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至于说其他人,什么曹孟德、什么孙伯符、什么刘玄德,他们可真是没太当回事儿。哪怕大多数人都知道这几个,尤其是那个曹操,其人不止是官职大,而且更是有势力有实力的,但是在凉州军士卒看来却依旧不能和自己主公相提并论。

    毕竟真论起来的话,谁才是凉州军的衣食父母,自然不是那曹孟德,也不是那个孙伯符,更不是那个大耳朵的刘玄德,只有扶风马超马孟起,大汉的骠骑将军、凉州牧、槐里侯的马超马孟起他才是!

    而马超听了士卒的高呼,心说军心可用!如此的话,何愁不灭了刘备?确实,这不得不说,如此的情况,听着士卒振臂高呼,不灭刘备誓不还,马超仿佛是看到了他们在战场之上,把刘备的汉军是杀得落花流水,比那孟获的南蛮军还不如。

    当然了,这也只不过是马超想象而已,不过是个美好的想法。

    -----------------------------------------------------

    他心里,那还是很清楚的,别管刘备这人如何,这他那汉军,还是要比孟获银坑洞的士卒要强一点儿的。反正这是肯定的,要不然的话,他刘大耳朵也别混了,说起来可是白混了那么多年了。

    要说他刘大耳从黄巾之乱开始,这都在天下成名多少年了,说起来,这也不比自己晚成名多久。自己、曹操还有他刘备,说起来几乎都算是一个时间段在天下闻名的。也就是孙策那小子吧。说起来确实真正成名算是比较晚了,毕竟自己也好。还是曹操和刘备也罢,说起来可都是和他父亲孙坚一辈儿的,当你可都是并肩作战过的战友,所以他孙策真要说起来的话,也确实是比自己这三人矮了一辈儿,这是不争的事实。

    真就是这样儿,哪怕自己比他也大不了太多岁,但确实是和他父亲一辈儿的,怎么说当年也算是称兄道弟的。这确实是事实啊。所以自己和曹操还有刘备,都是孙氏兄弟的叔父辈儿,他们都算是自己三人的子侄。

    -----------------------------------------------------

    当然无论是马超,还是说曹操和刘备,他们在孙策面前,可也都没有摆谱什么的,哪怕事实如此,可三人也早都忽略不计了。因为不管怎么说,孙坚不在了。如今孙策的实力,那在天下也是有那么一号的人物,虽说三人可都没怕过他什么,但是却也不得不说。他们可都算是把其人给放到了和自己同等的位置上才展开交流对话的,所以……

    三人可没说过什么你是我贤侄,我是你叔父之类的话。那在如今这个时候,说起来都是笑话。真是,还是用实力来说话。他孙策要是能灭了三人的话。估计三人就算管他叫叔父,那也都不是没有可能的。这不就是用实力来说话,用拳头来说话的事儿吗。

    在南蛮异族那边儿,都是以实力为尊,其实到了大汉这还在乱着的地方,也依旧是这样儿,不过没有南蛮那边儿那么特别明显。毕竟那些地方,你有实力,你就算是捅破天籁,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当然了,前提这你捅破天了之后,还得是你自己兜着,要是不行,那就玩儿完。

    -----------------------------------------------------

    确实,就像马超前一世听到的那话说得好,这有实力装x,那可以说叫牛b,可没有实力去装x,那也只能说是傻x了,而这话,还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吗。有实力,你做什么,都没有什么束缚,因为有束缚着的,都让你给灭了就是了。但是没有那个实力,估计最后你就是要被人给灭了,还不就是这样儿。

    马超虽说不认为自己是没有实力的,但是却也没有自大自狂地认为,自己就是天下第一了,那不等着遭雷劈吗。所以这个样儿,他也确实是没有想过。毕竟前一世都已经被劈了一回,这一世他可这是不想被劈第二回了,可上一次他也没感觉自己有什么装x的地方,结果就莫名其妙变成了如今这样儿。

    所以马超的想法,其实还是很小心谨慎的,这都说不好,一个不小心,可能就要出问题啊。

    -----------------------------------------------------

    马超此时是大喊道:“我们走!”

    结果大军还有众将便跟着他,是浩浩荡荡地向东南进发了,是直奔荆州。这从长安去荆州和去益州,那可太不一样儿了。毕竟去益州,要不就是走褒斜道,要不就是出陈仓。当然了,也可以绕大远,不过那不止是要耽误时间,那路也不一定就好走,所以还不如是前两者呢。

    可是从长安去荆州,那只要是一路向东南,那就到了。毕竟荆州的南阳郡,那可是和司隶紧挨着的,这可是一点儿都没错。尤其是西北部还有西部,那可都是马超的地盘,而且宛城、穰县一线,如今可还有庞德和李恢他们驻守在那儿。

    虽说之前的进攻,马超也知道是己方败了,但是对于他来说,这并不影响他对庞德的印象。毕竟说起来,那李通,可绝对不是一个能小看了的对手,其他的都不说了,就说曹操敢让他留守在南阳,这不就说明了最大的问题吗。

    -----------------------------------------------------

    至少马超是清楚的,没有两把刷子,曹操能让他留守南阳?更何况。对于李通,虽说马超确实是了解不多。可其人的名,他确实是听说过的。绝对是不能小觑啊。他自然认为还是庞德厉害,可是这己方去进攻,对方守城,这己方根本就不占优势啊。

    马超经过宛城的时候,庞德和李恢带着宛城的大小官员,是出城五里,迎接自己主公。

    是啊,他们可是早就知道自己主公带着大军路过宛城了。是,马超确实是没有让人通知他们。可这马超都带着这么多人进了南阳地界了,要是庞德他们还不知道的话,那凉州军的探马也实在是太废物了吧。

    确实,就连马超他自己都承认,己方的探马是没有人家曹操兖州军的厉害,这个自己不否认。但是对于一般般的情况,那却还是能第一时间发现的,这个倒是也没错。所以庞德和李恢出城五里多迎接自己,这都是在他所料之中。如果他们要是不来的话。那才出乎他意料呢。

    -----------------------------------------------------

    看到自己主公带着众将士来了,庞德是赶紧拱手说道:“属下庞德,见过主公!”

    “属下李恢,见过主公!”

    马超看着两人就是一笑。说实话,对于之前庞德出兵的败绩,马超还真是没太当回事儿。毕竟李通也算是有名有姓的一个。所以真就是那话了“胜败乃兵家常事”也,这一点儿都没错。他确实不在乎庞德的失败。只是不要让这个失败影响他太多太大也就是了。

    所以如今来这儿,马超也认为是很有必要。毕竟这自己也是很久没见到两人了,所以这一次的见面,其实是很有必要的。所以正好是路过宛城,马超这不就来了吗。

    在让两人来南阳的时候,马超就早说过,是让两人全权处理南阳的事儿,结果最后他们出兵,但是失败而回。这自己在荆州的时候,已经是下令处罚了他们一次,算是给己方所有人看的吧,但是这次自己见两人,自己不是来说两人来了,而是来安慰他们来了。

    -----------------------------------------------------

    是,马超也都知道,之前自己下令处罚两人,两人肯定也都明白自己的良苦用心。但是说起来,这其实都不够,有什么能比自己亲自来这儿,自己这个主公亲口安慰两人,来得更好的呢。不说别人,就说是自己吧,如果自己是一个人的属下,那么自己主公来安慰自己,那自己的忠诚也得直线往上升啊。

    确实,就算马超不来收买人心,这庞德和李恢两人,也是很忠诚于他。毕竟一个是早年就跟随马超父亲马腾打天下的人,而且马腾算是对庞德有大恩,所以马腾的遗言,那绝对是比圣旨都好使。所以老主公故去后,这少主就变成了如今的主公,庞德是比忠于马腾还忠心马超。于此相比的话,他大哥庞柔也在自己主公帐下做事,倒是对他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确实,虽说他们亲兄弟间的关系倒是不错,但是这事儿还真不影响什么。说起来,这两兄弟如果是投靠不同的诸侯,那才是更好,不过显然,这两人可都没有那样儿啊。

    -----------------------------------------------------

    马超对两人欣慰地一笑,其实也算是对他们的认可。毕竟他可真知道,要是换成了其他人,未必就有两人这么得力。至少如今宛城穰县一线,可以说是固若金汤,是,这里面有凉州军实力在那儿摆着,不过却也不得不承认,这是在南阳,所有凉州军将士的功劳。并且当属两人最大了,这是一点儿都没错的。

    “令明、德昂,别来无恙啊?哈哈哈!”

    两人一笑,齐声道:“属下尚好,劳主公挂心了!”

    马超点头,其实一看两人如此,他就算是做到了心里有数。毕竟马超也算是半个医者,所以从两人的精气神来看,大致也有了一个了解,两人的身体还都不错,没有什么可担心的。

    “好!如此就好,如此就好啊!哈哈哈哈!”

    庞德此时则说道:“主公,各位,请入城一叙!”

    -----------------------------------------------------

    “好!请!”

    “请!”

    ……

    在庞德和李恢的引领之下,马超便带着众将进了宛城。他带着众人进城,说实话,马超也不胜唏嘘啊。没记错的话,这自己是什么时候最后一次来宛城的?如果没错的话,那还是在平叛黄巾的时候,自己最后也是在城门这儿,南阳太守秦颉,是亲自送走了自己,自己则是带着一万人马北上冀州,去广宗和黄巾做最后的决战了。

    这一晃都过去多少年了,十几年了啊,再过几年,那都到二十年了,这时间过得可真快啊。可当年的人呢,黄巾方面的就不说了,就是秦颉,他也都不知道故去多少年了。真是,看着宛城的城门城墙依旧,可却是物是人非。

    -----------------------------------------------------

    那个时候,自己对于宛城来说,不过就是匆匆过客。但是如今呢,这地方却是自己的地盘了。那个时候,皇帝一道圣旨,自己就得从南跑到北,还不敢晚了,可如今呢,皇帝下旨?就算是到了自己面前,都得看自己心思,高兴了看一眼,不高兴,扔那不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并且要是给自己加官进爵的还好,不是的话,那么呵呵……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