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到了会客厅中,也不用去让座,四人是分宾主落座,都知道该坐在什么地方,基本的礼仪嘛。∽↗

    曹仁先问道:“二位不知这如今马超凉州军和刘玄德的情况都如何了?”

    朱赞和曹真两人对视了一眼,说实话他们都清楚,这曹仁和郭淮一上来肯定就要先关心这战事,毕竟己方探马虽说是比较不错,但是曹仁他们肯定没有自己两人在襄阳这儿得到的东西多,怎么说自己两人也算是地头蛇了,不是曹仁他们那情报所能比的。而曹仁他们当然也都知道,都明白。

    曹真此时赶紧对曹仁说道:“如今马超已经拿下了刘玄德的作唐和零阳,此时应该已经在酉阳城下了!”

    曹仁一听,心说这马超凉州军速度倒是快,这已经连续拿下连个县了,那么酉阳,能顶得住。他不太了解情况,所以忙问道,“这酉阳守将是何人?”

    -----------------------------------------------------

    “是文丑!”

    曹仁一听,点了点头,“文丑勇则勇矣,守城亦是不差,但是其人的头脑……”

    曹仁摇了摇头,不是说自己小看他,哪怕他文丑这些年有长进,可最后结果,只要中了马超的计,那么他文丑当然也是不好使。

    不过曹真接着说了句,“还有个叫魏延的,带着几千援军。如今也去了酉阳。”

    曹仁点头,这个魏延他倒是也听过。不过没太大印象,好像这人是负责驻守江陵的吧。但是这如今又带援军,显然受到刘备的重用了。

    确实,魏延虽说本事有,但是其人还真是在刘备帐下没有什么惊人的战役,所以对于他的情报,兖州军也不是那么了解。像马超那样儿的人,也不过就那么一个而已,怎么可能都了解那么清楚呢。

    -----------------------------------------------------

    郭淮则说道:“那个郭嘉跟着马超一起去了吧?”

    朱赞一笑,“自然。郭嘉郭奉孝,与马孟起凉州军一道,去了武陵!”

    然后郭淮则说道:“有郭嘉出手,十个文丑捆一起,也不是对手!至于说那个魏延,虽说名声不显,但是刘玄德能让其人领援军,想来本事不错,毕竟刘玄德一向都是以识人著称。但是郭嘉只要用计,我看文丑和加一块,也不是凉州军的对手!”

    听着郭淮的话,朱赞和曹真两人是连连点头。而曹真此时则说了,“伯济将军所说不错,之前在零阳。文聘文仲业便是……”

    曹真是简单给郭淮,当然也是给曹仁。给他们两人讲了一下零阳的战事,所说不是那么具体。但是大致的情况,他和朱赞还是知道一些的,反正就是郭嘉用计,直接拿下了零阳。

    -----------------------------------------------------

    最后他说道:“伯济将军所言,我看是非常有道理,那个魏延魏文长,之前已经输过一阵,这谁又能保证,他不会再输呢?当然了,其人要是能识破郭奉孝之计,那么算他厉害,可要是郭嘉真出计,他还没识破的话,那么后果可想而知!”

    对于曹真的话,无论是朱赞还是曹仁或者是郭淮,他们可都是赞同的,显然他们也是如此想法。这绝对不是臆想,而是根据当前的形势,去分析的。当然了,他们也没认为这个肯定就对,是无比正确的,那还没有。怎么说呢,只能说是很可能如此,有可能是这样儿而已。

    不过他们都知道,不管如今怎么样儿,如何了,曹仁和郭淮依旧是要赶紧带兵去辰阳,这才是重中之重,但是两人也不是说那么特别着急。在曹仁他们看来,只要辰阳还没丢,那么就算是马超凉州军兵临城下了,他们再到达辰阳,其实也不能说晚。而且两人对刘备有信心,或者说是对霍峻非常有信心,这个他们可都知道,霍峻其人,那绝对是守城大将。

    -----------------------------------------------------

    马超凉州军战力强是强,这个谁也不会去否认,但是曹仁和郭淮心里很清楚,哪怕兵临城下了,凉州军到达了辰阳,但是马超他们想要尽早拿下辰阳,那是很难得,没个十几日,那都不可能。至于说用计什么的,徐庶刘巴,难道都是废物吗?至少徐庶就不见得比郭嘉差,所以用计哪是那么容易的。

    曹仁和郭淮两人可都是认为,如果说碰到文丑那样儿的,那凉州军可以说是战无不胜,但是到了辰阳,刘备在那儿,徐庶在那儿,再加上个守城大将霍峻,那么可以说就有意思了。而两人只要到时候去不晚,那么就比什么都强。除非是辰阳城破了,那么自己两人再到哪儿,那是晚了,可要是城池没被攻破的时候,到了,那就不算晚。

    之后曹仁是又问了一下朱赞和曹真两人,江东军的情况,不过对于这个,他们倒是没有什么情报。但是在武陵的江东军人马,却是没有动静,这个两人倒是都知道。

    -----------------------------------------------------

    听了两人说完后,曹仁对两人说道:“这武陵江东军没动静,无非是和我军一样儿,没有他们主公孙伯符的军令。丁承渊也是不敢轻举妄动。不过想来刘玄德求救的人,必然是已经去往江东。算起来的话,应该是比我军更早到达才是!”

    旁边的郭淮听后。也是不住点头,他就是这么认为的,不过他也说了:“子孝将军所说,也是我说想。但是因为江夏和长沙,已经都属马超,所以孙伯符就算是派出援军,最后也只能是绕路桂阳,从桂阳进零陵,最后才能从零陵进入武陵!”

    曹仁几人听后都不住点头。说起来扬州和荆州是紧挨着,但是最近的路被凉州军所占,所以江东军只能是绕路从桂阳入零陵,最后再从零陵进武陵了,只有这么一条路。至于说其他的,都是人家凉州军的地盘啊,无论是江夏还是长沙,这都被凉州军所占了。

    所以说起来江东军应该是最快的,可因为绕路的原因。也许还没有己方快,这也不是不可能。

    -----------------------------------------------------

    再说了,己方有自己的打算,那么江东军难道就没有他们的打算了吗。所以其实都一样儿,这也别大哥笑话二哥,说起来都是狼何必装羊。真是这么回事儿。

    朱赞此时向曹仁两人问道:“不知二位将军作何打算?”

    曹仁和郭淮两人一笑,因为曹仁是主帅。所以当然还是他说,就听他说道:“等何时马超凉州军占据了酉阳后。我军再行动不迟!”

    说完,他把头转向了郭淮,问道:“伯济觉得呢?”

    郭淮微微一笑,“子孝将军所言甚是,我认为也是如此!”说起来他们想法相同。

    在郭淮看来,也应该如此,就这样儿,对己方来说,那才是最为有利的。当然了,这去早了吧,其实也有去早的好处,但是也有去早了的坏处。而晚去呢,这都是有利有弊,但是弊处更多。最后这就是正好的时候,那就是曹仁所说的,也是郭淮同意的。

    -----------------------------------------------------

    朱赞和曹真两人都不傻,稍微一想就都明白了曹仁他们两人的意思。其实朱赞之所以问了曹仁一下,他当然不会不欢迎曹仁他们在襄阳,那不可能。说起来他虽说和曹仁、郭淮两人没什么深厚的交情,但是这两人一个是老牌的自己主公的嫡系,一个是后期新秀。一个是自己主公的亲戚,最为器重的人之一,一个是投靠凉州军没多久,但是本事不差,而且也是深得自己主公喜爱的这么一个重要将领。

    说起来朱赞也算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能和这两人比,曹仁就不用说了。至于说对郭淮,其实也是这样儿的想法,毕竟郭淮其人的本事,他是知道的。所以在朱赞的想法中,哪怕曹仁他们在襄阳的这几日,就算自己不能交好他们,可肯定也不能得罪了。

    而曹真呢,当然也差不多是这么个想法,毕竟他是更加知道,曹仁和郭淮两人,到底是有多大的本事。

    -----------------------------------------------------

    当然曹真也不是说要去巴结两人,这个肯定不是,他想法和朱赞差不多,至少是交好两人,对自己来说,好处更多。尤其是自己也算是和自己主公比较近了,这也算是一个优势?至少曹真认为,这自己比起朱赞来说,是更为有这个优势,而且显然,说起来自己还曹仁还有郭淮他们,走得就比朱赞要近,他和曹仁两人的关系,显然是不如自己和曹仁他们的关系。

    所以曹真认为,这就是差距。当然他也都知道,都明白,哪个都不太喜欢什么结党之类的,不过自己和曹仁他们没走得那么近,就算是关系可以,所以这事儿自己主公不会在乎,而且他其实还乐于看到这个。

    毕竟手下和睦,对于一些事物,还是能很好去促进的,这当然也是曹操乐于看到的。当然了。就算手下去争斗什么的,只要不触及他的利益。那么基本上他也绝对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

    之后四人是简单说了几句,到了晚上。朱赞和曹真两人,是设宴招待曹仁和郭淮,当然他们也没有忘了城外的兖州军士卒,一样儿是杀羊犒赏士卒,这都不可能落下,要不然士卒有意见,那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说起来也确实,除了当初的袁绍之外,其他人。还算都是比较看重士卒的。尤其是像曹操、马超、孙策乃至于刘备这几个,更是如此。不过说看重,就非要什么吃喝都和士卒在一起,那不是,主要是他们都知道怎么去收买士卒的心,收拢他们的心,让他们给自己卖命。

    当年袁绍也不是不知道去收买人心,可对于他冀州军的士卒,他真是看不上什么。谁让袁绍的出身是四世三公的袁家呢,哪怕他不是嫡长子,但是深受袁家长辈的喜爱。而除了袁术之外,没有第二个有如此身份的了。

    -----------------------------------------------------

    可真要说起来。袁术都比袁绍强,别看他是拿个玉玺就敢去称帝的傻x,但是在对士卒这方面。确实要比袁绍强点儿。这也算是袁术为数不多的,能超过袁绍的方面吧。

    之前朱赞和曹真两人是听了曹仁还有郭淮的话。让己方探马去了桂阳和零陵,好好打探一下江东军的情况。他们也不认为。江东军要从江夏或者是长沙进兵,那样儿的话,就要更早去和马超凉州军对上。如果说是孙策亲自带兵,这事儿倒也真没准,可两人都不觉得会是其人亲自领兵,这就和如今己方不是自己主公带兵来荆州的一样儿。

    所以己方不是自己主公带兵,那么江东军也是一样儿,不会是孙伯符领兵,要不然的话,这事儿就不对了。一个刘备,真就不值得让自己主公和孙策都出马。上一次四方都汇聚在荆州,那是因为谁都想要这个地方,这是一个必争的地方。可如今呢,这对付异族的收尾还没完,所以自己主公和孙策都不会动,因此只能是派其他人来了。

    -----------------------------------------------------

    此时就和曹仁他们所想一样儿,江东军的援军已经是达到了桂阳。实在是因为最近的长沙被凉州军所占,因为鲁肃和张辽就不得不带兵绕路,从桂阳先到零陵,最后再进武陵,这就是他们的想法。

    如果要是孙策在的话,他确实,没准会直接去进攻长沙,可有鲁肃在,这事儿基本不能成。别人也许看不明白,但是鲁肃还能看不明白吗,己方这些人马,就算是能拿下长沙,可最后估计也得损失完了,所以还和谈去援军刘备啊,那就和己方来攻长沙,没什么区别。而且长沙的守将黄忠黄汉升其人,哪怕年纪都要到六旬了,可依旧是老当益壮,绝对一般人可比啊。

    因此鲁肃是绝对不会去做那不智之事,只能是跟着张辽绕路了。对,这江东军的援军主将,不是张辽,而是鲁肃。至于说张辽,他算是助手,协助鲁肃的。不过他虽说算是个副手,可张辽真是没有什么意见,这倒是也没错。

    -----------------------------------------------------

    本来刚开始,孙策知道江东山越来犯的时候,他想让张辽留在荆州,可张辽不愿意守城,所以孙策也只能是带着其人一起回江东了。当然了,孙策他也有他的看法,比起荆州来,自己显然更为看重的是江东,所以张辽想和自己回去,那就回去吧,回到江东后,也许是更有用武之地,这荆州的地盘,就先别管了。

    而等到这刘备信使来求援的时候,孙策便派了鲁肃和张辽一起来,当然还有其他人想来。不过最后选来选去,他一致认为。就是他们两个的组合,算是最好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孙策也有他自己的看法,第一,就是这个组合是一文一武,这算是很好的组合了。一文,那绝对是个顶级的谋士,鲁肃这个人给孙策的感觉,其人看着是个读书人,也确实是个读书人,对军事上的事儿。也许是不如周瑜,但是也还不错。更主要的是,其人的战略眼光,大局观,那是非常好的,孙策就知道,鲁肃是个非常有眼光,而且是非常有大局观,并且是能看得很长远的这么一个人。

    -----------------------------------------------------

    孙策最为欣赏的。也是这个。也许很多时候,鲁肃不会有什么太深层次的计略计谋,但是这个战略眼光,孙策还没看到有谁能超过他。像他这么样儿的。目光长远的,孙策还真是没找到,鲁肃绝对是个人物。

    而也正是因为其人有真本事。这才让张辽能折服,他不是谁都服。尤其是在江东军中,但是对于鲁肃其人。张辽确实服了。以前他认为这自己主公,也就是吕布帐下的陈宫陈公台,已经就算是挺厉害了,但是像曹操的手下,二荀、又是程昱,这更厉害,然后马超的手下,像贾诩还有郭嘉,更是不能小看,到了孙策这儿,周瑜也是个人物。

    但是对于鲁肃,张辽是不得不说,这些人在有些方面,绝对是比不上他的。是,在有些地方上,鲁肃也不如那些人,可就是吗,“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每个人擅长的不一样儿。而对张辽来说,他就是挺佩服鲁肃其人,所以他和鲁肃算是走得很近。

    -----------------------------------------------------

    因此孙策让带领援军,是鲁肃为主,张辽为副,他是真没什么意见。要是换成别人,除非是周瑜,要不就是他孙策本人,其他人为主,让张辽当个副手,你再看他有没有意见。张辽其人虽说没那么多傲气,可也不是一般般的人都能让他去折服的,但是鲁肃,确实是做到了。

    在桂阳的治所郴县城门口,鲁肃和张辽看到了在此等候他们的祖茂。没错,这时候在桂阳驻守的,就是祖茂。他没和孙策一起回去,被孙策给留在桂阳了。以前不是他,但是在孙策回去的时候,换成他的。

    祖茂这个人,本事还凑合,但是唯独一点非常好,就是听话,也忠心。所以孙策让他守桂阳,他就留下来了。让他无论什么情况都不能出战,他也都听了,所以孙策还算是放心,当初长沙丢了就丢了,但是这桂阳没丢,也是凉州军没来。当然就算是来,也不会那么轻易就丢,不是祖茂如何如何厉害,关键是占一个郡,确实,不付出点儿代价来,可能吗?

    -----------------------------------------------------

    看到祖茂当面,鲁肃是赶紧拱手说道:“让祖将军在此等候,真是肃之罪过啊!将军不必如此,这要让主公知道了,回去之后,还不得让他骂一顿!”

    祖茂听后是哈哈大笑,“先生当得如此!子敬先生,请!”

    祖茂没太多的话,他是知道鲁肃的本事的,所以哪怕他是元老的人物,而鲁肃不过没加入江东军几年,但是他也知道,鲁肃当得自己如此。其人是自己主公非常倚重的这么一个谋士,而且本事非常,所以自己客气一下,也没什么。

    至于说张辽,他直接给忽略了。这个就不得不说了,哪怕如今祖茂的嘴上不说什么,可心里,对张辽的印象,依旧是不怎么样儿。应该说这事儿从当年在阳城山的时候,就这样儿了。毕竟当孙坚身死,跟在吕布身边儿的那个,不是张辽还能有谁。

    所以哪怕祖茂也知道张辽的本事不错,但是想让他去主动和张辽说什么,那还是很难的。

    -----------------------------------------------------

    如果说不是因为鲁肃。那么祖茂能不能让张辽进郴县,说起来都可能是问题。当然最后他不会把张辽给拒之门外。但是肯定不会对他有什么好脸色就是了。哪怕他不会去冷嘲热讽,但是绝对不会对张辽如何客气。

    在祖茂看来。能给张辽安排一下,就算是不错了,至于说其他的,那都是痴心妄想。如今要不是看在子敬先生的面儿上,就凭你张辽张文远,那又有什么让自己看重的呢?

    当初阳城山的事儿,是一个,而还让祖茂不满的,那就是张辽迟迟不肯认自己主公为主公。要说自己主公也是人杰。是天下响当当的人物,可对于这个张辽,他就是没办法啊,自己当然是有意见,可却不好多说什么。因为这要是让自己主公知道了的话,第一个责罚的,肯定是自己,不是他张辽张文远。

    所以算是“眼不见,心不烦”。看到了张辽,就和没看见似的,这就是祖茂如今能做到的了。

    -----------------------------------------------------

    鲁肃一听,这祖茂又和自己说这些。又请自己进城的,这对张辽直接是无视了啊。可让心里也清楚,到底是个什么原因。不过对此。鲁肃他也清楚,自己其实不好说什么。所以只能是当不知道了。不过他还是暗中给张辽使了个眼色,那意思大荣这个人就那样儿。性格使然,你也别怪他。

    看到鲁肃暗中给自己的眼色,张辽心里是苦笑,心说这个子敬先生啊,为了江东军内部的团结,还真是,不容易。说起来自己还没祖茂那么小气,说实话,其人的性格,自己还算是挺欣赏的,至少不做作,不虚伪,这就比很多人都好。

    张辽不是一般人,所以他还不知道吗,在江东军中,有很多人,表面上看到自己,这也是点头又说话什么的,但是背后说自己的,那还少得了。而像祖茂这样儿的,真就是没几个,就算是全天下,也不多,至少不是人人都如此的,不是吗。

    -----------------------------------------------------

    至少自己是喜欢和祖茂这样儿的人打交道,至少他不会暗中去算计你,哪怕他看不上你,对你意见不小,可表面上如此,背后也都差不多这样儿了。甚至背后可能还不会说你什么,因为其人不屑那样儿。至于说算计你,那更没有了,如果说祖茂武艺比自己高的话,没准这个时候他都来找自己单挑了,这事儿张辽还都明白的。

    可其人有自知之明,知道他不是自己的对手,所以只能是憋着气,就跟鲁肃说话,而无视自己了,他就只能这么做,其他的,都没有什么了。

    张辽给了鲁肃一个先生安心的眼色,鲁肃一看,他确实是放心多了。在他看来,祖茂也许有时候会不去顾及什么,这都难说,毕竟其人的性格非常不好,可能如今年纪大了,知道忍很多了。但是张辽,那绝对是明白事理,懂得事理的人。哪怕他并不喜欢江东军,并不能如何如何看得上自己主公,可大局观,他还是有的。

    -----------------------------------------------------

    所以鲁肃知道,张辽给了自己这么个眼色,让自己放心。那么只要祖茂不让张辽发飙,不触动他的底线,那么这都没有什么事儿,大家平安无事,一片和谐的景象。所以鲁肃暂时放下心了,他也知道,这事儿已经不在张辽如何了,说起来是祖茂其人决定的。

    不过他也想到了,这祖茂为了自己主公,他肯定不会去做什么太出格的事儿来。因此,这无视张辽,已经就算是可以了,其他的,鲁肃认为不会有。

    反正那话是没错,“不怕没好事儿,就怕没好人”,只要没有人去撺掇祖茂如何如何,那么鲁肃就相信,只要自己在这儿,他们就不会怎么样儿。哪怕是有矛盾,这个不假,自己都知道,可谁也不会去爆发出来,这个自己相信。而且自己也相信,因为有了自己在其中周旋,两人也不会不给自己面子,所以……

    -----------------------------------------------------

    祖茂此时是非常热情地,就差直接拉着鲁肃的手了,给鲁肃请进了郴县的太守府中。张辽只能是被无视,在后面跟着鲁肃他们了。要不然的话,他还能如何,他总不能去说,那个祖茂啊,这儿还有个人呢,你不得客气客气?

    这事儿,他要是一这么说,哪怕最后就算有鲁肃在这儿,最后肯定也不好收场。毕竟面子真是,是相互的,你给我面子了,我多少也得给你点儿。就像祖茂,对他来说,张辽老老实实的,自己绝对不会把他如何,就当没看到他就完事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