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刘备一直以来的形象,就是比较受百姓拥护,算是能收买民心的这么一个上位者。≧而在荆州,也是这样儿,当然了,他要感谢刘表,至少有一部分原因,和刘表是脱不开关系的。所以刘备在荆州,也算是能吃得开,这个一点儿都没错。

    于是就这样儿,刘备和太史慈还有刘琦三人,进了江陵,直奔州牧府。这江陵原来就是刘表在荆州的治所,所以最早的刺史府,如今的州牧府可都在江陵,因此刘备他们当然是要去州牧府。

    以前魏延太史慈还有刘琦他们,都住在州牧府,不过他们有自己专属的屋子,刘备这个当主公的,当然也有他专属的地方。所以谁也不会去别人的地方,就在自己屋中,毕竟这上下级的关系,还是比较森严的。哪怕刘备重用太史慈,也算比较器重魏延,而刘琦更是他子侄一辈,但是却没有人敢住他的屋中,所以每个人在州牧府基本都有自己的地方。

    -----------------------------------------------------

    刘备三人进了州牧府,来到了会客厅中,等都坐下后,太史慈这才问道,“不知主公如今在前线的战事如何?”

    之前的战事,太史慈不是没听过,甚至败了,他也不是不知道。但是如今他却还得这么问啊,不管怎么说,与其让自己主公主公去讲。确实是不如自己主动去问,这也表示自己对己方的关心不是。

    而且虽说太史慈知道了一个结果。但是更具体点过程,他确实是不太清楚。毕竟探马也没有全程观战。所以怎么可能有那么详细的过程呢。但是问自己主公,那却是不一样儿了,至少自己主公能比较详细讲一下之前的战事,哪怕是败了,可自己主公绝对不是那种面对不了失败的人。要不然的话,这么些年了,这光是他失败的此数,都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了。

    也不得不说,太史慈这么一问。确实也是刘备说预料到的。

    -----------------------------------------------------

    他也不是没想,这自己还没等主动去说呢,这自己属下就问上自己了。

    刘备虽说对当时的战事,他是怨念不少,其中自然是有对凉州军的怨恨,当然也有他对所谓的援军,盟友,兖州军和江东军的怨。但是在自己属下还有刘琦这个晚辈的面前,他确实是不好说什么的。

    毕竟当一个主公。不容易,去抱怨的话,那肯定不是属下想要看到,喜欢看到的。至于说一个长辈。那么晚辈也是如此,他们想看到长辈的抱怨吗?所以刘备哪怕是对兖州军和江东军意见颇多,可却也没说什么。只是简单对太史慈和刘琦说了,他们两方也是帮着己方对付凉州军。不过却是没打过人家,先跑了而已。

    至于说之后己方对战凉州军。确实是不如人家,输了,然后自己无奈带兵退走零陵,之后众将又让自己来江陵。

    -----------------------------------------------------

    他当然没说是自己主公提出来来这儿的,因为刘备确实不想让太史慈和刘琦觉得自己可能是害怕了,自己不认为是那样儿,无非是暂避其锋而已。

    太史慈和刘琦听着自己主公叔父所讲,他们是不住点头。要说刘备虽说没有去夸大什么,这个他也知道,那是要不得的。哪怕是如太史慈和刘琦两人,尽管他们没在武陵,可等看到文丑他们之后,显然他们不会不给两人说说当初的战事。因此刘备确实没夸张,就是实话实说。

    但是有一点却也是没错,那就是他没把马超凉州军说得如何如何厉害,毕竟刘备也是主公一级的人物,所以他不可能去长他人志气,那事儿他能去做吗。反而他是说了己方不少好的方面,比如说在霍峻的带领下,如何抵挡住了凉州军的疯狂进攻,这可都是正事儿,没有什么夸大虚假的,因此刘备自然是说得清楚明白,让太史慈和刘琦听得也都懂。

    -----------------------------------------------------

    而听自己主公说完后,太史慈忙说道:“主公,这凉州军欺我太甚!如若他们敢来江陵,属下定让他们有来无回!”

    刘备听着太史慈的雄心壮志,虽说他不认为这事儿就一定能成,可也不好打击自己属下的信心。并且他也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属下能有如此想法,自然是利大于弊,所以自己确实不应该说那些煞风景的话。

    因此,刘备是对太史慈笑道:“好!子义能有如此想法,可真是我军之幸啊!快哉,如若凉州军敢来,倒时却是要劳烦子义了!”

    太史慈是连忙口称这都是自己分内之事,而不远处的刘琦此时也对刘备说道:“叔父,如今小侄也在江陵,只要他马孟起敢带兵来这儿,那么自然也少不得让小侄出力一次!小侄可是‘久仰’凉州军的大名儿,却是没有机会打交道啊!”

    -----------------------------------------------------

    刘备毕竟是经验丰富,老谋深算,所以他何尝听不出来刘琦话中的意思呢。也知道,什么久仰之类的话,那都是讽刺。说起来他刘琦未必就把凉州军给放在眼里了。如果真是这样儿的话,他可要吃亏。不过这他吃亏与否。和自己的关系,好像不是那么大。

    但是刘备却也知道。如今需要刘琦的人马帮他,因此,确实,他的损失,其实最后算起来的话,也算是自己损失了。因此刘备也没忘了叮嘱其人,说道:“切不可小看了凉州军,其军能名闻天下十数载,自然是有其原因的!”

    刘琦听了自己叔父的话后。是赶紧说道:“叔父所说极是,琦受教了!”

    对于长辈的教诲,刘琦多少还是能听得进去一些。确实,别管其人能力大小,至少对刘备,他还是比较尊敬的。说起来刘琦确实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志向,因此哪怕是刘备占据了江陵,也占据了凉州军一部分地方,他也没什么感觉。

    -----------------------------------------------------

    对他来说。与其荆州都被曹操、马超还有孙策他们给占去,那还真是不如便宜了自己叔父呢。只是可惜了,这自己叔父在这己方相比较之下,确实是显得没有什么实力。因此如今能这样儿,其实也算是不错了,不是吗。

    刘琦其人。确实,心不狠。也更是没有大志,因此他能当个主公。带着一万多人,不到两万人,其实都已经算是挺难为他了。不过还算好的是什么呢,就是因为他所带的人马,可都是刘表的嫡系,不说都死忠刘表,但是至少大多数的士卒,还是比较忠心的。因此刘琦带着他们,只要给他们饭吃,他们饿不死,有余粮,那么就能给他卖命。

    而且他们也都知道,自己如今的主公刘琦,不仅仅是老主公的嫡长子,更是刘玄德的侄子,所以刘玄德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他都得对自己主公照顾。并且如今更算是兵合一处了,所以……

    -----------------------------------------------------

    所以刘琦带着的这支人马,先别管其他的,至少在忠诚上面,还算是可以。而且这算起来,确实是如今荆州军中仅有的一支人马了,至于说其他的,那还用说都哪儿去了吗。

    刘备看到两人表态了,而且刘琦也算是能听进去自己的一些话,所以他确实还算是满意的。可如今这个时候,估计马超已经带兵到了零陵,此时正在零陵鏖战。但自己是不希望他带兵来江陵了,永远不来才好。

    可是这事儿自己也不是不明白,基本是不可能了。那么如今的情况,也只能是把希望寄托在江陵守卒的身上,还有太史慈刘琦他们。

    刘备可不敢再跑了,这要是再从江陵跑了,那么也只能是南阳了,可去那儿,还真是不如就在江陵。哪怕刘备知道诸葛亮厉害,是个人才,但却还是不足以让他如今就跑到南阳去。而且自己已经是从零陵跑到这儿来了,要是再跑,那么属下得怎么看自己,士卒怎么看?

    -----------------------------------------------------

    因此,刘备知道,要有很长的一段时日,自己都得在江陵。尤其是马超带兵来江陵后,除了自己败了,那没有办法,只能跑。要不然的话,自己就得一直待在江陵才行!

    之后刘备就一直待在江陵了,不过他不是窝在江陵,当然日常的东西,实在需要他去处理的,太史慈也是让自己主公处理。至于说其他的,那么都是太史慈就可以去处理了。

    而刘备在江陵,是没少了和刘琦两人交流。虽说刘备他也没认为刘琦有什么大志,对自己有什么威胁。但是毕竟其人也有近两万的人马,所以哪怕自己是其人的叔父,可也得笼络他才行,毕竟到时候还得用他呢。

    所以在刘备这个叔父的高超笼络人心的方法下,刘琦不说已经是能为刘备挡枪,可确实也差不多了。至少让他手下人全军覆没了,去帮他这个叔父,他刘琦眼皮都不会眨一下。

    本来,刘琦这人确实没有什么城府,至于说其他的,也真是连他父亲都比不上。

    -----------------------------------------------------

    所以刘备这么忽悠他几次,就把他给忽悠到他这边儿来了,算是坚定站在他这边儿的一个人了。

    就说以刘备其人的本事,那个厚脸皮,那张嘴,不说把死人给说活了,也差不多吧。所以刘琦那没什么经验的,年纪还不算太大的人,自然是经不住刘备的忽悠。当然了,说不太好听的叫忽悠,实则在刘备他看来,自己这当然不能这么叫。

    自己可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自己是多苦口婆心去劝说一个晚辈,让他明白了那么多道理。身为汉室宗亲,当然是能以为汉室尽忠为荣。如今的孙策孙伯符也好,还是马超马孟起也罢,可都算是反叛。至于说那个曹操曹孟德,就更不用多说了,是把天子都给欺成什么样儿了。这刘备在忽悠刘琦的时候,也好几次都声泪俱下,把刘琦给整的也差点儿哭了。

    -----------------------------------------------------

    最后给他的感觉就是,自己要是不为大汉做点儿什么,那都对不起祖宗,自己都是罪人了。

    要不怎么说刘备这本事不错呢,尤其是对付刘琦这样儿的,那可真是手到擒来啊。别说是他一个了,就算是三个刘琦捆一起,最后也得被刘备给忽悠成功,这就是其人的本事。有的人,不会中招,能看清很多,不过有的人,就是像刘琦这样儿啊,中招了。

    当然也确实得承认,刘备其人真是个有本事的人,要不然,也不会这样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