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以为在很多人看来,马超可敌不过曹操。毕竟曹操势力最大,而且实力强劲,最后凉州军可真就可能不是人家兖州军的对手,所以在天下来说,大多数人其实是看好曹操的。并且有几个不知道的,曹操曹孟德那可是手握天子,所谓是“挟天子以令诸侯”,这绝对是一大优势,所以马超凉州军……

    不过他们却是没有仔细想想,曹操势力大这是不假,但是说起来还真是没比马超大多少,这个也是一点儿都不错的。

    至于说实力,凉州军战力号称天下第一,那可绝对不是吹出来的。至少同样儿都是普通士卒,同样儿的人数,那么最后死拼的结果,肯定是人家凉州军剩下的人要多于兖州军的,因为谁让人家凉州军战力要强上那么一点儿呢,这一个人是一点儿,成千上万的话,是多少个一点儿了。

    -----------------------------------------------------

    最后说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这说是对他有好处,那是一点儿不假。但是这事儿可不全都是好处,弊端也不少,要不然刘协有时候能把曹操给整的是焦头烂额的,甚至有时候都起了杀他的心思,这不都是这个皇帝给闹的。

    如果是马超的话,他可是从来没有过这个事儿。所以这挟天子,是有好处不假,但可不都是好处。弊端一样儿不少。如果是平时,那么可能还差点儿。但要到了关键的时候,这刘协在许都给曹操捅上一刀的话。虽说不至于让曹操伤筋动骨,但是兖州军肯定是要受挫的啊。

    所以凡事都是,有利有弊,如此而已。这也不能总去看,总去想着好的,实际那不好的地方,往往都是相伴着好的来的,不是吗。

    因此,大多数是觉得曹操会取得最后的胜利。但是真正的明眼人、明白人、聪明人,却是把宝都压在马超的身上了。

    -----------------------------------------------------

    而显然,费祎便是这聪明人中的其中之一,这里面还有之前在益州就投靠了马超的陆逊,当然了,以后还会有其他人,他们两人绝对不是最后的两个就是了。

    费祎不是探马,但是马超他却不得不承认,其人的观察力。还真就不是己方小小探马所能比得了的。这也难怪,怎么说费祎也是诸葛孔明看重的人才,所以岂是那探马说能比的?

    己方的探马,这么多年。马超从探马那,也只能得到一些大致的消息,所以这和费祎相比的话。确实是比不了。毕竟哪怕探马和费祎都能知道对方城池有多少守御力量,可是探马却是看不出来。什么地方守御力量相对薄弱些,从哪儿进攻。能让己方事半功倍。这些探马都不行,可是费祎却是可以。因此马超在听了他所说之后,他心里做到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对于刘备在武陵的几个县城,他是了解了一些,这虽说是从费祎口中了解到的,不过马超相信,而且他也知道,这是己方探马所了解不到的,或者更准确来说,那是探马说不懂的。

    -----------------------------------------------------

    但是他们不知道,却并不代表人家费祎就不知道。怎么说他也是个人才,哪怕在军事谋略上面,确实和真正的谋士相比还差了些,但这个也不是那些探马所能比的啊。

    而马超此时是忙说道:“文伟这真可谓是雪中送炭啊,这实在是让我军了解到了一些不太知道的东西!”

    马超这绝对是真心话,如果不是费祎跟自己说了这么多的话,自己可真是不知道这么多。所以这样儿一来,没有费祎给自己讲这些的话,这自己知道的得少多少,而且费祎是特意说了一些关键的地方,需要注意的地方,这也让自己不得不重视,不得不真心感谢人家。

    费祎则是赶紧拱手说道:“将军不必客气,这都是在下举手之劳,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马超一笑,知道文人基本都这样儿,谦虚啊,所以他也没多说,反正这个事儿,他确实是记在心里了,这是一定的。

    -----------------------------------------------------

    “不管怎么说,文伟却是帮了我军大忙。却不知如今文伟如何看待天下大势?”

    马超对费祎,确实是没有什么隐瞒,毕竟其人都要投靠自己了,而且说了这么多,也确实是自己想要的。再说了,以其人的聪明才智来说,确实,怎么说也能知道,自己如今都到了江夏了,带着大军来的,那目的是可想而知,所以对费祎,马超自然是不会隐瞒他什么,而且最后直接就说,他算是帮了自己的大忙,就是等于直接告诉他,我要进攻刘备了。

    而这个时候呢,他是问问费祎,怎么看待如今天下大势的,也好慢慢让他说投靠自己。哪怕马超知道,其人就是为了这事儿来的,但是这文士基本都好面子,而且在这样儿的事儿上,与其说是让人家主动,其实倒不如自己更主动些。毕竟要是一般般的人,自己自然不会这样儿,可费祎吗,毕竟是自己看重的人才,当得自己如此啊。、

    因此,马超是有此一问,问向了费祎。

    -----------------------------------------------------

    费祎一听,此时忙组织好了语言,便对马超说道:“将军既然是如此问了,那么在下这有什么就说什么了!”

    马超笑道:“大善!文伟有话,但说无妨!”

    而他此时心说,我倒是要仔细听听,你费祎费文伟到底要说什么,想来你这样儿的人才,肯定能说出一番不错的话来。虽说不一定会让自己震惊,但是绝对要有两把刷子啊。

    说起来,马超确实是有所期待,这个一点儿不假,毕竟哪怕他也知道,费祎所擅长的,应该还不是去分析什么天下大势。但是他确实也想看看,这自己听说过的人物,某人看重的人才,到底是如何。

    如果说之前费祎的一番话,对武陵情报的掌握,是让马超了解了他一些东西的话,那么此时此刻,马超也知道,是自己更多了解其人的时候了。

    -----------------------------------------------------

    至少从其人的分析来看,应该是能了解到一些对自己有用的东西。这个不是说费祎的话对马超有什么用,主要是能从他的话语来看其人如何。马超活了几十年,自认为看人已经有了自己的一套,所以哪怕是费祎,除非其人是特别善于隐藏,要不然的话,他知道自己的意思,他肯定不回去藏着掖着什么的。

    费祎听了马超的话后,他点了点头,要说他还真知道些,知道马超的意思,所以他也没隐瞒,直接就说道:“将军,在下认为,这最后夺天下者,必是将军!”

    马超一听,心说这就完了?不过显然,这肯定没完,但是马超却也发现了,这费祎这时候倒是不按常理来出牌啊。按道理来说,这文士都是那样儿,就是虽说不一定藏着掖着,但是在这个时候,可也不见得就直接这么明着去说什么。不说去拐弯抹角去说什么,但可也差不多少了,不是吗。

    -----------------------------------------------------

    但是人家费祎呢,还真是,没那样儿。所以马超便有理由认为,这费祎要不就是,其人的性格如此,不像一般般的文士那种作风。要不然的话,就是其人特意这么说,所谓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就是这样儿。

    毕竟他并不难知道,或者是看出来,自己是喜欢直来直去,还算是一个比较干脆的人,那么其人就算是投其所好,投自己所好吧,于是就这样儿了。

    不过不管是那个,自己可以说都算是满意的,就冲着第一句话,他费祎留给自己的印象,那就是又加分了。而对于这么一个人才,自己岂能放过了?

    果然,马超没说什么,而费祎却是继续说话了,就听他说道:“将军也许要问,这在下因何如此认为,如此来说?难道不是溜须拍马?”

    马超一笑,心说自己还没这么问啊,但这也真是,也许之前自己还真可能如此问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