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魏延发现文丑败逃了之后,他确实是无心再战了,关键是文丑这个酉阳的主将都跑了,这自己还能对付得了马超凉州军了?魏延可没认为自己有那么大本事,连自己这武艺,也都奈何不了这马岱两人,所以自己还说什么啊。…

    当看到凉州军士卒在马超一声令下后,是再一次对己方士卒展开了冲锋,魏延就明白,这此时此刻,文丑一跑,己方可谓真是大势已去了。什么都别说,今夜败了,败在了凉州军手中!自己是再一次败了,他真是不甘心啊,异常不甘心,可事实在这儿摆着呢,你不甘心,又有什么用呢。

    魏延也知道,自己没那个本事去力挽狂澜,所以也只能是和文丑一样,赶紧跑了。而且他和文丑也一样儿,不忘了撂下句狠话,“二位,咱们今夜是决不出胜负了,他日再战,我奉陪到底,二位,告辞!”

    -----------------------------------------------------

    说着,这时候有汉军士卒阻挡着马岱和孟达两人,而魏延是赶紧拨马跑了。他之前就已经给自己的亲卫暗示了,所以他们配合当然是不错。魏延加入刘备这儿也不短的时日了,当然一样儿是有死忠,不过没文丑那么多,但是阻挡马岱和孟达两人一下,却是足够了。

    但是魏延在逃跑的时候,他也在心里想了,弟兄们走好。他日,我定为你们报仇!他心里憋屈啊。是憋屈得不行。已经连续两次,自己是不得不这么灰溜溜地退走了。不是自己不如人家。但是形势不在自己这儿啊,都是人家占优,这让自己怎么去和人家拼?

    所以哪怕魏延再不甘心,再憋屈,可他也不得不面对现实,那就是人家凉州军很强,自己这些人马,不是人家对手。

    最后跟着魏延逃走的士卒,也就一千多人。至于说跟在文丑身边儿的,也不过就是两千多,所以加在一起,不到四千人,就只是原来的三分之一,这损失确实是不少了。

    -----------------------------------------------------

    两人都想着,回去怎么跟自己主公交待,这还有什么面目去见自己主公呢。魏延的想法是,之前文聘败了。自己认为他那本事不行,这那么多人也败。之后自己先是去劫营,然后退走,败了一次。最后无奈带兵人马来到了酉阳。结果如今是在一次失败,比上一次还惨,到底自己要怎么和自己主公说啊。连续两次了,从八千人。到了如今就剩下一千多人了。

    至于说文丑也是,以前还不认为有什么。文聘那败了,自己能败吗。结果如今再看看,自己好像还不如人家呢。这文聘败了,自己不知道自己主公如何处罚他,如今自己也败了,到时候到辰阳,自己还有什么脸和自己主公说话啊。

    看到文丑和魏延都已经退走,汉军是彻底败了,这连两个将军都跑了,他们还能和凉州军死战?不少人都扔下了兵器投降,所以除了逃走、战死的之外,其他人都成凉州军的俘虏了。

    想想也是,不是谁都能跑得了,那有人能,但是还有人却是跑不了。

    -----------------------------------------------------

    看到己方已经是彻底胜利,马超招呼众人和自己一起去文丑还有魏延的住所,至于战场这地方,自然是有凉州军士卒去打扫了,也不一定非要用有人去看着或者去指挥什么的。

    众人来到了文丑和魏延所住的地方,范强是贼眉鼠眼地跑了过来,他差点儿被亲卫给当成是汉军余孽给咔嚓了。不过马超看到是范强的时候,笑着对自己亲卫一摆手,“是自己人!”

    亲卫这才没动手,结果范强屁颠屁颠地跑过来了,就听他说道:“主公,在下幸不辱命!”

    马超对着范强点了点头,“好,你表现不错!到时候论功行赏!”

    他还不知道吗,其实范强这时候来找自己,他不是老邀功的,无非就是告诉自己,可别忘了给他解药的事儿。就是这样儿,毕竟什么也代替不了其人的性命啊。但是马超还不能说什么,虽说他不喜欢范强这样儿,但其人确实是立功了,所以自己所说论功行赏的意思,那就是让其人放心,这事儿自己都记得呢。

    -----------------------------------------------------

    范强一听马超的话,顿时就是眉开眼笑的样儿了,当然不知道情况的人,不了解内情的人,看到他如此表情,还以为是因为马超所说论功行赏,他听了高兴呢。其实真正的情况,知道内情的人,可都明白。但是虽说也看不起他,可也不是说众人都不理解,毕竟要是自己性命受到威胁的话,估计也得像范强一样,没什么大不了的。

    “多谢主公,多谢主公!”

    看到范强这样儿,马超笑着摆了摆手,“这都是你应得的,不用客套了,我军向来都是赏罚分明,你待久了,自然就都知道了!”

    “是!主公说得是!”

    之后马超带着众人去了会客厅,范强也跟着去了,本来他不想去,毕竟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地位。但是却被马超给拉过去的,而且马超说了,有事儿要问他。

    -----------------------------------------------------

    这马超发话了,他还敢不听吗,所以也只能是亦步亦趋地跟着马超去了会客厅。

    进了会客厅后,众人落座,范强坐到了最后边,也是,这地方本来没他的位置,不过是自己主公请来的,所以他当然就只能是坐到了最后边。对此谁也没说什么,范强更不敢有什么意见,这马超让自己来这儿就算不错了,自己还敢说什么啊。这在座的可都是大爷,得罪一个,惹急了一个,都得让自己是“吃不了兜着走”啊。

    马超一看范强这样儿,他笑了笑,“范强啊,不必拘束,让你来这儿,就是想让你讲一下,这你到底是如何让文丑魏延他们两人中计的,最后又是如何联系到蒋家的人,你是细细道来!”

    “诺!”

    -----------------------------------------------------

    不过还没等范强说什么,马超倒是先吩咐己方的士卒,“来人,去把蒋家家主请到这儿来,不得有误!”

    “诺!”

    士卒去请蒋家家主了,这事儿马超肯定不能亲自去,不说在这儿他还得和众人说话,还得听范强说之前的事儿。就说他是什么身份,对方又是个什么身份呢?就算是世家大族的人,马超都不一定亲自去,所以就别说是个酉阳城一豪强的家主了,真是没让马超放在眼里。但是因为是蒋琬的亲族,而且还给己方立功了,因此马超是不得不让士卒请来,也好表示一下自己的感谢。这也算是给蒋琬给他们蒋家不小的面子了。

    至于说其他的东西,马超心里清楚,这些人最看重的还是利益,所以己方占据了酉阳,只要给他们足够的利益,那么一切就都好说,这自己还不清楚吗。

    -----------------------------------------------------

    马超再次对范强说道:“范强你继续说,咱们也好听听,多增加些经验!”

    “是!当时在下……”

    范强是简单给马超众人讲了一下自己在酉阳的事儿,当然他不敢去夸大自己如何,也是事实,他确实没如何。只能说是这个计策不错,而且文丑和魏延没发现罢了。但是要是时间久了,那真是难免让两人就发现什么,毕竟两人可都不是废物,你能瞒得过去他们一时,但肯定不会是一世。

    马超众人是不住点头,这如今己方可是胜了,但是这城门一开,己方人马进来,看着倒是挺简单,不是那么费劲。但是这范强在酉阳,也算是挺险了,还好文丑和魏延两人没发现什么,而且也没对范强有什么防范,要不然的话,还真是,成功不了啊。

    当然也得说蒋家家主,确实这点儿人马也挺厉害,要不然打不开城门,也都不行。

    -----------------------------------------------------

    不过如今己方是占据了酉阳,那就是比什么都好,胜利了,就是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