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马超呢,他显然是暂时忽略了蒋琬所说得第一个目的,直接就准备和他说第二个目的了。☆→

    为什么这样儿呢,马超当然是有他自己想法的。第一,他也知道,这别人人家怎么说,又投靠自己又如何如何的,但这可不是说自己上嘴唇一碰下嘴唇,说你蒋琬投靠我军吧,我都同意了。你是同意了,可人家说投靠你,难道就一定非得投靠你不可吗?至少马超可还没有那么自恋自大,自以为是,还不至于说那样儿,没有那么自我感觉良好。

    但是从蒋琬来到自己大营的那一刻,或者更准确来说,是马超听到蒋琬介绍了自己之后,其实在马超看来,最后蒋琬投靠自己,是已经板上钉钉了。因为马超当然就已经是下定了决心,无论结果如何,最后他都不会让蒋琬离开了。大不了,最不好的结果,就是自己把他给软禁起来,如此而已。

    当然他也不希望如此,也觉得这事儿的可能性不大,但马超也真是想了,这是没错。

    -----------------------------------------------------

    煮熟的鸭子,马超是不会让它再飞的,飞了,那可真是说明自己没本事。到嘴的肥肉,那还能不吃下去吗。马超当时就认为,蒋琬是逃不过自己手掌心的,不信就看吧。

    而此时此刻,马超暂时忽略了第一个事儿之后,他是向蒋琬直接问起了第二个事儿。他这时候一笑:“公琰,这之前你所说第二个。有了破城之计,不知道你可否与我们讲一讲?”

    马超这么问。也就是向蒋琬求教、求计,蒋琬自然不会去藏着掖着。本来他来这儿,就是为了帮马超一下,当然也是为了能加入凉州军,也好在还没加入之前,自己就立下一功,这对自己来说,当然是好处最多。

    至于说计成不成,蒋琬还真是很有信心。当然这里面还有几处最为关键的地方,确实是不容有失,要不然的话,还真是玩不转啊。蒋琬他自认为自己的计策还算不错,可真正去实施计策的人,却也不能出错,要不然的话,什么都不行啊。

    -----------------------------------------------------

    但是对于这样儿的事儿,蒋琬认为几乎是不可能发生。早听人说凉州军是人才济济。这如今也正好是让自己见识见识的时候了。

    “好!既然将军想听,那么在下自然不会隐瞒,说起来这……”

    接下来,蒋琬便把自己所想。都对马超讲了一遍,当然也同样儿是给郭嘉和费祎他们两人听的。蒋琬还不知道吗,马超既然是让这两人来此。那么肯定就少不了这个事儿,让他们给自己参谋一下。计策可行程度,还有最后能几成把握能成功。而这也是谋士应该做的事儿。所以蒋琬当然是都知道了。

    马超听着是不住点头,他不得不承认,这事儿还真是,要正如蒋琬这么说的话,那么一切倒是都好说了。可这要是哪地方出问题,那么最后很可能就万劫不复。当然可不是己方万劫不复,而是……

    -----------------------------------------------------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个计的可行程度,马超认为还是很高的,而且成功的把握也不算小。

    因此在蒋琬讲完后,他便问向了马超:“不知将军觉得,在下此计如何?”

    马超闻言一笑,直接说道:“好,好啊!公琰所言甚是,如果这么做真能成功的话,那么酉阳必破!”

    不过虽说他是如此认为的,但却还是问向了郭嘉和费祎两人,“不知道奉孝、文伟,你们是何想法?”

    之前郭嘉和费祎两人也都听蒋琬说了,因此郭嘉也没去再想,是直接说道:“主公,属下附议!赞同公琰所说,我军如今,应当如此!”

    费祎也是如此说了,毕竟蒋琬还是他朋友,所以他不挺自己的朋友,那可能吗。而且他也确实是觉得,己方那么去做,基本酉阳城破那就差不多了。

    -----------------------------------------------------

    看着自己两个谋士都赞同,本来马超也是赞同,所以此时他就更不会说不同意了。但是他还说道:“如今的情况,我们却还得从长计议,毕竟要如何骗过酉阳城内的文丑和魏延两人,这绝非一件容易之事!”

    听了马超这么一说,无论是郭嘉还是费祎,包括刚才出主意的蒋琬,三人可都是面色凝重点了点头,显然他们都是同意自己主公的话的。

    这事儿确实还得好好讨论一下,毕竟之前蒋琬只是给了他们一个大致的框架,至于说其他的东西,却还得他们自己去往里添。

    因此,加上马超,一共四个人,便讨论开了。哪怕此时大帐中没有武将,可马超也都明白,这事儿他们在这儿不在这儿,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郭嘉和费祎可都在这儿,并且还有一个蒋琬,所以足够了,也确实是可以了。

    -----------------------------------------------------

    至于说其他人,也就是崔安那几个武将,马超认为他们只需要一个结果,如此而已。说起来,也就是能破了酉阳。并且让他们都立功了,那么只要如此。他们可不管你们是如何讨论的,有没有他们参与讨论。说起来这些都不重要。至少那些武将不看重这个,他们更多的。就是注重结果。

    因此在讨论了近一个时辰,四人总算是有了结果,也是四人一致同意通过的,不说最后是天衣无缝吧,但是想骗过文丑和魏延,马超他们觉得是没有问题。不是马超高看己方,或者是小看他们,主要是经过了四个人一起商讨之后的这个计策。确实他们认为都不错。只要不露出太过明显的破绽出来,那么基本都没有问题。

    最后马超直接对蒋琬说道:“我看便如此商定了吧,却是要麻烦公琰了。等到我军破了酉阳,这一定给公琰记首功!”

    -----------------------------------------------------

    蒋琬是连忙说不敢,要说功劳,都是大家一起,大家一起的。马超对此笑了笑,没再多说。

    此时算暂时告一段落了,但是之前蒋琬所说的第一个事儿。马超可还没忘呢,因此他是问道:“不知道公琰在外游历多久了?”

    蒋琬一听,他就知道,这最为关键的来了。自己要好好表现才行。

    就听她说道:“这一次在下是游历了一年半!”

    马超点头,心说念头还不算短,而且听得出来。你这可不是第一次了。但是马超没这么说,他只是问道:“那么公琰可是去过曹孟德兖州军的地界和孙伯符的江东?”

    蒋琬此时一笑。“那是自然,回将军。曹孟德兖州军的地方和孙伯符江东军的老巢,在下都去过!”

    马超心说,这就好,好啊,如此的话,我也好去问你不是。

    -----------------------------------------------------

    于是便听马超再次问道;“不知公琰觉得,这曹孟德兖州军地界还有孙伯符江东军的地方,比之我军的几个州,如何啊?”

    马超既然是敢这么问,那么肯定就是对自己的地盘是很有信心的。他还没自大地认为,自己这边儿就一定比曹操还有孙策的地盘好。反正比起综合实力来,他是不惧怕任何一方的。所以他有信心,蒋琬所看到的,那绝对是自己的地盘比那两个地方好,不信听她如何说。

    果然,此时就听蒋琬一笑,说道:“将军,我认为还是将军地盘的综合实力要超过曹孟德与孙伯符的地盘的!”

    听了蒋琬的话后,马超是心里得意,不过却没有表现出来。他能感觉出来,听得出来,蒋琬的话,都是真心话,所以他心里还能不高兴、不得意吗。

    “看来公琰是赞同我军的,这我听了,心里甚为高兴啊!哈哈哈!”

    -----------------------------------------------------

    看着马超笑了,蒋琬也笑了,他知道马超的意思,不过自己其实也是实话实说。毕竟自己没有必要去说什么假话,哪怕面前的人是骠骑将军马超,也不例外。

    对蒋琬来说,无论对面的人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什么实力,都不足以让自己改变自己的初衷。自己有什么就说什么,至少此时此刻,自己确实是没有什么顾虑。

    马超心里满意,因为一,他蒋琬可还不是己方的人,所以他能这么说,这么认为,自己有什么不高兴的呢。第二,那就是其人的话都是真心话,这马超都知道,所以他当然是高兴了。

    是啊,听真话心里话,夸奖己方,马超当然高兴。同样儿,如果要是相反的话,他的情绪也一样儿是要相反了。

    而此时马超是再次说道:“看来公琰对我方的评价倒是挺高,在这里,我却是要谢谢公琰了!”

    蒋琬一笑,“在下不过是实话实话,实话实话而已!”

    -----------------------------------------------------

    马超此时是连连摆手,不过他是再次问道:“那么不知道公琰如何看待当今天下之势?”

    蒋琬知道,这都是马超在考校自己。自然当然是都懂,因为是回答道:“如今天下……”

    对蒋琬的见解。马超还有郭嘉、费祎他能,都是不住点头。他们显然都是赞同的。

    “好!好啊!公琰所说,我赞同,确实是这样儿,我也有如此想法!”

    听着马超说赞同自己的话,蒋琬心里当然高兴。他自然也听得出来,马超是真心话,所以他心里也挺高兴。毕竟确实,好话有几个不爱听的,不管是马超还是蒋琬。其实都一样儿。

    此时蒋琬再一次说话了,“将军,不知在下能否请教将军一个问题?”

    马超心说来了,这自己也不惧这个,反正自己其实已经准备得挺充分了,还怕什么呢。

    “还请公琰直言,不知道是何问题?”

    “这个问题便是,不知道主公来荆州的打算,是也如何去对付那刘备刘玄德?”

    -----------------------------------------------------

    一听是这个问题。马超是心理松了口气。毕竟对他来说,确实不是什么大事儿,自己可以说那真是,张口就来啊。

    所以马超便说道:“之前我带兵从司隶过来。就说过‘不灭刘备誓不还’,所以对于此次出兵荆州,我确实是……”

    听着马超的话。蒋琬点头,他明白马超的意思。心说哪怕马超凉州军比刘备那汉军要强。但是如今想要灭了他刘备,确实不是那么容易的。再说了。他刘玄德难道不知道请援军吗,所以如今是不错,但是人家的援军一到,这对凉州军来说,确实是不好。毕竟兖州军和江东军,那可都不是吃素的啊。所以蒋琬也是有意一问,看看马超如此作答。

    他到底有没有对付兖州军和江东军的方案,有没有什么想法。而如今一看,确实还好,至少蒋琬他算是满意了。

    -----------------------------------------------------

    看着蒋琬那样儿,马超心说,还真是不容易啊。这要让对方满意,可不是你说什么,人家就肯定会相信什么,说白了,人家还会去分析,知道去思考,都是明白人,所以几乎是骗不过人家什么。

    “此时公琰对我之想法,已经算是有些了解了吧?”

    说着,马超一笑,让蒋琬是如沐春风。这绝对是马超的人格魅力,这可是半点儿都不假。

    蒋琬赶紧点头,“不错,将军,在下确实是了解了一些!”

    “那么不知公琰如今,可否加入我军?我马超以凉州牧的名义,邀请公琰加入我凉州军,从此荣誉与共,同心协力,共创大业!”

    马超的话,说起来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煽动性,可是也不得不说,蒋琬他听完后,心里是心动了,是想要如此了。

    -----------------------------------------------------

    所以他几乎是没思考,或者说他其实早已经是想好了,直接便拜道:“湘乡蒋琬蒋公琰,见过主公!”

    马超看到蒋琬如此,听他这么一说,他是哈哈大笑:“好,好啊!公琰乃人才也,我是真心欢迎公琰加入我军啊!”

    旁边的郭嘉和费祎也是赶紧恭喜蒋琬和自己主公,说起来这是全军的大喜事儿,不过如今就只有他们四个知道而已。但是马超在明早,一定是要通知全军的。今夜是太晚了,所以马超肯定不会如此,但是明日一早,那却是必须的啊。

    听了自己主公的话,蒋琬则说道:“主公所说,其实属下也是一直想着能加入己方,在主公的带领下,去创出一番事业来!”

    “好,如此甚好!”

    -----------------------------------------------------

    简单说了几句后,马超便让他们几个都回去休息了,至于说蒋琬。当然也是有马超派士卒,给他安排好了大帐。当然是不能怠慢了人家,这事儿马超可都记着呢。

    等一早醒来后。马超起身,梳洗完毕,他便让士卒去通告全军,说己方又有新人才加入。

    没多久,凉州军众人便都知道了这个消息。毕竟马超是说全军通告,当然没多久全军就都知道了。

    而马超也一样儿是让士卒去通知众将,让他们之后便在自己大帐中集合,不得有误。

    所以没多久,众人便都到了。最后郭嘉、费祎和蒋琬,也都一个没差,都过来了。

    马超先对众将说道:“各位之前都听到了,我军又有以为人才加入,他便是零陵湘乡人,蒋琬蒋公琰……”

    马超简单介绍了一下蒋琬,然后又给蒋琬介绍众人,他们彼此见过。

    -----------------------------------------------------

    之后马超也没有忘了说,“今晚。我设宴庆祝公琰加入我军,各位到时可不要来晚了!”

    众人闻言是忙齐声道:“诺!”

    不过他们也算是知道了,自己主公对这个蒋琬的看重,要不然的话。可不会如此。

    看到这该通知的事儿,都已经通知到了,而众人都知道了。此时马超再次对众人说道:“各位,之前公琰想出了一条破城之计。那便是……”

    马超给众人讲了一下,还别说。这个效果可是比说让众人赴宴好多了。毕竟比起酒宴来,众人更关注什么时候能攻破酉阳。当然了,崔安那厮除外,他还是很特殊的。有酒宴,有好吃的好喝的,那就比什么都强。所以在赴宴这个事儿的面前,其他的事儿,崔安确实是没太关注。

    -----------------------------------------------------

    不过其他人可没这样儿,他们都在考虑蒋琬之计的可行之处,能有多少成把握成功。

    说起来这之前马超他们四人商讨的结果,如今拿出来,让众人这么一想,还别说,他们认为此计当然是可行,而且能成功的概率,就算没有八成,可却也有七成多。所以真是,干了!必须的,这都不干的话,那就不对了。

    所以此时孟达便第一个出言说道:“主公,属下觉得此计甚妙,如此的话,还何愁破不得那酉阳城?”

    马超闻言点头,“不知各位还有何看法?”

    马岱也出言说道:“主公,属下也附议。不过看这个实施此计的人选,不知道我军谁去合适啊?”

    马超一听,他也不得不说,马岱是问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就是这个人选的问题。

    -----------------------------------------------------

    其实他们之前也不是没商讨过,最后一致认为,还是让范强去实施,最为合适。不过以范强那个身份,他如今不可能在这儿,并且郭嘉其实还没有告诉他这个事儿。也不知道告诉了他之后,他会不会同意。

    但是不管他同意也好,是不同意也罢,最后他都得去做。毕竟他可是受制于己方,所以自己让他去做什么,他还不得乖乖就范?

    确实,不是马超看不起他,关键是如今的情况,他范强是不得不这么去做。他还得为了他那小命着想,为了三个月期间能得到“解药”,他不去努力讨好自己讨好己方,能行吗?

    因此,马超也没隐瞒,直接说道:“那个最后的人选,便是范强!”

    众人一听,心说原来是他!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