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也不得不说,也就是如今的马岱吧,有些东西,他确实是改变了一些。如果是几个月前,他还没这样儿,听了文丑这么两句话,他肯定是要回击的,所谓是“来而不往非礼也”,所以在嘴上,马岱确实不会吃亏。

    但是如今的他,确实是有些改变了,至少像这样儿“忍气吞声”的时候,以前可真没有发生过。哪怕此时此刻,马岱依旧是生气非常,但是他却还是没说什么,只是招呼士卒,“走!”

    哪怕士卒都知道,自己将军是带着气儿呢,但是却忍住了。真是不容易啊,和当初的那个将军,变化真是不小。

    回归本队,马超则对马岱一笑,“伯瞻,到了明日晚上,我看他们还能如何去说!破敌,就在明晚,你可准备好了?”

    马岱此时也是一笑:“主公,属下已经准备好了!”

    -----------------------------------------------------

    “好,如此就好!此时咱们先回吧,就先让文丑和魏延乐呵一日再说。如果等酉阳城破了,他们还能如此表情的话,那么我真是很佩服他们!”

    马超招呼众人回营,看到他们离开后,文丑和魏延也都回去了。今日算是他们比较轻松的一日,就和第一日凉州军的试探差不多,甚至比那还要轻松些,毕竟这凉州军攻城的时辰,确实是不长,这个他们可都知道。

    可惜两人还不知道,这马上酉阳城都要不保了。这马超正在算计他们呢,算计酉阳呢,但是文丑和魏延他们哪里知道这个。

    晚上马超设宴。宴请众人,并且就是为了欢迎新加入进来的蒋琬接风。众人一顿晚宴。那确实是尽欢,都是吃好喝好了,都满意了。

    又一日,马超难得停战了一天,这本来文丑和魏延还不知道,直到……

    -----------------------------------------------------

    当魏延看到城下来人是范强的时候,他就是“气不打一处来”,因为他早就已经是联想到了。当初零阳的战事,可就是因为这个范强的原因,所以最后才……

    而且哪怕他没有亲眼看到文聘,听他说什么,但是来到了酉阳,确实是听文丑说了文聘丢失零阳的经过。所以魏延还能不知道吗,这零阳城丢了,说起来还真是和自己有关系啊,这最后文聘就算是深恨自己,那也是未可厚非的。如果自己是他文聘的话。可能还会做出来其他的事儿,这都不是没可能啊。

    因此,在看到城下范强的时候。魏延是差点儿没下令放箭,但是却马上被文丑给拦住了,“文长,冷静,看看这人是来做什么了?”

    因为范强也没自我介绍什么的,所以文丑当然不会认识他,但是他看到魏延那样儿,确实,并不难发现什么问题。

    -----------------------------------------------------

    魏延此时是强压心头怒火。于是让士卒去问问对方,这是要做什么。所以就听城头的汉军士卒喊道:“城下的人止步,再往前走就放箭了!你说。你是来做什么的?”

    其实范强还没到这箭矢的射程范围呢,而且他也知道,哪儿地方安全,哪地方危险。所以士卒一喊话,他果然是不敢上前了。不过他还是大喊道:“各位,别动手啊,我是我家主公派来的信使啊,特意来求见文丑将军的!”

    这不得不说就是马超他们的手段了,本来酉阳是有文丑和魏延,但是让范强就提文丑,不提魏延,说起来也是有挑拨他们关系在里的意思。当然这个能不能调拨到,这谁也不清楚。

    而范强所喊,文丑也听得清楚,此时他则问向了魏延:“文长,看来城下人是要见我,看来也许马超凉州军今日按兵不动的原因,就该知道了!”

    魏延自然是赞同文丑的话,不过他还是担心着,这马超让范强来这儿,到底要做什么。

    -----------------------------------------------------

    他就能这么肯定,自己不会杀范强?还是……

    文丑一看,这如今城下没有凉州军,就只有说话的那个,所以他便吩咐道:“打开城门!”

    “诺!”

    没一会儿呢,城门便给打开,对于文丑和魏延来说,只要不是什么太大的事儿,他们确实,都不会轻易打开城门的,但是如今的情况,没有凉州军在场,文丑文丑打开一下城门,确实不算什么大事儿。至少他和魏延可都清楚,这个时候凉州军再派大军过来,还没等他们都过来呢,己方早都关闭城门了。他们的速度,真是没有己方关闭城门的速度快啊。

    而此时,文丑看向魏延,他觉得这魏延今日不太对劲儿啊,所以他问了一句,“这文长何故如此啊?”

    魏延冷笑了一声,然后对文丑说道:“城下之人,便是那范强!”

    -----------------------------------------------------

    文丑一听,心说这,是不是马超他们故意的,就是为了要羞辱一下魏延。那意思,这之前范强不是你魏延所派的人吗,结果投靠了己方,最后不但是在零阳战事上立了功,这如今又给他派来,来羞辱你们一下。

    这么一想,确实是让文丑气坏了,但是他觉得,这个事儿好像又不太可能。但是说不太可能,却不是说就一点儿没可能。

    不过魏延都没太大的表示,自己还能说什么,因此只是让士卒把其人给带到自己那儿去,那就可以了。至于魏延,自己还得看着他点儿好,这事儿还是不要对范强其人发难,那样儿的话,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啊。

    文丑就相信,真要是有了那样儿的事儿,那么马超还不一定要如何看待自己。说不定就是要嘲笑自己啊,连一个信使还怕。

    -----------------------------------------------------

    因为文丑虽然是和魏延一起下了城头,但是他却也没有忘了看着点儿魏延,生怕他把范强一下给咔嚓了。当然了,哪怕文丑不认为这事儿会发生,但是这事儿,万一要是发生了呢,那么自己可真是,上哪说理去啊。

    当文丑和魏延两人回到了会客厅后,士卒来报,说那个人已经到了院中了。

    文丑魏延两人对视了一眼,就听文丑说道:“好,让他进来吧!”

    “诺!”

    没一会儿,范强就到了,来到会客厅后,他是忙给两人见礼,“在下见过文将军,魏将军!”

    文丑对他点了点头,而魏延呢,他不过就是冷哼了一声而已。他实在是怕自己忍不住爆发了,因为之前范强他所作所为,确实算得上是触怒了他,触犯了他底线了。不过魏延强忍着,他认为自己也算是能很好控制自己了。

    -----------------------------------------------------

    范强看到魏延那个表情,他差点儿没倒了。说实话,直到今日,他也一直都在怨恨着魏延,就像魏延想要杀他一样儿,他们双方的仇怨大了。

    可是因为如今的场合不对,如果说在这儿就去解决恩怨的话,那么自己跑不了,关键是主公交托的大事儿,却是要完。所以范强当然是不敢也不会去表露什么来。

    魏延此时是把头给转过去了,不再看范强,他怕自己看对方久了,会生出来其他的心思,到时候忍不住的话,还不知道要如何呢。

    而文丑倒是先问了,“不知你来酉阳,是为了?”

    范强赶紧说道:“文将军,我家主公有话,要让在下当面对文将军说。”

    文丑一听,便点了点头,“信使有话请说!”

    “是!我家主公的意思,今日我军和贵军罢战,明日咱们用另一种形势来决胜负,不知道文将军意下如何?”

    -----------------------------------------------------

    而文丑一听范强的话,他眼睛微眯,心说这马超是要做什么?今日罢战,那么明日他想要举行另一种比斗方式,自己是答应好,还是不答应好?

    文丑确实是有所顾虑的,这答应不答应,好像自己最后还都得点头。如果说自己不同意,那么是不是就说明,自己就怕了他马超,怕了他凉州军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