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毕竟汉军士卒这也是人,也都爱惜自己的小命。▲∴关键也是知道他们中计了,自己将军中计了。并且人家都说了,后面还有五千凉州军士卒呢。最近这四五日,可是让他们见识到了凉州军士卒的厉害。他们知道,城池没被攻破的时候,己方这些人凭借零阳城高大坚固的优势,确实是能抵挡得住人家几日。可这城门都被攻破了,别说是五千人了,就是人家来五百……

    这最后己方也不是人家对手啊,可不是咋的,这要是能胜过人家,这自己这些人还用得着投降吗。但是一来文聘,他们主将没在,他们就没有主心骨,而且这听孟达说了,后面还有五千人马,可是把他们给吓了一跳。知道,这凉州军来五千,那么所有人最后都得是在劫难逃啊,所以与其在这儿和人家拼,还不如尽早投降来得更好。

    士卒别的不知道,但是他们知道,这样儿就能保住命了。至少听说凉州军对待俘虏,还算是不错的。只要不是彼此有什么深仇大恨,血海深仇的,那么基本上都不会把俘虏给如何。

    -----------------------------------------------------

    孟达一看,心说好,这自己不用崔安来,就能拿下这零阳城了。不过虽说他已经带兵进了城,可后面的崔安来得也不慢,所以还没等孟达一个人享受这胜利果实的时候,崔安已经是带人杀进来了。

    当然对于投降的士卒。崔安自然是没动他们。可那些还在负隅顽抗的,可真是到了大霉了。没办法。谁让他们碰上了这个杀神呢。这要是城门不破,那么什么都好说。可这城门失守,确实,也什么都不用说了。

    孟达一看,心说得,这自己的功劳,至少一半都没有了。不过他也没办法,谁让自己这命不好呢,分给崔安一半,那就一半吧。其实说实话。他也不是不知道,崔安他看不上这什么功劳,主要是他能有酒喝,有肉吃,这才是他更看重的。

    比如说立功一次,肯定最后自己主公让自己多喝点儿酒,这都没有问题了。

    -----------------------------------------------------

    在崔安眼里来看,很多时候,这喝酒都比立功要来得更重要。所以他也是想多立些功劳,这样儿自己就总能喝多点儿酒了。

    孟达此时仿佛也受到了崔安的感染一样儿,他拿着自己的长枪,是对着不投降的士卒就刺。别看他武艺不如崔安,但是对付这些士卒,那可真是。手到擒来。

    这要说起来,马超让孟达来装这个文丑。也是因为其人一样儿是用枪的,和文丑一样儿。崔安是用戟的。倒是不同了。不过要是把兵器给他换了,这也不太好,所以孟达也有他合适的地方。最后别管是真李逵还是假李鬼,只要最后成功了,那就是好样儿的。显然孟达诈开了城门,那么一切就都好。

    崔安边杀着汉军士卒,便感觉这人不多,杀着不过瘾啊。但是对此他也没有什么办法,这人不多,自己也不能让他们多吧。

    -----------------------------------------------------

    结果遇到了崔安这个杀神,这汉军的士卒,那投降的就更多了,毕竟谁愿意死啊,所以崔安一上来,确实是更加加快了凉州军占据零阳的速度。这当然也算是孟达所料之中的,他就知道,这个杀神一上,那么这己方胜利的脚步,那自然是更快了。

    结果就一会儿,汉军就都被解决了,当然不是都给杀了,出了被杀,然后逃跑的之外,其他的都投降了,就是这样儿。

    本来以孟达的想法,如果崔安不来的话,自己也会很快就享受这胜利的果实,但是显然,这如今只能是分出去一半了。

    最后崔安看着都完事儿了,他把手中画戟一挥,自言自语道:“太没意思了,这可真是不禁杀啊!”

    -----------------------------------------------------

    “投降,我投降了!”

    ……

    看到崔安那样儿,就算之前还想着反抗一下的汉军士卒,此时也已经都投降了。对此,孟达也只能是苦笑,心说这杀神的力度,确实不能比啊。这如果说起来,自己真是不如人家,这都不用再多说了。

    是,对于崔安的武艺,孟达也是佩服。还有这人作战勇猛,而且为人义气,这些都是孟达比较佩服的。如果不是因为崔安是其他派系的,孟达肯定要和其人走近一些。不过就算如此,孟达也是从心里挺佩服他,这倒是也不错。

    孟达这人,他没认为自己本事逆天,但也自我感觉良好。但是这也分和谁去比,如果说和崔安相比,他就知道比不了了,所以他是佩服其人的。而且孟达也真是,很少真正去佩服别人,这倒是少见的情况了。

    -----------------------------------------------------

    战事结束,凉州军占据零阳。文聘先是中计,之后又被赚去了凉州军大营,因此这零阳要是不丢才怪。

    这边儿孟达和崔安,两人倒是夺取了零阳,不过文聘那儿,却是倒了大霉了,谁让他中计了,喝了洗脚水呢。

    要说当他接近了凉州军大营的时候。虽说感觉不对,可却还没有想到自己就中计了。而范强呢,则是趁此机会。悄悄开溜了。本来文聘也没让他跟在自己身边,从开始的时候,他距离文聘就不近,所以范强借了个尿遁,直接就跑了,这汉军的士卒也没有去怀疑什么。在他们看来,这就应了那句话了“懒驴上磨屎尿多”,这范强不就是如此吗。

    不过这小子还算是清楚,知道过一会儿。这就要成为主战场,所以自己这两下,虽说自认为还可以,但是可别让凉州军给当成是敌军,然后给围攻致死了。

    -----------------------------------------------------

    自己要真是那么牺牲了的话,可真是没地方说理去了。所以当然是必须要逃走,所以在范强看来,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啊。因此他是看准个机会,便逃走了。

    等文聘来到凉州军大营近前的时候,他发现哪是己方和对方大战啊,分明就是人家的计。来引诱自己过来的!而且这根本就没有己方的人,都是对方的人,至于说其他的场景什么都。倒是挺像。这时候文聘是什么都知道了,敢情自己是被骗了。而且这是喝了人家的洗脚水啊。

    范强!当他再想找其人的时候,再也看不到范强的人影儿了。而这个时候。文聘刚想对着己方士卒大喊要退,可却还是晚了一步。

    这时候就只见凉州军大营内,是冲了了无数的人马,都是等着文聘来的,就是等着他到的。所以这些人能放过他吗,出了孟达和崔安,其他人可都在这儿,马超马岱他们,还有郭嘉、费祎等人,一个都没少了。

    -----------------------------------------------------

    文聘一看,心说完,这还是晚了一步,这早自己怎么没发现呢。是啊,他要是早就发现,或者知道如此的话,那么也没有这些事儿了。他要是早知道范强骗他,也不会这样儿了。但是哪有那么些早知道呢,事后诸葛亮,马后炮,终究是没有大用的。

    不过文聘毕竟是经验丰富,这个时候他知道,自己不能就这么往后退了,那样儿的话可能马上就得败,不过是和凉州军拼一下呢,没准还能杀他们一些人。

    因此他是大喊道:“弟兄们,跟着我杀啊!”

    别说,文聘的话有作用,但是这话语却是影响不了整个战局,只是稍微能比一下撤退能好那么一点儿罢了。

    说起来这汉军士卒不少人心里也是都埋怨文聘,这本来是好好的,可这一下就中了人家的计了,一下就被动了,如今更是,不玩命儿,命就没了。

    -----------------------------------------------------

    这让汉军士卒真是,要所对文聘一点儿怨言都没有,那不可能。但是如今都被自己将军给带进坑里了,这说什么也没有用了,抱怨什么的,都没用。与其有那想法,倒是不如在战场上杀敌,保住小命更重要啊。所以士卒的抱怨其实就是一闪而过,然后就和凉州军士卒死拼上了。

    马超和亲卫带兵出了大营,此时他对着文聘喊道:“文聘,大势已去,此时零阳已被我军攻占,你不如投降我军了吧!”

    文聘一听,心说果然,这自己最为担心的,正是零阳,如今听马超这么一说,估计是八/九不离十了,这自己到底要如何对自己主公交待啊。

    文聘倒是不怕自己主公处罚自己什么的,那都是小事儿,可自己丢了零阳,这却是大事儿。这说起来,自己对不起自己主公对自己的信任。

    -----------------------------------------------------

    所以一个零阳丢了,不仅仅是一个城池那么简单,在文聘眼里看来,自己是辜负了自己主公的信任,这让自己又有何面目去见自己主公。

    想到这儿,他是把这心里的火儿,心里的气,全都撒在了凉州军士卒的身上,这在他看来,都是应该的,要不然,这自己上哪去发泄去。

    不过这个时候,马岱是提着大刀就上来了,嘴上还喊道:“文聘休得猖狂,我来战你!”

    文聘一看是马岱,他也不得不重视,毕竟马岱其人的本事在那儿摆着呢,所以自己可能不去重视吗。轻视的后果,就是自己要吃亏,因此,他不敢不小心,不敢大意了。

    他此时大喝了一声:“来得好!”

    然后便摆开兵器招架,不过他那武艺还差着马岱一点儿,所以自然不会占上风。没一会儿,就见了汗了。

    -----------------------------------------------------

    确实,还是那话,哪怕马岱武艺就是比文聘高了那么一点儿,但是就这么一点儿,却是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文聘知道,今夜是没办法了,大败,而且零阳丢了,自己只能是带着残兵退走。所以他大喝道:“快撤,快退!”

    这自己将军都这么喊了,基本上也没有汉军士卒还想着和凉州军死拼,这能跑就跑,逃得性命,那才是最为重要的事儿。而且还是自己将军命令的,这自己这些人跑了,那可也不是逃兵,所以还有几个不跑的。

    文聘这么一看,心说苦也,这可真是啊,兵败如山倒,还就是如此。你说让士卒跟着自己在这儿和凉州军死战,那可真是没有几个。但是说撤退,退兵,这可都跑了,还有比自己跑得还快的,不服不行啊。

    -----------------------------------------------------

    文聘也是趁机撤退了,马岱虽说是对其穷追不舍,可因为有汉军士卒的死命阻挡,结果他也依旧是没有追上人家。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