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如今的马超大军可不是还在荆州的宛城了,而是在冀州的广宗。所以说陈到从广宗到青州的管亥山寨,然后再折返回来,只要说不是遇到了什么太大的麻烦,那么花费半个月的时间其实是足够了。

    而陈到带朱狼一走,马超这边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吧。这么说吧,毕竟是自己属下的心事,而自己这当主公的还真是不得不去操点儿心啊,所以管亥能解了他自己的心结,其实对马超自己来说,这也就轻松多了。

    现在还剩下的就是崔先生的事儿了,而这个可不只是他崔安一个人的心事,就连自己也是算在内的。

    “福达你放心,我一定会把崔先生毫发无损地带到你面前的,相信我!”

    马超坚定地说道,别看崔安平时大大咧咧,确实是没什么烦恼。但关于他自己老爹的事儿,他还是想了不少的,所以对此,他可比平时上心多了。

    崔安闻言咧开大嘴一笑,“主公,俺就相信你,看来俺是一定能见到俺家老爹了!”

    马超听后同样儿一笑,“没错,对此我敢保证!福达,其实我和你一样,也是很想早日见到崔先生啊!”

    崔安对这个倒是明白,不过他问了马超道:“主公,你说俺老爹既然都吃不上饭了,可他为啥就不加入汉军,反而是加入了黄巾呢?你说说如今的黄巾军可是俺们的大敌,这不就是俺在打俺老爹吗?”

    马超听了差点儿没摔倒,他还真是第一次听崔安说起这个,不过崔安这小子也实在是太能联想了吧。啊,敢情在他眼里,他老爹就是因为吃不上饭所以才加入了黄巾军的。马超觉得对于此事,他可真是没法和崔安解释什么了。反而倒是最后的那句他是觉得挺有意思的,如果说崔安是在打他老爹的话,那么自己其实也算是在打自己人了。

    因为严格来说,张角算是自己的师兄了,南华先是把他的太平要术传给了张角,然后才把剩下的那几本书都给了自己,所以这么算起来,张角可不就是自己的师兄吗,只不过不知道的是,张角他到底知不知道此事。

    “福达你就放心吧,我最后一定会让崔先生脱离黄巾的!”马超暗下决心,对此事自己一定要尽力,一定要让崔先生最后脱离黄巾脱离太平道,可千万别去学着做什么傻事儿啊。

    是夜,马超拿了个包袱出了大营,虽然大营守卫都好奇自家主帅为何这么晚了还要出营,而且还拿了个包袱,举动很是怪异。但却无人敢问什么,谁敢啊,那可是自己主帅啊,谁能没事儿吃饱了撑的敢去向主帅问什么啊。想来自家主帅一定是有什么紧要的事所以才这样,对,想来没错了。

    马超来到了一片树林中,在一处非常隐蔽的地方穿好了夜行衣,然后怀揣着匕首。本来他是想要用雪饮刀的,不过雪饮刀的目标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最后为了保险起见,只能是放弃了雪饮刀而选择了一柄匕首。一切准备就绪后,他就从包袱里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飞抓,然后向着广宗城的方向悄声地潜去。

    没过多久,马超就来到了广宗城下。以他如今的功夫来说,城门上的那些普通士卒确实是发现不了他的,但马超他可不敢直接就从城门正面这边潜入进广宗城,那样儿的话,只能说是自己嫌活得时间长了。

    他来到了城墙的最边上,经验来看,马超觉得这地方一般相对来说都应该是比较安全的。马超一用力,就把飞抓扔到了城墙上,然后双手使了点儿劲儿往下拽了拽,好,没有问题,绝对能上得去就是了。

    等了一会儿,马超就开始攀爬广宗的城墙。虽说是第一次干这样儿的事儿,但以他的功夫来说,还真就不成什么问题。他悄悄地攀爬着,没过多久就快要到城头上了。

    可就在他要上到城墙上的时候,就听有脚步声临近。马超练了多年的功夫,马上步下,不说已经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了吧,但也差不太多,非是一般人可比的。所以此时他心道不好,这是已经有士卒向着这边巡视来了,要说自己可是真倒霉啊,就在这最最关键的时候居然赶上了这么个事儿,唉。

    无奈,没有办法了,他是不敢再登上城墙了,只能是用力拽住飞抓,停止了他的一切动作,不敢发出任何的声响。这时候正是夜深人静,如果说是在之前没有士卒过来的时候,那么发出些声音来,也是没人会听到的。可这个时候巡视的士卒马上就要过来了,如果说此时只要有一点儿声响,那就绝对会被人给发现了。

    而如今马超的动作,其实说是很简单,但也只有马超他自己最清楚,究竟是用了多大的力才能让自己保持如此的状态。此时此刻马超的汗都下来了,攀爬城墙的时候没出汗,可这个时候却出汗了。当然,其实这里也是因为有一丝紧张的原因所以才如此的。马超心道,你们快走吧,快点儿走吧。再不走,老子还不知道要出多少汗呢,这td实在是太难受了。

    坚持了一会儿后,听到士卒的脚步声越来越远,马超终于是送了口气。他赶紧用了最快的速度登上了城墙,仔细这么一看,太好了,在下城墙的必经之路上却只有两个黄巾士卒。不过看他们的样儿,此时倒是快已经睡着了,只不过因为是守卫的原因,所以是硬在那坚持着。

    马超悄悄地收好了飞抓,如今他可是连大气儿都不敢喘啊,生怕被人给发现。他从城墙悄悄地下来后,就慢慢地从城头的台阶上向下爬了去。没办法,只能是从城头的台阶爬下去了。如果起身的话,很可能就被两个黄巾守卫给发觉了。而爬下去的话,只要不接近两人,就凭两人已经都快睁不开的眼睛来说,不仔细看还真就很难发现地上有个人正在那慢慢爬着呢。

    富贵险中求,拼了,马超是咬着牙向城下慢慢地爬着。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就是为了进广宗,如今自己是不得不这样儿。大不了就是被发现呗,不过马超却有信心,会在城头上的黄巾士卒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就从城墙上离开广宗。只要离开了广宗,黄巾士卒就再也追不上自己了。所以马超虽然不想被发现,但却不怕被发现的后果,大不了就是失败,进不了城了。

    这个时候马超身上出得汗可比之前的还要多不少,最后他终于是从城头上爬下来了。下来后,马超不敢怠慢,他赶紧按照朱狼所说的,向着唐周所住的地方而去。

    找到了地方后,马超从院墙跳进了院中。很容易就找到了唐周所住的那个屋子,用带来的那个匕首刮开了里面的门闩后,马超偷偷潜入了屋中。

    虽然房间很黑,但马超还是看出了榻上此时是有两个人在那睡着。他心下暗道,看来唐周他早已不是之前那个连饭都吃不上快饿死的那个小子了,如今也知道享受啊。就是不知旁边的女人是他的妻子,还是侍妾,或者是从外面抢来得人呢。不过这些在马超的脑海里也只是一闪而过,不管是什么都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马超把匕首抵在了唐周的脖子上,同时用另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而此时的唐周已经是有所感觉而惊醒了过来,可因为马超捂住了他的嘴而说不出也喊不出什么来,只是感觉脖子上有些冰冰凉凉的,他就知道自己已经是被人所制,这个时候唐周是一点儿都不敢轻举妄动。

    他倒是瞪大了眼睛看着马超,可惜马超穿着夜行衣,还是蒙着面的,更何况此时还是半夜,能看出来是谁就奇了怪了。

    马超压低了声音在唐周耳边说道:“别动,别出声!”说着,就把手中的匕首轻轻地在唐周的脖子上这么一划,鲜血顿时就流出来了一些。

    唐周他被马超的这个举动差点儿没给吓尿了,此时是魂不附体啊。心说我的大哥,你是我亲哥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这匕首要再使点儿劲儿,我的小命儿可就真没了。

    唐周因为说不出来话,所以只能是微微点头,表示同意。他不同意也不行,谁让自己小命儿都在人家手里呢,如今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你敢乱动出声,就杀了你!”马超继续低声地在唐周耳边说道。

    他闻言是赶紧点头,唐周心说,你就借我个胆儿我也不敢啊,没看我小命儿在你手里呢吗。

    马超腾出来了捂着唐周的手,然后上前,对着榻上的女子的脖子稍微一用力,一个手刀,就把对方给砍晕了。毕竟之后要说得东西异常机密,也更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自己来过此地。如果真那样儿的话,马超就只有灭口了。不过说实话,马超真不想伤害无辜,所以如今就只有把旁边的女子给弄晕。

    “去,点灯!”马超对着唐周说道。

    唐周此时哪敢不听,赶紧照办,不过马超的匕首依旧是没有离开他的脖子。

    屋中有了光亮之后,唐周此时倒是不敢正眼看着旁边的这位了,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怒了对方,然后对方给自己来那么一下,自己可是不想找死啊。

    马超从怀中掏出了一枚不大的药丸出来,依旧是压低着声音对唐周说道:“把它给吃了,然后我们再说!”

    唐周一看,面露难色,“这,能不能别……”

    马超把匕首往前轻轻这么一推,“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唐周差点儿没吓爬下,“别,别,我吃,我吃还不行吗!”

    这回倒是半点儿都没犹豫,唐周就把药丸给吞了下去。

    马超继续说道:“如今你已吃了我的秘制毒药,一个月内如果没有解药,便全身溃烂而死,没有我的独门解药,神仙难救!”

    唐周闻言,脸儿都绿了,颤抖地说道:“大,大侠,如,如何才才能,得得得到解解药啊?”他突然觉得吃完这个毒药后,自己如今是头昏脑胀的,唉,果然是中了剧毒了啊。

    马超此时倒是心中暗笑,什么秘制毒药,独门解药啊,全都是自己瞎编的。不过这个药丸确实是自己为了今日之事特意做出来的,但可不是什么毒药,只不过就是一般般的普通药丸罢了。至于唐周自己觉得的那些反应,无非就是心理作用。

    马超在唐周耳边缓缓说着,“……懂了吧,你只需如此即可,到时自会有人把解药给你!”

    没办法,为了保全自己的小命儿,唐周只好答应了马超所说,这时候他倒是不颤抖了,“此事就依大侠所言,一切都交给小的我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