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是要必须承认一点,那是什么呢,那便是,他看到了霍峻,看到自己这么个属下,守城大将,他心里能宽慰很多。哪怕是压力不小,但是看到了其人,也算是能稍微减轻一点儿吧,这就是霍峻对刘备的作用了。

    霍峻一听,是赶紧说道:“主公所言不错,今日那凉州军……”

    说着,霍峻就给刘备众人简单讲了一下之前的战事。他本来也不是废话那么多的人,霍峻也不是那么特别高调的人,不是那么爱表现自己,所以真没有那么太多的话,就是把很多关键的地方讲了出来,比如说马岱带兵上了城头,自己带着士卒把他打退,这个当然就是重点了,至于说其他的,那不过就是一带而过而已。

    刘备和众人听着,都是不住点头,果然就和之前士卒所说一样儿,这今日的凉州军,还真是比之前都凶猛了。

    -----------------------------------------------------

    刘备知道,不好在自己属下面前,流露出什么不太积极的表情来,因此他是皱眉都没有。哪怕下面在座的,都是他的嫡系,可是以其人经验来说,也知道,说是如今自己手下对抵挡马超凉州军有信心的话,倒是不如说他们确实挺看好霍峻霍仲邈的,这个他们和自己一样儿。

    可是事实也在那儿摆着呢,这凉州军的实力可不是吹的,而是实打实。实实在在的,所以……

    刘备知道。哪怕在众将的面前,都是自己的嫡系。但是在他们面前,自己也不好对他们说什么。如果说自己真流露出,哪怕是一点儿不太积极的东西来,那么想必众人有些人,也是要有点儿想法的。

    所以刘备都知道,因此此时此刻,看他就是面无表情的,不是他不想有,而是不能有。要不然,都是事儿。

    -----------------------------------------------------

    最后刘备是表扬了霍峻一番,然后也给众人简单说了两句后,之后总结道:“各位,如今还要咱们齐心协力,共破敌军!”

    “诺!一切谨遵主公之命!”

    众人齐声,然后刘备是对着众人笑道:“好,有各位如此,何愁凉州军!不过我军也得多注意兖州军和江东军动向。毕竟只有我们三方真正联合到一起,如此才能和马超凉州军真正抗衡!”

    众人一听,是不住点头,显然他们是相信自己主公的话的。对于他们来说。这三方真正的联合,那才是对付凉州军最为有效的手段。哪怕他们此时此刻,也看到了霍峻的本事。确实是不错,能抵挡得住凉州军。可时日久了呢,这事儿谁还能保证、能肯定啊!所以众人确实是很赞同刘备的话。知道自己主公所说,不错!

    -----------------------------------------------------

    而在刘备这边儿,他们所想不少,哪怕如今霍峻依旧是守住了辰阳,但是凉州军给刘备众人的压力,那却是不言而喻的。可在马超凉州军大营这儿,在他的中军大帐内,虽说他们心里也更是不爽透了,但是马超还是高度赞扬了马岱,毕竟今日己方可是战了不短的时间,并且给刘备汉军的威胁算是最大的,当然是这些时日以来,对,就是这些时日以来。

    马超对于众人的想法,他都明白,不过如今这个情况,可以说一没有好的计策,二就是时候也不到。别看已经和辰阳的守卒鏖战一段时日了,但是说起来还没太久,至少在马超看来,确实没多久。所以他也知道,什么事儿都不能操之过急,马超也从来没认为自己就是个急脾气的人,那不可能。

    不过自己虽说不是,但是手下却是没缺少过这样儿的人,别人不说了,就说崔安吧,他就是,所以马超也不好去多说什么,也就是走一步看一步吧,如此而已。

    -----------------------------------------------------

    众人没听到自己主公说自己这些人什么,当然了,这如今破不了辰阳,也不能就说众人的错,但是终究是没破了城池,所以自然不会是什么炫耀的事儿,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

    而非但没如此,众人还听自己主公表扬了马岱一番,也没忘了勉励自己这些人,所以众人这心里怎么说呢,多少都是有些汗颜。毕竟这要是自己主公大怒一下,发火儿一次,也许众人心里能好点儿,可自己主公如此态度,倒是让他们有些不好意思啊。

    毕竟说起来,凉州军众将,真没有几个,脸皮特别特别厚的,这个可真是,基本没有。哪怕是崔安,也是有限。不过如今看自己主公如此,众人可都是汗颜,不好意思,可还什么都不能说,他们也都明白,这说不如做啊,最后还得落到实处,这才是最为重要的。

    因此不少人都在心里说着,这辰阳,无论如何,就算是拼了老命,也得破了,要不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自己主公吗?

    -----------------------------------------------------

    最后众人相互是对视了几眼,然后异口同声道:“主公,我等定破敌于辰阳!”

    马超听后,是微微一笑,看来众人也知道。什么叫“知耻而后勇”,真是。自己不会说他们什么,但他们却是什么都明白。有时候自己不得不说。也必须承认,这自己不说话,却是比说了话还要有用,不是吗。

    要不然的话,看看此时此刻众人的表情,不就都知道了吗。

    马超他也着急,想早日破了这辰阳,可是他却更加明白,那便是。这不要逼迫自己这些属下,虽说就算是真逼他们,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事儿,可是终究不是什么好事儿就是了。这人怕被逼,如果说真能逼出来什么好东西,那么也行,自己值得那么去做。可真是逼出来别的,那可就要出问题了。毕竟这给人逼急了,确实容易出事儿啊。

    自己不怕别的。可真要是耽误了辰阳的战事,自己可就该哭了。

    -----------------------------------------------------

    “报将军,此时凉州军已被汉军打退!”

    这是在兖州军大营,曹仁中军大帐内。探马前来禀报的内容。

    曹仁听后,打发走了探马,然后便对郭淮一笑。“伯济,看来如今这辰阳战事果然更加紧张。哪怕霍仲邈为守城大将,可是如今凉州军可是长进了!”

    郭淮闻言则笑道:“将军所说不错。这如今的情况,对刘玄德是殊为不利,看来这我军和他刘玄德一方加上江东军的联合,想来马上是不得不要开始了!”

    曹仁微微点头,他也这么想的,他就不相信如今的刘备还能稳坐钓/鱼台,这个时候,就算自己是他刘玄德,那么自己也坐不稳,更何况是他刘备。当然自己没有看扁其人的意思,只是说起来,他刘备就算是能沉得住气,那也不过是表面的文章而已,真正他心里是个什么想法,就只有他最清楚了。

    -----------------------------------------------------

    “报先生,将军,凉州军已被汉军逼退!”

    “知道了,下去吧!”“诺!”

    探马离开后,鲁肃便对张辽说道:“文远,看来如今咱们便要再等曹子孝的消息了,也许刘玄德的消息会更早一步到来也不一定啊!”

    张辽一听,便问道:“先生的意思是说?”

    鲁肃略微点头,“不错,我认为刘玄德坐不住了,同样儿,他曹子孝也会是如此认为,那么我军与刘玄德汉军,与他曹子孝的兖州军联合,是势在必行,不能再拖了!”

    张辽一听,是表情凝重,不过是没多说,只是微微点头,不过此时他却是看向了帐外,心说,这难道就是风雨欲来吗。想来确实是如此了,毕竟如今的情况,对于四方来说,是最为关键的时候了!

    -----------------------------------------------------

    在辰阳,刘备在会客厅中已经是好久没发一言,众人也不知道其人到底是在想着什么。而就在他们已经是等得差不多的时候,还没等谁说话,刘备这便说了,就听他问向了徐庶道:“元直,如今的情况,你觉得我军是否要联络兖州军与江东军?”

    徐庶一听,心说自己主公如此问话,那么是不是就说明了,他要……

    毕竟他大脑转的还是挺快的,怎么说呢,这个时候,说起来要联系兖州军和江东军,他们两方,这可以说是势在必行。哪怕霍峻还能守住,可能守住一日、两日、三日,还是更多呢,这个谁也不知道。说起来不确定性太多了,说白了,今日还能守得住,可明日没准这辰阳就被破了,这不是什么不可能发生的事儿,所以徐庶也不得不仔细想想。

    而他也知道,自己主公这是要联合兖州军还有江东军一起,和马超凉州军大战了,不过这难道不是最后一搏吗?莫非自己主公真是要这个时候就这么去做?

    -----------------------------------------------------

    和徐庶有着相同想法的,还有刘巴,说起来他和其人所想差不多。如果说联系兖州军和江东军,那么最后肯定是三方要和马超凉州军大战,说起来就是三方兵合一处,一起进攻凉州军,和他们决一死战,可说起来己方好像还没有到那山穷水尽的地步吧,这自己主公此时便有了如此的想法吗?

    刘备倒是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话,却是让两大谋士想了不少,其实他虽说看到了霍峻,他信心多了不少,但是终究还是有些底气不足,而绝对不是十足。毕竟什么叫做久攻必失,他也不是不知道,天底下哪有永远也攻破不了的城池呢,至少刘备他自己是没有听说过。

    那么霍峻到底还能守得住几日,这个谁也不知道,也许很多时日,但是也许没有几日,这个谁知道了,不过不管是什么情况,至少去联系兖州军和江东军,这个目前来说,对己方好像是没有什么坏处,那么为什么不去。

    -----------------------------------------------------

    而此时徐庶说道:“主公,如此说来,我军联系兖州军和江东军一方,也不无不可。不过依属下来看,如今就是把我军的情况,详细告知他们即可,至于说其他的,还是以后再说不迟!”

    徐庶那意思,己方还没有到那最后的地步,所以如今还是先联系看看,至于说其他的,可以押后再说,不是挺好。

    刘备一听,也只好说道:“既然元直如此说了,那么便如此吧,不知道各位以为如何啊?”

    众人闻言,是没有人反对,齐声说道:“我等附议!”

    其实众人也是没觉得己方到了那地步,但是自己主公的做法,其实也不是说没有道理。除了霍峻之外,其他人还都算是挺赞同的。只是霍峻他认为,这主公难道就不认为自己能抵挡得住凉州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