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果然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啊,两人心说这可算是等到了,这自己三人不就是为了听这个,所以才来得吗。整的一个个都像做贼似的,如今总算是听到有用的了。

    结果那位说完之后,另一个便发话了,“主公何时动兵,我不知道,但是你小子就想主公早出兵?”

    而之前说话的那个是赶紧说道:“当然不是了,那哪能啊!只是我觉得主公要是马上就动兵的话,咱们弟兄可是来不及休息多久啊!”

    马超听了之后,是暗中点头,心说这士卒如今说关心的,还是他们自己。他们也希望能多休息几日,但这肯定是不行的。说起来还是如果按照自己如今的想法,休息个两日,然后就进兵酉阳,这个好像还不错。但是还得听听其他士卒,都是如何说的才行。毕竟自己不可能就听这么一个人的话,不是吗。

    之后两人所说,无非就是再进兵,还得胜利,然后其他的等等一些话吧,不过都不是马超所关注关心的了。

    他对郭嘉一招手,“奉孝,咱们走!”

    “范强,走!”

    三人又去了下一个大帐,要说这样儿的事儿,不是没有。之前的魏延,不也是跑到大帐旁边,去听己方士卒说什么吗。但是让一个主公这么去f≦,做,好像还真是没有。不管是曹操也好。还是说孙策、刘备他们也罢,可都没有这样儿过。也就是马超吧。毕竟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所以他能干出来这样儿的事儿。

    而且郭嘉还撺掇他。如果换一个主公,郭嘉绝对不会这么去谏言,那不开玩笑吗。也就是自己主公啊,这还算是没有什么。

    三人又去了下一个大帐,结果这个大帐依旧是没有什么动静,就在马超和郭嘉两人想离开的时候,就听有人说话了,“这主公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让咱们进兵啊?”

    “这事儿谁知道了?”

    “莫非你不想休息了,想早点儿走?”

    “是啊。我就是这么想的,这还那么累啊!”

    “你是你,别拿咱们跟你比啊!咱们弟兄可都累了,也就你不说累!”

    “是啊,要俺我还是多休息几日好,这休息好了,以后也好打仗,是不是?”

    ……

    这大帐中绝对不是一两个人说话,至少都四五个了。不过听他们的意思,马超倒是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马超点了点头,郭嘉则在旁边问道:“主公还要继续往下走?”

    马超一笑,“自然。走吧,奉孝!”

    郭嘉也笑了,其实在他看来。这也就差不多少了,但是自己主公却不那么看。因为在他看来。这还远远不够。三人又去了下一个大帐,于是就这样儿。他们一连走了七处大帐,马超也算是听到了一些东西,当然了,也包括郭嘉。出了望风的范强,他确实是没听到什么之外,马超和郭嘉,他们两人算是知道了士卒的不少想法。

    马超自己总结就是,这大多的士卒,还是不想就这么马上动兵的。说起来,他们是想多休息个两三日,这也算是自己能接受的范围吧。如果他们要想多休息,这自己也不能让。所以马超认为,己方士卒也算是了解自己吧。可也是,平时差不多都这样儿,至少自己也得让他们休息一日之后,自己才动兵。

    至于说直接拿下一座城池之后,就马上动身去下一处,这事儿自己好像还真是没有做过。

    此时马超对郭嘉说道:“奉孝,可以了,咱们离开吧!”

    郭嘉也觉得差不多了,这事儿怎么说呢,差不多就行。可以说自己主公和自己听到的这些,绝对可以说是所有士卒中的代表了,可以说其他人,也都差不多是这些情况。因此,都听了这么多有代表性的话,这趟就算没有白来啊,郭嘉心说。

    而此时自己主公让自己离开,也正是时候,所以郭嘉忙说道:“好,主公咱们走吧!”

    然后他们两人再加上范强,三人是刚想动身,结果这个时候就出现问题了。马上看到身后有人过来,而且这人还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来这儿埋伏魏延的马岱,就他一个人过来了。

    马超一看,心说这是躲不过去了,所以只能是在这儿等着他了,要不然哪有自己主公见到属下之后还跑的,那不开玩笑吗。

    马岱是跑到马超三人近前的,此时他直接说道:“果然是主公,主公怎么到大营这儿来了?”

    他确实是一头雾水的,而且看自己主公和奉孝先生他们,可都是穿着己方士卒的衣物,这也不知道是谁给出的主意,可真是……

    马岱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好了,不过他可没认为这是郭嘉的主意,就是一种感觉,认为郭嘉不会这么去想。

    马超不太自然地一笑,然后对马岱说道:“伯瞻,咱们还是回大帐说吧!”

    马岱忙说道:“对。对对!主公请!”

    马岱此时心说,自己差点儿忘了。这地方能说什么吗,所以还得回大帐啊。不过在这儿之前。马超他们三人倒是先把这己方士卒的衣物给脱了下去。不然的话,总不能穿着这么一身去见费祎吧。那可真是,丢大人了。

    东西让马岱去处理,他们则是去了费祎的大帐。

    要说马岱怎么出现在了马超他们身后呢,其实还是他这个时候正好是带兵巡视,结果就到了这地方。虽说这地方是比较隐蔽,马超他们自认为做得也挺隐蔽的,但却还是被马岱给发现了。至于说望风的范强,他当时看的方向正好是相反的。所以没看到马岱他们,等他看到的时候,马岱已经是出现在了他们身后。

    本来马超还纳闷呢,怎么有三个己方士卒在那儿鬼鬼祟祟的,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好像一个是负责放风,那两个是在大帐后面不知道在干什么。要说是人有三急吧,可也不是,这姿势不对啊。

    本着不去惊动三人的意思,马岱是悄悄接近了三人。他最先看到的还不是马超,是郭嘉的侧脸。要说他对郭嘉还真是,比较熟悉了,所以马岱一下就认出来了。

    那么一个是郭嘉。那那个不用多说了。这时候马岱先打发走了跟着自己的那些士卒,然后这才是靠近了马超他们。

    要说马岱可也清楚,自己主公这么偷偷摸摸来。肯定不好是让巡视的士卒给看到,所以他也算反应快。就把后面跟着自己的士卒给打发走了。要说这些士卒还真听话,那怕他们心里是有很大好奇的。可自己将军一句话,一个命令,他们就离开了,不跟着马岱了。虽说也想着三个鬼鬼祟祟的人,可却没有人敢再跟着马岱去做什么。

    马超三人去了费祎的大帐,士卒见到马超和郭嘉,是赶紧施礼。马超摆摆手,“文伟在里面?”

    “回主公,先生正在帐中休息!”

    马超一听,点了点头,说道:“不要声张,我们进去看看!”

    “诺!”

    他们对话的声音都不算大,所以哪怕是帐中的费祎,也听不到什么。

    说着,马超三人便进了大帐,果然,进去后,便看到了在榻上的费祎。不过还没等马超他们说什么,就听费祎说话了,“伯瞻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结果马超是摇头一笑,没出声,更是没说什么,直接就找地方坐了下来,然后对着郭嘉和范强两人也比了个坐下的手势。

    费祎一听没动静,他赶紧是一睁眼,然后便看到了已经坐下的马超三人。他是忙下了榻,对着马超说道:“属下不知主公到来,还请主公恕罪!”

    马超一笑,“哈哈哈!文伟不必如此,何罪之有啊?倒是我们来得突然,却是没让你休息好啊!”

    他心里还能不清楚吗,如果不是因为实在是劳累的话,费祎绝对不会在白日的时候,就直接倒在榻上,那不是其人的性格。

    费祎也是一笑,“主公,这两日确实,有点儿累了。”

    马超点头,“我都明白,文伟却是辛苦了啊!”

    “劳主公挂怀了!有主公这话,属下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

    马超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对其说道:“其实我此次来,是因为……”

    他简单说了一下,自己和郭嘉还有范强来大营的目的。当然这也是有选择说的,比如马超就没说自己三人是穿着己方士卒的衣物,偷偷在大帐后面去听人家说话。像这样儿比较丢人的事儿。马超还真是,不会去说的。

    费祎听完。也是连连点头,最后他则说道:“主公如今想必已经有了想法?”

    马超笑道:“我倒是想先听听文伟的意思?不知道如何啊?”

    费祎闻言说道:“主公。属下在大营中,也算是对士卒有所了解。”

    马超点头,这个他还是相信的,毕竟此时费祎他才是这儿的主将,是自己亲命的。所以他说他对大营的士卒有所了解,自然不是什么假话。

    然后费祎继续说道:“据属下所知,可以说绝大多数的我军士卒,他们还是希望自己能多休息两日的,不知道主公是否听到了这样儿的话?”

    刚才马超只是简单给费祎讲了几句。更多的,他没说。所以听到费祎讲到这儿,马超也在心里说着,费祎对士卒果然是挺了解,要不可不会如此。

    他点了点头,“确实,文伟所说,我确实是听到了一些!”

    听到自己主公承认,费祎再次说道:“所以属下的意思也是和士卒一样儿。是希望主公能让他们多休息两日的,如此的话,对己方更好!”

    费祎想听自己主公赞同自己的声音,结果却是让他失望了。因为他听到自己主公此时向自己问了一句,“不知道文伟觉得,如果我们进兵晚了的话。这曹孟德兖州军和孙伯符江东军都来了,那对武陵之战事。可是大为不利啊!”

    这,费祎一听。难道说自己主公不赞成自己的意见吗?不过他稍微一想,就否定了,他知道自己主公肯定是赞成的,只是他是想听听自己是如何看待这个事儿的而已。

    所以知道了这些之后,费祎便说道:“主公,属下却不这么看!”

    “哦?那么一文伟看来,该是如何呢?”

    费祎一笑,随即问道:“属下敢问主公,这我军士卒,是否很重要?”

    马超则是笑道:“那是自然!”

    “那么如今士卒的声音,想来大多还是想休息。当然是在一定程度上的休息,那么主公难道不该听从他们的想法,晚几日进兵吗?”

    听了费祎的话后,马超大笑,“好,文伟所说,正是我所想,说起来,我就是这么个想法!看来可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好,好啊!”

    这时候马岱从帐外进来,他之前都没听到,就听自己主公说所见略同,又是好的,因此他是忙问道:“不知主公所说,是什么好?”

    马超也没隐瞒,就把自己之前和费祎所说,都对马岱说了。本来依马岱的意思,当然是越早进兵越好了,那样儿的话,自己也好带兵去攻城,也好立功啊。但是看自己主公这意思,显然他是不想这样儿,所以马岱也没多说,因为他都知道,说了也没用。

    最后他也只能说:“主公所说甚是,属下也觉得很有道理!”

    马超看了马岱一眼,心说你马岱可没说真话啊。但是此时此刻,说不说真话,对马超来说,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马岱的态度,他是同意的,那就足够了。

    最后马超对几人说道:“传我军令,就说三日后,我军再进兵酉阳!”

    “诺!”

    看来之前的东西确实是起到了作用,费祎和马岱心说,这自己主公直接就是说了三日后,再进兵。是从今日开始,三日后,确实能让士卒休息好。

    说起来进攻零阳,己方士卒确实是累了,但是也不至于是那么劳累。毕竟最后也算是很轻松就拿下了,这个是很重要的。

    马超这边刚说完,此时帐外便有探马来报,本来探马是给费祎和马岱两人报信的,结果一看自己主公和奉孝先生都在,所以他只能是对自己主公说了,因此禀报道:“报主公,魏延军已经撤退!”

    马超一听,心说魏延已经撤了?他这是不想和自己打了?还是……

    此时他看了眼郭嘉和费祎,那意思让两人说一下,不过他先是给探马打发走了。

    这时候郭嘉先说话了,“主公,嘉认为,这魏延确实是真撤兵了!”

    马超闻言,是疑惑地问道:“奉孝的意思是,这魏延不准备和我军再战了?”

    郭嘉点了点头,不过却又摇了摇头,而马超则是忙问道:“奉孝何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