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三国重生马孟起》更多支持!

    至于说没有一个当主公的,当帝王的,喜欢属下去结党什么的。…≦但是郭嘉还不至于是那样儿,至少他没有如此,也不是和谁走得都很近,说起来还都是有着一定的距离,不会越过马超他所认为的边界。

    而说起来他在凉州军中,和谁最好,那当然还是当年在颍川学院中就认识的马超,然后就是崔安了,这都不用多说,都是事实。

    郭嘉就是这么个特点,笑呵呵的,让人觉得容易亲近,人缘也都不错。当然马超对他的器重和信任,这也是有目共睹的。并且其人的本事如何,也是公认的,这都没错。

    而要说脸上表情最少的,那绝对就是非贾诩贾文和其人莫属了。他也是一样儿,是凉州军中公认的,基本上就没有看到过其人的脸上有什么表情。这个倒是有点儿冤枉贾诩了,不是他没有表情,主要是他隐藏得深啊。

    -----------------------------------------------------

    就是他在笑,你也不一定看得出来他笑。那么你看到其人笑的时候,那其人在想什么,反正肯定不是好事儿就是了。基本上你看到他笑了,那么肯定是有人要倒霉了,一般情况下。都是这样儿。

    而贾诩其人,就因为别人都知道这人的本事。所以几乎是人人都不太愿意和他接触,这也正算是中了其人的下怀。他还巴不得这样儿呢。没有人接近自己,这是他最喜欢看到的,本来嘛,人还是孤独的啊,贾诩经常是这么想。至少他知道,自己就是孤独的,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儿,谁让自己这人这样儿呢。

    那么如果说自己性格不这样儿,那自己都不知道死了多久了。所以贾诩清楚自己的事儿,他也从来没有后悔过。反正只要能好好活着,那么一切都好说,其他的东西,有那么重要吗,至少自己是没什么感觉。

    -----------------------------------------------------

    第三个,马超所倚重的谋士,吴郡的陆逊陆伯言。如果说起来,马超反正知道。从表面上来看,其人其实都挺正常,表情什么的,基本都是比较到位。但是实际上。马超不那么认为,因为就是太正常了,所以让他觉得。其实这事儿没那么简单。

    因为在不少的时候,这陆逊还不是想去表现自己。至于说那些表情,还是比较机械的。自己还能看出来。其他的,自己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马超认为越正常的事儿,里面就透着不正常。也许你看起人笑,好像是这个意思,但是实际上呢,也许就是那个意思,也就是这样儿吧。

    所以对于陆逊,马超就是这么个评价,表情对他来说,确实是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当然了,马超认为其人在自己的面前,还算是可以吧,不至于就是藏着掖着,也没那么大必要。至于说在别人面前,自己也不是那么太过清楚了。但是想来,应该还不是这样儿。

    -----------------------------------------------------

    这是马超最为倚重的三个谋士,每一个的情况,也是马超认为的。至于说像刚从汉中来的阎圃,还有刚加入己方的费祎,甚至是包括已经离开了的黄权,说起来马超和他们接触都不多,所以也确实,不太好评价。但是他们和郭嘉三个比起来,在很多方面,那也真是,是有差距的。要不然的话,自己为何最为倚重的,还是他们三个,而不是这三个呢。

    而此时就听郭嘉说道:“主公,嘉认为,我军今日此次就算攻城破不了城池,那么明日也一定会成功!”

    马超点头,他当然是喜欢听这样儿的话了。至于说今日吗,他也自然是希望马岱能有所建树,可别像昨日一样儿,被人给打退了,然后士卒士气大跌,这又被人给打下来,那可真是,让人有着希望的时候,一下又跌入深谷,变成了绝望。

    -----------------------------------------------------

    而旁边的费祎则说道:“主公,要属下来看,今日此次进攻,倒是依旧未能破了作唐!不过属下认为,这破城的希望,还是很大……”

    马超一听费祎的话,眼眉微挑,不过他没多问,直接对其人说道:“我先不问文伟了,咱们先看如今的战况,之后再说吧!”

    “诺!”

    其实费祎他也是如此想法,所以一听自己主公的话,他也是点头应允,没再多言。因为这个效果,还就是他想要的。

    此时阎圃则说道:“说起来奉孝先生和文伟先生的话,属下认为皆有道理,至于最后的结果,属下认为,今日应该还是有机会的!”

    马超一听,心说你这说了跟说了似的,真是,当老好人?是谁也不得罪,都有道理。

    -----------------------------------------------------

    但是他也不能多说什么,只能是对着阎圃点了点头,没再多言。

    结果还是和昨日一样儿,虽说马岱是带着己方士卒,再一次攻上了作唐城,但是结果呢,还是被人家给打退了。不过这回可不是周仓和裴元绍两人,而是他们两个再加上十几个汉军士卒,所以马岱是更快就招架不住了,只能是退下了城头。

    到了城下,马岱是心里骂着,他娘的,这倒霉啊,一上去周仓和裴元绍这两厮就本着自己来了,就像自己是他们杀父仇人一样儿。也是,马岱也不是不清楚,这战场之上嘛,本来就是不死不休,所以人家两人的表现,也是未可厚非的,就像自己和对方对战,那当然也都是下死手,这都是必须的也是必然的。

    不过这汉军的士卒,也确实是足够凶猛。如今连马岱也是受到了马超的影响,管刘备军的人马叫汉军士卒,毕竟刘备说起来,他也算是正统。至于说刘协,他确实没有多少人马,至于许都城内的,说起来几乎都是曹操的兖州军,那对外对异族来说,叫汉军,但是马超这几个诸侯,显然是不会承认。

    -----------------------------------------------------

    所以马超宁可是叫刘备这是汉军,他也不会去承认曹操什么。而曹操呢,他对这个己方的名,确实不是那么太过计较。至少他也认为,这兖州军挺好,这都多少年了,自己都习惯了。至于说其他的,反正天子在自己手里,听自己的话,那不比什么都重要?

    用曹操自己的话来说,那就是拳头大的才是硬道理,其他的,都没有什么发言权,就是这样儿。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自身实力到了,那么一切就都没有问题。那么反过了,你要是没势力没实力的,那么肯定,说什么都没用,谁去听呢?

    而对他曹操曹孟德来说,自然是发展自身的实力,那才是硬道理,至于说其他的,呵呵,自己还能说什么呢。反正你没实力,确实说什么都和没说一样儿,那么有了实力,你说什么,别人还能当着没说一样儿吗?

    -----------------------------------------------------

    马超也没给马岱再次进兵的机会,此时他已经是让己方士卒鸣金收兵了。虽说他也是心有不甘,但是说实在的,他是有一些打算的,而且马超也没有忘了,费祎的话可只说了一半,而他有种预感,剩下的那一半,自己听后,也许就是破城的关键!

    马超认为自己的预感,大多时候,其实还是很准的,所以他直接就让士卒鸣金了。马岱一听,心说今日就算便宜你们了,然后对着己方士卒大喊道:“弟兄们,咱们撤退!”

    对他来说,主公的军令,那是不得违反违抗的。自己主公既然是让士卒鸣金,那么他自然是有他自己的想法,所以自己自然是要听从,还是无条件听从,这就是为将者,最为基本的。至于自己跟着自己主公那么多年了,难道说这还不知道吗?

    说起来己方军中,倒是没几个会真正去违抗军令的,自己好像还没有看到,也许以后能有,谁知道了。

    -----------------------------------------------------

    马岱着人马撤回本队,跟着自己主公一起回了大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