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祖茂他肯定不是那什么道理都不讲的人,至少鲁肃知道,他不是,而且鲁肃也真没那么认为过。但是这事儿一对比的话,他更是觉得张辽才是真正明白事理的,相比之下,祖茂是落了下乘了。

    当然这话,鲁肃不会那么去说,毕竟祖茂给自己面子,自己心里清楚。至少鲁肃他知道,如果祖茂单独看到了张辽,而张辽身边也什么人都没有的话,这时候会发生什么事儿,那就谁也不知道了。

    所以鲁肃知道,祖茂能这样儿,除了他有一些顾虑之外,也真是给了自己面子了,这事儿自己还不知道吗。可自己真不想这样儿,哪怕祖茂如今好像也没什么,但就是这小心眼,无视张辽,这事儿就让自己不太满意。可自己真不能去说什么,因此就只能是听之任之了,只要不过分,那么就一切都好,不是吗。

    -----------------------------------------------------

    “子敬先生,祖某再敬你一爵……”

    盛情难却啊,鲁肃虽说不是好酒的人,但是在祖茂这么热情之下,他也多喝了几爵。不过还算好的是,鲁肃酒量也有,所以不至于一下就喝醉,那还没有。但是张辽一看,他倒是对祖茂有些不满了。之前对方那样儿,他也没想态度,但是这个时候,张辽确实是有些不高兴了。所以也看得出来,鲁肃在张辽心中的地位。不低啊。

    可他也知道,自己不能说话。要不然的话,很可能就让先生难做啊。这子敬先生一直不和自己说话。那都为了什么,自己还不明白吗,所以自己得忍,不忍不行!

    张辽很久没这么憋屈了,但是在今日、在今晚,他确实是再一次感受到了。说起来在孙策的面前,张辽也没这样儿,但是在一个小小的祖茂这儿,自己却……

    最后张辽确实是不想看祖茂劝着鲁肃喝酒。因此他是直接就离开了会客厅。

    -----------------------------------------------------

    不过张辽还不知道去哪儿,这祖茂自然是没给自己安排地方,有鲁肃的,可没自己的啊。因此张辽也只能是出府看看了,就是随便转转,到时候和鲁肃一个屋子休息,自己也认了。

    要说祖茂做得真是,不太好,可其人性格就那样儿。他今日没发作,已经就算是谢天谢地了,是多少原因,最后才造成的啊。所以别去指望他太多。真是都指望不上。

    祖茂当然知道张辽离席,但是他没太在乎,只是撇了撇嘴。然后对鲁肃说道:“先生,这如今没人打扰。咱们再多聊几句,祖某想说……”

    鲁肃一听。好嘛,这张辽一走,祖茂比之前可更能说了,显然,有些话,因为张辽在这儿,祖茂他是不想让其人听到的。

    虽说张辽说起来,他算是江东军的人,可祖茂依旧没拿他当成是真正的自己人,所以能和鲁肃说的话,他却不想让张辽听到,这就是他的想法。

    -----------------------------------------------------

    至于说鲁肃,他还能不知道祖茂的意思,可对此,他也只能是在心里苦笑,却也说不出什么来,或者更准确来说,他是不能去说啊。

    “祖将军,少喝些吧,今夜这喝得已经不少了!”

    鲁肃看祖茂就这么一爵一爵喝,他都不知其人已经喝多少了。但是祖茂已经醉了,这个却是实实在在的。因此鲁肃此时是劝说道,他真是不想看到祖茂喝多,这可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啊。

    “先生,祖某……”

    说实话,要不是距离近的话,就祖茂说什么,鲁肃都么听清。可他这是听清了,但是祖茂却是直接倒在了案上。鲁肃这么一看,心说也就是这个时候吧,己方是没有什么战事,马超还没和己方开战。要不然的话,他和己方开战,你祖茂醉倒了?那可真是成笑话了,到时候看自己主公如何处置你!

    -----------------------------------------------------

    看到祖茂喝酒喝多了,而且更是醉倒了,鲁肃是摇了摇头,然后叹了口气,之后直接吩咐道:“来人啊!”

    “先生!”

    “去把祖将军扶起来,回去休息吧!”

    “诺!”

    然后便有四个士卒,直接给祖茂抬走了。没办法,祖茂虽说不是五大三粗,像崔安文丑那样儿的,可绝对也算是一个大块儿头了。所以两个士卒,那都抬不动他,四个才行!

    看到士卒抬走了祖茂,鲁肃是擦了擦额角的汗,然后自言自语道:“这大爷总算是被抬走了,这今日也真是累坏我了。这赶紧走吧,要不然的话,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啊!”

    鲁肃是顾虑不少,担心不小,这也是怕祖茂发飙,所以他也想赶紧走。哪怕是还有一日,但是他也希望能快点儿离开郴县。

    -----------------------------------------------------

    祖茂是真醉了,彻彻底底醉倒了,被士卒给抬到了他的榻上,他最后做了个美梦。梦到了自己给主公打天下,立下了最大的功劳,是连灭刘备、曹操和马超,最后一统了大汉,然后……

    然后就是被尿给憋醒了,他发现是个梦之后,确实很遗憾。不过祖茂也知道,这不是梦的话,自己哪有那么大本事。别说是自己了,就算是公瑾先生,可也没那么大本事吧。

    祖茂也发现天亮了,此时他已经是彻底醒酒,而且他记起来了,这子敬先生就在今日再待一日后,明日可就离开了,所以自己要是不赶紧去请教他,那可真是,“过了这个村儿,可就没这个店儿了”,所以祖茂是赶紧想,自己有什么需要鲁肃指点的,到时候自己都给提出来,这样儿对自己才最好。

    不过在这之前,他是特意叫来了抬自己回来的四个士卒中的其中之一。为什么要叫对方吗,祖茂当然是有事儿询问。

    -----------------------------------------------------

    士卒给祖茂见礼,祖茂一摆手,然后问道:“昨夜我醉酒……”

    祖茂问,是你把我给扶进屋的?士卒赶紧点头,不过还有三个人,他也说了。祖茂都明白,四个人抬着自己回来的,这个就不用多说了。

    之后他问出了自己最为关心关注的问题,“除了子敬先生之外,还有没有其他人看到我醉酒了?”

    这才是他最为关心的事儿,毕竟自己在鲁肃的面前,哪怕就是丢人,自己也没什么,反正人生何处不丢人啊,谁没丢过人呢,不算个什么大事儿。可万一要是让那个张辽给看见了,那么自己可真是丢大人了。

    所以祖茂是从心里往外,不想让张辽看到自己醉酒,最后被人给抬回屋中的。那样儿的话,可这是丢人丢大发了。

    -----------------------------------------------------

    士卒好像也想到了什么,所以他是连忙摇头,就像是拨浪鼓似的,“没有,绝对没有!除了先生之外,再没人看到了,就是小的也不知道什么,昨日小的四人可什么都没有看到,没看到!”

    祖茂一听,笑了,对着士卒说道:“拿着我的手令,你们四个每人去领一石米吧!”

    “诺!多谢将军!”

    一石米确实不能说是太多,可那分对谁,对一个普通士卒来说,确实不算少了。至少他一个人吃的话,能吃很久。

    打发走了士卒,祖茂心说,还好那个张辽张文远没看到自己醉酒,要不然的话,自己可真是,丢人丢到家了啊。

    -----------------------------------------------------

    还真是,确实这样儿,祖茂就只在乎张辽看见没看见自己醉酒,至于说其他的,他确实不是那么重视。

    和士卒说了一会儿话,这天已经都大亮了,这时候祖茂拿着自己的大刀,出了屋,在院中连起了刀。武艺,从来都没落下过,哪怕没在战场上和人对战,可要想手不生疏,就得每日都得去练武,兵器不离手!这也是祖茂的想法,也算是绝大多数武将的想法,就算是吕布,他活着的时候,每日一大早,也都是这么过来的,所以他祖茂多个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