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比如今还算是很年轻时候的祖茂,是,哪怕他和如今也一样儿,都是比较尊重读书人,可还不是和如今一模一样儿。↗

    因为看多了,经历也多了,吃亏也多了,他就更加觉得,这没有学问的自己,真是吃亏不少啊。假设自己也读过不少书呢,那么自己也许就不会像如今这样儿。不是说自己看不上自己,看不起自己,还不至于,只要是自己真是,人家那话说得不错,什么叫“书到用时方恨少”,这对自己来说不是少,是根本就没有啊。

    所以要是再给祖茂个机会的话,他年轻的时候,肯定会好好去学,让自己能有些学识。在这上,他最佩服的是程普,哪怕他和程普、黄盖还有韩当,四个人是江东的四个元老人物,但是程普是他们四人中,学识最高的,学问最好的,懂得最多的一个。也算是成就最大的,其次是黄盖,之后才是行当,最后垫底儿的就是自己了。

    -----------------------------------------------------

    自己从来不认为其他方面,自己不如程普,但是这自己没读过书,就这么一点,自己就不如人家。

    所以祖茂都知道,因此他是四人垫底儿的存在,他也认了,是让自己没读过书呢。哪怕是韩当,他都比自己强,至少人家认识字啊,自己不认识几个。

    而鲁肃在听到祖茂的话后。他心里是暗笑,心说有意思啊。这祖茂如今能忍张辽,并且为了自己。也算是把张辽那个事儿放到后面了。可惜啊,如果其人真年轻个十岁,这以后都是前途无量啊,但是如今这个年纪,终究是很难再去如何雕琢了。

    鲁肃不认为自己就指点不了祖茂什么,但是说起来,终究是有限啊。自己不是什么大家,不可能一下就把祖茂给指点成什么什么人才,那都是开玩笑。可要让其人比之前强。那自己倒是有信心,也知道,这个没什么问题。毕竟这没有太大太多的可能,但是一点点儿的进步,这还是能有的,会有的。

    -----------------------------------------------------

    但是鲁肃也知道,自己还真不能在桂阳郴县这儿耽搁太久,要不然的话,也许就要耽误大事儿。所以他赶紧说道:“承蒙祖将军盛情,这也确实是盛情难却!不过我军如今确实是不好耽搁太久,毕竟如今酉阳的情况不明,如果马超凉州军已经占据了其城。那么我军必须要马上离开了。怎么说都得先去零陵,之后才能再到武陵,而且这其中可是要穿过刘玄德的地盘。因此不是那么轻松,所以我怕耽搁。因此只能在郴县待一日半,倒是就得走了!”

    祖茂一听。他心里是非常遗憾,他当然知道,鲁肃的话,都是真心的。人家可不是因为看不起看不上自己,所以拿这些来搪塞,绝对不是。人家也愿意多指点一下自己,可形势不等人啊,所以最多一日半,从今儿开始算是半日,那么明日一日,后日,他们就要离开了。

    所以祖茂是不无遗憾地说道:“先生能在这儿待一日半,已经是祖某的荣幸了!说起来,祖某真是荣幸之至,荣幸之至啊!”

    -----------------------------------------------------

    祖茂是真心高兴,这是半点儿都不掺假的。对他来说,本来鲁肃就是很难碰到的人,平时就算是没在这桂阳的时候,他和鲁肃就没有太多的交往。而且祖茂这个人,也算是挺好面子的这么一个武将,所以要不是因为鲁肃带兵路过这儿,估计他是很难去主动找鲁肃,说这些话。说起来,几乎是不可能。

    可如今机会来了,这让他一咬牙,说出来这一番话,也算是他的心声,是想让鲁肃能多指点他一下,对自己只有好处,没什么坏处,他都明白。

    而鲁肃的本事,他都知道,更是听自己主公说过,其人如何如何,那绝对不是吹出来的,而是事实证明出来的。所以当听到鲁肃说还能在郴县这儿待一日半,他心里是非常高兴,连带着把张辽都给抛到脑后去了,可见其人是高兴成什么样儿了。

    鲁肃闻言笑了笑,“祖将军不必客气,说起来倒是我叨扰了!”

    -----------------------------------------------------

    祖茂一听,他是略微不快地说道:“先生这是什么话?如此来说,倒是没把祖某当成是自家人啊!别说先生要指点祖某,就说先生和祖茂都为主公做事儿,这先生路过郴县,祖某还能视而不见吗?那样儿的话,祖某的脸往哪儿放啊!到时候可要让德谋、公覆还有义公他们笑话的啊!”

    鲁肃一听,他不再多说了,他心里也都清楚,祖茂都是真心话。他确实是有些不太高兴了,就因为自己那么说,让他觉得是太见外了。别说他如今是有求自己,就算是没有这个事儿,那么除了张辽之外,他对自己,那自己带兵路过他这儿,他绝对不会视而不见的。真是,要真那样儿的话,不止是程普、黄盖还有韩当他们要说他,就是自己主公,也得批评他。

    因此鲁肃都明白,祖茂所说,那都是大实话,而且其人好面子,如果从自己口中对别人说他祖茂什么无礼又怠慢自己的话,那么他确实是没脸见其他人了。

    -----------------------------------------------------

    他祖茂好面子,更是看重自己名声,看重他那张老脸。确实,有的人呢,可能随着年纪越大,他也许就不怎么去在乎自己的面子了。但是更多的人,其实就和祖茂差不多,年纪越大,越在乎自己的面子,在乎自己的名声,这也算是人之常情吧,祖茂就这样儿,鲁肃都明白。

    所以他是赶紧说道:“这倒是肃说错了,不错,祖将军的话倒是不错,肃不该这么说!”

    一听鲁肃这么说,祖茂是赶紧客气,这不能让人家先生这样儿啊,最后他更是大摆宴席,宴请鲁肃。至于说张辽,只能是说借了鲁肃的光了,如果不是要给鲁肃的面子,祖茂都可能给张辽赶出去。

    可祖茂也想了,这所谓是“打狗还得看主人”呢,这自己不能不给子敬先生的面子啊,所以只能是忍着张辽了,要不然的话,还能如何。

    -----------------------------------------------------

    张辽一直以来,从看到祖茂,在郴县城门口,一直到现在,他是没和祖茂说过一句话,也没和鲁肃说什么。当然了,祖茂也没和他说,就按照他自己所想,直接无视张辽。鲁肃倒也没和张辽说什么,因为他确实是不得不防啊,防止自己一和张辽说话,就引起祖茂的一些不快来,毕竟这是在祖茂的地盘上,什么都不好使。

    自己不能去挑战他,虽说自己自认为自己还算是了解其人一些,可谁知道他祖茂哪根筋不对,真要是自己和张辽说话,引起了他的什么不满不快,甚至直接就发飙,那可真就是要出事儿啊。

    鲁肃可不认为,真要是到了那个地步,他们两人还会如何如何给自己面子。说起来武将真是,基本上在发飙的时候,很难被人劝住,这事儿自己还是明白的,因此,鲁肃也忍着,不和张辽说话。他也知道,张辽都能理解自己,自己只能是之后再和他说话了,得背着祖茂点儿。

    -----------------------------------------------------

    而张辽不和自己说话,祖茂是乐不得如此,在他看来,这张辽要是和自己说话,那是自己的耻辱,那样儿的人,不配和自己说什么。也至于像子敬先生这样儿的人,那才能和自己相交,多说话,至于张辽,真是距离自己越远越好啊。

    而他也看到鲁肃没和张辽说什么,他心里也是很满意的,在祖茂看来,这是子敬先生给自己面子,知道自己和那张辽张文远不对付,所以他也不和对方说话了,这当然是最好了,说明先生看重自己啊。

    所以对于给自己面子的人,尤其还是鲁肃,祖茂他也给鲁肃面子,忍了张辽。就当是没看到他,不想着去惹事什么的,那都不用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