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超虽然不知道刺客是何许人也,但此时此刻他能确定的东西就有两点。

    第一就是,这次来的人不会是真正的刺客,更不是什么死士什么的。也就是说对方不是专业干这个的,只不过是临时地客串了一下而已。

    来人没有真正刺客的那种刺杀武艺,更是没有刺客的那种临场反应和应变的能力。来人可是没有任何反抗就束手遭擒了,如果说刺客都像此人如此饭桶的话,说实话,那还真就都不知道得死多少次了,根本就不够死的。

    至于说死士那就更加不可能了,根本就没看出来此人步下的武艺怎么怎么好,死士能有这样的饭桶?而且死士一般是不可能被人活擒后还好好活着的,他们牙中都藏着毒,只要被抓到后,立马就服毒自尽,这就是“江湖规矩”。

    第二点,也是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来人和自己有着深仇大恨,这个马超很确定,因为看着对方失败后的眼神就明白了。那是一种极其复杂的眼神,包含着很多,也能看出来很多。不过马超读懂了其中很重要的一层意思,那就是对方和自己有着血海深仇,没法解,没什么说的,可惜就是没能报得了啊。

    陈到把刺客拖到了马超近前,刺客站是站不起来了,因为马超那一脚别看是控制了,但还是真狠啊。这位如今他就只能是跪趴在地上,其实他说话倒是能说,不过却一直都没有任何的动静,看那样儿是死鸭子嘴硬。

    马超对着刺客倒是微微一笑,说道:“我知你与我有着血海深仇,不过说实话,和我马超马孟起有仇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我真不知道你是哪个?我一定没见过你,但却觉得你很眼熟。俗话说得好,‘冤有头,债有主’,你与我有着深仇大恨而来找我报仇,那是应该的,我也能理解。不过我却不知道你是谁,所以你不介绍一下自己吗,要不死了之后可就说不出了!”

    刺客听后,他是咬牙切齿地恨声说道:“马超,马超!老子恨不能食尔之肉,饮尔之血,以祭奠我兄长们的在天之灵!可惜天意奈何,老子虽然找到了你,但大仇却不得报,苍天有眼,可惜无珠啊!”

    这位说着,最后是嚎啕大哭,一点儿都不像个爷们了。

    马超听着,刺客和自己看来真是仇深似海啊,不是什么抄家灭门之仇吧,不过自己好像没干过这种事儿啊。等等,他说兄长们,难道说他就是那个……

    “你难道就是那……”

    刺客大笑,“想起来了吗,没错,老子就是青州朱家五雄中的老五,朱狼!当初就是你和管亥,你们两人合伙儿毁了我山寨,杀我兄长和全寨的弟兄,此仇此恨不共戴天!不共戴天!我朱狼从未忘记过如此大仇!”

    马超点点头,果然是他没错,朱家五雄中的老五朱狼。没想到啊,没想到,今日会在此处遇到了他。当初自己初遇管亥,为了收其心,也是为民除害,就和他一起剿灭了朱家五雄的山寨,可这个老五朱狼却成了漏网之鱼。这事儿对自己来说,还真就没把它当成是什么大事,可此事却成了管亥的一个心结,看来此次倒是好事,擒住了朱狼,终于可以让管亥安心了。

    管亥明显和自己不一样,因为当初朱家五雄之事对他的影响很大。如今自己已经把朱狼给抓住了,想必要是送给他的话,他一定会很非常高兴的,这也算是了却了他的一桩心事吧。

    马超对朱狼又是一笑,他突然想起了一桩事来,便问道:“当初在宛城我与张曼成对峙之时,那晚的刺客应该也是你吧!”

    虽说是询问朱狼,但马超的语气却是肯定的。其实想想当初的那事儿,除了朱狼以外,马超觉得不会再有别人了,因为记得当时汉军的士卒说过,那个刺客叫小五儿,而朱狼恰好就是排行第五。如今看到朱狼后,马超这才把两件事联想在了一起。

    朱狼恨声地说道:“我好恨啊,恨自己居然两次都未能杀死你,白白错失了自己两次机会!”

    当初宛城那晚的刺客就是朱狼没错,想当初在青州山寨的时候,朱家五雄中的老四朱豹拼死阻敌,就是为了让老五朱狼逃跑。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当时的老四朱豹知晓了自己三位兄长已经身死,而自己也逃不走了,只有让老五逃走,所以他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朱狼的身上。还好朱狼是不负所望,逃走了,要是没逃了,估计朱豹都得死不瞑目。

    之后朱狼是一路辗转,来到了京都雒阳,最后还加入到了汉军的虎贲军中。但是他却从未忘记过要找马超和管亥报仇雪恨之事,一直都在找寻着机会。直到刘宏给了马超一万虎贲军,让他带兵去宛城平叛,正好朱狼就在那一万士卒之内。那时的朱狼觉得真是“黄天不负苦心人”,终于让自己遇到了一个能得报血海深仇的机会。

    他永远也忘不了当时自己在得知此消息时候的兴奋情形,当时自己是大哭了一场,因为就快要手刃仇人给四位兄长和山寨的弟兄报仇了,他等这个时候真的已经是好久了。之后他在宛城,趁着夜色摸进了马超的大帐中,可惜最后还是没能成功杀死马超。不过好在他趁着夜色的掩护和对大营的熟悉,跑了出来,逃得性命。

    可他也知道,此次失败,今后再想有如此好的机会可就难了。朱狼从荆州逃到了豫州,想来汉军已经没有了自己的容身之地,所以他加入到了黄巾军。可随着豫州黄巾的败亡,他又不想跟着别人再去落草,因为他觉得只有加入到黄巾军中他才有可能再有机会杀死马超,所以他又跑到了冀州,黄巾的大本营,最后还加入到了广宗的黄巾。

    再往后,他得知了马超的动向,知道宛城一线如今已经没什么威胁了,所以马超已经要北上冀州来攻广宗。朱狼明白,这也许就将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所以在张角命大军都撤回广宗城内的时候,就只有他没撤退,偷偷地留在了城外,就是为了寻找混入马超大营的机会,然后给马超一击必杀。再之后,就是之前在马超大帐中发生的那些了。

    其实这些马超都不知道,朱狼也不会说,当然了马超对此也都没什么兴趣,所以他问都没问。如今他最想知道的是现在广宗黄巾的情况,马超特别想从朱狼的口中套出些有用的东西出来。

    马超眼珠一转,有了主意。他知道自己是从朱狼口中问不出来关于广宗黄巾的什么东西来了,不过自己这边不行,不是还有别人吗。

    对旁边的陈到说道:“叔至!”

    “属下在!”

    “把此人带下去,务必严加看管,切不可让他跑了,留着他对我军对我都有用!”

    “诺!属下一定严加看管,不会让刺客逃离我军大帐一步!”

    “好,此事交与你我放心,下去吧!”

    “诺!”

    陈到把朱狼给拖走了,而目的地当然是他自己的大帐了,陈到准备在大帐中寸步不离地守着他,一定不能让这刺客逃跑就是了。

    马超又看了看崔安,想了想,他笑道:“福达,你也去和叔至一起去看守刺客吧。不过千万别伤他性命,留着他有大用!”

    “诺!放心吧,主公,俺一定都听你的!”

    崔安一见主公也让自己去看着刺客,他是万分的高兴,急忙跑出了大帐,向着陈到追去。

    看着崔安走后,马超就是一笑。如今陈到和崔安都有活儿干了,自己也不能闲着啊。

    他向着董卓的大营而去,不错,他就是要去找董卓商量此事。要说到逼供这样的事儿,说实话,马超和崔安、陈到他们可都不擅长。而崔安长相是很凶恶,而且吓唬吓唬一般般的人确实是一点儿都没有问题。但对付朱狼这样和自己有着大仇,而且嘴特别硬的人,确实还是不够的。

    不过董卓可不一样,不说他本身就经验丰富吧,而且手下还有李儒这样的能人,也有李傕这样的狠人,相信找他一定是没有问题。

    马超刚到了董卓的大营前,就被拦了下来,大营守卫忙道:“将军请留步!”

    马超觉得这个守卫不错,心中给他加分了。别看都是同属汉军的,但毕竟不是一个部队,而且无规矩不成方圆,尤其是军营重地更加严格。所以马超也不能随便出入董卓的大营,同样的,马超和皇甫嵩他们的大营也是一样,其他人都不得擅自出入。

    而马超觉得这个敢拦着他的守卫倒是忠于职守,要说大营可不只这么一个守卫,但却只有此人敢拦着他。

    马超把脸一沉,有意试探,于是厉声道:“让开,你不认得本将吗!本将有要事来见你们大帅,耽误了大事儿你担当得起吗?”无视了守卫,马超说着就做出了一副要强行入营姿态。

    其他守卫见此情况都心中暗笑,该,连马将军你都敢拦着,你小子胆儿也太大了吧。要知道连大帅都对马将军客客气气的,不敢得罪,可你小子居然就敢直接把人给拦住了。

    马超当官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话中语气确实有着上位者的威严,不过拦着他的守卫听了他的话后却没怎么惧怕,半分都没有退却,看他那样儿,估计就算是皇帝亲自来,都得给拦下来。

    “将军且慢,小的当然知道马将军,不过军中规矩将军当知,任何人都不得擅自出入,小的职责所在,不敢懈怠!还请将军在此稍等片刻,待禀报大帅才可!如小的冒犯之处,之后自当向将军请罪!”

    守卫边说着,边拿着手中兵器阻挡下了马超,这位胆量确实够大,要说整个大汉也没几个敢这么干的。

    马超心中暗赞,如果汉军都是如此人一样,那么黄巾早就该被灭了,可惜啊,像此人一样的终究只能是少数啊。

    守卫刚给旁边的其他守卫使了个眼色,那意思是,我就在这拦着,而你们赶快进大营通禀大帅一声,结果就听营内,他的身后传来了一声大喝:“放肆,还不给我速速退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