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如今众人对此既然都已经点头同意了,那么这事儿也就好办了。军中是最忌各自为政,政令不一的。你说的我就是不听,然后是你做你的,我去干我的,那可就有意思了。不过现在倒是还好,毕竟大家都是已董卓为主,在大的方面上马超和皇甫嵩他们还都是听他的没错。

    既然如今这大的方面已经定了下来,那就是大家一起围困广宗,而不去进攻。见要商量的事儿算是已了了,之后众人就都各自回了自己的大营。虽说三方如今已然合作,还是以董卓为主的,不过终究还说不上是一个完整体,更何况之前呢。所以驻扎的大营是不可能都混在一起,自然是各有各的大营了。

    马超他返回了自己的大营后,在帐中他还在想着之前李儒对敌方的精准分析,而崔安和陈到自然也都在他的大帐中作陪。

    要说其他人呢确实是没什么优势没错,他们只不过就是觉得李儒分析得很到位,特别的有道理,所以都很同意他的话。但马超他可不一样啊,他是什么人,那可是有着金手指的啊,所以他更加地知道李儒的厉害,自己也不得不再感叹一句,切不可小觑了天下人啊,人上有人,天外有天,古人诚不我欺。

    “叔至,今日你观董卓帐下的李文优此人如何?”马超冷不丁地问了陈到这么一句出来。

    陈到是没想到自己主公突然就开口询问自己了,等他反应过来了后,回道:“今日听李文优所言,属下觉得甚是有理。黄巾张角如今已是重病在身,想来是半点儿都不会错的,而我军此时就要围而不攻才是上上策,然后再寻找时机,争取一举破敌!”说着,他还握了握拳,像是有着必胜的信念。

    听了陈到所说的,就知道他明显现在还沉浸在刚才在董卓的大帐中听李儒分析敌情的过程中呢,可见之前的情况是如何地吸引他。确实,他可是从来没有经历过那种阵仗,能亲眼看到一个谋士在主帅的大帐中,当着全军众将的面儿分析着种种,而且还是信心十足,侃侃而谈啊,这事儿他倒还是头一次碰到。

    马超笑着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叔至啊,我可没让你去重复李文优说的话啊,没有意义!我只是想让你评价一下,你观这李文优其人如何啊?可别再说别的了啊,我可都不听的!”

    陈到这回听了马超的话后倒是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了,他很是认真地说道:“主公,到领会错了,误解了主公之意!不过要说到李文优此人,那到以为,其人绝对算是个人才,可惜我军却没有如此的人才啊!”说完,陈到显得是特别地遗憾,遗憾着自己军中没有如此人才。这点他倒是和马超想得一样了,有其主必有其属嘛。

    马超点了点头,陈到如今还是很年轻,不说是年少轻狂吧,但其实也差不了多少,平时的话,他绝对不会轻易服人就是了。但就因为在董卓的大帐中,他听了李儒今日的一番话,却令陈到折服了,看来人还得是做个有本事的才好,要不什么都不行啊。

    “不错,李儒李文优乃当世之大才。别看其人只是一介文士,也许手无缚鸡之力,但其人却胜过十万雄兵,绝不可小觑之啊!”马超很是认真地对陈到说道,口中更是不吝啬对李儒的赞赏,眼中闪着精光。

    其实说是手无缚鸡之力,那只不过就是个形容罢了。这个时代讲求君子六艺,是文士都会用剑,基本个个都随身佩着剑,而剑象征的就是君子。而在当代的文士绝对不是那种百无一用的书生就是了,要说文士和武将来比,那确实是不行,但也不至于是手无缚鸡之力的。

    陈到闻言心中惊讶,他可没想到自己主公对李儒的评价是如此之高,能胜过十万雄兵,那绝对不是一般的人才啊,那是大才啊,可遇而不可求的大才。没想到那个李儒李文优,在自己主公心中能有如此高的地位,所以得到了之前如此高的评价实属正常。

    对于马超的眼光,陈到却没怎么怀疑过。在他眼里看来,自己主公那眼光绝对是没说的,看人很准,一般人可是都比不上的。而既然主公都说李儒能胜过十万雄兵,那李儒就能,绝对是如此大才。看来这董仲颖很幸运啊,既然能得到如此的大才辅佐。而且外人都笼络不了,因为还听说他们两人是翁婿的关系,这种关系可以说算是很牢靠的了。

    “看来李文优此人确实是大才,所以才有了主公如此一说。既然此人能胜过十万雄兵,那么我军胜利之日确实是指日可待了!而想想那李文优其人虽说是貌不惊人,但人还真是不可貌相,真是不可小觑了天下人啊!”

    陈到如此说道,他算是更能体会到这句话的意思了。其实马超的用意也在这,他就是想让陈到认识到这个,虽说他也经常提这句话,但用事实却更能说得清楚,讲得明白。

    至于崔安你就不用想了,根本就和他说不明白。这不旁白的崔安发话了吗,之前刚说的时候他还没在意,如今这陈到又提了一次,他却注上意了,大声道:“啥玩意?十万雄兵?没听错吧!就之前那大帐的小老头儿有那么厉害吗?俺看他根本就没什么武艺啊,俺一戟就能扎死他,就他还能对付十万的兵?别扯了!”说完,崔安是咧嘴大笑。

    小老头儿就是崔安对李儒的形容,虽说李儒可没有那么老,但在崔安这个比他年轻不少的人的眼里来看,看着他那个样儿,还有说话时的语气神态,崔安觉得李儒就是个小老头儿。

    而马超和陈到听到崔安的话后,只能是抱以无奈地笑,然后不住地摇头,谁遇到这样的人都说不明白的。崔安他是说得不错,如果李儒真要在战场上偶遇他的话,崔安其实一只手都能弄死他,不过真要到了那个时候,说实话,吃亏的还不一定是谁啊。

    崔安见到马超和陈到的反应后,他觉得自己说得话好像不是很对,可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不对。不过崔安有一个优点比较好,那就是不懂得地方他就不去多想了,活得算是比别人都简单轻松得多。

    他笑声终止了,然后对马超他们说道:“嘿嘿,主公,你们继续,俺就先走了,找点儿吃的填填肚皮!那个姓董的实在是太小气了,连点儿吃的都没给俺们准备!俺之前还以为能大吃他一顿呢,所以之前可什么都没吃,结果到了他那儿一看,连根毛儿都没有啊!”

    抱怨完了后,崔安就出了大帐,去吃东西了。而帐中就只剩下了马超和陈倒两人不住地大笑着,要说崔安这小子实在是太有意思了,在马超和陈到的眼里就是这样。

    你说大家本来是被董卓请去商量对敌事宜的,结果他还以为董卓是要请他吃饭呢。说实话,连年的大旱,如今的汉军正是粮草紧张的时候,连地主家都没有余粮了,你就别说是他董卓了。虽说同为汉军吧,但他也是不可能大方的白白地给别人吃的,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啊。

    这时,有士卒前来禀报,“报大帅,大营外有人求见,而且还不是我汉军之人!”

    马超闻言眼眉就是一挑,这个时候居然有人来见自己,而且还不是汉军中人,那会是谁呢。

    不知道别人那儿的规矩是什么,反正马超大营的规矩就是,无论是何人求见自己,先把人控制住在一定的范围,然后士卒必须前来禀报给自己知晓,最后一切都由自己定夺,没有特殊原因,其他人都不得擅自做主。

    “带他进来吧!”

    “诺!”士卒下去带人了。

    马超也没再多想,反正这样的事儿,一看就知道了,认不认得,一看便知。如果有什么事,那么一说也就知道了,很简单的嘛。

    不一会儿,士卒就把人给带了进来,“报大帅,就是此人!”

    “好了,你先下去吧!”

    “诺!”士卒说完后就退出了大帐。

    马超一看到进来之人就是微愣,为什么会这样呢,就是因为他觉得这人眼熟啊,没错,就是挺眼熟的。不过马超确定自己可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就是了,凭借自己的记忆力来说,真正见过的,打过交道的人自己一定会记得,可眼前这人绝对没见过,只是眼熟而已。

    “你是何人?”马超先问了一句。

    “小的是从广宗城而来的,特此来见将军!”来人谄媚地对马超说着。

    广宗!黄巾军的人!马超第一时间脑海里闪过的就是这个,难道是敌军之计?还是说此人是真正来投诚的。不过无论是什么,只要敌不动我自不动,自己只要静观其变就好,相信什么花样儿都逃不过自己的眼睛!

    “那你所为何来啊?”马超继续问道。

    来人听后,刚想说什么,不过却止住了。他先是看了看陈到,然后又看了看马超。

    马超明白他的意思,对来人把手一摆,“有话就说,不想说就走!”

    马超心道,又不是请你来的,无论你有什么天大的情报还是说什么东西,如今说个话都这么费劲,不说就赶紧滚吧,看你是说还是不说。

    来人一见马超如此,他也没办法,看得出来,旁边的人乃是马超的心腹之人,有什么话自然是不会背着的。

    他只好无奈地说道:“小的手中有关于广宗的重大情报要献给将军,还望将军笑纳!”

    这位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怀中掏出来一块类似地形图而且还很厚的东西,厚是因为这东西叠了很多层,看那样儿展开后不会小。

    马超听后,再这么一看,他笑了,“好,如果真是什么重大的情报,那么定保你荣华富贵,赶紧把东西拿过来吧!”

    “诺!多谢将军,多谢将军!”

    点头哈腰地说完,来人就捧着地形图来到了马超的面前。而就在他要把地形图交给马超的时候,这时却异变突起,此人用了最快的速度从地形图中抽出了一把匕首,然后就刺向了马超的前胸……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