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确实是这样儿,一个能替你做决断的人,这不止是不能小看,而且还要重视。△↗頂,

    演义里就说,袁绍其人好谋无断,什么叫好谋无断。这就从头来看吧,袁绍手下没有人才吗?那当然是不可能的,但是他手下谋士那么多,给他出主意的时候,每个人都差不多有个主意,结果这个时候,他就犯难了,到底听谁的啊。

    听张三的吧,他感觉李四说得也有道理。听李四的吧,他觉得王二说得更有道理,所以到底听哪个,这个就是难题。本来袁绍这个人,就不是一个很果断的人,说起来做事比较犹豫,因此就这样儿的性格,还没人能给他去做什么决断,因此这“好谋无断”,他就注定要背上这个了。

    除了袁绍之外,唐朝时候的李世民帐下,“房谋杜断”,这就说明问题。李世民因为有杜如晦给他做决断,所以是让他少走了很多弯路,这就是决断的重要。

    -----------------------------------------------------

    而如今的马超,他显然是要让郭嘉给他做决断,这事儿郭嘉也不是第一次碰到,听自己主公说完之后,便言道:“主公的顾虑便是,这士卒到底是什么样儿的想法?”

    马超点头,“确实如此!’

    郭嘉此时则拱手说道:“主公,如果在乎这个,不如嘉请主公一起出城。去大营走走看看,看看士卒都说些什么!如此可好?”

    马超用手轻轻一拍桌案。“好,如此甚好!如此的话。咱们这便去吧!”

    郭嘉一看,这自己主公倒是想这么快去,不过也算是在自己所料之中,“好,如此的话,嘉便陪着主公一道前往!”

    本来就是自己提议的,而且自己之前还说了,要一起去,所以郭嘉他当然是要跟着自己主公一起了。

    -----------------------------------------------------

    不过马超却说道;“好。但是别忘了把那个范强给叫上一起!”

    郭嘉一笑,“主公放心,属下不会忘!”

    郭嘉之前也想了,果然自己主公也是没有忘了。这事儿顺带着把范强也带上,其实也没有什么。反正如今其人也是没有什么事儿做,自己主公让他跟着自己,正好自己要出城,那么他也跟着自己和主公一起出城看看吧。

    说起来也是让他见识见识己方的士卒都如何,让他不敢背叛己方。要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这也是郭嘉、也同样儿是马超的想法。

    范强就在屋中别扭呢,结果士卒来找他,说是郭嘉让他去一趟。他不敢怠慢,是直接就来了。

    范强给自己主公和郭嘉见礼后,郭嘉对他一笑。“范强啊,主公要去城外大营走一趟。你也跟着我们一起吧!”

    -----------------------------------------------------

    “诺!”

    虽说范强没觉得这是个什么好差事,但是自己主公让自己跟着郭嘉。那么他郭嘉说什么,当然就是什么了。而且自己主公也在,显然,这事儿也是他同意的了。如此,自己还能说什么,自己敢不听,小命不要了?

    马超点点头,说道:“好,如此,你便跟着我们一起走吧!”

    “诺!”

    马超说完,便出了屋,后面郭嘉和范强两人跟上,有士卒欠过马,几人上了马,便奔向了城门。

    马超和郭嘉还有个范强,一行三人,直接出了城,奔向了己方大营。在营门口,守卫连忙给马超和郭嘉两人施礼,至于说范强,那直接就给无视了。

    -----------------------------------------------------

    毕竟说起来,本来跟着自己主公和奉孝先生一起来的人,凉州军士卒一般还不会怠慢。但是看这位这样儿,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去说。反正就是一副奴才样儿,是卑躬屈膝的,所以是让凉州军的士卒看不起,也看不上。

    虽说不知道范强是谁,但是稍微一想,他们也知道点儿,肯定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要不能这样儿吗?所以要让他们给范强点头问好什么的,那不可能。毕竟凉州军士卒也是看人下菜碟的,这是没错。

    马超一摆手,对着守卫们说道:“不要声张,我今日和奉孝是私访来了,所以……”

    守卫是赶紧点头,那意思我们都明白,其中一个甚至还说了,“主公,不如您也换上咱们的衣物,这样儿……”

    结果他还没说完,就被旁边的守卫给了一脚,“高哥你干什么?”

    -----------------------------------------------------

    这位话没说完就被人给踹了一脚,当然是心存不满,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主公和先生都在这儿的话,估计这位直接就拿起兵器和对方打起来了。

    而被他称作高哥的人,赶紧是对马超和郭嘉拱手道:“主公,先生,这个二愣子什么都不懂,所以还请主公和先生别怪他!”

    要说这个高哥也算是为了那二愣子好,不过马超却是笑着一摆手,“无妨,不过我倒是觉得他所说不错,这样儿的话,也许效果更好!不知奉孝以为呢?”

    郭嘉也笑了,“不错,不错!主公说的这个。嘉也认为不错!在军营中,穿着我军士卒的衣物。去听听我军士卒背后议论,这个想法挺好。嘉赞同!”

    马超点头,“范强你以为呢?”

    范强一听,心说怎么这还有自己的事儿,他是赶紧说道:“啊,这个好,好啊!”

    -----------------------------------------------------

    马超一看他这样儿,是赶紧摆手,“行了,你什么都别说了。你们赶紧去准备三身衣物。马上送来!”

    “诺!”

    那个高哥应诺后,便离开了,不过临走还不忘了瞪那个二愣子一眼。说实话,他可真不觉得那二愣子的主意如何,但是架不住自己主公喜欢,而且先生也同意。至于说范强,他直接给无视了。所以这个高哥的心里还说,二愣子你今日算是走运,要不然主公要真生气了的话。我看你要怎么办。

    所以最后他瞪了其人一眼,那意思,你别乱说话,收敛一点儿。虽说二愣子人叫二愣子。可他肯定不傻不愣的,至于叫这个绰号,那就是个外号而已。所以他看到了自己这高哥对自己一瞪眼。他也是一缩脖,知道自己不该多说话。这是主公高兴了。可万一主公要生气了呢,这到时候自己要如何担待?

    -----------------------------------------------------

    马超几人看了如此。他们也只是一笑,没再多说。其实马超肯定不是那么小气的人,所以哪怕士卒就算是说错话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马超从来没认为自己就是如何如何大度,但是该有的宽容,这么多年来,他认为自己还是有的。

    至于说郭嘉,就更没有什么感觉了,这自己主公不是限制那么多,所以你多说几句话,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他可是知道,只要不触及自己主公底线,那么多说点儿什么,那其实都无所谓的。是啊,这么多年了,自己还不知道自己这个主公是什么样儿的性格吗。

    没一会儿,那个高哥就回来了,然后就带回了好几套凉州军士卒的衣物,看起来都是新的。

    马超对其人一笑,“你辛苦了,还不知道你姓名!”

    那高哥一听,是受宠若惊,“主公,在下不辛苦,在下叫高波!”

    马超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他也算是认识了对方。当然他也没忘了,让几个大营守卫,都介绍一下自己,自己也好都认识一下。

    -----------------------------------------------------

    说起来不可能每个凉州军士卒,马超都知道叫什么名儿。但是个别的,他还是知道的,而如今呢,这又算是认识了几个。就凭马超其人过目不忘的本领,还真是,记不住几个人,那还真是笑话了。

    马超几个可没去换衣服,直接把三件衣物套上之后,就算是凑合上了。怎么说呢,高波拿出来的几套衣物,都算是大号的,因此就这么套在外面的衣服上,倒是正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其人故意如此的呢,不过想来应该是这样儿了。

    套上了衣物后,马超便和郭嘉还有范强,一行三人进了大营,准备去听听,士卒都是如何在背后议论的。

    要说这个时候呢,上午的操练什么的,早都已经结束了。如今的士卒,几乎都在大帐中休息,而有费祎和马岱两人在这儿,这凉州军的士卒,自然不敢随意在大营内走动。

    -----------------------------------------------------

    说是在大帐中休息,就都在大帐中休息。至于说本来马岱是在零阳城内的,但是因为魏延的事儿,他不是又回来了吗,所以等魏延退走之后,他也没走,就一直待在城外了。对他来说,其实在哪儿都无所谓,为了防范魏延,他认为自己还是在城外大营中更好。所以这个时候。他还是在大营的。

    不过显然马超他们都没准备惊动任何人,这之前被大营守卫看到。那是没有办法了。他们可不认为,在大白天的。就能从己方大营门口这儿,偷偷潜入进去。那样儿的话,一是三人没有那个飞天遁地的本事,二这也太不拿己方士卒当回事儿了吧。要知道,己方大营的守御,总体来说,还是可以的。不说是天下最强,可那也是有一号的啊。

    而且三人也不是没想过,尤其是郭嘉。他心里最清楚不过。范强那样儿的,要是潜入大营,被己方士卒给抓住了,那就算了,不算是什么大事儿。

    -----------------------------------------------------

    可要是自己主公和自己两人潜入大营的时候被己方士卒给发现,那么可真是,这让自己两人的颜面何存啊。真是,这事儿真是不好说也不好听,可不是吗。

    所以郭嘉也知道。自己主公只能是带着自己和范强,一行三人,光明正大地进大营了。至于说之后如何,那是之后的事儿。可这个时候,就只能是这样儿,必须是这样儿。

    三人在没有惊动费祎和马岱的前提下。是悄悄进了大营。要说为什么如此呢,还不是因为马超和郭嘉怕让己方士卒给认出来吗。如果说范强。己方的士卒真就不认得他是谁。所以他套上己方士卒的衣物,就和己方士卒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但是马超和郭嘉两人却是不行啊。毕竟在凉州军士卒中,见过马超的,那可多了去了。是,不可能每个人都能认得出来他们这个主公,但是还有个郭嘉呢,这郭嘉绝对是比马超还好认,反正在凉州军中,就是这样儿。

    -----------------------------------------------------

    因此除了范强之外,马超和郭嘉两人都怕被认出来,所以就这么悄悄进去了。而且他们怕士卒给认出来,这此时此刻,两人就像做贼似的,所以要是让己方士卒给认出来的话,那可真是,丢脸丢大了。

    三人是悄悄进了大营,在大营内,还是不得不小心谨慎一些。可是他们确实是没有看到几个己方的士卒,想想也是,这时候他们都在大帐中吗,正好让自己三人听听他们都说什么。

    三人来到了一处大帐,没敢去大帐门口,那不等着让人发现吗。三人是在大帐后面,郭嘉给范强示意,那意思你在旁边儿看着点儿人。范强点头会意,不过心里却是腹诽着,这好事儿肯定没有自己的,都这破事儿肯定忘不了自己。

    可谁让自己是这三人里面,最人微言轻的呢,所以真是,什么都别说了,乖乖做事儿去吧。三个月之间,还得再吃一回那解药呢,自己可不想把小命儿给丢了!

    -----------------------------------------------------

    所以这个时候,范强是在旁边望风,把风,马超和郭嘉两人则偷听着大帐中有没有人说什么。结果却是让两人失望了,这个大帐,好像是没人说话,要不两人可没认为这大帐的隔音效果那么好,以自己两人的听力,还什么都听不见。

    此时郭嘉则对马超说道:“主公,看起来这个大帐的士卒都休息了,咱们还是去下一个大帐吧!”

    马超点头,心说也只能这样儿了,要不然的话,还能怎么地?

    “好,去下一个!”

    说完,马超对范强一招手,“走!”

    “诺!”

    马超则小声对范强说道:“被多说,听着就行了!”

    范强不敢多说了,这时候他就只能是点头应允。

    -----------------------------------------------------

    三人去了下一个大帐,距离这个大帐并不远,还是范强把风,马超和郭嘉两人在大帐后面偷听。

    这个和之前那个可不一样儿,帐中有人说话,虽说说话声音不是很大,可马超还有郭嘉两人,却是听得比较清楚。

    可却没有人说到战事什么的,都是乱七八糟的杂事,马超此时小声地问郭嘉,“奉孝,这也没人说到战事啊?”

    郭嘉一笑,自信地说道:“主公,别着急,这好戏都在后面呢!”

    马超一听,是赶紧点头,他知道,郭嘉的话确实是很有道理,也许就在后面呢也说不定啊。

    果然,没一会儿,就听大帐内有人说道:“我说老胡,这咱们如今已经占了零阳了,不知道主公啥时候再进兵啊?”

    -----------------------------------------------------

    马超和郭嘉两人此时是对视了一眼,那意思,终于来了!两人可不就等着这话吗,如今终于是等到了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