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如果说自己是个普通士卒的话,那么就不一样儿了。▲∴但是一个普通士卒,也不会这么去和文丑说什么,这也是必然的。而自己这么去说,因为身份的原因,文丑也不可能像对普通士卒一样儿去对待自己,这个魏延都明白。

    看着文丑这样儿,魏延也不准备再说了,只能是无奈和他说了一句告退,魏延就离开了。文丑都开始往外撵人了,魏延就算脸皮再厚,他也不可能在这儿了,更何况他脸皮还没有那么厚呢。

    至于说文丑,他当然是不能先走了,不管怎么说,哪怕他是对魏延有意见不假,但是在这个时候,自己要是先离开了,不说明自己有些小气了吗。会让人觉得,自己是不是心胸不够宽广呢。

    虽说文丑从来没认为自己心胸是如何如何宽广,可自己怎么说也不是那小气的人吧。

    -----------------------------------------------------

    但是这个魏延实在是太不给自己面子,觉得他自己是有道理,自己所作却是没道理,这也真是没有道理啊。这就是文丑的想法,在他看来,自己才是这酉阳的守将,不管你魏延的身份如何,除非是自己主公,要不然你进了酉阳城,那就得听自己的,难道有错吗。

    不过两人虽说有这么一个不愉快,但是文丑这脾气比之从前,确实是好了不少了。如果是还在冀州的文丑。如今魏延敢这么和他说话,一而再再而三地这么去挑战他的权威。那么文丑肯定就不是这话了。不说是吹胡子瞪眼的,但也差不多了。而且没准还得把身前的桌案给掀翻,本来他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

    但是在汉军,在刘备帐下这些年,可以说其人是改变了不少,至少这个脾气,怎么说呢,就是能忍了,绝非是以前能比的。但是脾气依旧是不好,这是肯定的。要不然也不至于是这样儿了。

    -----------------------------------------------------

    魏延是带着气儿走了,当然他不敢对着文丑发火儿,发脾气,但是他手下那些士卒,可倒大霉了。不过也没有办法,这魏延不能把文丑如何,但是对于他属下的这些,他确实还是有办法的。

    因此,碰到魏延如此。只能说是士卒倒霉了,不过也都没办法,只能说是别触其人的霉头。

    没多久,文丑也还在生气的时候。医者是再次到来,“禀将军,那人已经转醒。只要休息一两日,即可康复!”

    文丑点头。他这也算是放心多了,“好!多谢医者。请医者下去领赏!”

    “多谢将军!”

    从古到今,这当医生的,要说不为名利的,好像还真就没有。至少就和如今一样儿,有几个不收红包的呢,所以古代也一样儿,没几个真正说我就不收钱了,免费诊治,那太扯了。

    -----------------------------------------------------

    所以不光文丑是要给诊费,还要给人家赏赐,至于医者,也没推辞,自然是乐于收下了。毕竟医者也是普通人,也要吃饭喝水,而且也没什么自命清高,所以这名利对他来说,当然是最要,怎么可能不收下好处。

    让士卒送医者离开后,文丑这才算是送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范强,你就在酉阳待个一日吧!”

    文丑也是没有办法,如果不这样儿,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但是他不可能亲自去看范强,毕竟范强是什么身份,他文丑是什么身份。所以文丑也只能是吩咐士卒,让他去对范强说一下,今日就在酉阳休息,就不要回去了,至于说他们凉州军那儿,自然是有己方的人去通知给马超所知。

    而范强在听了士卒转达文丑的话后,是心里高兴,因为自己这事儿,已经算是成功一半了。这果然是和几位先生所说一样儿啊,范强心说。

    -----------------------------------------------------

    这范强无故晕倒,可都是蒋琬他们的计。至于说他为何这样儿,当然是故意的,但是体恤无力什么的,却是真实情况,这也是郭嘉他们几个商讨出来的。至于说怎么做到的,那也并不难,无非就是没让范强吃东西,然后马超还特意调配出来一剂药,给范强吃了,结果就变成了这样儿。至于说一般般的医者,当然是看不出来什么,毕竟马超是得到了南华医书的真传啊。

    至于说当时范强确实是不想再吃什么药了,除了那解药,但是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所以他虽说没有预料到这个,但是最后也是强迫自己,把药给喝了下去。不过还好,好像没什么感觉,就是自己有些昏昏欲睡,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然后他便到酉阳来了。至于之后的事儿,当然就是之前说发生的了。

    说起来这些文丑魏延他们都不知道,不说蒋琬他们的计策是天衣无缝,但是如今来看,至少在这两人这儿,真是没看出来什么破绽。

    -----------------------------------------------------

    哪怕魏延他是觉得范强是不得不防,但是他也不敢确定,其人就一定有问题。至于说让文丑防范其人,一个是魏延算是能小心谨慎一些,另一个就是他和范强的过节不浅。所以魏延当然是看他不顺眼。也许换成一个别人,他就不会那么去和文丑说话了。

    但是他也确实是没有看出来什么。要不然他就不会那么去和文丑说了,直接就得把自己的猜测给说出来。但是显然,他是没看出来什么。是,魏延是有本事不假,而且比起文丑来,那也是很有头脑的这么一个将领,但是马超、郭嘉、费祎和蒋琬四人一起想到的东西,在他面前使出来了,他却也没有看破看穿什么。

    归根结底,魏延只是个武将。哪怕他确实是个人才不假,但是却终究不是个谋士,要是徐庶或者刘巴在这儿,那么可能就不一样儿了。可惜两人却没有一个在这儿的,要不然马超他们的计,还真就成不了!

    -----------------------------------------------------

    范强此时有些虚弱地对士卒说道:“多谢这位兄弟了,还请帮忙把我的话转达给文将军,就说在下对他感激不尽,多谢他救命之恩!等在下好些之后。马上便离开,不会给文将军添麻烦!”

    范强知道,这个演戏还得是全套的,这也是几个先生教自己的。因此自己必须要如此。他也知道,越是这样儿,文丑就越不会赶他走。

    负责传话的士卒点点头。等他回去后,果然是把话带给了文丑。结果文丑一听。他心说,这你范强如今可不能走。要是这么走了,回凉州军大营,我文丑的脸往哪儿放啊!不过等你修养得差不多,一两日之后,你就随便了。但是这话他也没让士卒再去传达,对文丑来说,范强不过一小人物而已,确实当不得自己太多的关心关注。

    而在此时此刻,文丑所派出酉阳的人,也已经来到了凉州军大营,见到了马超。

    -----------------------------------------------------

    “将军,事情就是这样儿,我们文将军说了,等贵军使者稍微转好之后,便可以回来。至于贵军所说比斗之事,我们文将军也已经同意,就等明日巳时,在城下准时赴约!”

    马超一听,看向了郭嘉他们几个,心说,这事儿成一半了。说全成功了,那当然还没有,但是确实,是成一半了。说起来之前的所作所为,还不都是为了范强能留在酉阳做铺垫吗,而如今呢,是成了,这就是达成一半的目的了。至于说那一半,还是范强的事儿,需要他去联系蒋琬所介绍的那人,如此的话,才可以。

    而此时马超是点了点头,“好!真是多谢文丑将军了,果然是仁义非常,我替范强感谢文将军!信使一定要把我的话给带到!”

    信使此时说道:“诺!将军放心,此时包在在下的身上!”

    这话他当然不会隐瞒文丑,所以他当然会把马超的原话,都对文丑讲的。

    -----------------------------------------------------

    之后马超说道:“信使我就不多留你了,你赶紧回去给你们文将军复命吧!”

    “诺!如此,在下告辞!”

    “来人,代我送送信使!”“诺!”

    信使也都明白马超这是往外赶人了,也是,自己不是他们的人,这事儿都已经说清楚了,他当然不会再挽回自己什么的。

    等对方离开大帐后,马超对郭嘉三人一笑,“各位,看来咱们的计策,倒是成功一半了啊!”

    郭嘉此时说道:“不错,主公所言甚是,之后那一半,还得看范强的了!不过嘉以为,范强定然不会辜负主公的期望的!”

    在郭嘉看来,范强这人,有点儿运道,什么运道呢,就是不被人识破的这个命。所以这事儿让他去做,成功的几率,那确实还是很大的。

    -----------------------------------------------------

    而且对方的主见是文丑,不是郭嘉几人小看他,文丑哪怕这几年好像有些改变,有些长进,但是终究有限,所以一个范强说起来,也是足够了。只要魏延不从中掣肘,那么一般都没有什么问题。他们确实不怕文丑发现什么,因为这事儿几乎不可能,就算发现了,估计也晚了。但是魏延吗,确实是有本事,因此只要他没发现,那么一切还都好说。

    如果是被其人给识破了,那么也只能说,全都是命啊。当然了,这种几率,众人都觉得不大,反而还都认为成功的几率不小,所以他们才同意让范强去试试的,哪怕就是被识破,失败了,也就损失个范强而已,也就是个三流的将领而已,还对己方没什么太大的忠诚。

    马超笑着点了点头,“确实如此,我倒是也挺相信范强的!”

    之后费祎和蒋琬两人也都说话了,和郭嘉的话,也都差不多一样儿,毕竟都是那个看法,没有什么特别不一样儿的。

    -----------------------------------------------------

    信使被凉州军士卒送走,然后骑马是赶紧回去了,在酉阳见到文丑,把马超原话给文丑形容了一遍,文丑还特意问了一下,“马超真是如此言语?”

    “是!不敢欺瞒将军!”

    文丑是微微点头,心说你确实是不敢,要不然的话,等我知道了,你小子知道后果。

    “行了,你下去领赏吧!”

    “诺!多谢将军!”

    文丑可不是个什么小气的人,因此确实是赏罚分明,而且之前两个医者都有赏赐,更何况如今的己方士卒了,为自己办了不小的一个事儿,哪怕是跑跑腿儿,但是对这个结果,文丑他也满意,所以就要赏!

    等人离开后,文丑自语道:“马超、凉州军,咱们明日斗将决胜负!看看到底是你们的人厉害,还是我和文长更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