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在众人听后,也算是松了口气,毕竟这知道了援军的消息,肯定比不知道要强啊。∑而刘备也是乐得如此,他看到己方众人都松了口气,他自然是满意的,知道自己所做,没错。

    之后刘备是难得在这凉州军进攻的第一日就宴请了众人,尤其是霍峻。如果是从前,这事儿几乎是不可能,但是如今这情况,他认为,自己这么做,那却是没错的。如果不这样儿,那肯定没有这样儿来得好。在刘备看来,这如此一来,霍峻还不和凉州军死拼?

    但是刘备也没有忘了,一定要密切注意凉州军的动向,要不然这己方在这儿饮宴,他那边儿来进攻了,这肯定不是好事儿。

    怎么说呢,哪怕他不认为马超凉州军回来,但是必须要防患于未然啊,所以自然是没有掉以轻心,哪怕是这边儿和众人饮宴,那边儿也让人是严防了,看着马超凉州军大营,密切注意着他们的动向。

    -----------------------------------------------------

    本来徐庶对自己主公今夜设宴招待众人,他不是那么满意。可他也不是不明白自己主公的想法,因此他是多一句话也没说。知道,这个时候你去煞风景,扫兴,那么自己主公肯定要记住你,所以这个时候,没什么大事儿,自己确实,还是不说话为好。因为徐庶也没对刘备说什么。他都没说什么,就更别说别人了。

    所以众人这在酒宴上。看着都是吃好喝好,不过实际如何。还是他们自己心里最清楚。要说他们心里没一点儿想法,那不可能,但是对于这些,他们确实也都知道,不好去对自己主公说什么,反正自己主公怎么做,怎么说,只要不影响太大太多,那就可以了。至于说其他的。自己这些做属下的,也不好去说什么啊。

    主要是自己主公没什么错误,可能是有些不太好的地方,但是看自己主公兴致如此高,谁还能去做那大煞风景的事儿呢。在座可没一个是傻子,所以……

    -----------------------------------------------------

    真没有人想去做那出头鸟儿啊,这要真那么做了,最先遭殃的,肯定还是那出头儿的。所谓是“出头儿的椽子先烂”。这道理谁还不知道了,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

    又是一日,刘备等着的援军,还是没到。不过这些都在他所料之中,确实,如果来得那么早。那倒是出乎他所料了。他认为,最快也不过三日。最慢,那可就不一定了。他如今和徐庶所想一样儿。也许是日,但是也许会更久,这事儿谁知道呢。

    马岱再一次带兵进攻辰阳,全力进攻。

    霍峻一看,心说来得好,就等你了!这昨日不过试探进攻,也真是没有意思,但是今日好了,你马岱不是要带兵全力进攻吗,我可就等你这个了!不过他没喊什么,直接是让士卒好好守城,自己也是加入了守城的士卒当中。霍峻是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提升己方士卒的士气,从而能更好去战斗。

    -----------------------------------------------------

    马岱心说,我承认你霍峻霍仲邈的强,可这守城却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儿,主要还是靠着你们汉军士卒吗,我凉州军士卒的战力,可是要超过你们的,所以我就不相信了,破不了这个辰阳城?

    不过即便马岱是如此想法,可真正到了实施的时候,这对方依旧是对己方激烈进攻顽强抵抗。自己自认为今日己方是全力进攻,可人家也是,这绝对是比昨日还要顽强抵挡,这可真是啊,己方比昨日强了,人家也是,这不是此消彼长,而是都长了。

    马岱正往上上呢,结果城头的热油就本着他泼下来了,他赶紧跳下云梯,就这么一下,就把他后背给整的全都是冷汗啊。没办法,刚才实在是太危险了,本来马岱这几日攻城也没见过热油奔着自己来,但是今日,这油又来了。

    马岱心说,这是盯上自己了,不让我上去啊,这样儿的话,今日还是要完,白扯。

    -----------------------------------------------------

    霍峻看到士卒泼油,虽说没淋到马岱,可还是把其人给逼退了,他没有什么遗憾,反倒是觉得如此就已经是不错了。再说了,马岱要真是受伤,那倒是没意思了,就这样儿,自己觉得,挺好。

    因为霍峻看来,只有这样儿,马岱才能是特别不甘心,然后再上来,自己再给他打退,他再上,自己再打,如此的话,那就最好。如果要真是把其人给弄伤了,那么最后,可真是没意思了,对方可能要换人,其他人,据自己所知,可真是不如他马岱啊。

    霍峻尊重对手,也希望自己如今的对手是马岱,而不是别人。当然如果是个比马岱更厉害的,自己倒是举双手欢迎,可要不是呢,那么自己当然是不希望如此了。而自己清楚,这其实就是别人不如他马岱马伯瞻,所以自己当然是不希望如此。

    -----------------------------------------------------

    结果在霍峻如此的想法中,马岱再一次登上了云梯,结果马岱登了几步后,霍峻是直接拿着檑石便对着其人扔了下去。之前马岱在城下的时候,因为距离的原因,霍峻是没对着他扔什么,可如今距离近了,他自然不会放过如此机会的。

    结果马岱是再一次倒霉了,檑石虽说没砸中他,但是却依旧是让他掉落了云梯,马岱心说,这之前第一次出手让自己下来的是士卒,不过这次,是霍峻本人啊。

    不甘心的其人,是第三次登上了云梯,这次倒是运气不错,躲开了士卒的滚木、热油,连带着霍峻扔下的檑石,也被马岱看看躲开,还没掉落云梯。

    霍峻一看,对马岱一笑,心说就算是如此,你这也不行。想到这儿,对着士卒说道:“对着敌将,给我倒!”

    “诺!”

    -----------------------------------------------------

    结果马岱是第三次下了云梯,这次也是他赶紧蹦下去的,因为他发现实在是躲不开了,这一大锅的,是什么东西,非水非油,而且还带着味儿的。看样儿城头上还不少啊,这自己决计是躲不过去了,能躲开一锅,但是五锅十锅呢,自己还能躲过去?

    这其实就是霍峻以前用过的金汁,说白了就是粪水,这东西绝对算得上是缺德带冒烟儿的。毕竟那什么热油了、滚木啊、檑石之类的东西,基本都是很有限的,不可能无限的提供。但是这粪水,说起来相比之下,虽说也不可能就一直都能源源不断,永不枯竭,但是肯定比那三个多多了,太多了,确实是不能比。

    而且之前也说过,这粪水,被浇到的士卒,被烫死的就不用说了。但是那些受伤的呢,那伤口可不爱愈合,很难愈合,而且还会得其他的疾病,这比那热油可厉害。而且几乎还没什么成本啊,那油多贵啊。

    -----------------------------------------------------

    当马岱知道这霍峻让人往下泼的到底是什么的时候,脸都绿了。说实话,这被泼到,受伤不受伤,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事儿了,关键是丢不起那个人啊。以后传出去,自己脸往哪儿放,那兖州军江东军就都知道了,马岱马伯瞻,在辰阳的时候,被那大粪给泼了一身……

    这话好听吗,丢人都丢到家了,所以马岱是给霍峻恨上了,心说这真是缺德带冒烟儿的,实在是太可恶了,太他娘的缺德了,这缺大德了!

    不过马岱在心里腹诽,霍峻都不知道,他只知道,还好是没泼到,让马岱是再一次退下了,这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这他要是伤了,自己还真是要遗憾了。

    而这个时候,凉州军马超那儿,是再一次响起了鸣金声,凉州军收兵了。不收也不行,马超看到己方不占优势,所以还是赶紧撤吧。

    -----------------------------------------------------

    马岱带兵撤退,不过还不忘了啐了几口,心里想着,这个霍峻,我当然要报复不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