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如今,马岱终于是再一次带兵进攻,所以他心里高兴,以致于发挥得确实是不错,很好,甚至是有些超常。●⌒这也算是之前他憋了一段时日,所以这时候他这么一出来,说是虎入山林,其实也不为过。这不是说像崔安那样儿的,如此就是虎入山林,马岱虽说没有崔安那样儿的武艺,但是他在这儿,此时此刻,其实也是一样儿的。

    凉州军的士卒也受到了其人的感染,开始的时候是悍不畏死地冲向作唐城,然后便登上云梯车,向作唐城头而去。

    周仓一看,这凉州军也比较熟了,马岱也算是熟人吧,不过这怎么这今日看对方像是有病了似的?当然他是没想到,这是因为马岱憋得不行,所以才变成了这样儿。说起来周仓倒不是一个战争狂人,虽说有时候对战事,他是有着冲上前的渴望,但是对于和平的时候,他确实没怎么希望去打仗,这个一点儿都不错。

    -----------------------------------------------------

    当然马岱也不能说他是,也就崔安那样儿的,没事儿就想着能有战事,能让自己上,他才是彻头彻尾的好战分子。

    就在马岱带着己方人马进攻的时候,周仓正色地对裴元绍说道:“老裴,他们来了!”

    “知道,老周,看我的!”

    说着。裴元绍便指挥着己方汉军的士卒,在城头的西边开始了抵御。当然了。周仓也在城头的东边儿,带人马抵御着凉州军士卒的进攻。

    毕竟他们是有所准备的。因此刚开始的时候,凉州军士卒确实,表面上看是吃亏了。怎么说人家也是准备充足,哪怕人不多,但是所发挥出的效果,却还是有的。

    至于说马岱,他带兵攻城,那确实是有一套,这是一点儿不错。比那雷铜、孟达他们,确实强了不是一点儿半点儿,这也是没错。

    -----------------------------------------------------

    所以在看到马岱带兵攻城之后,孟达在心里也不得不说个佩服。虽说之前在三江城那儿,他确实是不喜攻城,而且也知道自己这水平不行,连人家雷铜都不如。但是如今这看到马岱之后,孟达他其实是更能体会到,这自己和对方的差距。确实。不得不说,这攻城还得人家来,自己,不行。

    虽然从孟达他其实是不想承认这个。但是说实话,这却是一点儿都没错,自己在带兵攻城这上面。可不就是不如人家吗。说起来人家马岱,那才算是专业人士。自己说起来,其实也就是个半吊子。如此而已。

    因此,孟达是心服口服,外带佩服,这毕竟是实实在在的,所以他还能不这样儿吗,所以在眼里是流露出来了一丝佩服。他是服了马岱,这可不假。

    至于马超,看着马岱这像疯了似的,他也只能是苦笑。

    -----------------------------------------------------

    旁边的郭嘉看到自己主公如此表情,他是开口说道:“主公,伯瞻这些时日却是被憋坏了,所以……”

    马超闻言是笑着点了点头,对其言道:“奉孝,这我都能理解,也算是很正常!”

    其实马超心说,这崔安他不也这样儿吗,算起来他要是发威的时候,那可比马岱猛多了,不是吗。这马岱还算是可以吧,不至于像崔安那样儿,所以真是,二者以比较的话,可以说是“小巫见大巫”了,还不就是这么回事儿。

    而在马超另一边儿的费祎,本来之前他也不太清楚,毕竟他这也是刚见过马岱,可以说真是刚认识。所以哪怕以前他也听说过其人种种,但如今却真是第一次看他带兵攻城,结果就看到马岱如此发挥,这直接就让费祎心中想着,这自己果然是没有投靠错,有如此将领,那么何愁天下不定?

    -----------------------------------------------------

    当然费祎不了解这其中的内情,所以他是没有多想,结果此时听郭嘉对自己主公说完之后,他才知道,原来敢情是这么回事儿啊,怪不得呢。这也只能说是自己刚加入凉州军,更是刚认识他们,要不也不至于如此,是吧。

    而对此,他没说什么,只是听着郭嘉和自己主公两人的对话,默默地听着……

    郭嘉此时闻言一笑,这其实也不能说马岱什么,确实,也属正常,没办法,都是被憋的。

    而此时作唐城头是战况激烈,马岱虽说是勇猛非常,而且带兵进攻得也算激烈,并且士卒也算是士气高昂,但是对于作唐城,毕竟是周仓和裴元绍两人守御着,而且两人也是卖力了,因此,说一日能拿下这城,那还真是不可能。反正马岱的话,是不行了,如果换成马超的话,也许是没有问题。

    毕竟马岱再厉害,他没有他兄长、他主公厉害,而且因为身份不同,士卒最后对待也是不一样儿的。

    -----------------------------------------------------

    虽说马岱没觉得那么大压力,这个倒是没错,但是对他来说,这攻城战却也比自己预想的还要激烈得多啊。确实,哪怕城头的两个守将,也算是老对手。但是这两个,周仓和裴元绍。马岱还真是没看得起他们太多。毕竟说起来,两人无非就是黄巾余孽罢了。这在马岱看来,其实就是如此。

    当然己方以前是黄巾出身的人,马岱倒是没觉得什么,但是这敌军的吗,那就是余孽。而且听说这两人,以前还算是黄巾中的人物,虽说不是排在最前面的渠帅,但也是渠帅的得力手下,绝对算是主要人物了。

    以马岱的想法来看。这刘备刘玄德刘大耳朵,实在是没有人投靠他了,结果这黄巾余孽去投奔他,他也是收留了。其实他倒是没想想,这自己主公也是这样儿,当年廖化还不想投靠凉州军呢,结果最后呢……

    -----------------------------------------------------

    所以他就是如此想法,因此马岱可不认为自己不如两个黄巾余孽,那样儿可真是让自己掉价跌份儿啊。丢大人了。

    但是如今来看,虽说第一次不会占据城池,不过想来也不会耽误太多时日的,马岱是如此想法。然后对着己方士卒大喊着,让他们全力攻城。不单单是要提高他们的战意,而且也是用言语去激他们。这不止是要去激励。更多的是去激将。

    效果吗,那自然是没错的。在马岱说完后,起到了些作用。别管如何。至少是有点儿用了,有用就是比没有用好,不是吗。

    对于马岱如此激凉州军士卒,周仓撇了撇嘴,心说,这就只有你会这样儿?我老周也会啊!所以周仓也是照猫画虎,也是和己方士卒大喊了几句,一样儿是起到了一定效果。

    -----------------------------------------------------

    看着己方士卒此时此刻的样儿,周仓心说,如何,马岱,不止是你们凉州军士卒可以,我汉军人马一样行!

    当然这话他倒是没对着马岱喊什么,但是那个表情,却是不言而喻了。只要好好看看他,就不难发现他的那个意思。至于说裴元绍,确实没有想太多,他是依旧指挥着己方士卒,抵挡着凉州军士卒顽强地进攻。

    对马岱来说,压力还不至于那么太大,但是对裴元绍来说,他这西边儿的压力,其实还真是不小。怎么说呢,毕竟他本事不如周仓,对士卒的指挥力,也确实是不如人家,所以他压力是比周仓还要大,这个可是没有错。

    毕竟这个指挥士卒作战的能力,也算是一种能力,而显然,他是不如人家周仓,至于说跟马岱,那就更没办法比了。就是周仓其人,他其实也不如人家马岱。

    -----------------------------------------------------

    确实,马岱指挥士卒在陆上作战的能力,绝对是高,当然了,这个特指是攻城。如果说是直接两军厮杀的话,当然是要差点儿,这个自然是崔安更强,不用多说。马超,那绝对是更厉害,没说的。

    周仓和裴元绍两人,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是带着他们汉军的士卒,给马岱众人打退了。

    马超此时对旁边的费祎说道:“文伟觉得,这战事如何啊?”

    马超他这绝对是故意的,郭嘉也在他旁边,但是他故意不问他,问向了费祎,那目的是不言而喻了,他就是要看看费祎如何认为,如何回答他。毕竟要是问郭嘉的话,那就没有意思了,至于说问阎圃,也没意思,还是问费祎,那才有意思。当然他确实是有考校一下其人的意思,虽说马超是,没指望着费祎有多少谋略,但是基本的东西,还是应该有的。

    -----------------------------------------------------

    费祎他还能不明白马超的意思吗,此时只见他一笑,然后说道:“主公,如今来看,虽说我军进攻被打退,但实际上,我军却并未吃亏。但是说起来,如今却是可以撤兵了,毕竟今日只是稍微试探而已,还不是尽最大力去进攻!”

    马超闻言点头,对费祎说道:“那么既然如此,那就依文伟了!”

    说完,对己方士卒传令道:“鸣金,收兵回营!”

    “诺!”

    鸣金声响起,马岱一听,知道,自己该带兵撤退了。虽说自己还是有些意犹未尽啊,但是这也没有办法不是,所以只能是对着士卒大喊撤退,然后一挥手,带着人马退下去了。

    周仓和裴元绍一看,两人心说,这,这就撤退了?这和自己两人所想还不太一样儿啊,这怎么这么快呢?

    -----------------------------------------------------

    当然了,两人稍微一想,也就都明白了,人家这第一日不过就是试探进攻而已。但就是人家的试探进攻,却是让自己这边儿是焦头烂额了,这可真是,怎么说呢,没法形容。

    看着凉州军撤兵,本来两人按道理应该是松口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两人脸上此时的表情,反而是更加凝重了。没办法,他们是不得不如此,但是为了不在己方士卒面前如此表现,也就是几秒钟,他们就没有了之前的表情。

    加入刘备汉军也几年了,所以哪怕是如周仓、裴元绍这样儿的人,如今也是变成了如此的模样,知道了什么需要他们去做,什么却是不能去做。环境能改变一个人,这话不错,这不是绝对的,肯定,但是却是有道理的,也没错。因为有的时候,对于有些人来说,还真就是这样儿啊,不是吗。

    看着凉州军退了,周仓叹了口气,“老裴,走吧!”

    -----------------------------------------------------

    裴元绍和他都快认识二十年了,所以还真是,听得出来,周仓语气中充满了无奈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