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崔安此时迅速地上了马,一横手中的画戟,大声道:“俺说武小子啊,就让俺来看看这两年你到底是有啥长进吧!你放马过来就是了!”

    “哈哈哈,福达兄,既然如此,那你可就要小心了!”说着,武安国就提着长柄的铁锤向崔安攻了过来,他是准备来个先下手为强,抢占先机。

    “来得好!开吧!”崔安大喝了一声,说罢便摆戟招架对方的铁锤。

    要说到用锤的人呢,那基本上都属于是力量型的武将,所以第一个回合就敢像崔安如此直接招架硬碰硬的人绝对算是凤毛麟角了。当然了,崔安不只是说他是艺高人胆大才如此的,主要是他以前和武安国不知道切磋过了多少次,也知道两人的力量其实都差不多,所以单拼力量的话确实是谁都奈何不了谁的。

    果然,已经三个回合过去了,两人也拼了三次的力气,确实是不相上下。不过马超看到此处就是一皱眉,心说,要说都了解情况的人能明白,你们是在那打仗,可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在那打铁呢。如此想着,此时马超就离他们远了些,因为实在是有些震耳。

    两人打斗了不到五十回合,最后还是武安国毫无悬念地落败了。毕竟人家崔安可是一流上等的武艺,而武安国却是一流下等的武艺,差距还是不小的。

    切磋完了后,崔安笑道:“武小子你行啊,没想到这几年不见,你功夫有长进了!”

    “那也还是比不过福达兄你厉害,福达兄的武艺看样儿是又有所精进了!佩服,佩服!”

    “哈哈哈!俺们彼此彼此!”

    “行了,我看你们俩就别再那儿互相捧了。福达,你带着武安在营中随便转转,先熟悉一下。叔至,你和我回大帐!”

    “诺!”

    “诺!”

    “武小子和俺走吧,主公让俺带你熟悉大营呢!”

    “如此,就有劳福达兄了!”

    说着,崔安就带着武安国在大营开始转悠起来了。而那边,陈到自然是和马超一起回到了大帐。

    “叔至此去青州,一路辛苦!”

    “身为属下,自当为主公分忧,到敢不尽力!”

    马超点了点头,他对陈到可以说是很满意的。然后就把之前夜入广宗找唐周,最后威胁他帮忙的事儿和陈到都说了。

    马超没和崔安说,是因为他觉得没什么说的,如果能把崔先生给带出广宗,那也算是能给崔安一个惊喜了。可陈到就不同了,毕竟他不是当事人,而作为自己的一个心腹来说,这事儿还真就没什么不能说的。而且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马超也想看看陈到是怎么看待此事的。

    马超之前去广宗威胁了唐周,迫使他答应了自己,要趁早把崔先生给带出广宗来,然后交给自己。至于马超的说辞,那就是说崔鸿是自己的仇人,彼此有着血海深仇,而自己则是必须要亲手手刃了此人才行。

    而不管你唐周用什么办法,反正到最后只要把崔鸿此人毫发无损地交给了自己就行。至于唐周吗,自然是聪明人了,因为时间所限,他也知道必须在一个月之内办好此事才行,要不到时候自己就该毒发身亡了,神仙难救啊。

    至于说如何联系到马超的问题,这个马超当然也都和他早已讲清楚了。他们的约定就是,唐周在得了手之后,就让人在广宗城头上举着火把,然后画三个圆圈,这个就是他通知马超的暗号。

    对此,唐周倒是至始至终也不知道半夜来的蒙面黑衣人就是马超,他以为黑衣人是混进了汉军,也可能是汉军中有黑衣人的眼线,所以黑衣人才会在第一时间就知道自己得手的消息吧。这小子还自以为挺聪明呢,殊不知,就他一个人啥也不知道。

    到时候,就是一手交人,一手交解药。这些就是马超和唐周所约定的东西,而至从那晚从广宗回来之后,马超就一直派人时刻盯着广宗城城头的动向。可以说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在,每天都要换好几次岗,而每次可不是只有一个人,从未间断过。虽说被派去的士卒不知道自己主帅为什么要让自己干这个活儿,但却没人敢质疑什么,当兵的只能是服从命令。

    马超早就发话了,只要看到城头上有暗号出现,那么无论是什么时间,都要在第一时间通知自己,要不耽误了军机大事,那就一律军法处置。

    可直到今日,广宗城城头也都没有什么动静。说实话,马超还不是说很着急,不过他却觉得这唐周办事儿的速度也真是很慢啊。你说如今他的小命儿还都在自己手中呢,想来他是不可能不着急的。而广宗却依旧是没什么动静,那么如此就只能说明,这事儿比较难办,不好办啊,要不绝不会如此的。

    “到以为,如此甚好!仔细想来,利用唐周此人,此为当今最妥帖的方法了!”

    马超点头,“看来叔至也认为此法可行,不过此事暂时还不要告知福达才是!”

    “到晓得,主公既然能把福达支走,到就已知主公的用意了!”

    “想来如今距离我军与黄巾的决战不远矣,叔至让大家万万不可有所懈怠,到时争取一击破敌!”

    “诺!”

    “还有,最近一段时日,务必多留意广宗城头的动向。但有所动,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通知我!”

    “属下明白!”

    时间又过去了好几天,这一日,此时已经是下半夜了,而陈到匆忙地来到了马超的大帐前,就听他在帐外说道:“属下有紧急军情禀报!”

    如此夜深人静之时,陈到声音不大,但在马超的帐中可以说是能听得清清楚楚。马超虽然在睡觉,但一听陈到说话声他就醒了。他在行军打仗的时候一直都是这么个习惯,就是从来都不敢睡得很死。因为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很多时候是不得不小心。这也让马超晚间一般休息得都不太好,不过还好他身体不错,而且在白天的时候也可以找时间多休息会儿。

    马超听声音是陈到,心下了然,看来广宗城终于是有动静了。

    “叔至,进来吧!”

    “诺!”

    陈到赶紧进了帐中,“主公,刚才士卒来报,说广宗城头有动静了!”

    “好!如此大营便交与你了,我去会会唐周!”

    “诺!主公请放心就是!”

    本来陈到想说要和马超同去的,不过他仔细一想,自己如今是走不开了。因为主公这么一离开,那么大营就必须得留自己在这镇守才行。因为大营这边,崔安和武安国两人你肯定是指望不上太多,所以没有办法,陈到也明白,在主公心里,如今也只有自己才能担当此任。

    马超简单的整理了一下,然后拿上早已准备好的匕首和包袱就出了大帐。

    大营的守卫如今已经是见怪不怪了,自家主帅又不是第一次这样,所以看见马超也都没有像第一次那样的好奇。而马超也还是上一次那样儿,走得路线依旧是先去树林,穿上夜行衣,然后从树林潜伏到了广宗城的城门口。

    马超压低了声音对着城门,说道:“东西带来了吗?”

    这是他和唐周两人的暗语,“带来了!”

    果然是唐周的声音,此时只见城门缓缓地打开了一条只能容纳一人出入的缝隙,“大侠,解药呢?”

    “人交与我!”

    唐周不敢不听,赶紧把崔鸿推出了城门。马超一看,崔先生此时正处于是昏迷的状态,他一手拉过崔先生,而另一只手则从怀中掏了一下,也不知道是掏出了什么东西来,然后向唐周递了过去。

    唐周看到马超好像是从怀中掏出了什么东西,他马上就用手向着马超的手抓去,可他想得也太简单了,马超可不会让他轻易如愿的。只见马超用手抓住了唐周的手腕,稍一用力,直接就把他从城门里给拽了出来。结果还没等唐周反应过来呢,马超就已经用单手掐住了他的脖子,用力把唐周给托了起来,然后低声说道:“和我走一趟,到时解药自会给你!”

    唐周此时是四肢胡乱地挣扎,然后心里骂个不停,我就知道你们这种人他娘的不守信用。还用得着掐老子吗,老子如今的小命儿可还在你手里呢,哪还敢不听话啊。他是愁眉苦脸地,从嘴里挤出了唔唔的声音,那意思就是同意了。

    马超一笑,放了手,唐周此时是咳嗽不止。而马超则把崔先生背了起来,“向东边的树林走,快点儿!”于是唐周就在前面慢慢地走,而马超就在后边背着崔先生跟着他。

    到了树林之后,马超又从树林返回了大营,在快到汉军大营范围的时候,马超才把唐周给打发走。他先检查了下崔先生,以马超如今的医术来说,还是可以的。看得出来,崔先生只是被下了一般的迷药而已,其他的倒是没什么大碍。

    “你还算老实,说话算话,给你,你可以滚了!”马超这回是真从怀中掏出了一枚药丸来,然后递给了唐周。

    唐周赶紧接过药丸,立刻就吞了下去,他觉得这个药丸感觉怎么就和上回那个差不多呢。其实这两个本来就是一样的,只是他不知道而已。不过有件事他更纳闷了,黑衣人不是说那崔鸿是他的仇人吗,不过怎么这又是背他,又是给他号脉的呢,一点儿都不明白。

    虽然疑惑很多,但他却什么都不敢说,只能说道:“小的马上就滚,马上滚!”说着,唐周就一溜烟儿地逃跑了。

    没想到这次比自己预想的顺利多了,马超心道。本来之前他就怕唐周使什么绊子,所以不得不防他一手,这才把他给拉出城来了。结果这小子还算老实,没敢有什么大动作。看来这小子胆儿是真小啊,一点儿都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儿开玩笑。还有一点,就是马超觉得今夜守广宗城的绝对是唐周的心腹,要不不可能如此地顺利。

    脱掉夜行衣后,马超就带着崔先生回了大营,这回大营守卫可惊奇多了,怎么也没想到自家主帅出去了一趟,结果居然带了个老头儿回来。难道自家的主帅……守卫一阵恶寒,不敢再多想了……

    不知马超如果知道了大营守卫的想法,他会如何,会不会让大营的守卫直接滚回家种地呢。

    马超的大帐中,他看着躺在榻上的崔鸿,想到了很多。

    “叔至,想我与先生十一年多没见,先生如今可是苍老了太多啊!”

    陈到倒是没有说什么,毕竟他从来都没见过崔鸿此人。

    而之前一直是处于紧张的状态,所以马超也没来得及怎么仔细看看崔鸿,这回回到了自己的地盘,他仔仔细细地观察崔鸿一番。

    “叔至你,不,还是我去吧!”

    马超本想让陈到去找崔安的,不过想了一下还是自己去的为好。不管有多晚了,也不管崔安睡得死,这么大的事要是不第一时间把他找来,想来他一定会埋怨自己的。

    所以马超用了最快的速度就把崔安拉到了自己的帐中,崔安睡得迷迷糊糊地就被自己主公叫醒了,然后就给拉到了这来,也不知道自己主公这是要干什么啊。

    结果一进大帐这么一看,怎么榻上还有个人呢,自己主公不就在旁边呢吗。那榻上的是谁啊,居然敢躺在主公的榻上,给他胆儿了。不过揉揉眼睛仔细再一看,这人长得怎么和俺老爹这么像呢,不对,这不就是俺老爹吗。

    “爹啊,爹,俺可见到你了!”崔安赶紧扑到了崔鸿的榻前,也没管这是什么时候,反正上来就是一嗓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