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个真心不最要了,至少肯定不是最为重要的。◇↓因为哪怕曹仁他们有所防范,其实这个很正常,毕竟这事儿也不是说人家就一定想不到。那么之前所说,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那只是最为理想的状态,可人家有了准备,有了防范,那当然就不这样儿了。

    可有一点,是他们怎么都改变不了的,那便是兖州军远道而来,士卒皆以疲惫,这个曹仁他们是没有办法让士卒不劳累,不疲惫的。也许今夜休息一夜,明日会好很多,可今夜,确实是没办法改变了。

    所以无论是马超,还是凉州军众将,他们更为看重的,其实还是这个。毕竟不管他们如何防范,最后都改变不了士卒已经是疲惫不堪的事实,因此,己方去劫营,那就是占着优势的。也许有时候,己方还不至于是这样儿,可如今的情况,却是一定要这么去做。这说起来是形势所迫,其实也并不为过。

    -----------------------------------------------------

    但是总体来说,好像还是好处更多,所以他们认为,这事儿就算是干了,好像对己方的坏处,也不是那么多,那么还有什么不能去做的呢。

    之后马超对着众人一笑,“各位,既然各位都赞同如此,那么……”

    马超拍板儿,然后众人齐声:“一切谨遵主公之令!”

    马超轻轻一拍桌案,说道:“好!崔安听令!”

    “在!”

    “命你带兵…… 不得有误”

    “诺!”

    “马岱!”

    “属下在!”

    “命你……”

    “诺!”

    -----------------------------------------------------

    “公琰留守大营。其他人与我一起,带兵正面进攻!在曹仁大营还未扎稳之时。便带兵前去劫营!”

    “诺!”

    在马超看来,他确实是不准备让曹仁他们扎好大营。再去劫营。虽说那样儿,可能曹仁还没什么防备,而在他们大营还没扎好的时候,会被他们发现。但是马超显然不在乎这个,他就认为,在他们还未扎好大营的时候,自己带兵前去,那样儿的话,也许效果会更好。

    哪怕他们会发现。可这个重要吗,趁他们立足未稳的时候,自己前去进攻,难道不好吗。而且马超也看得出来,显然众人也是赞同自己所说,因此自己这么派兵,他们都没有什么意见,这就说明问题了。

    “好,各位就等着探马消息一到。咱们便出兵!”

    “诺!”

    -----------------------------------------------------

    众人是摩拳擦掌,而且每人心里都听兴奋。毕竟这劫营的事儿,那可不是每次都有的,并且还真是。哪怕己方也算是经常去做这事儿,但真不是每次都能碰到。而且还别说,众人对劫营的事儿。那可真是,都是非常喜欢。不说每个人都有冒险因子,可也确实差不多了。

    探马前来禀报过后。曹仁问向了其人:“如今距离凉州军大营还有多少里?”

    探马忙回道:“禀将军,距离凉州军大营还有不到二十里!”

    曹仁点头,然后让探马下去继续查探,而他则对旁边的郭淮说道:“伯济来看,如今咱们何处驻扎为宜?”

    郭淮闻言一笑,“将军,依我来看,不如在距离凉州军大营十五里处扎营,如此可好?”

    曹仁点头,“善,我看就如伯济所说!”

    然后他对着传令官吩咐道:“传我军令,向前再行进四五里,便可安营扎寨,让弟兄们抓紧点儿!”

    “诺!”

    -----------------------------------------------------

    兖州军听到了传令官所传,自己主帅如此军令,他们当然是心情非常不错。对他们来说,这如今就是这样儿,已经都很累,很疲惫了,所以他们最想的,就是要早早休息,好好休息。所以曹仁也算是抓住士卒的心,因此他让传下令去,这兖州军士卒一听,不少人都心说,终于是等到了,自己大帅说了,再行进了四五里,就可以安营扎寨了,这自己这些人,等得可不就是这个吗。

    果然,大军又行进了四里地多点儿,曹仁便让传下军令,命全军原地驻扎,可以安营了。兖州军士卒心中高兴,算是欢呼雀跃吧。可算是等到了,这总算是能好好休息了啊,这要是再不休息,还不一定要累成什么样儿呢。

    可想法虽说是挺好,但是当这边儿兖州军士卒刚安营的时候,曹仁便接到了探马所报:“报将军,凉州军大营有所异动,马超带着人马向我军方向而来!”

    -----------------------------------------------------

    曹仁一听,便是微微皱眉,这因为是黑天,所以确实也看不太清。让探马离开后,他是直接向郭淮问道:“伯济如何看待?”

    郭淮直接说道:“将军,这马孟起是要趁我军立足未稳,前来劫营!看过过一会儿,便是要苦战一场了!”

    曹仁听了郭淮的话后,他也知道,就是这样儿。你说撤退?那么怎么可能,真要是退了,曹仁就知道。己方士卒别说是累了,就算是不累。这撤退,影响可太多了。那士气肯定是要直线往下落,这绝对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但是不撤退,这凉州军马上要到了,所以不可能不让己方士卒知道啊。因此曹仁是赶紧让传令官传下令去,告诉士卒,就说凉州军根本就不想让己方好过,这时候马超已经是带着大军前来了,要给己方杀灭了。

    -----------------------------------------------------

    当然曹仁也知道,对方绝对不是这个意思。别看他们人马比己方要多不假,但是想一场战斗就灭了己方,这事儿他不认为可能。至于说其他的,马超他们无非是想要掌握主动而已,所以自己还不明白吗,这就是其人和他们凉州军众将一致商讨的结果,要对付己方,他们要主动,不想被动。

    但是曹仁显然不会因为这样儿就退缩。就怕了,那样儿的话,他也不是曹仁曹子孝了。至于说郭淮,说起来他和曹仁想法一样儿。而且更不怕凉州军什么。可他也不得不去担心,这己方如何是人家的对手呢,这还是一场恶战啊。己方要伤亡不少。当然这凉州军敢来,肯定也不会让他们好过就是了。

    当兖州军士卒一听说凉州军大军来了。他们有些人怕了,有些人则是怒火大了。毕竟这好不容易要休息了,可根本就不可能了,这除了战之外,没有其他。

    -----------------------------------------------------

    兖州军的士卒,那可真是把凉州军给恨透了,而且是从心里往外那么恨啊。对他们来说,这不让他们休息,那可是比杀了他们还难受啊。而且郭淮也让人去对士卒讲,说凉州军此来,就是趁人之危,看到己方都已经累得不行,所以是要来杀灭了己方。

    结果兖州军士卒一听,这还了得,凉州军要灭了自己这些人,那么自己这些人还能不顽强反抗,拼死抵挡吗。这也就有个别的士卒能明白,郭淮郭将军可没说真话,凉州军绝对没那个意思,他们如今也做不到啊。但是绝大多数的士卒,确实是不明白情况,因此郭淮让人去传什么,他们就信什么了。

    没办法,要是每个士卒都那么厉害,那兖州军也许就无敌了,但是这事儿,可能吗。说起来有明白人,那就已经不错了,不是吗。

    -----------------------------------------------------

    马超他们还不知道呢,这时候曹仁和郭淮两人的动员,给凉州军拉仇恨,做得还算是成功。

    不过说起来这事儿确实是如此,可真实的情况,兖州军士卒依旧疲惫,所以凉州军还是占据优势的。因此,哪怕曹仁和郭淮给凉州军拉仇恨,让兖州军士卒是恨透了他们,而且也确实是要和凉州军死拼了。但是说起来,他们确实是改变不了如今兖州军士卒疲惫的情况,这就是最大的硬伤,没有办法。

    士气什么的,那确实是能提高,这个不假。但是曹仁也好,是郭淮也罢,他们可都没有那个本事,能让己方士卒,从疲惫不堪,一下就到精神抖擞,那不可能,谁也不可能做到。

    所以马超就是为了这个,因此他知道,只要己方去进攻,那么就没错。是,自己没觉得一下能灭了兖州军,这事儿也不可能。但是给他们一个下马威,这个倒是可以的,不是吗。

    -----------------------------------------------------

    探马再次来报,“报将军,凉州军距离我军不足十里!”

    曹仁和郭淮两人是早已让己方士卒休息了,就等着凉州军过来,虽说这时候休息也缓不过来太多,但是总比这时候还在劳动着要强吧。不管怎么说,哪怕是杯水车薪,这如今两人也不敢让士卒动了。都是拿着兵器,等着凉州军过来。

    其实他们两人还能不明白吗,这今夜己方算是不占优啊,这都是人家占据优势。毕竟己方士卒太累了,如果不是这个,那么自己两人也不会那么担心。哪怕凉州军战力是公认的天下第一,但是那有如何,己方可还没准备就和他们死拼。但是如今的情况,是人家要来和己方一战,己方士卒还累成这样儿,要说不和他们死拼,那也不行啊。

    当马超带兵来到了兖州军附近的时候,他发现兖州军大营不过才有了那么一个轮廓,不过倒是挺亮,显然是等着己方来呢。

    -----------------------------------------------------

    马超此时是举起了雪饮刀,然后对着前方一指,喝道:“凉州军的男儿们,你们建功的时候到了,随我杀啊!”

    “杀啊!”

    ……

    凉州军在马超几人的带领下,确实是爆发了。之前攻城一直都憋屈,但是如今的野战也是夜战,谁怕谁啊。己方虽说劫营早已让对方发现,并且有所防范,可这又如何。他们兖州军士卒,如今是累得不行,这就是己方的机会啊!

    结果兖州军士卒倒霉了,这他们之前想法倒是挺好,可真和人家一交手之后,这就看得出来,这凉州军太厉害,太强了。

    怎么说呢,如果说之前想法,己方和人家拼命,多少是能起到些作用。

    -----------------------------------------------------

    可如今再看,还没等你和人家拼命呢,人家倒是和你先拼了,再加上凉州军这战力,兖州军士卒的劳累,凉州军士卒相对的轻松,最后不用多说了,兖州军不占优啊,都让凉州军给占去了。

    曹仁心说,这自己太倒霉了,这谁能想到,这刚到辰阳,马超就亲自领兵来了。这不按照常理来做事儿的人,你确实不知道其人都在想什么。

    此时他是有些后悔,应该是距离辰阳一两百里,在那驻扎,就好了。可如今这情况,你就算在后悔,也是没大用了。不过要是能重来的话,曹仁绝对要那么去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