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下面的人此时急着说道:“将军,您难道就眼睁睁看着文将军如此吗?这……”

    文聘一听,他是最不喜别人如此认为他的。☆→他最不喜让人觉得他这人不讲义气,不够意思,不忠心什么的,他最厌恶这个。结果一听士卒如此说,他是直接说道:“我自然要亲自带兵前去救援,你们等着吧!”

    这不是文聘头脑一热决定的,说起来还是他之前深思熟虑的结果。因为在他看来,这如今正是文丑危急的时候,这文丑深得自己主公的器重,比起自己来,那可强多了。所以自己要是这么“见死不救”的话,这让他给知道了之后,让自己主公知道了,那自己……

    文聘不可能没有顾虑,毕竟说起来,一个零阳城和文丑相比,那当然自己主公还是看重后者的。可是凭他文丑的本事,文聘一点儿都不相信他逃不出凉州军的包围,只是他一根筋,非要带着亲卫走,那么就要耽误事儿了。

    -----------------------------------------------------

    所以文聘,他其实也在心里暗骂文丑,心说你真是能给自己找事儿。这时候你援军的人马都来找我了,我还能不去?因此,文聘是特别无奈,一咬牙,就准备去了。

    然后就听他对守城士卒道:“打开城外,和我一起去救援文将军!”

    “诺!”

    最高兴的不是别人,正是范强。他知道,自己终于是能出去了。这也代表着。自己小命可以保住了。毕竟事儿,自己是办完了。这文聘带兵一去,自己就算是成功。那么到时候,郭嘉还能不给自己解药吗?

    虽说范强有些激动,但是文聘也没有太在意,他以为是因为自己去救援文丑,所以范强心里高兴。这文聘确实是有些太想当然,当他认为范强真是文丑的信使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这样儿了。

    -----------------------------------------------------

    文聘带了三千人出了城,范强自然也是跟着他一起。不过这小子还算机灵。他知道,到了凉州军大营之前,自己必须要偷偷溜走,要不然的话,第一个死的,绝对就是自己,不用再多想了。

    范强已经是能想到了,当文聘发现自己中计的时候,会是个什么表情。要如何去对付自己。到时候,他肯定要大喝一声,贼子受死,然后就把自己劈死了。这就是范强认为的最可能发生的情况。因此他虽然是和文聘一起出了城,但是距离他还不算近,他一直在想要如何逃走。

    文聘带着人马出去。看到了那几个士卒,他说道:“你们回城休息。我带兵去救援文丑将军!”

    “诺!”

    本来文聘想让几人跟着自己一起去,结果他这么一看。几人都有伤,而且还流着血呢。

    -----------------------------------------------------

    而对文聘这么一个比较爱惜士卒的将领来说,他是不想看到这样儿的情况的。所以自己也不好带着几个伤病去凉州军大营,毕竟地方自己都知道,文丑的话,自己也不是看不到他,所以他们跟着自己去不去,那都无所谓了。

    并且文聘知道,这都是文丑所带的士卒,自己确实是不好去指使,而且都是伤号,这对自己的名声有影响,不好。

    要说郭嘉他们也真是,把文聘的心里算计很清楚,知道他是个什么性格,是个什么想法,这他不中计,不入彀,谁中计,谁入彀呢?

    那么他今夜会败,零阳城也会丢,其实等到了如此结果,那么其实很正常,真是。他这样儿的,十个零阳,该丢也丢了。文聘不是没本事,但是遇到了郭嘉那样儿的鬼才,他也只能是去喝洗脚水了,不是吗。

    -----------------------------------------------------

    不过其实也应该庆幸,他没有碰到贾诩,要不然的话,估计最后身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当凉州军大乱的时候,也有探马去禀报给了魏延所知,“报将军,凉州军大营一片混乱,疑似是零阳城内的守卒袭营!”

    而魏延一听,他就笑了,摇了摇头,摆了摆手,“非也!在我看来,无非是马超其人之计耳!就是为了让我军前去袭营,可惜他却是小看某了!”

    魏延还算是得意,觉得马超这计策,自己一下就识破了。他认为自己也许会中计,可自己却是没有中计啊。如果不是自己找谋略不够,自己还想着去怎么将计就计呢,可惜啊,元直先生没和自己来,要不然的话,焉能让他们凉州军如此猖狂?

    在魏延看来,这计策太浅显,自己都不用去考虑,就知道是什么样儿的。这对方也实在是小看自己啊。

    -----------------------------------------------------

    可魏延却是想不到,这是计不假,但却不是赚他的,而是对付文聘的。他不来和来,对整体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只要文聘中计,那么就可以了。

    探马赶紧马屁送上,“将军高明,高明啊!”

    显然,明知道对方是拍马,可闻言心里还是很高兴,此时就听他说道;“时刻注意凉州军大营的动向,不得有误!”

    “诺!”

    探马下去了。魏延此时心说,这文聘应该不会出来吧。毕竟其人的本事在那呢。自己和他没有什么联系,至于说之前派出的信使。如果马超中计的话,他就一定知道是自己来了。那么文聘心里很清楚,自己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去做那铤而走险之事的。

    如果他不知道是自己来,也就是马超没有中计,那么他就更不会出来了。毕竟对于情况都不知道的时候,作为一城主将,他是绝对不会轻举妄动的。

    -----------------------------------------------------

    要说魏延所想确实是挺好,而文聘真要是如他所想。也好,可结果……

    主要是他没有想到,郭嘉居然还能从他伪书之计上,另想出来一个别的计策,结果他以为自己的伪书不会被利用,但结果却是提醒了人家,并且还搭上了一个己方的信使。

    不说魏延在那儿得意,就说此时文聘已经是带着人马接近了凉州军大营。不过他越来越接近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个事儿不太对啊。为什么自己距离凉州军大营越近,就感觉不对呢?到底问题出在了什么地方,就好像之前自己知道是文丑带着援军来的时候,自己也觉得不对。可到底是什么地方,自己却是没想出来。最后铁柱认出了范强,自己是打消了疑虑。可是……

    当文聘带兵去救援文丑的时候,过了两刻钟左右。零阳城下便来了一队人马,看着穿着打扮。就是汉军的人。汉军士卒虽说看着是自己人,不过在文聘没在这儿的时候,他们还不敢太大意,结果还没等他们问话,城下的人忙说道:“快开城门,我们是文丑将军亲卫,文丑将军受伤昏迷不醒,文聘将军还在断后,凉州军大军要杀来了!”

    -----------------------------------------------------

    城头的汉军士卒一听,是吓了一跳,什么?文丑将军负伤昏迷不醒?文聘将军断后,而且凉州军大军还在追赶,这信息也太多了,而且还都是对己方没有什么好处的!

    还没等城头士卒反应过来,旁边的几个,也就是之前在城下说是文丑的手下士卒的人,赶紧说道:“快开城门啊,你们要还是两位将军不成?”

    这时候城头汉军士卒才反应过来,赶紧是打开了城门,准备让昏迷不醒的文丑和那些亲卫进城。没办法,这文聘一离开,零阳城内没有大将,所以他也不能指望着城内的士卒能对这突发情况如何去圆满解决。而且还能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要说这个时候还能明白的人,一共也没几个了。

    这之前进来的,被他们当成是自己人,城下的那些,也被当成是自己人,而且还有个文丑将军。一看,确实啊,是有个将领趴在马上,看样儿是晕倒了。至于说看不清相貌,那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城头的“自己人”说城下的,也是“自己人”,因此,这真是没几个人怀疑什么。

    -----------------------------------------------------

    而真正有什么怀疑的,最后也都不敢说什么,毕竟这城门都打开了,还说什么啊。

    结果让汉军士卒没有想到的是,当城门打开的时候,马上昏迷不醒的“文丑”突然一下就起来了,直接拿起兵器,大喝了一声:“弟兄们,随我冲啊!”

    众人这么一看,这哪是什么文丑,分明是敌将!不知道这个敌将是谁,但是汉军士卒却也知道,对方不是己方的将领。

    来人正是凉州军的孟达,要说崔安干这事儿,其实马超认为他那个体形倒是和文丑一样儿,只是说起来,这事儿要让崔安去做,他可不放心,所以孟达,还不至于露馅,至于说崔安,没准还没骗过人家,他就起来了。所以马超没敢让他上,至于说孟达体形和文丑差了一些,但是这都不重要,只要稍微装扮一下,在这大半夜的时候,还真是很难看出来什么。

    于是最后就是孟达带人来了,他一直都在在零阳附近,带着五百精锐埋伏着,就等着这文聘离开之后的机会。

    -----------------------------------------------------

    最后果然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是让他给等到了。不过孟达他也知道,这文聘刚走,自己不可能一下就出去,所以还得等才行。虽说他心里也着急,可却也没有办法。

    要说马超不敢让崔安来,如果换成是崔安的话,没准他这个时候就直接冲出来了,所以真是,他不敢让那大爷过来。

    最后估摸差不多,孟达便带着人马向零阳而去,结果果然是赚开了城门,杀了进去。

    孟达这么一喊,把汉军士卒吓了一跳,之前本来还以为,这怎么文丑将军还醒来。结果一看,原来是敌将,他们大喊道:“敌袭!敌袭!”

    ……

    可惜文聘不在这儿,所以根本就没有有效的去阻止起来什么反击。别看城内有着还有将近两千的汉军士卒,可这“蛇无头不行”,所以……

    -----------------------------------------------------

    就说人家孟达还带着五百人呢,之前他就带了十几个,但是后面还有几百人正在赶到城门口呢,所以在对方还不知道己方人数的时候,他也算是有经验,对着汉军士卒大喊着,“识相的就赶快投降,我军五千人马,就在后面,马上就要上来了!投降者免死!”

    听着孟达这么一喊,而且加上他已经杀了好几个冲上来的士卒,确实是有些震慑力。

    而且此时他已经冲进了城门,汉军士卒一看,这真是,大势已去了,所以不少人都扔下兵器投了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