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范强这边儿也已经是对马超和众人讲完了,而还没等马超说什么,士卒便带着蒋家家主进了会客厅。︾当然是他通报了之后,马超才让他们进来的,毕竟规矩不可能不讲。

    而等士卒再次退下后,来人正要给马超见礼,结果让马超给拦了下来,笑道:“蒋家主却是不必多礼,请坐吧!”

    “多谢将军!”

    蒋家家主知道,这算是马超对自己功劳的一个奖励吧,这都不用整那些没用的俗礼了,直接就让自己坐下了。哪怕他说起来是蒋琬的族兄,也读过些书,但是绝对不是个什么迂腐的人,而且性格也是干脆,从他看到范强给其人的蒋琬亲笔书信的一些列表现,就不难发现。所以马超也是干脆,也算是彼此正对脾气。

    如果要是换成蒋琬这个读书人的话,那么肯定就不是这样儿的想法了。

    -----------------------------------------------------

    哪怕他蒋琬蒋公琰也不是个迂腐的人,这是肯定的,但却也绝对是要讲究这礼仪的。马超是什么人,大汉的骠骑将军,那绝对是最上面的官职了,而且关键是其人凉州军的实力,其人的势力,在天下也是数一数二的,身份地位,决定你不可能去小看他,不能失礼。

    马超对着蒋家家主点了点头,他倒是挺欣赏其人这干脆的性格,这样儿才是马超喜欢的。要是太过迂腐的人。真不是太所喜欢的。所以马超最头疼的,其实不是崔安。而是自己那个崔先生,崔鸿可以说绝对是马超所见过的人中。迂腐到不行的人了,可马超还不能说什么。

    哪怕他有了如今的身份地位,但是面对自己的启蒙恩师,他是什么都不敢说。哪怕他认为崔鸿做得不太好的地方,他还是不能直接去说什么,只能是拐弯抹角去说。而马超这个当主公的,都小心谨慎去说,就更别说他的一干属下了,别人更是什么都不敢去说。那就是没事儿找事儿,自找麻烦呢。

    -----------------------------------------------------

    没等别人说什么,还是马超先说了,“之前多亏了有蒋家主从旁协助,我军才得意顺利进城啊!”

    马超不准备和其人接触太深,所以连其人叫什么,他都没问,因为没必要。再说了,蒋琬之前没告诉自己。可之后他肯定会说的,这都小事儿,无所谓了。就这么去称呼蒋家主,其实挺好。当家主的,有几个不以自己家族为荣呢。无论他是世家大族,还是豪强。甚至一些小家族,其实几乎都是如此。

    蒋家主一听。是赶紧客气,毕竟这在马超面前。该有的客气,那还是要有的。要不然让对方让他属下认为自己是居功自傲,或者如何如何,那自己可真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啊。

    所以他忙说道:“将军这说得都是哪里话来,公琰在将军帐下做事,这在下也算是凉州军中的一员,所以为将军为我军做些事儿,当然是义不容辞了!”

    -----------------------------------------------------

    马超一听是赶紧说道:“真是劳烦蒋家主了!还请家主放心,只要我军在武陵一日,就一定保护蒋家,我马孟起说到做到,绝不食言!”

    马超知道刚才蒋家主的话,实则就是和自己表决心,就准备把他自己绑在凉州军这个战车上了。怎么说呢,就算他不如此,反正蒋琬已经是加入了己方,而且他和刘备汉军一方,已经算是结下大仇了,基本他们不可能和解。至于说曹操孙策他们还没来,所以他如何去选择,还不知道吗。

    以后马超不知道什么,但是此时此刻,马超心里清楚,己方只要在酉阳一日,他蒋家就一定会站在己方这边儿。甚至只要在武陵,他们也会站在自己这边儿的。

    而自己也给他承诺了,只要己方在武陵,那么就一定保护他蒋家,这算是互惠互利,双赢的事儿了。都是聪明人,确实不用说太多的话。那话说得不错,和聪明人讲话,确实不用费劲啊。

    -----------------------------------------------------

    “谢将军,多谢将军!”

    蒋家主确实是看上了凉州军,要不然他也不会这样儿。他眼力自认为还不错,这天下也就是马超凉州军和曹操的兖州军能夺取天下。可表面上看,这曹孟德的势力最大,但是仔细一比较的话,其实马孟起也不差多少。至于说其他的,他可知道自己那族弟,绝对不会去投靠一个没有什么发展的诸侯,因此他此时能投靠凉州军,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了?

    在他看来,自己这个族弟其实也是对自己说,这我都投靠凉州军了,族兄你也一起吧。所以是特意让人带来了一封亲笔书信,让自己好投靠马超。从蒋琬的字里行间,他并不难看出来,自己族弟是有意无意告诉自己,这如今赶紧投靠凉州军吧,要不然就是“手快有,手慢无”了,所以自己还能不知道要如何去做吗。

    而且对他来说,这做出来取舍抉择来,确实也不难,本来他就看好凉州军,所以……

    -----------------------------------------------------

    和蒋家家主闲聊一会儿后,他便跟马超众人告辞了。毕竟他还是有这个眼力劲的,这他也都明白。马超要和他一干属下说什么,所以自己这还算是外人的。自然是不好去听了。

    马超让士卒是给蒋家家主送了出去,他当然不会自己去送。也没让蒋琬去,这都不用太客气,反正差不多就行了。他也知道,这对方显然不是看重俗礼的这么个人,哪怕自己亲自送了,其实也没什么太大的效果。那样儿只能让对方感觉,自己是在收买人心,这……

    等对方离开之后,马超是继续和众人说着。当然还是接着范强那儿开始说,先是表扬了其人,然后简单总结了一下之前的战事,最后让众人都回去休息了。毕竟太晚了,这明日还有明日的事儿呢,虽说酉阳已经被攻占,但是事儿可还是没完啊。

    最后的辰阳,还有镡成,只有拿下这两个城池。己方才算是在武陵把刘备的势力给赶出去。但是如今来看,曹操的兖州军援军和孙策的江东军援军,这可要到了。

    -----------------------------------------------------

    文丑带着残兵,一路逃向了辰阳。没办法,也只能是去这儿,其他地方也去不了啊。他虽说没有一个万全之策。去见自己主公的时候能不让自己主公处罚自己,但是自己这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直接就和自己主公说了实话吧。最后无论自己主公如何,那自己也算是任凭处置。

    哪怕文丑并不甘心,但是这如今的情况,他也没办法。至于说把责任都推给魏延,都推到他身上,文丑还真是没想过要这样儿。虽然文丑没认为自己就是个正人君子,但是也算是行得正,走得直,确实没做过什么太亏心的事儿,这从头到尾,也没人家魏延什么事儿。说起来,是人家帮忙自己守城的,如今酉阳丢了,能怪人家?

    别说和人家没有什么关系,就算是有,自己也得想办法让自己主公知道,和对方没什么太大责任,这才是自己这个守将要去做的。

    文丑本来就对之前文聘说魏延一堆不好的话,他觉得不好,所以他不会像文聘那样儿就是了。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则,文丑他当然也不例外。说起来对于这样儿的事儿,他可真是不屑为之。还没到那山穷水尽的地步,文丑怎么说也不会去做那样儿的事儿。而且哪怕之前在酉阳,他确实和魏延闹了点儿不愉快,这倒是没错,但是如今文丑想来,也许魏延所说是对的,自己虽说不知道更具体的东西,但是这事儿很大可能,就是那个范强做的。

    自己是没有证据,但是自己仔细想了想,这为什么那个范强一来,这就有酉阳的豪强来带兵抢城门了呢,之前怎么就没有这个事儿。不是自己非要说,这事儿未免也太巧合了点儿吧。是天下的事儿,巧合还是很多的,自己也都懂,但是这个事儿,说起来还都是透着诡异啊。

    文丑是没想明白,他哪怕是怀疑范强,但是更具体的,他还没想透。但是他知道,自己只要把这些事儿和辰阳的两位先生一说,那么最后两位先生自然是能给自己答疑解惑。

    文丑所想的两位先生,自然就是在辰阳的徐庶和刘巴了,他知道自己不行,但是两人可以。

    -----------------------------------------------------

    文丑是先魏延一步回到了辰阳,结果刘备看见他之后,脸色不太好。是啊,这酉阳也丢了,估计这个时候马超正在商讨对付辰阳的事儿呢,这还能让他有什么好脸色呢。哪怕刘备这样儿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也是露出了不太好的表情。毕竟都是自己嫡系属下,所以刘备对他们,也确实是没什么藏着掖着的。

    文丑是赶紧给自己主公请罪,“主公,属下作战不力,让凉州军和酉阳城内豪强里应外合,破了城门,酉阳,丢了!”

    说到这儿,文丑是单膝跪地,请自己主公责罚。而刘备看文丑这样儿,他是在心里叹了口气。说实话,之前刘备一直认为,这作唐是周仓和裴元绍两人守着的,他确实是没抱着太大的希望,但是说起来两人的表现,其实刘备还算是满意的。毕竟作唐那小城,就三千来人,能抵挡马超将近三日,他觉得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

    之后文聘守御的零阳,刘备确实是抱着不小的希望,是,他没指望着文聘能一直守住零阳,这在马超凉州军大军压境下,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刘备确实是希望文聘能多支撑几日,也算是自己的希望了。而且派出了大将魏延,刘备对魏延也抱着不小的信心,认为他们这个组合,怎么也能拖延马超八/九日吧,甚至上十日了。

    可结果呢,最后还是让他失望了,这才几日啊,零阳也丢了。在知道文聘回来的时候,刘备他心里是特别不满,但是还算是忍了不少。等听了文聘说完后,虽说他也处罚了其人,但是文聘说魏延按兵不动的事儿,这也让刘备生气。他虽说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是这个事儿,肯定是没错的。

    所以在处罚完文聘后,刘备也等着什么时候魏延回来,自己也好好好问问他,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

    他身为汉军的主公,刘备也知道,自己不能就听一面之词,这文聘和魏延两人都没接触,所以谁也不可能就知道对方的想法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