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文丑来说,这已经是触怒他了。︾确实,这些年也没有人打着他旗号去做什么,但是这在凉州军这儿,那真是开张了。

    送走了文聘,没过多久,也就是一日多,不到两日的时候,酉阳城又迎来了魏延。因为守卒之前早就看过魏延,所以当然是认得他。本来之前他从辰阳来,就是特意路过这酉阳,所以还能不知道他吗。

    文丑看到魏延,这不用说,必用脑袋,用脚去想都能知道,这魏延八成是败了,这是败回来了,和文聘一样儿啊。

    结果看到魏延的时候,文丑还没说话,魏延先开口了,“文将军,不知道那文聘在这儿没有?”

    文丑一听,这魏延怎么这么大火气,这……

    -----------------------------------------------------

    不过他稍微一想,也就都明白了,毕竟这事儿确实,并不难想到,所以他都知道了。敢情就是因为之前零阳的战事,所以魏延这心里还对文聘有气!文丑自认为自己所想不错,因为也只能是这样儿,可惜文聘连谁带援军来都不知道,也难怪人家魏延这么气啊。

    确实,文丑也想了,如果是自己的话,自己是魏延的话,可能比他还要生气。因为这本来就是文聘大意所致,当然了,不得不说,魏延也有一定责任,但是同样儿。肯定少不了他文聘文仲业的啊。

    文丑这个时候也只能是实话实话,凭借他和两人不深不浅的关系来说。他肯定不会为两人任何一个人去说话,更不会去挑拨什么的。那绝对不是文丑的性格。说起来他也只能是去当一个旁观者了,也只能是如此而已。

    “这仲业已经走了块两日了,带着几百人,估计文长你就算此时去追,也追不上了!”

    -----------------------------------------------------

    谁知道魏延听了文丑的话后,他是连连摇头,然后再次对他说道:“文将军,我可绝对是不想去追他文仲业,说起来我受主公之令去零阳。结果零阳没几日便失守,我是真没有脸面去见主公!他文仲业有那个脸,我魏文长却是没有!”

    文丑一听,不难听出来,魏延心里可是还怨着文聘呢。不过想想也是,就算是换成自己,自己也得这样儿,只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就是这样儿。

    文丑对此还不能说什么。他此时也只好说道:“那么文长的意思是?”

    魏延便把自己的想法和文丑说了,无非就是想在酉阳,和文丑一样,帮忙守城。当然了。他说的也清楚,一切还是都听文丑的,哪怕是自己带来的那几千士卒也一样儿。

    而对此。文丑他自然是乐得如此。毕竟这魏延算是带来了几千的生力军,这是出乎自己所料的。毕竟如今自己这酉阳,说起来就是缺人啊。

    -----------------------------------------------------

    加上这些人。自己酉阳这儿就有一万多人了,这一万多人,难道还抵挡不住马超凉州军?自己可不是文聘,也不会有什么假冒文丑的信使来这儿,自己不让他凉州军有机可乘,那么他们如何能破得了这酉阳。

    是,自己也知道,也承认,这酉阳不能和人家零阳那么大的城池相比。但是自己这儿如今的人马,那却是相当客官的,一万多人呢,还怕个什么啊。他凉州军也不过几万而已,对,就是而已。

    魏延之后是仔细询问了一下,文聘在这儿都说了什么,而这个时候,文丑自然是有选择性去说了。把那些能说的话,都给魏延讲了,至于说文聘牢骚的话,还有对魏延的一些不满,那么他就给自动省略了。

    文丑从来没认为自己怎么怎么好,但说起来,自己也是个有原则的人。

    -----------------------------------------------------

    自己和文聘还有魏延,说起来关系都是不深不浅,不过他们肯定是没得罪过自己,也没和自己有什么利益关系。所以真是,自己也犯不上去挑拨什么的,那是小人作为,文丑他不屑为之。当然了,如果说两人和文丑都有过节,甚至有什么深仇大恨的话,那么文丑就绝对不会有什么不屑,而会去直接那么做了。

    这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在那种情况下,文丑是那样儿的。那么在如今的情况之下,他却是这样儿的,这就是不同的情况,不同的对待方式。要不说文丑这可真是长进多了,绝对是以前所能比的了。

    三国时期,吕蒙有个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文丑也可以说是这样儿吧。不能小看了他,至少如今的他,却不是当初所能比的。如果还用之前的那个老眼光去看他的话,那么吃亏的,真就可能是你自己啊。

    -----------------------------------------------------

    听了文丑的话后,魏延是相信的,毕竟他也认为,这去编的话,绝对没有这么严丝合缝,他不认为文丑能有这本事。显然,这就是文聘当时所说的话了,还有他当时的情况。

    只是魏延也是有所怀疑,他感觉到,文丑可是没有全都说实话啊。这个怎么说呢,肯定是其人有什么顾虑,不过他不把文聘的话全都说出来。自己对此也没有什么办法。说起来,自己主公可更其中文丑其人。自己是不能和人家相比的。

    而且文丑绝对是在自己主公还没怎么发迹的时候,就已经是跟着他了。虽说不能和太史慈那样儿的元老相比,但是却也比自己这样儿的新人要强啊。所以自己能去逼他什么吗,并且这酉阳,可是人家的地盘,不是自己的地方,这自己才吃亏。

    所以魏延也只能说道:“文将军,希望你能把文仲业所说的话,都对我讲一遍,这对我来说。确实是很重要!”

    -----------------------------------------------------

    文丑听后心说,什么很重要?你无非就是想知道,文聘他在背后如何议论你的。不过这话,是绝对不会从我口中说出来的,你要想听,不如向别人打听打听,不也挺好吗。

    于是文丑则回道:“这个文长啊,我还能隐瞒你不成?这仲业当时可就说了这么些,至于说其他的。也许也说了,只是我这记性,哎呀,真是太不好了。都记不住什么了啊!”

    看文丑这一副为难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他真就是如此呢。但是显然魏延不是这样儿。可人家都这么说了,也是这个表情了。这自己还能说他什么。这人家占据主动,他文丑是想对你什么。就说。可人家不想说呢,那你还能逼着人家去说?

    魏延此时也只能是在心里叹气啊,心说既然文丑他如此保护你文仲业,那么我今日也就不多说了。可以后别让我知道你说我了,要不然的话,我可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放过你的!

    哪怕两人也算是比较熟了,但是关系肯定不是那么好,所以魏延对文聘,也是不感冒。

    -----------------------------------------------------

    最后魏延只能是在心里叹了口气,然后嘴上说道:“好了,这文将军,我就不多问了。这如今承蒙文将军收留,我是感激不尽!”

    魏延是客气了一句,而文丑是忙说道:“文长这可是见外了啊!俗话说得好‘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咱们同为主公做事,都是同僚,有什么客气的!”

    “也是!文将军所言甚是,甚是!”

    文丑闻言是哈哈大笑,他其实真是不喜欢这么客气,所以他文丑其实也一样儿是喜欢直来直去的。所以魏延还算是比较直接,这算是比较对他脾气了。其实魏延也都知道,所以这此时此刻,他是这样儿。

    之后文丑说道:“晚上我设宴款待文长,到时可一定要来赴宴!”

    魏延笑着回道:“一定,一定!”

    -----------------------------------------------------

    对文丑的话,魏延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他也明白,趁此机会,也正是和文丑多多交流,增进感情的时候。

    怎么说呢,虽说还不至于去给文丑溜须拍马,可却也是事实,就是他也知道,文丑其人那可是自己主公眼中的红人。所以就算自己不去溜须他,可却也绝对不可得罪他。因此,有这么一个和其人更多接触机会,魏延自然是不会放过了。

    文聘带着几百残兵回到了零阳,见到自己主公后,忙对自己主公请罪,“主公,属下守城不利,还请主公责罚!”

    虽说看到了文聘,刘备就知道零阳丢了,可零阳究竟是怎么丢的,却还得听其人说说,自己这些人,那可都不知道啊。

    所以此时刘备则说道:“仲业先讲讲,这零阳,如何失守了?

    -----------------------------------------------------

    其实在场的不止是刘备,就是周仓他们也不认为,这那么一个零阳城,文聘守了几日,这如今说丢就丢了?要说自己两人守御的作唐,那还算是守了三日呢。可文聘守着这零阳,这真是没多久啊。

    文聘一听自己主公的话。他是叹了口气,“主公。这真是一言难尽啊!当时……”

    文聘简单给自己主公讲了一下,尤其是重点讲了一下,他没有看到魏延的援军,魏延援军是什么动作都没有。当然,除了那一日他点起了浓烟之外,其他的,自己都没有看到。

    文聘可绝对不是在推卸责任,他依旧是认为,这其实还是在于自己。至于说魏延。那不过是外力。只是在他看来,这魏延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动作,这却是让自己心寒啊。

    他多少是知道魏延其人的本事的,所以要说魏延什么都不是,那自己都不相信,说起来他魏延魏文长,那绝对是个人物。可就是自己主公派来个这样儿的人,最后依旧是城池失守的结果。

    -----------------------------------------------------

    刘备一听,他倒是依旧面无表情。可屋中其他人呢,不少都是在那儿摇头。

    有人就心说了,你说你文聘文仲业也算是个大将了,而且曾经更是荆州军中的大将。可这这么一个简单的计策,却是把你给坑了。这你直接就入彀了啊,最后还是喝了人家的洗脚水啊。这难道你就想不出来。那能是文丑带兵去救援的?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当然也有人能够理解文聘,毕竟这个事儿。确实是太像真的了,他这一不小心。就着了道,确实是不稀奇,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是在刘备的心里,他也是责备文聘。毕竟如此不小心,不谨慎,真是不太应该。说起来魏延也许是有他的一部分原因,可还是他文聘的原因更大,要不是因为他自己轻敌大意,那么后来会那样儿吗。至少刘备认为,不会的。

    因此,在刘备的心里,他是怨文聘的,可这嘴上,却是不能表现出来。

    -----------------------------------------------------

    但他还是说了,“说起来此事,确实与仲业脱不开关系。哪怕我也认为,仲业也不过是其中一部分原因所在,但是仲业你也必须承认,零阳城失守,你要承担大部分的责任!”

    文聘此时是赶紧拱手说道:“是!属下省得!”

    刘备闻言点了点头,“那么之后的事儿,就好办了。虽说仲业你大意丢失零阳,罪不至死,但是却活罪难逃,我看就罚俸一年,军杖三十,你可服?”

    文聘对于罚俸什么的,那可真是一点儿感觉都没有,确实是都随便,这对他来说,一点儿影响都没有。可是这个军杖三十,他也真是,有些不太好接受。可自己主公都这么说了,其实自己也不是不能理解,就是对自己大意轻敌的处罚,自己也认了。丢人什么的,那都无所谓了,话说这人生何处不丢人啊。

    所以他是赶紧说道:“属下领罚,服了!”

    -----------------------------------------------------

    看着文聘此时此刻的表情,刘备也算是看得出来,文聘他是真服了。如此的话,他确实是满意的。如果说这文聘要是还不服的话,那么其人给刘备的印象,肯定是要不好。至少对刘备来说,这错就是错,对就是对,没什么说的。你这直接就大意把零阳丢了,刘备认为如此处罚文聘,说起来还算是轻了不少。

    如果说这样儿,他文聘要还是什么都不懂的话,那么刘备也只能说,这自己看错其人了。实在是不识时务,不懂得形势,不给自己面子,不能摆好自己的位置。这样儿的人,自己还是别重用了。

    不过如今来看,确实是挺好,至少刘备是这么认为的。也算是谁都满意了吧,自己是满意的,看着众人,也都算满意,至于说文聘,他满意不满意,确实不重要。不过刘备看得出来,至少他是没有什么意见的,那么如此就好,不是吗。

    -----------------------------------------------------

    文聘被己方的士卒给带了下去,直接就去责打了三十军棍,这屋中的众人,虽说没亲眼所见,可却听见了,听得是清清楚楚。是真打,不是假的。众人没一个去求情的,其实都知道,自己主公这其实就算是开恩了,要不然的话,只能是比这还要严重多了。这才三是军棍,算个什么。对武将来说,也就是休息了一两日,就差不多了。

    最后士卒给文聘带上来,刘备对士卒说道:“去带文聘将军休息,不得有误!”

    “诺!”

    看着士卒给文聘架走,虽说众人都没说什么,可那表情,刘备都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