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曹仁一笑,他也不管牛金了,直接加入了和凉州军的激烈战斗中。凭他那么多年的经验,还看不出来吗,虽说凉州军没来那么多人,可也不必己方人马少多少。如今自己这边儿是两万多的人,马超他们凉州军,也有一万多,将近两万吧。

    从人数上,己方确实是没占什么优势,至于说战力,那就更别说了。己方士卒本来战力就略微不如人家凉州军,如今又赶上己方士卒那么累,所以根本就不占优。

    不过有曹仁身先士卒,和凉州军展开激烈对战,确实是给兖州军一方提高了不少士气。可这在士卒不怎么劳累的时候,确实是有用,但是如今,真是没有大用了。

    但是曹仁也知道,不能和凉州军恋战,看到要不行,就赶紧撤吧,可如今还不是时候。所以再等会儿吧。曹仁确实是怕,这个时候自己一撤,要是己方溃败了,那可真就要出大事儿了,所以一个真正的统帅,他也知道什么才是最好的时机撤退,肯定不是这个时候

    -----------------------------------------------------

    此时的孟达觉得,自己的运气特别不好。本来之前自己是奔着这兖州军的主帅,也就是那个曹仁去的,可先是让他亲卫给挡住,然后好不容易,曹仁要和自己一战了吧,结果却从他后面又来了一个长相凶恶的人,直接就来战自己。曹仁倒是去了另一处。

    孟达心里是这个不爽啊,心说我是来战曹仁来了。你算个什么东西?但是这话还没等他说,对面的将领便大喝道:“兖州军牛金。前来领教!”

    孟达这时候正是在气头上呢,所以一听牛金报名了,这是要和自己一战啊,自己自然是不会后退,而且还必须要往前上才行。不过孟达心说了,什么牛金牛银的,自己都没听过,估计也是什么不入流的将领。这兖州军厉害的人物,自己都听过。可真是没有牛金这么一号。

    要说就孟达这个想法,他要是不吃亏,那就怪了。不是说谁都是那么高调,而且兖州军确实,算得上是人才济济了,挤得都不行了,所以牛金这样儿的,就武艺还能拿得出手的,却也不是一流的武艺。所以他确实是排不上号。那武艺比他还强的,那太多了。

    -----------------------------------------------------

    如果要是马超的话,他肯定不会让孟达轻敌,但是马超没在这儿。因此孟达还是大意了。他认为这个牛金相貌挺凶恶的,不过就是吓唬人的吧,实则可能是外强中干。没什么本事,没什么武艺。

    孟达既然是决定要和对方一战。当然也得按照“江湖规矩”报名,于是就听他说道:“凉州军孟达。请指教!”

    说着,两人便斗在了一处,牛金用刀,而孟达使枪,两人是你来我往,已经是斗了近十个回合。等交上手的时候,孟达就发现了,自己是大错特错,人家武艺,超过自己了!可这武艺的人,自己以前居然都没听说过。不知道是自己太过孤陋寡闻了,还是说对方名声不显呢,孟达觉得,其实还是后者居多。几乎不会是强者,说起来自己不至于那样儿啊。

    牛金此时是哈哈大笑,“孟达,你凭此武艺,可胜不了我!”

    -----------------------------------------------------

    之前牛金看孟达过来,还以为是个什么凉州军的高手,结果这么一交手,他发现对方武艺还不如自己呢。牛金可没觉得自己算什么高手,但是这孟达还不如自己,可真是,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了。

    孟达一听牛金这话,他当然是不服,所以边打边对着牛金说道:“牛金,休要猖狂,如今还胜负未分!”

    牛金一听孟达所言,他是不屑地撇了撇嘴,对他来说,这胜了对方,无非就是几十回合的事儿,并不算什么特别困难。而对方这个孟达,是死鸭子嘴硬啊,所以他是不屑。

    十个回合过后,孟达已经是出了汗了,虽说不至于是大汗淋漓,可也真是出了不少。实在是对方给他的压力确实是不小,孟达和人家的武艺,还差着一块儿呢。所以他最后输了,那都是应该的,没什么大不了。

    -----------------------------------------------------

    二十个回合,这时候孟达的压力是越来越大,他也清楚,再这么下去,估计也就是三十多个回合,自己就得败。不止是因为这牛金武艺超过自己,就是人家的力量,也是比自己强啊,所以他确实,心里也是不得不承认,是,他不想承认,可事实在那儿摆着呢,人家比自己强,武艺是超过自己,力量超过自己。

    牛金坏水儿不少,这时候还不忘了气他,“孟达,你还是赶紧认输你,你已经无力回天了!”

    孟达一听,是这个气啊,但是他这就算是反驳人家,可也没什么底气的。所以他动了动嘴,没多言语。他也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如果自己能让对方惨败,那才算是给对方打脸呢,而且还是赤/裸/裸地打脸啊。

    可如今这个情况,自己好像还真是做不到,这自己武艺要超过这个牛金,那如今的情况也不至于是这样儿了,自己太被动。

    -----------------------------------------------------

    孟达这边儿是这样儿,曹仁那边儿也早已和凉州军展开了厮杀。最后就剩下在大营内的郭淮,和崔安、马岱这两人进攻两翼的人。展开激烈拼杀了。

    郭淮在刚开始的时候,还算是能抵挡崔安和马岱从两翼的进攻。毕竟这形势还不至于说一下就变成了他们挡不住。可没多一会儿,形势便是急转直下,说起来郭淮一个人,确实要挡不住崔安和马岱两个人的进攻了。

    不说人数上没什么优势,战力也不足,就说他们兖州军士卒疲惫,凉州军士卒正是精神抖擞,而且崔安和马岱这么两员大将,也真不是这时候带着这么样儿人马的郭淮所能抵挡得住的。因此郭淮带着兖州军士卒此时是节节败退。

    他是满头大汗,不得不着急啊,这自己武艺不如人家马岱,崔安就更别提了,要想用武艺战胜两人给己方以士气,这是不可能了。那么其他方面,也是不如人家,所以应该快退为上。

    -----------------------------------------------------

    因为曹仁还没发话,他也没退。所以郭淮自然是不能退,还在带着人马顽强抵抗。说实话,这时候的兖州军士卒,已经是死伤无数了。让郭淮看着,是心里都在滴血,哪怕他没加入兖州军那么久的时日。可终究也是在军中混了些时日了,所以就算对士卒没那么深的感情。可这些时日,从幽州一路南下到荆州。说起来多少也是有点儿感情的。

    尤其像郭淮这样儿的人,虽说心够狠,但是对士卒,那确实不错,要不为什么曹操非要让他跟着曹仁一起来呢,就是他们两人,算是能合得来,一起做事,曹操放心。如果说派两个不怎么合的人,那只能说是给兖州军找麻烦呢。这事儿除非是万不得已,要不然的话,曹操是真不会做。

    毕竟他也希望自己一方能安定团结,这斗争不是不可以有,自己也不一定去管。但是在真正有战事的时候,哪怕就是个小战事,曹操也不希望手下的人在战场上有什么争斗。

    -----------------------------------------------------

    良性竞争可以有,但是那些什么勾心斗角,就不必了。说起来这就是曹操的想法,他知道,如果真在有战事的时候,主将和副手有了些什么龌龊,那最后肯定是要对己方不利,自己不可能什么时候都跟着一起去领兵,所以他也是尽量,不让那些不合的将领一起,那纯粹是自找麻烦呢。

    郭淮心里清楚,既然主帅曹仁没撤退,那么自己这儿也不行,输了不怕,损失就损失了,但是不能在凉州军面前跌份,不能让他们小看了,这就是兖州军众将的想法。这里自然是包括了曹仁和郭淮,他们也受了自己主公曹操的影响。

    因为曹操就是这么个人,败了不怕,谁没失败过,但是你要是因为这个害怕了,退缩了,那么趁早就别带兵了。怕也得战,必须要战,打出己方的气势来,就可以了,不要丢人,那么就行,败谁没败过,但是你得认清自己,知道该去做什么,不该怎么样儿。

    -----------------------------------------------------

    压力最大的就是郭淮了,哪怕曹仁,还没这样儿,毕竟其人统兵那么多年了,自然经验什么的,都比郭淮丰富。而曹仁只需要面对马超,马超不出手,就带着人马而已,但是郭淮却是要面对着带着士卒激烈进攻的崔安和马岱,这两个可不是不出手,是见到己方士卒就杀,被他们给碰到的,根本没几个活着的。

    曹仁知道,已经是差不多了,再下去,对己方大为不利。而这个时候,正好牛金和孟达那边儿已经是分出了胜负,孟达一个没留神,被牛金是一刀给砍伤,虽说不算什么严重的伤,可他确实是受了伤了。

    曹仁这时候对着己方大喝道:“后军变前军,前军变后军,撤退!”

    听到主帅一声撤退,对兖州军士卒来说,那是比天籁都天籁。确实,他们可就等着曹仁说这话呢,虽说感觉比他们所想要晚了点儿,不过也算是及时。

    -----------------------------------------------------

    牛金一听,将军让撤退了,虽说还有遗憾,但还是给孟达放了句狠话,“小子,咱们来日再战把!手下败将,以后要长进些!”

    孟达一听,是这个生气,不过好像真没什么反驳其人的,自己确实是败了,而且最为耻辱的还是自己受伤了,哪怕只是个皮外伤,但是这事儿不是那么说的。

    这时候看到对方撤了,孟达也没忘了嘴上痛快一下,“牛金,他日我必报今日之仇!”

    牛金头也没回,就直接那么笑道:“小子,我等着你,哈哈哈!”

    说实话,他确实是看不起孟达,武艺不如自己,如今还不忘了痛快嘴,所以他看不上其人。除非以后这个孟达武艺真是长进了不少,要不今后遇到,他还不会是自己的对手,牛金如此想到。

    -----------------------------------------------------

    孟达自然也不会去追,不说不是人家的对手,就算追上兖州军士卒,还能如何,自己主公没让追,显然是另有打算,可能就不追了。

    果然,马超下令,不让追击,收兵回营,还在屠戮着兖州军士卒的崔安和马岱之后也听到了如此军令,两人虽说是无比遗憾,可主公军令,却不得不遵从。反正自己主公做事儿,有他自己的想法,自己这些人,也不用去指手划脚的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