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董卓问完话后,他先是看了众人一圈,然后又看了一圈,见众人都是沉默以对,他心中暗自高兴。要说众人都没什么主意,这自然是在他意料之中的,而沉默那当然就表示是对自己主导地位的认可了。如果说有人反对的话,那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就有不和谐的声音出现的,可如今的这种情况,这其实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马超此时倒是看向了皇甫嵩,而恰巧皇甫嵩此时同样是看着马超,当两人的目光相遇了之后,随即都是相视一笑,不用说什么,更不用多余的表情,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

    说实话,汉军的这三路大军,如今都在冀州的广宗城聚首后,是不可能去各自为战就是了。而这个时候还真就得必须有一路主帅为主,其他两路为辅,这是最好的。要不你还谈什么去破敌啊,连个凝聚力都没有,分散的队伍怎么能比三支团结在一起的队伍更强大呢。

    这个道理吧,其实大家都懂,但是谁也没直接把它摆在明面上来说。要说大家那可都是聪明人啊,全是明白人呢,所以用不着那样什么都摆出来。你看看董卓他也没直接问什么,要是他来这么一句,那个大家都把我当主导吧,以我为主啊,你看我如今是兵多将广,你们谁都不行,看到没。要真这么样儿的话,那可就有意思了。

    所以董卓也没那么做,他也不会那样。这不他一切可以说都算是在不知不觉间就确立了自己的主导地位,而根本是一点儿都没明着摆出来。

    要说马超和皇甫嵩他们有一点是怎么也比不上董卓的,那就是主场优势,谁让广宗城在冀州呢,而冀州那就是董卓的地盘,在刘宏撤换了卢植之后,他就是冀州这路大军的主帅,这个是怎么也没法改变的,所以马超和皇甫嵩在这上确实是没有任何优势。

    在场的人,除了崔安以外,其他人可以说都已经看出来了,董卓此时已经确立了他的主导地位,而马超和皇甫嵩对此也都没什么意见,他们是默认了的。

    如此一来,那就好办多了,俗话说的好啊,“家有千口,主事一人”嘛,当然了,如今也不是说马超和皇甫嵩就什么都非得听从董卓的不可,只是董卓处在一个主导的地位上,大家还是合作的关系,但在大的方面上,却都是以董卓为主就是了。

    马超倒是先出言打破了众人沉默的尴尬,他微笑着说道:“如今张角龟缩在广宗避而不战,无非就是想让我军攻城耳!而我军近八万的士卒,攻城更是向来从无所惧,不过这伤亡的代价可以说……”

    缓了缓,马超继续说道:“其实按照平时来说的话,我军倒是可以围而不战。毕竟黄巾军人多势众,而很是缺乏粮草,不过如今的情况却是不可。因为张角他既然敢把大军都撤回广宗,那么就说明对方的粮草是绝对的充足,不怕我们围而不战的去消耗他们的粮草!”

    众人听后都是不住地点头,很是赞同马超所说的。想想好像确实是这么回事,但是这样的话,难道说破敌就只有强攻城池一途了吗?可真攻城的话,己方可是一点儿都没有优势啊,没胜算的。他们可是都知道点儿情报的,要说如今的广宗城里有多少的黄巾军,是足足十万,只多不少。而且还有着黄巾军中最最精锐的部队,张角手下的黄巾力士,那也是有着五千人。

    这其实都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则是这十万人可不比他们平时遇到的那种黄巾的乌合之众。要说他们十万人都是死忠于张角,那是不可能,但比之前的那些可真是强了太多太多,无论从忠诚方面,还是说战力方面,真都不是之前遇到的那些黄巾军可比的。这次绝对是遇到了强大的对手,几乎每个人心中都如此想到。

    董卓又看了看众人,看来大家都知道,这次确实是遇到了强敌,再也不能以以往的眼光来看待广宗城里的黄巾军了。

    “各位,孟起所言不错。从我军打探的情报来看,广宗城的粮草确实是够充足,不是我们所能比的。那里至少囤积着够十万大军吃一年的粮草,这些可都是张角从造反的时候一直积攒到如今的家底!”

    众人一听,心里惊讶非常,不得不吃惊啊,十万大军吃一年的粮草,那是什么概念,这可是要比自己这边多了去了。而从理论上来说,只要广宗城不被攻破,那么对方的粮草就能挺一年多。他们是能消耗得起,可自己这边估计是消耗不起啊!

    董卓看了看众人的反应,又继续说道:“所以我也认为孟起所说不错,张角其实是有想让我军消耗的意思,所以就退守城池避而不战了!他们粮草倒也充足,非是我军可比,围而不攻的话,吃亏的只能是我军。而如果要是强攻城池的话,说实话,基本不出意外的话,很难破城,而且伤亡一定是很惨重,如今优势都在敌而不在我……”

    众人一听,这个泄气啊,本来以为马超和董卓能有什么独到的见解呢,最好是能有什么好的破敌之策。结果说来说去,就说了一堆没用的。对他们来说,只要不是破敌之策,那么所说的一切,哪怕你说的都很对很对特别的对,大家都赞成,那也是没什么大用的。

    马超暗中直摇头,如今还没对上敌人呢,自己这边就已经是泄气了,士气低落得很啊。就以这个状态的话,还说什么破敌啊,说不定哪天就被敌所破了。

    众人的反应董卓也都看在眼里,只听他又说道:“各位,刚才是说了不少不利于我军的消息,可卓倒是没想到大家如此轻易地就受打击了。亏得各位都是与黄巾对阵多月的人,更是身经百战,难道说就如此畏惧乎?哈哈哈!”

    众人也不是说害怕黄巾军,只是一时间确实觉得这次广宗的黄巾很是棘手,看那样儿谁都是无可奈何了。不过这时候听董卓怎么一说,他这明显是看不起自己啊,大家自然都是不服了,谁怕黄巾啊,谁说的,根本就没有人嘛,是不是。

    马超听了董卓的话后,眼前就是一亮。看来以董卓为主导地位也挺好,你看这不他就两句话,就把众人低落的士气又给拉回来了不少吗。

    董卓如今觉得也差不多了,之前说了那么多,几乎都让大家快绝望了,这回该给大家些希望才是,“各位,黄巾军如今有优势不错,但从最新的情报上来看,我军也不是说一点儿优势都没有的!”

    众人听了眼前一亮,太好了,看来我军也不是都处在劣势啊,这不还有优势的吗。

    “主公是说……”

    李傕连忙问董卓道,他是不得不关心汉军与黄巾军的一切,因为这直接就关系着自己的军功,要是没功劳的话还谈什么荣华富贵啊。

    董卓一笑,“哈哈,想必大家还有所不知,就在之前我得到了关于广宗黄巾的最新情报,听说如今张角已经是重病在身,不能处理大小事务了!”

    众人听到了这个消息后,脑海中马上就浮现出了四个大字,张角病重!这是大好事啊,真是太好了,瞌睡的时候就有人送来枕头,张角最好是马上死了才好呢。如果说张角一死,那么破广宗就指日可待了,而距离剿灭黄巾、太平道的日子就不会再远了。

    曹操出言道,“大帅,敢问此消息可靠否?”

    曹操他的多疑看来不是没有原因的,从这么年轻的时候他就如此的谨慎就能看出来。其实对待事务小心谨慎些是没什么错的,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时间久了,在他曹操的身上,这种小心谨慎慢慢就转变成了对待人和事务多疑的性格了。

    董卓点点头,像是对着曹操,但也是对着大家,他说道:“应该可靠,没错,我相信此事是真的!孟德你们和孟起他们不过才是昨日才刚到广宗,而你们也知我已经到了有几日了。可之前却从没有一点儿张角病重的消息传来,而今日却有了他病重的消息,想来不会是假的,因为没有任何意义!”

    董卓他说得没有任何意义,那意思是,如今广宗的黄巾军守势已成,占尽了优势。而此时无论张角是否病重,都不会对汉军是否攻城有所影响。也就是说,如果汉军想要攻城,那么哪怕张角没病,该攻城也要攻,可汉军不准备攻城,只是围而不攻的话,那么张角病得再重,他们也不会轻举妄动的。除非是张角死了,那时汉军才会寻找机会狠狠进攻的。

    李儒此时出言道:“属下亦赞同主公所言,从如今的情况来看,张角确实是病重了!”

    如果说董卓说得还让众人觉得有些牵强的话,那么李儒的话却不得不让众人去重视,比起董卓的话来,其实他们更想听听李儒的分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