弃了马岱还有凉州军士卒,是撒腿就跑。过却还没忘了对己方士卒做出最后的吩咐,“弟兄们,快退,撤退!”

    一听自己将军这话,而且不少人可都看到他逃跑了,所以这汉军士卒自然也是撒腿开跑,这时候谁跑得慢跑得晚了,那小命儿可就交待了啊。因此,他们还能慢了?

    马岱一看,确实也赶紧带兵追了过去,当初刘磐从自己手里跑了,当然之前还有不少人都从自己手中跑了。不过马岱认为,那是因为这些人早有准备,知道这一次上来,估计己方要败,所以他们跑得快。

    但是这个邓义,马岱不认为他有那么多准备。当然邓义也把洮阳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对此马岱自然是不知道,于是他就带兵开追。

    这邓义逃跑确实快,但是马岱也不慢,关键是也让他找到了匹马,所以邓义最后悲剧了。

    -----------------------------------------------------

    邓义发现马岱对自己是穷追不舍,这真是阴魂不散啊。不过这自己有准备好的马,可这对方也有,真是奇了怪了,这马匹什么时候这么不值钱了呢。

    邓义是心里直骂娘,这到底怎么就出现了匹马,还让马岱给整到手了,这可真是要了自己老命了。他心里是太不爽了,按照如此情况下去,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逃出生天啊。

    不是他没信心,实在是这对方毕竟在天下也算是有那么一号的人物。马岱马伯瞻,谁不知道其人是马超器重的一员大将,而且不说其人本事也不错,就说其人是马超的族弟,这么一点,就不可小看了。

    而且马超肯定不是个任人唯亲的人,所以这他能让自己族弟带兵攻城,那么就可见其人的本事了。要不是超过了别人,马超能把十几万的人马交到他马岱的手里吗。所以对此,邓义都明白。

    -----------------------------------------------------

    马岱是一路追击,邓义带着几个残兵逃跑,这也真是太可怜点儿了。不过就这样儿,还算是不错了其实。而他往哪儿跑,马岱就往哪儿追,最后给他整的实在没有办法了,就只能是对跟着他的几个士卒吩咐道:“你们去阻拦马岱,去!”

    士卒一听,阻挡马岱?那和送死有什么区别?他们几人是真不敢啊,不过也有敢去的,所以还真有一个去了,不过另外几个对视了一眼,结果没搭理邓义,直接是从别的路跑了。

    邓义看到后,心说这这是不靠谱啊,这就一个忠心的,其他几个都跑了?他不是受不了打击,关键真是,这在最为关键的时候才能看到一个人的本质啊。都是自己亲卫,但是最为就一个人能不要命了帮自己逃跑,另外几个,真是“大难临头各自飞”啊。

    不过对此,邓义却也没想太多,如果说自己是他们的话,自己面对自己主公对自己如此的吩咐,让自己去送死,自己最后的选择,也是会和那几个一样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