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马超没有那么着急,所以还不至于这个时候就把费祎投靠自己的事儿,告知给所有人。

    就和他所说一样儿,他是等着晚上晚宴的时候,再一起说此事,到时候众人是举杯欢庆,如此不是很好吗?

    而且如今距离晚宴的时间,也就是几个时辰,其实一晃就过去了,很快的,自己不着急,至少说那些人,他们还什么都不知道,所以又和谈着急呢?至于说费祎,也不至于如此,毕竟其人自己看来,还算是比较低调的吧,差不多这样儿。

    马超没去找谁,只是让士卒通知郭嘉,让他准备,今晚的晚宴,一定要更整好,毕竟这宴请一个刚入伙的,和众人平时一起吃喝,其实还是有些区别的。

    至于让士卒通知郭嘉,毕竟他已经在云杜待这么久了,所以这事儿不交给他,还能交给谁呢?这现成的劳动力,还能不用?如果说郭嘉知道自己主公如此想法的话,不知他会怎么想。

    -----------------------------------------------------

    郭嘉也不知道,怎么今日自己主公就突然让士卒传来这么一个命令。但是郭嘉毕竟是郭嘉,这鬼才肯定不是白叫的。他稍微一想,也就知道了今日不同往日的情况,显然这是有什么事儿,而最为可能的,便是有人投靠己方了,而且还是自己主公比较看重的人。要不不会让自己主公如此。

    还别说,郭嘉的头脑。反应确实快,而且他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是直接就去让人叫来了知情的士卒,这么一问,还真是有人来找自己主公了。

    打发走了士卒之后,郭嘉微微一笑,心说果然如此,这和自己所想一样儿。不过自己是又有活儿了,这自己主公看自己对云杜熟悉,所以把这事儿就交给自己了。

    不过想想也是,如果说自己是自己主公的话。其实自己也得如此,不是吗。毕竟自己其实算是最为合适的人选嘛。

    -----------------------------------------------------

    郭嘉去找人忙活去了,等到晚上,众人一起来到了会客厅,马超宴请众人。不过除了郭嘉之外,其他人还真不知道,这自己主公是有收了一个属下,而且还是个人才,还就是江夏本地人。

    因此他们看到费祎的时候。可以说几乎所有人都愣了一下,不少人都心说,这个谁啊?这怎么看样儿自己主公还和其人谈笑风生的?没见过啊,新来的?

    他们也只能是这么想了。毕竟这众人中有益州一系的人,也有凉州一系的,更是有几个跟随马超多年的老人。就像崔安这样儿的。可却没一个知道费祎是谁的,而且看对方这年纪。也就二十多岁,不认识。

    不过不认识归不认识。费祎对众人点头打招呼的时候,众人可都没有视而不见,毕竟如今情况不明,对方能和自己主公有说有笑的,这肯定就是是友非敌,这是一定的。

    -----------------------------------------------------

    因此,凉州军众将,其实和他们主公也没什么大区别。对待朋友,那确实是一样儿,而对待敌人呢,那对不起,就是另一样儿了。

    所以他们要是认为费祎是敌人,那么哪怕费祎再讨好他们也没有,依旧没几个人真心愿意去搭理他的。但只要是朋友,哪怕都不认识,这来到这儿,就算是己方的客人,那么当然就是朋友来了有好酒,这是必然的。

    看到众人都到齐后,马超看着众人一笑,然后说道:“想必各位都有所疑惑,为何今晚席上却多出一位来?”

    众人是尽皆点头,就连郭嘉也如此,这不管猜测如何,反正最后说实话的还是自己主公。他说什么,那自然就是什么。他说对方是朋友,那就是朋友,说是敌人,那便是敌人,这都不用再多说了。

    -----------------------------------------------------

    但是众人看自己主公这个表情,和说话的语气,却是不难想到,显然对方就是己方的朋友,估计是新投靠自己主公的,而且还不是什么泛泛之辈,是个人才啊,要不不至于让自己主公如此对待。

    这在座的众人,就算投靠马超最短的,可都好些年了,所以多少对自己这个主公,他们都了解一些,因此就不难知道,这是好事儿。

    果然就听马超说道:“给各位介绍一下,这位便是江夏鄳县的费祎费文伟,乃是刚加入我军的人才!”

    众人一听,是都点了点头,不少人都心说,果然如此!江夏费祎,还真是,没听说过啊!

    这也难怪,费祎为人比较低调,所以真是,要说在鄳县,多少还能有点儿名声,可是一出了那地方,就没什么名儿了。因此众人不少人都在江夏待了很久,可却也没有听过这江夏费祎的名声。

    -----------------------------------------------------

    不过即便如此,众人却也没有小看了其人。毕竟自己主公眼光如何,他们都知道,那眼力,就不用再多说了吧。因此他们是没听说过费祎其人,但是自己主公说其人是人才,那么肯定就没错,因此在马超介绍完费祎,然后开始介绍己方的人后,众人是一个个和费祎彼此见礼。

    毕竟这肯定是要先熟悉一下的,这以后都是同僚,马超看着众人,他心里满意。这这么些年,自己也算是有些成就,至少这有名有姓的将领,自己也是收拢了不少啊。真是,自己有这么多人才,这天下一统对自己来说,也不是那么特别困难。曹操是拦路虎,也是自己最大敌人不假,但是他手下未必就能超过自己,至于实力,那就更不用说了。

    自己也认为,还是己方凉州军要更胜一筹,反正只要不中对方的奸计,那么基本上,他们应该还不会是己方的对手。

    当然要是他们三方,曹孙刘再一次联合在一起的话,这肯定还得是一番苦战。

    -----------------------------------------------------

    但自己还真不惧他们什么,不说他们不一定就会上下一心,就说己方也未必就胜不了他们三方联合在一起。毕竟之前荆州的战事,也算是一个参考,至少己方不是那么特别被动,他们也没有占到太多的便宜,不是吗。

    费祎和众人见礼之后,马超举起爵然后对众人说道,“各位,今晚为文伟加入我军,咱们共饮此爵!请!”

    “主公请!”

    众人就知道,碰到这事儿,自己主公肯定得让众人一起喝一爵才行,这都是习惯了。可以会向来都是如此,只有是有什么值得庆祝,或者大胜什么的,自己主公从来都这样儿,还真是没有改变过。不过一般的时候也就是一爵完事儿,多了也没有了。当然众人也没认为这事儿就是绝对的,有些时候,很少的时候,自己主公也能和大家一起共饮个两三爵,还是有的。

    -----------------------------------------------------

    但那是极其少数的情况下,之后马超也没多说,就是依旧让众人吃好喝好,尤其是对费祎说了,今晚是不醉不归。

    费祎也看得出来,自己主公是真心高兴,而他都能看出来的东西,众人没有理由看不出来,毕竟他才见过马超,而众人都接触马超多少年了。

    马超还特意给费祎敬了一爵酒,费祎是受宠若惊,一饮而尽。他心里清楚,这是自己主公在用自己的行动来告诉众人,这费祎是自己看重的人,是个人才,你们也得以礼相待啊。反正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费祎是个聪明人,他岂能是不明白。心里也是清楚自己主公的良苦用心,毕竟自己可是初来乍到啊,这没自己主公给自己帮扶,自己也确实,不太容易……

    不太容易能真正去融入众人当中去,虽说费祎他不认为这个事儿是特别困难,但肯定也不会很简单就是了。

    -----------------------------------------------------

    毕竟他也知道,好像什么地方,都有个固定的圈子吧,更何况是凉州军中?至于说不在圈子中,费祎认为,那是不可能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