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马超接到圣旨后,他就带着一万士卒北上了冀州。而此时的冀州,董卓带领着的汉军正在与马元义的黄巾军展开着最后的对决。

    当初董卓大败了之后,他听从了李儒的话,全军倒是休整了几日。而之前他又吸取到了教训,以致于之后再对阵黄巾军之时他是再也不敢大意轻敌了。真是应了那句话,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拍井绳”啊。

    至于说黄巾军方面,在李儒的计策之下,可以说除了首战胜利了之外,其他时候他们一直都是损失惨重。直到今日,汉军上下一致认为是时候该决战了,所以两军早已是厮杀在了一起,此次是不死不休!

    这场战斗双方杀得那真是昏天黑地,最后黄巾军大败,全军直接溃败了。而黄巾的士卒则是死得死,逃得逃,最后俘虏得俘虏。

    “大帅啊,快走吧,再不走就他娘的来不及了!”

    这是周仓对马元义说的,他和裴元绍主要是就是负责保护大帅马元义安全的。要说周仓他们两人投靠过来后,马元义对他们真的是特别不错。而且马元义可以说是黄巾中人里少有的能被周仓看上眼的人,所以无论是从哪个方面来说,他周仓都会拼死把马元义给护送走的。

    周仓是一边说着一边死死拉着马元义,就想把他从战场上给拉走,然后一起逃跑。可马元义自然不会那么轻易就被周仓给拉走的,他此时手中紧握着鲜血淋漓的环首刀胡乱挥舞,是一边挣扎着想往前冲一边大喝道:“周仓,你这是要做什么!别拉着我,让我杀敌,杀敌啊!”

    要是平时的话,周仓自然会听马元义的,不会违抗他的命令,可今日的情况他却依旧不为所动。

    “老裴,你他娘的还傻愣着干什么,赶紧一起把大帅给拉走啊!”

    “啊,啊,知道了!”

    裴元绍是无奈地应和着,说实话,其实他是真不想逃跑。反正大不了就是个死,能怎么的。在豫州和汉军打了那么多场,自己的命其实早就都是捡来的了。可在战场上已经跑了一次,这次还得跑?他是一点儿都不明白,为什么一和汉军交战自己就得跑。但周仓发话了,他却是不敢不听,没办法,也一起去拉着马元义。

    “大帅,你醒醒吧!如今咱们是大败了,大败啊,你再去只能是他娘的白白送死啊!”

    “是啊,败了,我们彻底败了!大势已去,可这时候主帅怎能逃跑,你们快让我……”马元义悲恸地说着,这前面的话像是自言自语,但后面的话却是对周仓裴元绍他们说的。边说着眼里还边流出了两行热泪,不过他刚说到这就突然晕倒了。

    这个晕倒是人为造成的,因为周仓实在是没办法了,他觉得自己是根本就劝说不了马元义的。只能是冷不丁用大刀的刀面在马元义后脑来了那么一下,以行此下策。当然了,力道掌握的很好,马元义他只不过是晕了过去而已,不久就会醒来,而其他的倒是什么危害都没有。

    “老裴,快!快夺马,咱们马上就撤!”

    “好,咱们走!”

    裴元绍一直都是听周仓的话,以他马首是瞻,所以一听,赶紧去抢了马,然后两人上马,周仓带着马元义,他们向着广宗的方向而去。

    董卓的大帐中,如今此地的黄巾已灭,而战损也已经统计出来了。

    “禀主公,此次我军大获全胜,彻底剿灭了敌军。而除了敌首马元义和他的两个属下之外,其余黄巾头目皆已阵亡或者被我军所擒!”

    李肃是负责打扫战场的,而他此时正在把结果如实地禀报给董卓知晓。

    董卓一拍桌案,“哼!马元义匹夫,董某定当亲手斩杀这厮!”

    在他旁边的李儒听了,心里直摇头。如今的主公对之前的大败实在是特别的耿耿于怀啊,看来要是不亲手把马元义给斩杀了,他的火气都很难彻底地消除。

    李肃听后则是微微一笑,“凭借主公之英明神武,肃相信马贼不日必将授首!”

    董卓听后,心里高兴地直微笑着点头,“哈哈哈,你所言不错,相信必将如此啊!”

    其他众将听了李肃的话后,显得很是不屑,心中暗骂道,李肃这个马屁精,溜须拍马从来都少不了他!

    旁边的李儒此时说话了,“主公,记得前些时日,朝中天使来之时曾说到过,陛下已传了旨,也让宛城的马孟起前来冀州平叛了!”

    “不错,朝中天使确实提到过此事!”董卓闻言点头,记得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

    不过他脑海中又浮现出来一幅场景,那是很多年前在凉州的一个面馆里,自己和一个五岁的孩童喝酒吃肉,想到此,他不禁一笑。

    “想来陛下既然能让他宛城的马孟起前来,那么如今身在兖州的皇甫义真和朱公伟,想来在兖州事了之后,也一定会前来冀州的!”李儒如此坚定地说道。

    “啊,文优之意难道是说……”董卓从回忆中被拉了回来,听李儒一说,他就如此问道。

    “主公,功劳就那么多。而儒以为,剿灭黄巾最大的功劳当是破广宗,活擒或者斩杀了张角、张宝和张梁三兄弟,这些当为首功!”

    董卓点点头,“不错,其他的和这些相比确实还差了点儿,文优之言确实如此啊!”

    “如今想必马孟起大军正在北上冀州的路上,而皇甫义真和朱公伟相信也会不日就解决了兖州的黄巾,而马上就会来到冀州的。而冀州却是狼多而肉少,这功劳嘛……”李儒说到这,他缓缓摇了摇头。

    董卓一听就明白了李儒的意思,其实他之前也不是说一点儿都不明白,只是之前没怎么想过这些问题。狼多肉少的意思当然就是说功劳可能就不够分了,谁都想要那最大的功劳,可三方要平分的话,好像确实还没多少啊。

    其实董卓确实还不是那种特别小气的人,但剿灭黄巾的大功劳嘛,其实他就是为了这个才来的。自己已经花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才当上了冀州这一路的主帅,最主要的不就是为了自己和手下这帮人多点功劳赏赐嘛。可如今你要让他真眼睁睁地看着能到手的功劳被人给分走,这个绝对不是他董仲颖的性格就是了。

    董卓看了看李儒,那意思你有何想法啊?

    李儒明白,他忙说道:“如今我军当用最快的速度向着广宗城进发才是,当然了此地距离广宗还有一段距离,而这段距离我们还少不了要和黄巾军大战几场。儒以为,张宝和张梁兄弟也许会亲自出征来阻挡我军。主公,到了那时候,我们的功劳不就来了吗!”

    董卓听后眼前一亮,如果李儒说得没错的话,那就太好了,自己能得到大功劳的一部分是一部分啊,总比马超皇甫嵩他们捷足先登了一步嘛。不过再仔细想想,自己在冀州一路,本来就是近水楼台,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要是自己不先夺一些功劳还真就说不过去了啊。

    “不错,就依文优所言!不管张宝和张梁能不能出现,只要我们快速地向着广宗进发,那么一路上自然就少不了夺取功劳就是了,哈哈哈,我们的优势不能不好好利用一下啊!”

    “主公英明!”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两人相视大笑。

    兖州,此时皇甫嵩和朱儁他们也和兖州的黄巾最后决战完了,此时正在处理着战后的事宜。

    “义真,我军如今是不是休整几日?”朱儁问道。

    皇甫嵩闻言摇了摇头,“不,公伟。你不会忘记了吧,前些时日朝中天使来传了陛下的旨意你也都听到了,陛下可是让我们解决了兖州的黄巾之后就立刻兵发冀州啊!”

    “这个确实是啊!那义真以为如何?”朱儁想了想继续问道。

    皇甫嵩竖起了右手的食指,说道:“一日吧,就明日,大家休息这一日。然后后日全军再出发,去冀州!”说完,他昂着头向着冀州的方向望去。

    “也好,义真你所言不错,我看此事那就如此吧!”

    皇甫嵩点了点头,这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雒阳,汉皇宫中,刘宏身前的长案上摆放着一堆竹简,还有一个匣子,不知道里面装得是何物。而此时他正看着董卓的战报,这回他看得倒是眉开眼笑的。

    “好,太好了!董仲颖至从败给黄巾之后,如今他倒是连战连捷啊,而这太平道的张梁都让他给杀了!太好了,太好了,哈哈哈,哈哈哈!”

    刘宏说着,就把案上的匣子打了开来,果然是首级。虽然他不认得张梁,但这事没人会欺君就是了。而他却是被张梁的首级给吓了一跳,马上就盖上了,不过心中依旧是掩饰不住地兴奋。

    这可是张梁的首级啊,绝对是大功一件,刘宏赶紧命人拟诏,好好赏了董卓他们一番。他如今心中是万分地高兴,张梁都已经被斩了首级,这说明什么,这就说明距离彻底剿灭黄巾的日子不远了,不远了啊!黄巾如今已经蹦跶不了几日了,对,就是蹦跶不了几日了。

    张让在一旁说道:“看来董仲颖果然是不负陛下所望,如今终于斩了敌首的首级,呈给了陛下!”

    “董仲颖此次倒是做得不错,所以朕这不已经让人拟诏了吗,就是好好嘉奖他的!”刘宏笑道,而张让一直在他旁边,对此自然也是很清楚的了。

    张让只是微笑,也没再多说。董卓是他这边的人,而他立了大功劳,自己面子上也算有光了不是吗。

    这一日,广宗城下,董卓、马超和皇甫嵩朱儁他们三方,终于是都到齐了。三方就准备在此地,要彻底地捣毁太平道的老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