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所以魏延觉得,这就是机会,只是自己到底要如何行事,这却也是个问题。◎而且对于这事儿,自己还没个人商讨,就自己一个人来的这儿,让自己找谁说去?所以对于这个,他也只能是自己去想,别人都帮不上忙。或者说,根本也没有其他人啊。

    想了一会儿后,魏延有了主意,心说,就如此做吧,这样儿的话,自己以后也好能对自己主公交代啊。

    当时辰已经快到寅时的时候,魏延是点兵七千,带着这些人马,奔向了凉州军大营。他之前没有轻举妄动,他认为自己要是带兵去的话,人家估计都有防范,所以自己还是不去为好。

    可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他认为寅时应该算得上是最好的时辰。毕竟这之前自己没动兵,那么他们凉州军的人就会认为自己不会出兵了,那么自己这时候出兵,就能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如此,自己不占优势了吗。

    -----------------------------------------------------

    并且他凉州军的士卒,之前是刚大战完,己方士卒却是没有,算是以逸待劳,因此,还是自己占优势,这样儿一来,虽说不指望着大胜马超凉州军,但估计也能让他们焦头烂额了吧。

    这就是魏延的想法,还别说,确实是有些道理的。如果他所想真实现了的话,那么确实,虽说不至于把凉州军给如何如何。但是吓唬马超一下,还是很可能的。可他终究还是有些想当然两人。如果不是这样儿的话,他这可就要吃亏啊。

    但是如今的魏延。显然他是没去想这些,他就想,自己到底如何才能给自己主公交待。那就只有给马超他们点儿颜色看看,让他们知道一下己方汉军的厉害。如此的话,自己也是能向自己主公交差了。

    文聘的事儿,不在自己,所以自己肯定不会承担什么责任。可要是自己连动手都没和凉州军动手,那么这便是自己的事儿了。

    -----------------------------------------------------

    所以说魏延他看的其实还是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该去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就这样儿。

    因此,在这时候,他终于是出兵了。也可以说,他是被逼无奈,没有办法了,是不得不出兵。要不本来以他的想法,是挺好,可结果。却是不好。魏延是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什么动作呢,文聘就已经把零阳给丢了。那么大的一个零阳,说丢就丢了。这还能说什么,自己还能说什么。

    现在就算是文聘站在他面前,他给其人千八百刀。也消不了他心里的怨了,这可真是。魏延心情,无法形容。他不得不说。自己憋屈啊,憋屈得不行,如果不是因为文聘,这能有今夜自己去兵行险招的事儿吗,这说起来,都怪他啊,其人是难辞其咎。

    反正魏延是把这些都归咎到文聘的头上了,如果对方知道了的话,肯定要大呼冤枉。毕竟他也是不想这样儿,而且说起来,这郭嘉的计,和魏延可是有着很大的关系。

    -----------------------------------------------------

    只是文聘还不知道,要不该是他去如何去怨恨魏延了,不过知道这个时候,在逃跑中的文聘也不知道,到底是谁领军来零阳了。

    不过那个范强,却是实实在在的,不是说其人是文丑的人吗,可如今呢,又是个什么情况?这文聘却是不得不去多想想,己方的人,居然是叛变了,给敌军做事儿,真是让自己防不胜防啊!

    说起范强,其实当马超带着人马进了零阳后,范强也是混进去了。毕竟一身凉州军士卒的衣物,那还是很好找的,因此这事儿都不费劲。

    等到马超打发走了众人后,范强是特意去找了郭嘉。郭嘉是最后一个离开的,在之后,他和自己主公说了几句,然后他才走。而这时候,他是碰到了范强。

    范强不敢直接去找郭嘉,他只能是在隐蔽处叫他,“先生,先生……”

    -----------------------------------------------------

    范强真是害怕,怕郭嘉一嗓子把凉州军士卒给召来,那样儿的话,自己估计一会儿就得被分尸。说起来他是混了进来不假,可这混进来和敢去面对面找郭嘉,见其人,这却是不同的情况啊。如果他范强有那个胆量,那么大本事的话,也不至于是落魄成这样儿了。

    确实,所谓是“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如果他范强拼了,把郭嘉直接给制住的话,那么他未尝就不能被其人高看一眼,以后没准还能有个好出路。但是就因为他这样儿,所以基本也没谁能高看他一眼,心里其实都很不屑。

    此时此刻,郭嘉就他一个人,周围什么人都没有,要说制住他这么一个文士,他的武艺还是手到擒来的,但是范强就是不敢,所以也只能是用这下策,亲自低声喊郭嘉了。

    郭嘉听到有人叫他,虽说不是叫他名也不是表字,可这费祎没在这儿,那被称为先生的,也就只有自己了。

    -----------------------------------------------------

    他走近一看,说道:“什么人?”

    范强一听,心说你郭嘉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这才多久没见自己,就不认识了?他肯定不会认为郭嘉不认识他了,但范强却还是说道:“先生,是小的,是小的啊!”

    郭嘉一看,原来是范强,他就知道,其人是为了他小命儿着想,所以才来冒着危险找自己的。当然了,如果换成是自己的话,自己也许比他来得还早呢。不过这也确实,是难为他了,这大半夜的,冒充己方士卒,进了零阳。如果他运气不好,被发现了的话,那么轻伤,肯定都是最轻的了。

    而重伤或者身死,那六七成的可能会那样儿啊。但是郭嘉没说这些,他是明知故问地说道:“范强你跑这儿来做什么?”

    范强是满脸堆笑,“先生,这您让小的做的事儿,小的都做完了,不知道是否……”

    -----------------------------------------------------

    郭嘉看范强这副嘴脸,他就说不出来的厌恶。如果己方要是有这样儿人的话,那么没准哪一日,对方也得给己方来一个叛变,直接给敌军利用,或者就帮着敌军去了。

    不过哪怕郭嘉是厌恶其人不错,可他却还是问道:“范强你是说解药的事儿?”

    范强点头如捣蒜,“是啊!先生,您看这……”

    郭嘉微微点头,“好,你跟我来吧!”

    “是!”

    范强听了郭嘉的话,那顿时就如打了鸡血似的。确实,知道自己小命有救了,他还能不这样儿吗,说起来他这冒着生命危险,干了那么多事儿,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为了这个。如今听了郭嘉的话,哪怕是夜晚,可他马上就来了精神。

    -----------------------------------------------------

    郭嘉微微点头,“你跟着我走就行了!”

    “诺!”

    郭嘉心里有底,范强不敢对他如何,不敢动他。一是因为其人的性格,二,也是最为重要的,是自己手里有解药,他要是把自己给如何了,那么解药给弄没了,那么他不就得等死了。至于说胁迫自己,让自己马上交出解药来,这事儿郭嘉可不认为范强能做得出来。

    性格是一个原因,可还有一个,那就是,其人害怕,而且怕得不行。他怕自己把凉州军给召来,要真如此的话,是个范强,也白搭!

    所以郭嘉心里有底,因此他不怕范强如何,如果真要是他敢如何的话,自己还真是高看他一眼,可其人怎么样儿,自己经过之前的接触,还有刚才的对话,算是了解不少了。就他一个人,什么事儿也成不了,不过如果他旁边还有人和他一起做事儿的话,那可就不一定会如何了。两个人,那么能做出来的事儿,就要多了。

    -----------------------------------------------------

    毕竟范强一个人,他终究会觉得自己是势单力孤啊。但是多一个人,他不止是觉得有点儿底儿,再加上有人撺掇,他还真是不一定能干出来什么事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