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起来裴元绍那武艺确实是不如马岱、不如周仓,但是即便如此,他却也不是废物,这是肯定的。所以,他加入进战圈之后,马岱和周仓平手的形势,不说是急转直下,但也真是,他陷入了被动。

    哪怕他是不怕什么,而且以他的武艺,就算是败,但却也不会受伤。但是面对两人的夹攻,马岱其实还是有些不太习惯,并且也真是费了力了。

    他不得不承认的是,无论是周仓,还是说那个裴元绍,他们两人步下的功夫,还都算不错。周仓就不用说了,自己都不见得比人家强,至于那个裴元绍,也是不错,比一般般的三流可强多了。

    所以从之前周仓和裴元绍两人流了不少汗,到了如今马岱出汗最多,这算是调转过来了吧。

    不过一时半会儿,马岱肯定还不会输,但是久了,他肯定要顶不住。

    -----------------------------------------------------

    可着急的不是马岱,反而是周仓和裴元绍,毕竟最开始是马岱一个人登上了城头,可这个时候呢,凉州军士卒登上城头的是越来越多,如果按照这个形势发展下去的话,那么己方可就要支持不住了。

    周仓大喝了一声,“老裴,动真格的了!”

    其实都不用周仓如此去说。他只要给裴元绍个眼色一个动作什么的,他就都明白。而且就算周仓不这样儿,裴元绍也准备如此了。不过这时候周仓喊了出来。其实也是正合他意。不管怎么说,他是觉得到时候了,是该用绝招的了。

    于是马岱倒霉了,在周仓和裴元绍两人的绝招下,虽说他没受伤,但是却被迫跳下了城头。没办法,不下去。那么虽说死不了,可肯定也要伤。马岱没认为自己轻敌。但是两人如此卖力,自己要是能讨到什么便宜好处,那就不对了,不是吗。

    -----------------------------------------------------

    站在城下的马岱都明白。本来自己步下的武艺,和周仓其实都差不多了。结果又多了个裴元绍,自己支持一会儿后,退到了城下,其实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儿。

    所以此时的马岱是自言自语道:“看来今日,也应该是结束了。”

    看到自己将军都被敌军主将给打退,凉州军士卒的士气,确实是下降了一大块,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儿。如果马岱不如此的话。那么凉州军的士气也不会如此,但是这已经是既成事实,那也是没有办法。无可奈何的事儿。

    而周仓和裴元绍军旅这么多年,两人自然是经验丰富。因此马岱到了城下的时候,两人就指挥者己方的士卒,直接是杀向了如今士气低迷的凉州军士卒。

    只听周仓他大喊道:“弟兄们,给我杀啊!马岱已经被打退,上不来了!不怕死的。有卵子的,就给我杀!”

    -----------------------------------------------------

    周仓出身市井。所以他说了句比较粗俗的话。但是还别说,就这样儿的话,才是士卒更喜欢听的。毕竟士卒有几个念过不少书的,别说不少了,就是有几个看过书的,这都不好说啊。因此应该说他们几乎所有人,都和周仓一样儿,出身市井,平头小老百姓,所以对于周仓这样儿的话,他们是很喜欢,觉得很亲切。

    因此,这样儿确实是激起了不少人的斗志,所以倒霉的只能是凉州军士卒了。

    马超众人是看得清清楚楚,虽说距离不是那么近,但是大致的情况,他们可都是知道。

    此时就听费祎说道:“主公,属下认为,我军该退兵了!”

    马超没直接回答是与不是,而是直接问向了郭嘉和阎圃两人,“不知道奉孝和阎圃先生以为呢?”

    -----------------------------------------------------

    两人可都是马超的军师,都是凉州军帐下的人物,马超的属下,所以自然是有资格去说什么。

    此时听郭嘉说道:“主公,嘉以为,理所应当如此!”

    阎圃也是赶紧说道:“不错,主公,属下赞同!”

    马超点头,然后让士卒鸣金收兵了,可以说己方士卒,在马岱被城头的周仓和裴元绍给逼退之后,他们不少人就无心再战了。因此马超也知道,还是赶紧收兵吧,正好是趁机问问他们三人,都是怎么个想法。结果自己还是小看他们啊,这他们果然是所想一样儿,没出乎自己所料什么的。

    凉州军再次鸣金,马岱带着己方的士卒回归本队,见到马超后,说道:“主公,属下不敌敌将!”

    马超一笑,“伯瞻不必挂怀,要我说,这未必就是坏事儿!”

    -----------------------------------------------------

    众人一听,也是有些不解,毕竟不知道自己主公这话的意思,到底是要说什么。

    马超一看众人表情,就对他们一摆手:“各位,随我回营!”

    “诺!”

    凉州军众将和士卒便跟着自己主公离开了,看到他们走后,城头的周仓和裴元绍是松了口气啊。毕竟之前凉州军进攻之激烈,确实不是昨日所能比的。而今日呢,这要不是自己两人联手给马岱逼退了下去,那么这己方的作唐城,到时候还会是己方的吗,谁知道了。不过至少两人知道,心里清楚,己方终于是再一次逼退了马超的凉州军,第二次守住了作唐。

    但虽说两人是已经守住作唐两日了,但两人是一点儿都不敢掉以轻心,因为周仓还是对己方士卒吩咐道:“弟兄们,剩下的全靠你们了!一定要密切注意凉州军动静,敌军但有所动,一定要禀报我与裴将军所知!”

    -----------------------------------------------------

    “诺!”

    城头的兖州军士卒,此时是喊声震天,毕竟他们是刚刚逼退凉州军的士卒,而且这今日可是全力进攻,自然是不能和昨日同日而语,所以他们心情也不错,因此周仓这么一说,他们此时的喊声便是震耳欲聋,声大非常。

    周仓显得很满意,于是便带着裴元绍,他们一起下了城头,去了他们休息的地方。两人今日倒是没有抱怨什么,主要是他们也知道,如今说什么,那基本都没有什么用。所以与其那样儿,自己两人倒是不如什么都不说,一切都等明日再说,难道那样儿就不好吗。

    不过两人也没说其他什么,只是回去各自休息了。至于说马超凉州军大营,当然不会像周仓和裴元绍那边儿,是那么沉闷,死气沉沉的。哪怕他们是没破了作唐城,可凉州军众将,依旧是信心十足,这是一点儿都不错。

    -----------------------------------------------------

    马超带众人回到了己方大帐,看到众人都坐下后,他便笑道:“各位不少,想必都想着之前我所说,这伯瞻被对方逼退,对我军来说,未必就是坏事儿。”

    不少人都是闻言点头,因为之前的话,那确实是让他们想了不少,不知道自己主公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所以自己主公这么一说,他们自然都是来了兴趣,毕竟没几个不想听听自己主公要说什么的,毕竟这不算小事儿了。

    看到众人的表情后,马超便说道:“各位,其实我的意思便是……”

    马超简单说了自己所想,众人听后,都不住点头。别说,自己主公之言有道理啊,这不愧是主公,自己这些人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些呢。要不说主公吗,果然是主公啊,这……

    还别说,马超如此一讲自己的想法,还真是让众人不少人都不住点头,认为说得有理。至于说其他的,哪怕不是都同意,但是也想过了,自己主公之言,可真像那么回事儿啊。

    -----------------------------------------------------

    马超也没让别人说什么,此时在他说完这些后,是直接就打发走了众人,“各位,各回各帐去休息吧,今日我这也是有些累了,所以各位也好好休息,好了,就这样儿!”

    “诺!主公,我等告退!”

    马超则是对着众人摆了摆手,没再多说。对他来说,这自己也说了不少,那么其实算起来,也是够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