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哪怕此时江东军不占优,但是鲁肃心情也不是说那么坏,一切其实还算是他所料之中的。而且更因为之前的事儿,他比较庆幸,所以说心情还算不错的。

    张辽是满头大汗,因为实在是和崔安武艺差着一块儿呢,他知道,按照这么下去,十五个回合之内,自己肯定要败。自己败不要紧,哪怕就是受伤也没事儿,但是肯定会因为自己,而影响到全军啊,因此,张辽心里挺着急。

    不管和孙策关系如何,不管张辽是怎么看待他和孙策的关系的,至少他绝对不希望自己带兵,因为自己的失败,而导致全军的士气低落,从而导致全军的溃败。如果真那样儿的话,那就太对不起己方这些弟兄了。

    张辽是对孙策有意见不假,要不然也不至于如今还没叫过孙策一声主公,可是对于江东军这些士卒,确实,张辽可以说对他们还是不错的,至少是做到了一个主将,一个将军应该做到的。

    -----------------------------------------------------

    而马超看到己方士卒和江东军的厮杀后,他确实是满意的。别看对于攻城,这方面。己方是没占什么优势,可是对付江东军。确实是己方占优。

    按理说,之前马超拿着雪饮刀。是带兵去冲锋了,是啊,那个不错,但是他手下那么多将领,而且还有那么多亲卫,马超这就算想带兵往前冲,最后也被他们给挡下来了。所以之前带兵冲锋,更多就是个意思,凉州军士卒如今已经不在乎自己主公真冲在前了。还是在后面,只要他还在战场上,那就没有问题。

    因此,马超如今也算是比较清闲,因为有手下还有亲卫,更有己方士卒帮他杀敌,阻挡着靠近的江东军士卒。所以他有空闲,也有那个时间,和郭嘉闲聊几句。至于其他人,当然都没什么意见。要是自己主公这时候冲出去杀敌,那他们才有意见呢。

    就听马超问道:“奉孝看,我军多久能胜?”

    -----------------------------------------------------

    郭嘉一听。则笑道:“主公,嘉看那鲁肃鲁子敬,也许很快便要撤了!”

    马超闻言就笑了。显然他和郭嘉所想都差不多,他其实也是如此认为的。但是他认为马上鲁肃就得撤,这其实就是一种感觉。而且马超也算是注意到了,这张辽和崔安两人的情况,张辽武艺不错,但是也不如崔安,鲁肃必会在其失败前,让江东军撤退。哪怕他就算不为那些江东军士卒考虑,可其人也会被张辽考虑,毕竟这张辽是个人才,而且和孙策的关系。

    这些都是鲁肃必须要考虑进去的,不过马超不知道两人间的关系如何,要不然,他就更能确定了。

    果然,就在马超对郭嘉笑过后,鲁肃那边儿已经是让江东军全军撤退了。

    张辽一听,他就明白鲁肃的意思,所以给崔安放下句狠话,他便带马就退。

    崔安当然不会让张辽那么轻易就退了,可张辽也退了,这江东军士卒也是一拥而上,包围了崔安。

    -----------------------------------------------------

    崔安心里跟明镜似的,他还能不知道吗,那个张辽,今日只能让他给跑了。不过这也没办法,如果自己是他的话,自己这个时候也得赶紧跑。而且主帅都下令了,他也不可能不听。

    不过就十个回合左右,自己就能让他败了,只是可惜啊,崔安在心里想着。可既然是不能对付张辽了,他就只能把心里的怨气,都发泄到江东军士卒的身上。当然这些士卒,既然敢最后来包围崔安,那就绝对是豁出去自己性命的,所以崔安虽说最后是把他们都给屠戮殆尽,可他也没觉得有什么意思。

    连一个逃跑投降的都没有,真他娘的没鸟意思啊,崔安心说着。但是哪怕是敌对不假,可他却依旧是挺佩服江东军这些个死忠的士卒的,如果真没有了他们,那么说不定自己就真能追上那个已经逃远了的张辽,只是如今,却是不能了。

    看到鲁肃和张辽带着江东军撤退,马超和上次对付兖州军一样儿,是没有让己方士卒去追击,他认为没必要,如今享受胜利果实,那才是最重要的。

    -----------------------------------------------------

    下令让众人别追了,众人也只能是应诺,哪怕他们也想追下去,但是自己主公下令,却是没有人不听。

    之后马超一摆手,对众人说回营,众人留下士卒打扫战场,然后便跟着自己主公回营了。

    当马超夜晚拔营的时候,刘备下令召集众将,最后他们商讨的结果,就是马超要对付江东军,结果最后也证明,他们所说不错,因为马超凉州军的方向,正是那江东军的方向。

    而等马超凉州军和江东军战过一场后,没多久,探马便回辰阳禀报,“报主公,凉州军与江东军在辰阳六十五里处交战,此时江东军不敌敌军,已经兵败撤退!”

    “好了,知道了。下去再探!”

    “诺!”

    -----------------------------------------------------

    刘备打发走了探马,便让士卒把这个消息传给了自己手下众将。这个事儿。说起来,他认为还是让所有人知道更好。哪怕江东军败了,但是怎么说呢,虽败犹荣。至少在刘备看起来,这江东军在白日,和马超凉州军真刀真枪去拼,那确实是比当初兖州军,曹仁大意了之后,被马超所乘要好多了。

    哪怕刘备也清楚,江东军战力是不如兖州军。可是说起来他们确实没像曹仁那样儿,至少鲁肃不是曹仁,他比曹仁可谨慎小心多了。这个刘备归咎为,因为鲁肃是个文士,是读书人,而曹仁只是个武将,所以身份不同,这最后也造成了不一样儿的两种局面。

    而刘备自然是更欣赏、更赞同鲁肃,虽说他也知道、也承认曹仁的本事。不过刘备这人的性格,他自然是更加欣赏鲁肃那种做事比较小心稳妥的性格,而曹仁,在他眼里看来。确实是不如鲁肃,所以他之前被凉州军夜袭败了,而鲁肃带领着的江东军却是没有被凉州军给抓到。

    -----------------------------------------------------

    而刘备众属下知道了最后的结果后。显然这些也没有超过他们的预料。不说徐庶和刘巴了,就是文丑也都是这么个想法。毕竟他们可都是和凉州军还有江东军打过交道的人。所以对于双方的情况,不说是了若指掌。可确实也都差不多少了。

    所以最后如此结果,可都是在他们所料之中,而徐庶和刘巴更是直接来找刘备,见到自己主公后,徐庶赶紧说道:“主公,如今凉州军新胜,所以今夜,我军当严防其军来袭!”

    刘备一笑,问道:“元直以为,凉州军今夜也夜袭否?”

    徐庶点头,“不错,主公,不止是属下如此认为,就是子初,也是如此想法!”

    说着,刘备便看向了刘巴,结果其人也是郑重地点了点头,“确实如此,主公,属下亦是如此认为!”

    刘备笑道:“我军有仲邈在,何惧凉州军耳!”

    -----------------------------------------------------

    徐庶一看,这么一听自己主公的话,他心里就是不太赞同,不过说实话,也确实是不好说什么。毕竟自己主公也有他自己的想法,也认为霍峻能抵挡马超凉州军很久,所以自己也不好去泼冷水啊,那不扫自己主公的兴吗。

    徐庶知道,这个时候,因为己方一直都逼退了凉州军这些时日来的激烈进攻,所以自己主公的自信心,那也是找回了不少,甚至还有些膨胀了。可是仔细想想,那凉州军真就是易与之辈吗,无论是马超还是郭嘉,甚至崔安、马岱那些人,从上到下,有几个是好对付的呢。

    但是徐庶这话都不能去说,他知道,自己要说,也只能是找个机会去说,至少如今这个时候,此时此刻,自己确实是不好去说什么。

    因此他最后也只能是无奈点头,“主公所说不错,有霍峻将军在,辰阳当高枕无忧。”

    这如今徐庶也只能这么说了,要不然他还能说什么呢。

    -----------------------------------------------------

    至于距离他不远的刘巴,他倒是知道徐庶所担心顾虑的,其实自己何尝不是那样儿呢,但是自己和他徐庶一样儿,都是不好说什么啊。因此,他心里此时此刻,那也都是无奈啊。

    而刘备听到徐庶也这么说,他也如此认为的,刘备心里自然是高兴,“不错,不错,元直和我所想一样儿,看来咱们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子初,不知道你是否也是如此想法啊?”

    刘巴一听,心说这还有自己的事儿呢,但是他也不能不说什么。因此也只能是硬着头皮说道:“是,主公说的是。元直说的也对,属下赞同。确实辰阳的守御。离不开霍峻将军!”

    徐庶都已经妥协了,自己又多个什么啊,刘巴是如此对自己说,他也知道,这不这么说,不行啊,这还让自己怎么去说啊,他可没认为自己比徐庶在自己主公那还有地位,那不可能。至少如今是没可能。

    -----------------------------------------------------

    显然,刘备听了刘巴的话,他是很高兴,这两大谋士都赞同自己,都和自己想法一样儿,他当然是高兴了。至于说其他的,刘备还真没想那么多。他可没想到,徐庶和刘巴本来还有其他的话要说,可是因为有所顾虑。因此是什么都没说啊。如果知道这个的话,不知道刘备会是什么想法呢。

    刘备这边儿就是这样儿的情况了,而曹仁那边儿,却是另一番情况。当他得知马超凉州军和江东军交战后。哪怕他之前败在马超凉州军手了,但是终究他兖州军和江东军是盟友,所以他当然还是偏向江东军的。所以曹仁当然希望江东军获胜。至少占到便宜啊,哪怕这个希望确实是很渺茫。

    结果。最后果然还是没有出乎他所料,江东军。依旧是败走了,和当初的自己一样儿。不过自己那是被马超凉州军所乘,让人家趁机夜袭,而江东军人家是直接和凉州军面对面交战。

    -----------------------------------------------------

    在兖州军中军大帐内,曹仁对郭淮说道:“伯济,最后果然不出我们所料,这江东军,哪怕是鲁肃鲁子敬和张辽张文远带兵,最后却依旧是败于马超凉州军之手,如今只能是远遁撤退了!”

    郭淮一听,是微微点头,“将军之言是半点儿不错,我亦是如此想法。不过这一切都算是在所料之中,哪怕有鲁子敬与张文远两人,却是已经挡不住凉州军的勇猛!也许攻城,如今在霍峻严防死守的情况下,凉州军并未占到什么便宜,但是说起来这打野战,在一般情况下,估计很难胜过凉州军啊!”

    谁说不是呢,曹仁也是如此想法,但是他不会在郭淮面前那么去说。如果他说了,那么难免会影响手下将士的信心,毕竟自己是主将。至于说郭淮,就没有自己有那么多限制了,他说点儿什么,其实都是无所谓的。

    -----------------------------------------------------

    就是不远处的牛金,在听了郭淮的话后,他也是点点头,其人也是这么认为的。只是曹仁也没问他什么,他也不是那么多话的人,因此就没去多说。不过如果曹仁这么问他了,那么他最后也是要如此说的,虽说不可能和郭淮所说一模一样儿,但是大致上,还是差不多吧。

    鲁肃和张辽两人,是带着己方士卒,一口气退了三十里,这他们才算是停下来。因为凉州军也没追上来,所以鲁肃便让己方士卒停止撤退了。对他来说,这跑得越远,不止是己方士卒越累,自己也累,但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马超凉州军没追上来。那么这个事儿就另作打算了,所以鲁肃直接问向了张辽:

    “文远,这如今凉州军没有追击,想来马孟起没让他们人马过来,所以我意还是原地驻扎,你看如何?”

    张辽点头,“先生之言甚是,我看就该如此!”

    -----------------------------------------------------

    而鲁肃听张辽说完后,他点点头,然后吩咐了下去,“传令全军,原地驻扎,密切防范敌军来袭!”

    “诺!”传令官下去传鲁肃的军令,让江东军原地驻扎了。

    并且鲁肃是派出了不少探马,密切注意着马超凉州军大营的动静。虽说这时候他不认为对方会来,但是再晚些呢,这不一定啊,所以是不得不防。在鲁肃看来,如今己方的情况,不小心不行,虽说他也不认为马超今日或今夜会再一次来,但是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这话不假,因此是不得不注意了。

    看到传令官下去传令后,鲁肃擦了擦汗,然后对张辽一笑,“文远,咱们先回营吧,到营内,咱们再好好商谈!”

    张辽点头称是,“好,就依先生!”

    -----------------------------------------------------

    鲁肃笑着点了点头,此时此刻两人带马,便向已经快要搭好了的中军大帐行去。这是鲁肃的大帐,旁边不远处的,那是张辽的,不过鲁肃请张辽议事,当然是要请去他的中军大帐,也就是主帅的大帐才行。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