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说起来这位的表现,也确实是没有让张辽失望,当然鲁肃要是知道的话,也不会失望的。张辽能选这人来,也算是不容易了,毕竟他算是了解手下士卒都是什么情况,要不然,只能是识人不明,但是如今来看,显然张辽他是了解的。

    徐庶对刘备点头,然后刘备便对江东军士卒说道:“你们江东军的情况,我已经知晓,还请你早回复子敬先生和文远将军,就说我已经知道了,让他们见机行事!”

    “诺!”

    江东军士卒赶紧回道,之后刘备便让己方士卒代他送了一下来人,也算是客气了一下吧,毕竟江东军是来帮助他的,是他去求助人家的,所以人家才来,哪怕是盟友,但是也确实,人家能来,那是人情,不来也是本分吧。所以孙策和曹操都算是够意思,刘备也明白,当然了,他也知道,他们更是为了他们自己,可援军确确实实是来了,这个也没错。

    -----------------------------------------------------

    江东军士卒离开后,徐庶是忙对自己主公说道:“主公,这之前的士卒,确实是江东军士卒无疑。在属下来看……”

    徐庶给刘备简单讲了一下,他说认为的。刘备听后,是不住点头。确实,他不得不承认,徐庶所说,真是有道理。

    其实刘备也认为之前的士卒是江东军的,他和徐庶看法差不多,因此他最后说道:“士卒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确定是江东军无意,并非是马孟起其军之计!”

    徐庶和刘巴闻言,是尽皆点头。此时刘巴则说道:“主公,这如今江东军人马也已经到来,可他们比起那兖州军来,可谓是技高一筹啊!之前的兖州军,因为距离马超凉州军比较近,所以是让人抓住了机会,这如今都不知道退到什么地方去了。不过如今的江东军,却是不错!”

    谁说不是呢,刘备和徐庶都是如此想法。鲁肃这个人,还真是不能小看了。

    -----------------------------------------------------

    他们虽说是没有亲眼见过其人,可也多少都听说过他。知道淮南的鲁肃鲁子敬,那是个人才。而且是深受孙策孙伯符的器重,并且是周瑜周公瑾所看重的人。至少周瑜很少去评价一个人如何,但是他却评价过子敬。说其人有才能,当得大任。这就是周瑜的原话。要说能让周瑜这么评价的,在江东。好像真就是鲁肃那么一个。

    所以无论是刘备也好,还是说徐庶和刘巴也罢,可真是没敢小看了鲁肃其人,都知道其人的本事不错。正所谓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啊,他们可不认为周瑜会没有什么眼光。他这人眼光肯定是有的,而且还不差。本来周瑜就不轻易评价一个人如何,但是只要他一说,那么基本就是“八/九不离十”了,所以他们相信周瑜的话,知道鲁肃那人绝对是有真本事的。

    此时刘备则问道:“不知道元直以为,如今我军该当如何?”

    徐庶一笑,说道:“主公,属下以为,当是‘以不变应万变’即可!”

    -----------------------------------------------------

    刘备一听,就笑了,说道:“大善!如此,就依元直所说吧!”

    其实刘备也是这么个想法,如今因为有城池的阻隔,总不可能让江东军进城来吧,真要是那样儿的话,江东军也不是说就进不来,可他们是进来了,那么没准后面还要跟着凉州军,那城门肯定是要抵挡不住凉州军的,所以不可能让江东军进城。这进一个士卒,那倒是很快,没有什么影响,可大军,那能进来吗?

    所以如今的情况,江东军和兖州军一样儿,只能是在城外,不能进城,因此徐庶说己方是要“以不变应万变”,这样儿就可以了。而刘备呢,他也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因为如今他实在也是没有其他的别的什么办法。除了坚守这辰阳之外,还能怎么样儿呢?不可能放着这大好的城池,出去和凉州军一战,那不可能。

    -----------------------------------------------------

    等士卒回到了江东军大营之后,鲁肃和张辽是亲自见了士卒,毕竟他们也确实是很想马上知道刘备的意思。结果听士卒说完了,他们两人是很满意的,毕竟刘备的意思,他们都算是明白,所以最后鲁肃把手一挥,对士卒道:“你先去领赏吧!”

    “诺!多谢先生!”

    士卒下去了,而鲁肃则对张辽说道:“文远选派的人,倒很是合适!如今刘玄德……”

    张辽笑了笑,“谁说不是呢,如今的情况,刘玄德没和咱们多说,却是不知道兖州军的情况到底如何了?”

    鲁肃一笑,“不管如何,想来我们会很快知道的,只要他们也到了辰阳,那么一切不在话下,不是吗?”

    张辽闻言点头,“确实如此,先生所说甚是!”

    -----------------------------------------------------

    一夜无话,就这样儿,这一夜是很快就过去了,当然对江东军来说,也是平静的一夜,当然他们在这儿,凉州军确实是一时半会儿不会发现他们。但是时日久了,那可就不一定了。

    当到了下午的时候,张辽派出的探马,已经是陆续回到了己方大营。见到了鲁肃和张辽后,探马道:“禀先生、将军,前一日夜,兖州军……”

    鲁肃一听,心说果然啊,还是让自己想到了,兖州军还是被凉州军给摆了一道。不过这事儿也难怪,哪怕曹仁曹子孝算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可终究还是要被马超他们给摆了一道。如果他和己方一样儿的话,那么基本就不会有那样儿的事儿发生了,只是可惜啊。

    鲁肃也不得不感慨,其实他认为这事儿不是不能避免的,但是最后的结果,还是没出乎自己所料。这兖州军还是被凉州军给打退了,后退了那么远,可真是讽刺啊!什么都别说了,就是这样儿。

    -----------------------------------------------------

    之后鲁肃和张辽两人又听了好几个探马的禀报,几乎都是一样儿的事儿,不过其实也有不太一样儿的,所以一综合一下,他们是知道了不少。

    把探马给打发走后,鲁肃对张辽笑道:“文远来看,这兖州军倒是还不如我军啊!不过也难怪,曹子孝终究还是有些大意了!”

    按照鲁肃的想法,曹仁一般不会如此大意轻敌,可这次就真是这样儿了,也让自己没太多话说。这应该说什么,当时他曹仁的想法,自己也不是那么清楚,所以也不用去多想了。反正兖州军被凉州军所乘,夜袭他们大营,最后是迫不得已,不得不退。如今倒是好了,他们退远了,凉州军也不去进攻他们了,也许这是他们想要的?

    谁知道了,如果是己方的话,自己倒是不会这样儿。至少如今己方还没被凉州军给逼成那样儿啊。

    -----------------------------------------------------

    休息了一日之后,这今日又是凉州军战辰阳的日子。马岱依旧是带着人马攻向了辰阳,不过自己一方是休息了一日,那么说起来人家霍峻那边儿呢,也算是休息了一日,所以这都是差不多,因此你休息了,人家也休息了,所以你不占优势。

    而人家霍峻本事不错,这马岱压力太大,哪怕之前胜了兖州军,而且己方还休息了一日,算是调节调整了一下,可如今来看,这依旧是不能给他们多大的威胁啊。

    如今把马岱的信心,是差点儿给磨平了,没办法,一日两日也许都没什么,可这要是时日多了,那还没可能吗。

    霍峻在城头指挥着己方士卒守城,看到马岱依旧是没那么轻松,他心里就觉得好笑,他心里也高兴。心说你们凉州军哪怕是休息了一日,可如今来看,这休息之后和没休息的时候,好像也没有什么两样儿啊。

    -----------------------------------------------------

    不是霍峻小看凉州军,更不是他贬低马岱什么的,而是他认为事实就是如此……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