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因此,霍峻也只能是赶紧又一次回到了城头,结果这时候虽说士卒已经是解散了,当然不是自由活动,只是不像之前那样儿,聚在一起,可却还是有不少人在那儿交头接耳,不知道在那儿说着什么。◎

    霍峻不用想都知道,显然他们还是在那议论刚才主公的话呢,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啊。当然不是说不让议论自己主公,主要是霍峻觉得,这如今大敌当前,就应该是严防马超凉州军的时候,所以还哪有那么多工夫去闲聊?去议论?

    所以他是大喊了一声:“都别说了!”

    果然,霍峻这个主将,还真是,很有力度,很有威慑力。就其人一句话,四个字,马上众士卒就不言语了。他们确实是怕了霍峻了,这是从心里往外那么害怕。应该说有些人确实是这么个想法,因为霍峻曾经就杀过城头的士卒,还不是一个,哪怕最后到了自己主公那儿,自己主公也一样儿是向着人家的。所以士卒还不懂吗,这怎么,都是自己这些人吃亏。

    -----------------------------------------------------

    无论对错,至少自己主公能为了自己找个屁大个士卒,去说一个大将吗?而且还是非常器重的守城大将,所以有些士卒是真害怕,如果让对方给抓到杀了,那死都白死,还不如壮烈点儿。和凉州军士卒拼了呢。

    至于剩下的一部分,那确实是被霍峻给折服的。这是没错。毕竟霍峻也都明白,这治军其实也是。要恩威并施,你就只是让士卒害怕你,那么最后只能是落了下乘了。只有恩威并施,让士卒对你是又敬又怕,这样儿的话,才是最好。

    所以很多时候,霍峻其实还是以德服人,这样儿也真是,让不少士卒也都服他。知道这个霍将军,别看狠是狠了点儿,可却也有其人的本事,也不是一点儿道理都不讲,所以……

    看到众士卒终于是没有了动静,霍峻是满意的,心说要是这样儿吗,还能和敌军一战。要不然的话,这令行禁止都整不好。自己也别带着这些人去抵挡凉州军。

    -----------------------------------------------------

    真要那样儿的话,估计没两日,这辰阳就得被攻破。自己是丢不起那个人啊,更主要的是。自己又如何对得起自己主公!

    因此为了不要这样儿的事儿发生,霍峻也是比平时更加认真,更小心谨慎。不这样儿不行啊。他也是,确实也没认为。自己就一定带着城头这些人,抵挡得住马超凉州军的进攻。可是支持到援军来。自己自认为还是没问题的,然后……

    霍峻这不是自大,而确实是自信,他就有这个信心,不是小看凉州军,更不是高看自己,只是觉得这是事实。他也知道,凉州军之强,这个他没有不承认,可是仔细想想,他就认为,凭什么自己就不能抵挡住凉州军,或者说是抵挡他们更多时日呢?

    霍峻感觉,自己要是连这个信心都没有,那还别去守城了。你要是认为守不住,那么说是已经输了一半了,那其实也并不为过。

    -----------------------------------------------------

    而当辰阳城头有异动的时候,马超就已经得到了探马的禀报,“报主公,辰阳城头喊声震天,疑似刘备登城!”

    马超点点头,打发走了探马,然后他是笑了笑,心说这刘备已经是等不及了吗。他不是等不及和自己开战,只是今日就上了城头,去誓师,还不就是为了能抵挡得住己方的进攻吗。

    不过对于辰阳,马超要说一点儿顾虑都没有,那太假了,说起来第一个顾虑的,马超所担心的,那就是霍峻,别人不知道,他还是很清楚的,有这人在辰阳,己方何时能攻破城池,确实是个未知数了。也许用计可以,可徐庶和刘巴,再加个刘备,可都不是吃素的啊,马超不认为什么计就一定能瞒过他们三人,所以他还能不顾虑、不担心吗。

    至于最后一个,还是兖州军和江东军援军的事儿,他知道,这对方可要来了。

    -----------------------------------------------------

    而且己方还没拿下辰阳的时候,他们就能到,所以到时候,又是恶战啊。估计辰阳可能要顾不过来,就得去对付兖州军和江东军了。

    马超也真不想去多想,可这时候,没什么事儿了,他也不可能不多想。不过之后他马上是摇了摇头,心说想这些都没用,反正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人少了,自己还看不上呢,这来人多了,倒是也不错。不管最后输赢,自己也想再一次会会他们三方联合在一起的本事,是不是和上次一样儿,或者是长进了?

    “来人!”

    “请主公吩咐!”

    “去把马岱将军请到大帐来,速去!”

    “诺!”

    没一会儿马岱就来了,知道自己主公找自己是有要事。

    -----------------------------------------------------

    马岱进帐后,给马超施礼,马超让他坐下后,便说道:“伯瞻,以前也不是没和你说过,这如今辰阳的守将,你也知道了,正是那霍峻霍仲邈!今日我在这儿,还得再多说两句,其人乃天下守城大将,所以碰到了……”

    听着自己主公,也是自己兄长如此严肃说出来的这话,马岱他是不得不重视,毕竟自己主公眼光没说的,还真是没看错过什么。所以他说要重视其人,那自己就不能看轻了,要不然的话,自己一定会吃亏。

    之前马超也不是没对马岱说什么,但是觉得没今日这么严肃。如今马超知道,这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了,之前没碰到霍峻的时候,自己和马岱就是那么一说,就算是说再多,其实也没太大用。

    不过如今可不行,这明日就要去进攻了,所以马超知道,是非常有必要再和马岱说几句。

    -----------------------------------------------------

    马岱听着自己主公的话,他是不住点头,最后只听马超说道:“所以伯瞻一定要谨慎小心,不可大意轻敌,如果事不可为,那么就不要逞强,听到鸣金,就赶紧收兵回来!”

    马岱一听自己主公如此严肃说着这些,他也真是不敢怠慢了,此时忙说道:“诺!属下定牢记主公之言,一定不会大意轻敌,还请主公放心!”

    他也知道,这自己要不这么表态的话,这自己主公好像还不放心。所以自己必须要表态一番,然后自己主公就能放心了。

    果然,一听马岱的保证,马超算是放心不少。毕竟马岱其人,也算是说一不二,他说什么,那就是什么,自己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说起来自己是,不怕他霍峻太强,就只是不想让马岱大意。如果霍峻强,那么己方如何,自己都不会觉得怎么样儿。但要是因为马岱的大意轻敌,己方受损,那么可就不好了。

    -----------------------------------------------------

    “好,好啊!伯瞻能如此,我确实是放心多了。不用我多说,伯瞻你身为攻城的主将,可时刻要记得,你身后是站着无数凉州军男儿,你手里就算是攥着他们所有人的性命!”

    马岱点头,知道自己主公的意思,马超一看,也是微微点头,“好了,你回去休息吧!”

    “诺!”

    知道是自己主公往外赶人了,不过马岱也不敢说什么。他这人虽说心胸不是那么宽广,可对自己主公,自己这兄长,马岱确实是没什么想法。毕竟他确实是清清楚楚,只有自己兄长在,才有了自己今日,要不然,没自己兄长,那么自己算个屁啊。天下人谁知道你马岱马伯瞻是谁啊,是不是,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所以他一直都很清楚,有自己这个主公,这兄长在,自己就算是什么都有,没有他,那么自己就什么都没有。

    -----------------------------------------------------

    马岱和自己主公告辞后,便出了大帐,马超看着其人离开,最后他自言自语道:“伯瞻,希望你别让我失望!”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