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曹仁对郭淮说道:“伯济,马孟起果然是带兵回来了!”

    郭淮点头,“是啊,将军,这如今马超是想再次战辰阳,拿下城池,不过霍仲邈岂能让他轻易如愿?”

    曹仁闻言一笑,毕竟和孙策的江东军还有刘备军是盟友,所以霍峻给马超挡在辰阳城外,不得寸进,他心里当然是高兴的了。不过说起来,和刘备军,又是有不少过节,而且本来算起来本质上还是敌对,所以曹仁想到刘备手下有如此人才,他也想来,这如果是己方站在凉州军的位置上,那么未必比人家强多少,还不如人家呢。

    不过这话他也不会去和郭淮说,因此他只是一笑,然后对郭淮说道:“如今江东军刚败,马超又一次从来进攻,也许我军能找机会和江东军还有刘备军联合一次?”

    郭淮一听,是微微摇头,“将军,难啊,如何去通信,这却是问题!”

    -----------------------------------------------------

    曹仁一笑,“如今趁着马超还没有带凉州军折返,不如先派人进辰阳,和刘备联络?”

    郭淮点头,他也知道和刘备联系,倒是简单,可和江东军那边儿,可不太容易,毕竟有马超凉州军在呢,他们能轻易让己方和江东军联系上吗?

    “不错,将军所说,也正是我所想。和刘玄德联络,如今也是势在必行。不过江东军那边儿。不知道将军觉得该如何?”

    曹仁一听,便对郭淮说道:“江东军那边儿。因为隔着个凉州军,所以只能是先放一下了,不过想来‘天无绝人之路’,一定是没有问题的!”

    “也是,将军所说甚是!”

    说起来郭淮他是赞同曹仁的话的,因为去和江东军联系,确实是不易,所以只能是先放一放了,先和刘备联系后再说。

    -----------------------------------------------------

    在辰阳的刘备。是接到了士卒来报,“报主公,府外有自称是兖州军信使请见!”

    刘备一听,他就知道,是兖州军派人来了,要不然的话,霍峻岂能让人轻易进城?万一是凉州军细作呢,所以刘备点了点头,“请来人会客厅等候!”

    “诺!”

    刘备是什么身份。虽说官职还不是那么大,可世人都承认的,一个汉室宗亲,还是天子的皇叔。这么两个名头,其实就足够了。说起来其人是和曹操一个级别的,这个不错。所以只有可能是兖州军士卒等他,而不是他等着兖州军士卒。

    所以刘备也不着急。等兖州军来人到了客厅之后,自己再去不迟。毕竟自己是什么身份。对方又是个什么身份?要是曹孟德亲至,那自己还必须要出去迎接什么了,其他人,只要不是自己看重的,那么便让他等着就是了。

    -----------------------------------------------------

    而刘备也没忘了让士卒去请徐庶和刘巴一起,他们要去看看这兖州军的信使,如何。

    当刘备来到了会客厅的时候,看到了正在在屋中的兖州军信使,这到了刘备这儿一亩三分地儿,兖州军士卒确实也不敢坐下。毕竟这刘备和己方,过节不小,而且刘备多少都是个有身份的人,所以人家当面儿,哪有自己的位置。自己要是曹将军、郭将军那样儿的身份还可以,但这不不是吗。

    所以看到刘备几人来到屋中后,兖州军的士卒连忙施礼道:“见过刘将军!”

    刘备点了点头,然后带着徐庶和刘巴两人入座了,至于那兖州军的信使,他当然没去管,就让他在那儿站着吧,自己看挺好。

    坐下后,刘备便问道:“信使是从兖州军大营而来?”

    “回刘将军,确实如此!小的带来了曹仁曹将军的亲笔书信,还请将军一观!”

    -----------------------------------------------------

    刘备一听是曹仁的亲笔书信,他当然是没去怠慢,直接让士卒给呈了上来,他展开这么一看,大致也算是了解曹仁的意思了。

    然后他把曹仁的信,交给了徐庶,徐庶看过后,又递给了刘巴,三人看完了。

    此时刘备则问道:“如今……”

    兖州军信使忙答道:“回将军,如今我军……”

    刘备点头,然后看向了徐庶和刘巴,两人自然是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也趁机问了信使两个问题,对方都是对答如流。刘备看着徐庶和刘巴对他暗中点头,他就都明白了。

    所以最后他对信使说道:“如此,信使便回吧,代我向曹仁将军和郭淮将军问好!”

    “诺!将军放心,此话小的一定带到!”

    刘备点头,然后便让己方士卒代他送送信使,信使和刘备三人打过招呼后便离开了。

    -----------------------------------------------------

    等人彻底离开后,刘备便笑着问向了徐庶和刘巴两人,“二位,之前这个信使,如何?”

    徐庶也是一笑,然后便说道:“所谓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主公勿忧,其人自然是兖州军曹仁曹子孝所派的信使不假!”

    刘备闻言点头,然后看向了刘巴,刘巴也赶紧说道:“确实如此,属下也是如此想法,其人确实是曹子孝信使不假,元直所说不错!”

    刘备微微点头,“看来如今曹子孝也是坐不住了啊,知道马孟起如今带兵回来,他是也赶紧来和我军联络,不过这之前都做什么去了!”

    从刘备的语气中不难听出,他对曹仁的意见还是不小的,而这绝对不是因为其人和兖州军的过节深的原因。说起来当时他带兵来,之后被马超凉州军所乘,那个时候,刘备对他就已经有意见了。

    -----------------------------------------------------

    什么东西都怕对比,就比如说这个被马超凉州军夜袭了的事儿。如果没有鲁肃江东军在那做对比,刘备还不至于说对曹仁意见那么大。毕竟确实,他还不知道吗,所谓“胜败乃兵家常事”也,要是拿着这个不放,那刘备也白白混这么几十年了。

    可是你曹仁带兵来的时候,让人家凉州军夜袭,直接给打退了好几十里,真是丢人丢到家了。可人家江东军呢,人家之后也到辰阳来了,可是人家为什么就没被凉州军夜袭呢,是凉州军不想吗,不,绝对不是,而是他们根本就没发现人家!

    所以因为这么一个事儿,刘备认为这曹仁也算是大将,难得的主帅,兖州军一员老将了,但是做事儿没那么小心谨慎,还不如刚带兵来的鲁肃和张辽。是副手郭淮,他算是刚加入兖州军没几年,但是你曹仁带兵都多少年了,连个刚带兵的鲁肃鲁子敬都不如?

    因此,刘备在这个事儿上,他对曹仁的意见其实不小,就是没怎么太说而已。

    -----------------------------------------------------

    确实,如果说这事儿和他没有一点儿关系,那么曹仁如此,而且兖州军还损失了,伤亡了一些士卒,他刘备高兴还来不及呢。但如今是什么时候,是个什么情况,这都不用再多说了,可以说兖州军哪怕是伤亡一点儿,那也是要对整体的战事,要不利。毕竟他们是来援助己方的,他们要是被马超灭了,那么也没有援助己方的人了不是。

    所以刘备还能不去多想吗,兖州军要完,那么对己方是最没有好处的。同样儿,江东军如此的话,那也是这样儿。所以刘备哪怕是在城内,可心也是想着城外的兖州军和江东军,也一样儿牵挂着他们和凉州军的战事。

    不过与其说是关心他们,倒不如说是他关心自己,毕竟他们双方如何,不说和他刘备息息相关,可也差不多少了。

    -----------------------------------------------------

    所以刘备对曹仁的意见极大,可他还不能说什么,毕竟其人不是他刘备的手下,而是曹孟德的手下啊。并且人家也没在这儿,你说什么,他也听不到,也不知道,所以都没有什么用的事儿,刘备自然是不会去做的。

    而此时听到自己主公话的徐庶和刘巴,两人是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是无奈一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